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四十九话 劲敌

第四十九话 劲敌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四十九话劲敌
     
          「死人呗。」店小二看上去一点都不慌张,却一直往前眺望,补充道:「最近京师隔几天就要死一个人,死相之惨啊,保证你看了会好几天吃不下饭。听说今天又是礼部尚书徐阶家的丫鬟死了,看来不久就要轮到他的千金大小姐啰。」
     
          「又是?」
     
          「采花魔也许就喜欢找官宦之家的女人吧。」店小二甩了甩毛巾,继续招呼着客人。
     
          杨追悔对徐阶这人不怎么熟悉,却知道他是明代一位大功小恶的官,最后好像还成功推倒了严嵩父子,嘉靖死后,他辅佐穆宗朱载垕为帝,这会儿杨追悔倒想去看看徐阶到底长什么模样,又觉得他家老是死女人似有蹊跷,更想去看个究竟。
     
          不说趋炎附势,和徐阶会面服还是有必要的,说不定以后徐阶辅佐成皇的人是自己,而不是穆宗呢?
     
          让四女回房间休息后,杨追悔走出了客栈,问清楚徐阶府邸位置,杨追悔便兴冲冲的前往,顺便瞅瞅睬花魔的杰作,难道真的会让人吃不下饭?
     
          徐阶府邸前门已经被重兵把守,正将那些吃饱了撑着的老百姓往外赶,不让他们接近。杨追悔直接飞到了护墙之上,见院子空荡荡的,后院倒是喧闹不已,就沿着护墙而走,飞到屋檐之上,坐在那儿往下看。
     
          「一定要查出这采花魔到底是谁!」一名看似临近五十,一身火红绣着踏云麒麟官服的老者甩袖道。看他的官服,杨追悔知道此人一定是礼部尚书徐阶!
     
          「不用查了,绝对是严嵩那狗东西派人干的!」
     
          「我同吏部尚书严嵩严大人关系向来和善,不可乱言!」徐阶义正严词道。
     
          「爹!难道你要等到我们家的人都死光了,你才会觉悟吗?」徐阶之子徐瑛怒道。
     
          「这没你的事,你退下。」徐阶摆手道。
     
          「你应该为黎民百姓考虑才对!竟然和奸臣为伍!他现在欺负到我们头上,你还袒护他,我实在看不起你!」徐瑛叫了声就跑开了。
     
          杨追悔知道徐阶是一个城府极深者,大善小恶,更懂得掩藏内心想法,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人,比起他,他的儿子徐瑛就显得冲动多了。
     
          「先把尸体抬进房里,再叫下人去买口上等棺材,将她葬了,顺便拿两百两银子给她的家人。」徐阶吩咐了声便迈步离开。
     
          好奇的杨追悔可没有这么快走,等到只剩两名下人守着房问,杨追悔便掰起一块瓦片,往拐角一丢,一名下人忙跑过去看,另一个也往前走了几步。杨追悔则悄悄跳下去,推门而进,顺手把门合上了。
     
          下人忙回头,脸上都冒出了汗水,他似乎听到了门内有声音,又不敢进去看个究竟,只得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杨追悔看着地上那具盖着白布的尸体,心中有点怕,又想看一看采花魔的杰作,就壮着胆子将白布拉开点,看到三寸金莲,布鞋还没有脱下,上面有几许血迹。小腿皮肤细嫩,看来这女的皮肤绝对非常的好。再往上掀,杨追悔盯着她那匀称大.腿看了好一会儿,确定这丫鬓的身材绝对也很好,而且高.耸,估计就是因为身材太好才被采花魔奸死的吧?不过为什么要称呼犯案的为采花魔,而不是采花贼呢?
     
          料想这会是一具果尸,杨追悔不禁有点想奸尸了,这种衅罢欠芯头也是一闪而过罢了。
     
          怀着十二万分激动的心情,杨追悔索性将白布都掀开。
     
          「啊!」杨追悔惊叫出声,连忙摀住嘴巴,吓得都快尿裤子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一下人忙问道。
     
          「没。」另一个答道,他其实有听到。
     
          「嗯,我也没有。」
     
          杨追悔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胃海翻腾,刚刚吃下的晚饭都快呕出来。
     
          (真***没人性!你奸就奸,干嘛搞得这么恶心!)
     
          确实是果尸,连肠子都裸出来了,下面好像被巨大的东西活活撑閞,裂开,肥嘟嘟的血肠挂在腰上。上半身每寸都被撕烂,那对血奶都瘪了下去,就好像是被人强行压进胸腔一般。
     
          看到这里,杨追悔确实一点食欲都没有了,以最快速度盖好白布,人都有几分傻了。
     
          杨追悔抚了抚胸口,大喘着气,死都不相信有男人会做出如此恶心的事,要先奸后杀也不用杀得这么彻底吧?
     
          杨追悔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凶手会被称为采花魔了。呕了一下,觉得嘴巴有点酸,就朝地下吐了两口唾沬。
     
          「你有没有听到吐口水的声音?」一下人扭头问道。
     
          「没有。」
     
          「应该没有。」
     
          听到房内两次声音,两个下人心里都没有了底,生怕丫鬟死不瞑目,诈尸就完蛋了。
     
          知道门外下人都是胆小鬼,杨追悔干脆直接拉开了门,娘娘腔道:「两位进来爽一下吧,包您满意。」
     
          「啊!」
     
          两声惊叫声刺激着杨追悔的耳膜,当惊叫声停止时,他俩都已经晕倒了。
     
          「真好玩。」嘀咕了声,杨追悔已经走出房间,多看了尸体两眼,杨追悔果断地将门合上。
     
          正欲离开,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剑气!
     
          杨追悔暗叫不妙,左脚一拐,迅速避开了剑气,退后数步,扭头一看,看到一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青衣男子正举神雕着自己,倒也眉清目秀,只是唇角有一道伤疤,新长出的肉突出,导致上唇往上翻,不然绝对是一极品帅哥!也正因为他如此,杨追悔对他印象更加的深刻。
     
          「你就是采花魔?」青衣男子喝道,声音近乎中性,似乎和他的胡渣有点不相称,如果没有胡渣,杨追悔绝对以为他是一个太监,武功又这么高,最起码还是太监总管!
     
          杨追悔本想夸他长得有点帅,就是嘴巴丑了点,可他一语伤人,杨追悔有点不爽,笑道:「你这丑嘴巴抓不到采花魔也不用栽赃陷害吧?你看我哪里像采花魔了?」
     
          「若不是,为何会出现于此?」青衣男子微挪脚步,好让出手更加容易。
     
          「我吃饱了撑着就来悇这里看看,想吐一点东西出来,这都不行吗?」杨追悔鄙夷道。
     
          「放肆!」青衣男子怒叫出手,奔似野马,挥剑如电,一股压迫之息让杨追悔有点错愕。
     
          杨追悔根本没有带武器,只好信手扯来刚刚开花的小树,注入内力,让其韧性增加,用力击向青衣男子的剑,一个体绕,如蛇般卷住剑身,冷笑一声,杨追悔轻易夺走青衣男子的剑。
     
          当啷!
     
          冷剑落地。
     
          「我没空和你玩,我还要回去睡觉。」杨追悔扔掉小树,拍了拍手掌,轻蔑一笑,正欲走开,青衣男子蹬步而追,拳风已临杨追悔后脑杓。
     
          杨追悔单手抓住他的拳头,还想靠内力震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却觉得手掌瞬间麻痹,慌忙退后,身已贴在柱子上,再看手掌,出现四条青黑痕迹,正在扩散,看来已中剧毒。杨追悔忙封住手腕偏历穴,防止毒性蔓延。
     
          「在下毒拳夏少枫!礼部尚书徐阶大人的贴身护卫!」青衣男子似乎很得意,顿了顿,继续道:「鼠辈也敢在此叫嚣?」
     
          「暗箭伤人,你好样的!」杨追悔怒道,幸好另一只手还可以自由活动,要不真成落网之鳖了。
     
          「保护礼部尚书大人的安全是我夏少枫职责,不管用任何手段!」夏少枫已经拾起长剑,道:「快快投降,否则杀无赦!」
     
          「你以为你能抓得住我吗?右手现在不好使,我左手照样搞死你!」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早已离开的徐阶突然和两名护卫出现,打量了下杨追悔,便问道:「小兄弟,为何擅闯我府邸?」
     
          见是徐阶,杨追悔拱手道:「在下杨追悔,从独石城而来,路经京师,又听说尚书大人家奴婢暴死,便前来查探,尔后与这位夏兄发生了误会。」
     
          「何谓误会!你这采花魔!」夏少枫叫道。
     
          「少枫勿多言,老夫自有判断。」徐阶突然问道:「你可是那位救了郭靖将军的杨过?」
     
          「正是在下。」杨追悔颔首道。
     
          「郭靖夫妇境况如何?」徐阶问道。
     
          「他们都挺好的,只是要镇守独石城,日夜都忙,还让我代他们向您问好。」
     
          「呵呵,那他们的儿子怎么样了?」徐阶又问道。
     
          「只有两女,并无儿子。」杨追悔脱口而出,随即明白这是徐阶在试探他到底是不是杨过,看来在朝廷混久了的人真够老谋深算的,随时都要防止被他阴了。
     
          「呵呵,老朽胡涂了,少枫,这是自己人,还不赔罪,快快拿出解药。」徐阶非常热情地走过来,握住杨追悔那只还算正常的左手,眉开眼笑道:「早闻杨兄弟足智多谋,以一己之力吓退鞑靼,后又单骑救将军,又如此年轻,可谓国家之楝梁,幸能见面,老朽感到万分荣幸。」
     
          「尚书大人客气了,我不过是一介武夫。」杨追悔客气道,感觉到徐阶那双枯槁的手抚摸手背的感觉,杨追悔都在怀疑这徐阶是不是玻璃,干嘛摸了这么久还不放开。
     
          「快准备好酒菜,我要和杨兄弟好好喝上几杯。」徐阶催促道,又看着夏少枫,催道:「少枫,快拿解药啊!」
     
          夏少枫心有不甘,可还是乖乖拿出解药让杨追悔服下。
     
          「少枫曾有向我提过你,说你是大英雄,他只能在府邸保护我这老骨头,心里很不舒服,呵呵。」
     
          夏少枫忙将头歪向一边,冷冷道:「我从来没有说过。」
     
          「没事,我习惯被人当偶像了。」杨追悔无耻道。
     
          往用膳房走去,徐阶就问这问那的,搞得杨追悔都有点答不上来了。
     
          「小姐呢?」已经坐在餐桌前的徐阶问丫鬟。
     
          「小姐身子不舒服,在休息,不用膳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