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三十四话 得到黄蓉

第二百三十四话 得到黄蓉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三十四话得到黄蓉
     
          杨追悔惊道:“她是我岳母!”
     
          “过儿,你听我说。”郭靖语重心长道:“说难听点,我其实是一个太监,没有做男人的资格,更没资格拥有妻室,所以让蓉儿跟着我只能守活寡。其实……有时候我都会听到她的哭声,上次还看到她站在你门口,似乎很向往……”
     
          听着郭靖唠叨,杨追悔脸上依旧维持着很为难的表情,心里却高兴得想抱住郭靖。
     
          杨追悔完全想不到,郭靖竟然愿意将如此的黄蓉拱手让人。不过说实话,既然他没了小鸡.鸡,无法满足黄蓉,那么让黄蓉“性”福的这个重任自然落到杨追悔的身上了。
     
          一想到可以和黄蓉,甚至和和郭芙一起3P,杨追悔鼻血差点喷出,更是不由自主地。
     
          “过儿,你明白我的用意了吧?”郭靖问道。
     
          “岳父,你真是用心良苦。”杨追悔正气藻然道。
     
          “呵呵,没办法,因为我和蓉儿已无夫妻之实。”顿了顿,郭靖问道:“你有打算一直住在将军府吗?”
     
          “不,我打算过一阵子搬到外面去住。”
     
          “也好,住得远一点吧!只要你们能偶尔回来看我便好。”郭靖叹息道:“其实这次让蓉儿和你南下的目的很简单,是希望你和她能多点时间独处,为这次的事打好基础。”
     
          “过儿明白了。”
     
          “过儿,答应岳父,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蓉儿还有我的两个女儿。”
     
          “一定!岳父请放心!”杨追悔激动得抱住郭靖,简直想在他脸上亲上几下,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种愿意将老婆奉献给其他男人的人。不过,反正他留着也是浪费啊!
     
          松开手,杨追悔显得很为难,道:“那……岳母会同意吗?”
     
          “这个……”郭靖从袖里拿出一只拇指大小的药瓶,道:“晚上我会给她喝下这个。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杨追悔脱口而出。
     
          “不是。”
     
          “难道是……”杨追悔露出有点狼.琐的笑容问道:“春.药?”
     
          “是的。真没想到我竟然要将春药用在蓉儿身上,不过蓉儿性子烈,不用这个很难说服她,所以我打算捉奸在床,然后将她休了,之后便是你的事了。”
     
          “行!”杨追悔重重点头。
     
          “晚上你在房中等我消息,别太早睡着了。”
     
          “是的。”
     
          “你先回去吧。”
     
          “好。”
     
          杨追悔离开后,郭靖独自坐在昏暗的房里,一脸沮丧,可为了黄蓉的幸福,他也只能出此下策。如今的他失去了命.根子,无法和黄蓉行夫妻之事,与其让黄蓉守活寡,还不如设法让她得到本该属于她的快乐。而且,郭靖也认为只有杨追悔是最佳人选,毕竟他还年轻,干劲十足,黄蓉能被他满.足。
     
          此时,优树正坐在院子的凉亭上替白狐抓虱子,白狐也很听话,就算毛被抓下一大把,它也只是轻轻叫出声。
     
          不久,一个穿着淡绿薄裳的少女从墙上跳下,慢慢走向优树,此人正是杀死南海神尼后失踪的公孙绿萼!
     
          表情呆滞的公孙绿萼打量着优树,忽然像一阵风般闪到优树面前,一手打掉白狐,随后点了优树的哑穴,将她扛在肩上往回走。
     
          白狐全身毛竖起,叫了一声便冲过去。
     
          公孙绿萼连头都不回,继续往墙的方向走去。
     
          一阵白光闪过,全身的罂粟一脚踢向公孙绿萼,叫道:“放下她!”
     
          公孙绿萼剑柄顶地,用力滑向后方,炸起一道烟尘。
     
          当烟尘消失时,公孙绿萼已背着优树站在墙上,看了罂粟一眼,甩出了一封信后跳到墙外。
     
          接住信的罂粟急忙打开,信上写着:杨过,明日已时到西边迷林一趟,晚了我便杀了她。
     
          “真该死!我竟然保护不了她!”罂粟气得浑身颤抖,再次化为白狐,叼着信跑向杨追悔房间。
     
          白狐用头撞开门,跑到杨追悔面前,将信放到他面前。
     
          杨追悔拿过信一看,脸色变得非常难看,随即跑出房间。信中没有指明“她”是指谁,但杨追悔隐隐猜到是优树,因为这封信是白狐送来的,可他又不愿意相信。
     
          在这么多女人中,杨追悔觉得优树最傻、最天真、最需要关怀,所以杨追悔最不愿意优树出事。
     
          跑进优树房间,杨追悔只看到纱耶,忙问道:“优树人呢?”
     
          “刚刚好像在院子里跟那只小东西玩,怎么了?”
     
          “没事。”杨追悔出了房间,跑到院子里。
     
          杨追悔查看着地上的剑痕,已确定信里所指的“她”是优树,可他实在想不通谁会绑走优树。想来想去,杨追悔实在想不出自己还得罪了什么人,难道是徐阶?
     
          杨追悔再次看了那封信,字迹娟秀,似乎是女人的手笔,拿起来闻了闻,除了墨汁的气味,还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杨追悔似乎曾经闻过这种香味,但又不记得是在何时。
     
          有点烦躁的杨追悔将信撕得粉碎,扔得满地都是。
     
          白狐走到杨追悔面前,抬头看着他,用脑袋拱着他的裤管。
     
          杨追悔抱起白狐,感叹道:“若你还是罂粟,你绝对不会让优树被人掳走的。”
     
          听到这话,白狐低下了头,轻唤了一声靠在杨追悔胸前。
     
          杨追悔坐在凉亭里望着月亮,任由白狐在他怀里撒娇。他将从来到《颠鸾倒凤》世界那一刻所遇到的男女都梳理了一遍,仍是想不起自己还得罪了什么人?他觉得最大的可能性便是上清宫残党或者徐阶。
     
          不论如何,想知道真相,只能等到明日已时了。
     
          “当一只白狐,忘记曾经的仇恨也挺不错的吧?”杨追悔着白狐滑顺的毛,叹息道:“其实,当初要是你不拿优树威胁我,我是不可能对你做出那种事的。因为在我心里,优树是需要人关爱的,特别是她失忆之后,所以我才会那样子对待你。”
     
          白狐跳到杨追悔肩上,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杨追悔脖子后又跳到他怀里,打了一个呵欠,缩成一团。
     
          “算了,算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再谈起也没有任何意义,我现在只希望优树能平安,然后带着她们离开这喧嚣之地。”
     
          在亭子待了足足半个时辰,郭靖出现了,和杨追悔简单说了几句话,便让杨追悔到他房里,他自己则坐在亭子赏月。
     
          将白狐送到优树房间,和纱耶说了今晚优树要和他一起睡,杨追悔便兴奋异常地跑向郭靖的房间。不管如何,先把黄蓉搞到手再说,优树的事留到明天再解决。
     
          进了房间,关上门,杨追悔眯眼盯着床的方向,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不过杨追悔却听到了若有似无的声,不禁怀疑郭靖是不是把药下得太重,此时的黄蓉绝对已骚到不行。
     
          咽下口水,杨追悔便走到床边。
     
          觉得浑身燥热的黄蓉开口道:“夫君,能不能帮我拿桌上的茶水?我好渴。”
     
          杨追悔没有理会黄蓉,因为他知道此时的黄蓉是性.饥渴,而不是口渴。他盘算着自己到底要如何剥光黄蓉的衣裳。
     
          “夫君,帮我拿茶水。”黄蓉又叫了一声。
     
          闻到空气中弥漫的雌性荷尔蒙,杨追悔随即坐在床边,伸出手触摸黄蓉光滑如玉的肩膀,温柔地了几下,黄蓉即发出呻.吟,并道:“夫君,别这样。”
     
          杨追悔依旧没有说话,而是脱靴,整个人压在黄蓉身上,将遮住她身体的被褥掀开,俯身,嘴唇碰到黄蓉乳.沟,深吸一口气,只觉得黄蓉是这世界上最香的女人。
     
          兴奋之余,杨追悔伸出舌头舔着黄蓉的,并将她的肚兜往下拉,嘴唇慢慢登上她的左峰顶处含住,用力一吸,几丝乳.汁射出,酸中带甜,味道妙极。
     
          “夫君……别这样子……不行的……”
     
          杨追悔的手摸向黄蓉的下.体,伸进亵裤,摸到几丝耻毛后继续往下滑,整个手掌便落入了一片泥泞之中。
     
          “夫君……别摸那儿……蓉儿会受不了的……”黄蓉半带哭腔道,显然是怕性.欲被挑起却无法得到满足。
     
          【删节600字!本章以下重复,弥补删除字数,完整版将在231-240合集里发布,QQ:727376174…感谢支持!】
     
          杨追悔惊道:“她是我岳母!”
     
          “过儿,你听我说。”郭靖语重心长道:“说难听点,我其实是一个太监,没有做男人的资格,更没资格拥有妻室,所以让蓉儿跟着我只能守活寡。其实……有时候我都会听到她的哭声,上次还看到她站在你门口,似乎很向往……”
     
          听着郭靖唠叨,杨追悔脸上依旧维持着很为难的表情,心里却高兴得想抱住郭靖。
     
          杨追悔完全想不到,郭靖竟然愿意将如此的黄蓉拱手让人。不过说实话,既然他没了小鸡.鸡,无法满足黄蓉,那么让黄蓉“性”福的这个重任自然落到杨追悔的身上了。
     
          一想到可以和黄蓉,甚至和郭芙一起3P,杨追悔鼻血差点喷出,更是不由自主地。
     
          “过儿,你明白我的用意了吧?”郭靖问道。
     
          “岳父,你真是用心良苦。”杨追悔正气藻然道。
     
          “呵呵,没办法,因为我和蓉儿已无夫妻之实。”顿了顿,郭靖问道:“你有打算一直住在将军府吗?”
     
          “不,我打算过一阵子搬到外面去住。”
     
          “也好,住得远一点吧!只要你们能偶尔回来看我便好。”郭靖叹息道:“其实这次让蓉儿和你南下的目的很简单,是希望你和她能多点时间独处,为这次的事打好基础。”
     
          “过儿明白了。”
     
          “过儿,答应岳父,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蓉儿还有我的两个女儿。”
     
          “一定!岳父请放心!”杨追悔激动得抱住郭靖,简直想在他脸上亲上几下,没想到世界上竟然有这种愿意将老婆奉献给其他男人的人。不过,反正他留着也是浪费啊!
     
          松开手,杨追悔显得很为难,道:“那……岳母会同意吗?”
     
          “这个……”郭靖从袖里拿出一只拇指大小的药瓶,道:“晚上我会给她喝下这个。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杨追悔脱口而出。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