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四十话 交换条件

第四十话 交换条件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四十话交换条件
     
          两人同时摇头。
     
          「在木桶里泡着,不是洗澡,那是什么?」杨追悔疑惑了。
     
          施乐挪动身子,手臂压在木桶边缘,打了个呵欠,施乐解释道:「相公,我们是人鱼,不习惯长时间让身子暴露在空气里,所以喜欢待在水里,相公你应该知道的啦!」
     
          「那以后闯荡江湖,我是不车是要叫家丁扛着大木桶随时随地让你们泡澡?」
     
          「是的。」施乐答道。
     
          杨追悔欲哭无泪,觉得把这种习性和人类不同的人鱼带到人类世界是一种错误,但又觉得她们真的好极品,不弄到手实在是一大损失。反正不管如何,事实已是如此,杨追悔也只好认了,看了一眼挂在屏风上的衣服,杨追悔道:「你们把身子擦干,我还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你们绝对喜欢那儿。」
     
          施乐和小月都好奇了起来,忙起身擦身子。
     
          杨过!」
     
          「碰!」
     
          门忽然被人推开,一脸慌张的郭芙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道:「杨过……你快点去救我爹……我爹中埋伏了……」
     
          杨追悔不会对郭靖有什么怜悯,他死了,也许杨追悔更开心,所以表现得非常的怠慢,慵懒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问……我问丫鬟的……」
     
          「那你爹为什么中了埋伏啊?」
     
          「蒙古鞑靼卑鄙……暗算我爹……我娘身子还弱……我不能让她去救我爹……」
     
          「喔,喔,这样子啊,忘记告诉你了,我刚刚和阎罗王打了照面,我现在是体力衰竭,可能不能胜任。」
     
          「杨过!你别刁难我!我知道我惹你不开心!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爹对你有恩惠,你就算是只也该去救他!」郭芙气愤道。
     
          看着郭芙气得都快升天的模样,杨追悔更加的得意,问道:「那你爹是怎么被暗算的啊?」
     
          郭芙气得直接拔出佩剑,却不是刺向杨追悔,直接架在自己脖子上,呜咽道:「如果我爹死了,我也不活,你给我想清楚了,早死晚死都是死,我干脆拉你做垫背的,如果让我娘知道我死在你面前,我娘绝对会把你杀了!」
     
          杨追悔干咳两声,示意郭芙收剑,闹一闹是可以的,搞出人命就不好了。
     
          「你爹到底怎么了,你说简单点。」
     
          「蒙明大军谈判,约好在三元泊会面,但是我爹遭遇埋伏,跟去的人都死了,只有阿化勉强逃回来,他说我爹被射中一箭,危在旦夕,我知道你武功其实非常的好,所以希望你能去救我爹。」郭芙哽咽道。
     
          杨追悔完全不想去救郭靖,又担心这个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郭芙再拿死威胁他,只好点头道:「我去试一试,如果我成功救回你爹,你要怎么报答我?」
     
          「你别再跟我谈条件!」郭芙又将剑架在脖子上了。
     
          「好,好,好,我暂时不讲,可以了吧。」杨追悔无奈了,为了让黄蓉母女平安,以备日后好好享受,杨追悔只好认栽了,道:「我不知道三元泊在哪里,你找人带路。」
     
          「好!你跟我来!」郭芙收剑入鞘,忙走出去。
     
          这时,已经戴好的施乐探出脑袋,问道:「相公,那位生起气来很可爱的小妹妹也是你的女人吗?」
     
          声音很大,除了杨追悔听到外,郭芙也听到了。
     
          「你就只会乱搞女人!」郭芙提步而走。
     
          杨追悔有点无奈地笑着,道:「施乐,你和小月继续泡在水里吧,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刚擦干,你又叫我进去?」施乐非常的郁闷。
     
          「大小姐,阿化死了!」一名大夫匆忙跑过来。
     
          「知道了。」郭芙并没有多说话,迳直走向大门口。
     
          为杨追悔备好马,找了个熟悉地形的老兵引路,杨追悔和老兵就往西城门赶去。
     
          厚重城门像垂死老妇般发出呻吟声,尘土飞扬,破烂战车遗留一地,还有战马骨骸在陪衬。热风吹过,杨追悔忍不住皱起眉宇,老兵似乎对这萧瑟景色习惯了,持起马鞭朝前方奔去。
     
          杨追悔忙跟了上去,与老兵并排而驰,并大声问道:「老大哥,难道你们不觉得城外这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清理掉,你们当兵的都会胆怯吗?」
     
          老兵笑出声,布满血丝的瞳孔扫了一眼杨追悔,道:「蒙古鞑靼的毒箭太厉害,我们不能轻易出门,随时都有被射杀的危险,为了士兵的安全,我们宁愿这样,反正只要百姓看不到就行了!」
     
          老兵的话让杨追悔陷入思考,不管古代现代,不管西方东方,所有君皇的统治都不可能完美无瑕,为了让亦能覆舟的老百姓安心生活着,必要的欺骗是免不了的。在城里,杨追悔一直以为这城其实挺和平的,没想到出了西城门,才知道一墙隔绝了生存与死亡,让他不自觉开始悲悯那些埋骨于战场的战灵们。
     
          「小兄弟,已经进入鞑靼毒箭射程区,你得小心点了。」话音刚落,数枝飞箭从他们周身旁掠过,险些命中杨追悔胳膊。
     
          「我干!」杨追悔骂道。
     
          「呵呵,我已经习惯了。」老兵不愠不火,继续平静地操控着缰绳。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出现了五次飞箭袭击,杨追悔和老兵命都很大,均未中箭。
     
          跑进一条林荫小道,老兵让杨追悔提高警觉,双双压低身子,让身体贴着马背而行。
     
          「咻!」
     
          一枝飞箭出其不意地从密林射出,射中老兵马匹。
     
          「嘶!」
     
          伴随着马匹惨叫声,老兵直接被马匹甩到丈外,在地上滚了好几下,他忙爬起来并拔出佩剑,厚重盔甲闪着寒光。
     
          「上来!」杨追悔伸出手。
     
          老兵刚抓住杨追悔的手,一枝飞箭诡异射出,射穿了他的心脏,鲜血洒在旱地上。
     
          杨追悔一脸愤怒,想拉起老兵,老兵却自己松开了手,两人错身而过。
     
          老兵缓慢转过身,双眼翻白,吼道:「前方一里多就是三元泊!务必救出徐元帅!」
     
          「驾!」杨追悔扬起马鞭使劲抽打着,吃疼的骏马加快了奔跑速度。
     
          杨追悔离开后,几名蒙古鞑靼射手从草丛跳出来,在老兵胸口连刺两剑,确定他完全断气后朝着天空吹了数下口哨。
     
          杨追悔义愤填膺,叫道:「我一定要将你们统统处死!」
     
          过惯了安逸生活的杨追悔,终于意识到自己以后不仅仅是要坐拥众美,更是要将分崩离析的疆土统统握在自己手里!
     
          赶到三元泊,杨追悔并没有看到郭靖。跃下战马,见地上一抹血迹正延伸进草丛中,杨追悔也不管这是不是陷阱,抽出郭芙交予的佩剑,跑进草丛中。
     
          跟着血迹走了一段路,杨追悔来到山坡之上,山坡下是一条小溪,溪对岸的郭靖正被数十名鞑靼兵围着,却没有上前攻击,反而将包围圈扩大了,一名手持九天金杵的喇嘛正与郭靖对峙,看他的打扮与傻傻的模样,应该是喇嘛达尔巴,杨追悔会好心相救过一次。
     
          现在冲下去绝对会被当成箭靶,自己空具一身浑厚内功,招式单一,又有达尔巴这头蛮半,杨追悔开始为自己的处境担忧了。
     
          「俺大汗已经向你招安,只要你放弃抵抗,大汗保你不死,若你能助大军攻陷独石城,大汗还会封你为镇国公!」浓眉大耳的达尔巴手中九天金杵敲击地面,旱地出现数道裂缝,可见其身真神力!
     
          郭靖捂着胸口,叫道:「我郭靖一介武夫,死不足惜。唯侠者重道,你根本不配做一名侠者!」他中了一枝毒箭,还未拔掉。
     
          达尔巴怒道:「我达尔巴自小居于鸟尔巴托!大汗照顾有加!你别想离间我们!」
     
          「呵呵,你直接杀了我吧,我绝对不可能投降的。」郭靖话语求死,目光却非常的锐利,已经开始在丹田集聚真气,打算发动最后一击,就算要战死沙场,他也要手刃几个蒙古鞑靼!
     
          「杀了他!」达尔巴叫道。
     
          「杀!」鞑靼兵举起弯刀冲向郭靖。
     
          郭靖强行逼出真气,一股气波荡开,两头怒龙自他身上窜出,龙爪击在每个近前的鞑靼兵身上。
     
          「啊!」
     
          伴随着一声声惨叫,鞑靼兵像鸡蛋撞上石头般硬是被弹开,各个经脉都受到重创。
     
          站在攻击外围的达尔巴轻易弹开攻向自己的掌气,并举起九天金杵,怪叫着刺向已无防备之力的郭靖。
     
          郭靖虎口卡住杵头,打算压住达尔巴的攻势,但其神力惊人,郭靖也无法挡下这根本没用上内力的一杵,整个人朝后猛退,血脉大乱,旱地煞出一条滑痕。
     
          「哇」的一声,郭靖弹开九天金杵,人差点跌倒,却靠在了树上,树被震得绿叶飘飞。
     
          「住手!」杨追悔暴喝一声后凌空而起,稳稳落在郭靖与达尔巴之间,双臂摊开,冷视达尔巴。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