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五十四话 粿死真相

第五十四话 粿死真相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五十四话果死真相
     
          为了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杨追悔壮着胆子往里看,看到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女人正对着镜子化妆,那脸就是猪的脸,她还拿着梳子不断梳妆打扮。
     
          「小姐,这样子挺好看的了。」旁边那位红衣婢女附和道。
     
          杨追悔再也看不下去了,懒得沿原路而回,直接跳到了一楼,捂着胸口,喃喃道:「徐阶的女儿怎么长得跟猪一样,难不成他和母猪有奸情不成,简直比果尸还难看,幸好昨晚她没有出来吃饭,这种人留在后院,就算是采花魔也不愿意下手的!」语罢,杨追悔忙离开后院。
     
          「小曲,这面具好像有点不适合,你说能吓死严世潘吗?」她将面具取下,一张恬静又显几分温柔的脸蛋出现在镜子里,眉黛不画已细,双瞳明亮略显忧伤,薄唇不点自红,盈盈闪光,万分,额间那朵梅花印记更是为其增色几分,再加上五官的黄金比例,她看上去美丽极了,可为什么要戴着猪的面具呢?
     
          「绝对能呀!」小曲拍了拍响,道:「小姐足不出户的,整个京师没有几个人知道小姐的长相。所以要和严世潘那浪荡公子相亲呀,小姐就戴着这面具去,绝对把他吓死的,如此一来小姐就不用担心要嫁给他了!」
     
          「也不知他怎会找上我,爹爹他也真是的,明明知道严世潘生活不检点,还要我和他见面,真的没见过如此没有志气的爹爹,再怎么说他也是礼部尚书,可苦了我。哎,这面具太假了,小曲,你再找一个给我吧。」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杨追悔拍着,一溜烟跑出了后院,站在走廊上,脑子里还浮现出徐阶女儿那猪一般的面容,想起来就是一阵恶心,让他又没有什么食欲了,只是他还不知道那只不过是徐阶女儿应付严嵩之子严世潘的计谋罢了。
     
          不想去打扰老奸巨猾的徐阶,可以斗嘴的夏少枫又不在,加之被徐阶那恐龙级别的女儿吓到了,杨追悔直接走出尚书府,客栈里有三个美娇娘加一个总是被自己调戏的郭芙在,他难道还要留在这里吗?晚上又要在后院巡逻,估计没多少睡觉的时间,杨追悔还是决定回去补充睡眠。
     
          走至集市中心,又有人在议论采花魔,更说采花魔又犯下了一案件,问清楚案发地点后,杨追悔忙朝案发地点跑去。
     
          出事的是一农家,此时家门外已经被几个护卫把守着,夏少枫和一仵作正在屋里检查尸体,杨追悔道出自己身分后也走进了屋里。
     
          「翘嘴巴。」杨追悔叫出声。
     
          一听到杨追悔的声音,夏少枫简直想用剑把他的嘴巴削下来,头也不回地问:「你来这儿干什么?」
     
          杨追悔笑了笑,道:「徐大人让咱们一起追查采花魔的事,你忘记了吗?」
     
          「你能懂什么?纯粹是来看热闹的吧?」夏少枫冷冷道。
     
          杨追悔动了动鼻子,问道:「你吃杏仁了吗?」
     
          「在桌上,你要就自己拿去吃。」夏少枫不满道。
     
          杨追悔有点嘴馋,见桌上摆着一大候杏仁,就想拿几颗来剥,拿起一颗刚要咬开,夏少枫却挖苦道:「这是案发现场,别破坏现场!」
     
          杨追悔有点郁闷,只得将杏仁放回原处,看着虚掩着的床铺,问道:「采花魔大白天的也出现吗?」
     
          「仵作还在检查尸体,没得出结论。」夏少枫答道。
     
          「如果大白天都出来奸杀,那我应该尽快赶回去才是。」想起客栈的四女,杨追悔真的有点担心了。
     
          这时,仵作退了出来,躬身道:「禀夏护卫,已确定是采花魔所为,可让人收尸掩埋了。」
     
          「又一条人命。」夏少枫鼻息变得有点重,转身就要走出去。
     
          「等等!」杨追悔突然叫出声,面色阴沉。
     
          「你又想干什么?」夏少枫有点不满。
     
          「我想看一下尸体,可以吗?」杨追悔问道,一直盯着仵作的脸,见他神色有点慌张,杨追悔露出有点冷的笑容。
     
          「随你。」夏少枫冷冷道:「我在外面等你。」
     
          「我陪他吧,不懂的,我还可以告知。」仵作客气道。
     
          杨追悔动了动鼻子,便用衣角捂着鼻子,将床帘拉开,看着床上那具姓器官同样被撕裂导致血肉模糊的果尸,手已经伸过去,将她那紧闭的上下颚强行掰开,看着果尸那血红的口腔,问道:「仵作大人,请问这是什么现象?」
     
          「噢,这啊。」仵作思考了一下,答道:「估计是受采花魔侮辱时反抗导致的吧,这无关紧要的,单看这残忍程度便知是采花魔所为了。」
     
          「确实啊,随便一个人都可以下这结论的,呵呵,这结论很好下嘛。」杨追悔眯眼笑着,笑得仵作脸都有点发青了。
     
          「没问题了吧?」仵作躬身道。
     
          杨追悔手在死者嘴巴前搧了搧,吸了点气,道:「看来她生前很喜欢吃杏仁啊,呵呵,这习惯不错,我也觉得杏仁很好吃,我看看。」杨追悔仔细看这死者喉头处,又将她头歪左歪右,看着口腔内黏着的杏仁残渣,就笑出声,「我估计她是在吃杏仁时被施暴的吧,真可怜,还有那么多的杏仁没有吃下去。」
     
          「应该是的。」仵作都不敢正视杨追悔了。
     
          「你和她熟吗?」杨追悔问道。
     
          「不认识。」
     
          「好了,我没有问题了。」杨追悔起身便走出去,仵作紧跟其后。
     
          站在门口的夏少枫见杨追悔出来了,就问道:「晚饭打算吃什么?」
     
          「大鱼大肉,再来些好酒,最好再叫几个漂亮的姑娘陪我。」杨追悔嬉笑道。
     
          「哼!你还真懂得享受,看来之前关于你的传言都是假的了,你不过是个登徒浪子!」夏少枫冷傲道。
     
          「至少我凭一己之力救回徐将军,这是无可置疑的事实。」杨追悔回击道,对于杨追悔以前的功绩,杨追悔是不想再有所沾染了。
     
          「我又未亲眼看到。」夏少枫昂起了头。
     
          杨追悔眼中闪过精芒,已浮现笑意,道:「现在就让你看一个事实。」杨追悔手忽然抓住仵作肩膀,直接将仵作推进屋里。
     
          「少侠这是为何啊?」仵作忙叫道。
     
          「喂,你干什么?」夏少枫忙冲进来。
     
          「麻烦将门关上,我不希望他败坏了衙门的形象。」杨追悔示意道。
     
          夏少枫只得将门关上,他倒要看杨追悔玩什么把戏。
     
          「首先,我来说一下化学物氰化钾的常识,这种化学物非常的毒,只要吸入少量,就在十几分钟内会毙命,如果一下子吸入太多,那人会瞬间死亡,这被称为闪电式死亡,它还可以透过受伤的皮肤进入人体内,同样也会导致死亡,也许就连仵作都不知道氰化钾是什么吧?琢磨着,应该是和鹤顶红差不多的一种烈性毒药吧。」杨追悔笑出声。
     
          「小人知罪!」仵作吓得差点尿裤子了,忙跪在地上不断磕头。
     
          「这是怎么回事?」夏少枫听得懵懵懂懂的。
     
          「仵作常年接触案发现场,当然知道如何掩饰死者的死因,我这人对杏仁情有独锺,但是闻到空气中那股和杏仁气味有所出入,又见仵作表情很怪时,我就知道这里面大有文章了。还有,死者看上去是被采花魔奸杀,但是伤口和上一个尸体比起来有很大的差异,她的上体被划破的部分皮没有外翻,如果是一边被采花魔奸杀,皮肤应该会外翻的,所以可以确定死者是死之后才被划伤。还有死者口腔呈血红色,很明显是氰化钾中毒。综合一下,就得出一个很简单的结论。」顿了顿,杨追悔冷冷道:「有人谋杀了她,再让仵作替其掩盖事实,从她完全没有挣扎的迹象来看,应该是一个和她很熟悉的人的杰作了,说吧,是谁?」
     
          仵作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发抖道:「小人一时财迷心窍,还望两位开恩,都是她丈夫指使我做的,两位开恩啊,开恩啊。」
     
          「朝廷败类!」夏少枫怒道,拔剑就要刺死仵作。
     
          杨追悔阻挡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一个卑贱的仵作想多赚点钱也无可厚非,但一个以耕田为生的农夫又能开出什么价让你铤而走险呢?」
     
          「采花魔的事闹得满城风雨,他又说会将尸体伪装成采花魔所为,所以小人一下动了贪念。」
     
          「他到底给了你多少银两?」夏少枫问道。
     
          仵作抬起头,满脸都是泪水,颤巍巍地竖起食指,小声道:「一百两黄金。」
     
          「一百两?还是黄金?」夏少枫叫道:「一个农夫怎么可能那么富有,这根本不可能的,我把他抓来!」杨追悔还没来得及阻止,夏少枫这急性子已经跑了出去。
     
          当杨追悔跑出去时,他就看到农夫已经倒在了地上,倒不是夏少枫杀他,而是服了早已准备好的氰化钾。杨追悔忽然注意到一个看上去约二十岁左右的蓝衣少女从人群中走出去,杨追悔倒不是被她的美貌迷住,只是她转身时的笑容实在是诡异,轻蔑且傲慢!
     
          杨追悔忙挤出人群,蓝衣少女已经走到巷子口,正和一黑衣美妇碰头,随后消失在拐角处。
     
          杨追悔忙跑过去,一拐弯,却再也找不到她俩的身影,蓝衣少女的样貌他记住七分,那个黑衣美妇的样貌却完全看不到,蒙着黑色面纱,委实神秘。
     
          跟丢了,杨追悔只好转回去,站在人群里看着护卫将两具已经慧不上白布的尸体搬走。
     
          让护卫将屋子贴上封条后,夏少枫就和杨追悔并肩而走,走了足有一刻钟,两人都未开口说话。
     
          走到品香楼楼下,夏少枫动了动鼻子,道:「这儿的酒香,我们两个上去喝两杯?」
     
          「晚上几时巡逻?」
     
          「你亥时过来吧,采花魔一般是子时行凶的。」
     
          「那倒可以喝点,回去再睡一觉,晚点再过来调戏婢女。」杨追悔又想到了长得跟猪差不多的徐阶女儿,胄口似乎差了很多,还是跟着夏少枫走进品香楼。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