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三十三话 郭靖让出黄蓉

第二百三十三话 郭靖让出黄蓉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三十三话郭靖让出黄蓉
     
          “我只是用信试探海瑞罢了。”徐阶解释道:“海瑞被贬到潮州,我担心他对圣上抱有恨意会造反,所以我便写信试探他。呵呵,没想到却被贤婿误解了。”
     
          “不对。”杨追悔盯着徐阶,道:“岳父深谋远虑,不可能不知道发出这种信被举报的后果。那时朝廷大权还在严嵩手里,要是他拿到这封信,绝对会交给嘉靖。最恨人造反的嘉靖绝对会不问原由便治你的罪,所以……”
     
          徐阶面色难看,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杨追悔长吁一口气,道:“邵元节死后,我其实已替代了他的位置。要是岳父想打大明江山的主意,可别怪我大义灭亲。”
     
          徐阶脸上黑了一大片,怒道感:“老夫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多言!”
     
          “抱歉。”杨追悔站起来,身体摇晃了好几下,又打了一个酒嗝,笑道:“酒后吐真言,希望岳父能好自为之。”
     
          徐阶没有理会杨追悔,连续灌下好几杯女儿红。
     
          “我先回房间休息了,岳父也早点休息吧。”杨追悔晃晃悠悠地回了房间,一推开门便看到坐在床边的珧玲儿。杨追悔邪恶的一笑,人已扑过去,将她紧紧搂住,喃喃道:“把罂粟还给我。”
     
          珧玲儿吓了一跳,担心杨追悔酒后会性虐待自己,便道:“她正趴在桌子上休息。”
     
          杨追悔扭过头,看着缩成一团的白狐,眼神变冷,将珧玲儿推倒在床,幔帐一拉,已将她的裙子掀开,使劲搓弄着她肥沃的私密地带。
     
          搓弄了好几下,杨追悔却松开了手,翻身躺在,手捂着额头。
     
          珧玲儿将裙摆放下,躺在杨追悔身边,轻轻着他的腹部,并道:“主人,要是想吐,和玲儿说一声。”
     
          “我没事。”杨追悔侧身将珧玲儿抱住,埋首在她乳.间,闻着她的乳.香,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珧玲儿则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动作,生怕吵醒了杨追悔。
     
          当房间安静下来后,白狐抬起了头,望着幔帐,有点迷茫的它打了一个呵欠,又趴在桌上继续睡觉。
     
          傍晚杨追悔便醒来了,想出去透透气的他和珧玲儿交代了两句,便离开尚书府。
     
          走在京师的繁华街道上,杨追悔到绸缎铺买了一套纯白的绣花罗裳,携至景仁宫。
     
          走进关押着假皇后的房间,见她趴在休息,杨追悔便问道:“你的手怎么样了?”
     
          假皇后正闭目养神,一听到杨追悔的声音,马上起身,低声道:“昨天有人替我包扎了。”
     
          “大概何时会好?”
     
          “这个……我也不知道。”
     
          “还想不想做皇后?”
     
          “做……”假皇后盯着杨追悔,眼里先是兴奋,又转为恐惧,使劲摇头道:“公子,民女错了,民女以后都不会想这种事了,求您开恩饶我一命。”
     
          “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
     
          假皇后忙低下头,道:“不论公子有什么要求民女都答应,只要别杀了我。”
     
          “你家里还有谁?”
     
          “没了,只有民女一人。”
     
          “噢。”杨追悔若有所思地在房内走来走去,又过去拉住她的手,查看了她的伤势。手掌被竹签贯穿,要完全愈合还需要些时日。
     
          杨追悔将衣服扔在,道:“这衣服给你换,早点把伤养好,我便让你做皇后。我明天会派一个丫鬟供你使唤,需要买什么直接和她说。记住,如今上清宫已由前任长老寄寒香掌管,以后你都要听她的话。”
     
          “是。”假皇后急忙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月蝉、珧玲儿和徐悦晴便坐上马车出城,徐悦晴的贴身丫鬟小曲则按照杨追悔的要求前去照顾假皇后。
     
          傍晚时分,奔波了一天的他们终于回到独石城。
     
          回来之前,杨追悔并没有通知任何人,所以也就没有人迎接他,不过城里的百姓都认得杨追悔,所以他们一进城便被围得水泄不通。那些将杨追悔当作救命恩人的老百姓送茶、送蛋、送馒头,甚至还有人想将自己的女儿送给杨追悔。已经有太多绝色美女的杨追悔根本看不上他们的女儿,所以一边劝开他们,一边往将军府驶去。
     
          一走进将军府,优树飞奔而来,在杨追悔还未反应过来时,她已扑进杨追悔怀里,被压在他们之间的可怜白狐则发出了惨叫声。
     
          紧跟其后的纱耶气呼呼道:“又不认得我了,我又被咬了两口,真是的!”
     
          杨追悔将白狐塞到优树怀里,道:“妹妹,它以后都由你照顾。”
     
          “谢谢哥哥!”眼角闪烁着泪光的优树哽咽道:“优树想死哥哥了,哥哥消失了好久,再不回来,优树会疯掉的。”
     
          “我没有离开很久啊。”杨追悔眯眼笑道。
     
          纱耶看了看珧玲儿和徐悦晴,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这个男人是我见过最会拈花惹草的,都不知摧残多少可爱的花朵了。继续按照这趋势下去,他的女人绝对比皇帝的后宫佳丽还多上十几倍。”
     
          杨追悔凑到优树耳边道:“跟哥哥说,你咬了纱耶哪儿?”
     
          优树用手指着纱耶的,道:“咬了她上面那两个软软的小东西。”
     
          “喂!杨追悔,别把公主教坏了!”纱耶气得直跺脚,恨不得冲过去一脚踢死杨追悔。
     
          杨追悔脸上维持着有点猥琐的笑容,目光正盯着纱耶微微隆起的,嬉笑道:“优树用词真的很恰当。小东西,真的是小东西。”
     
          “杨君!”纱耶握拳道:“再乱说话,我就用飞镖刺瞎你的眼睛!”
     
          杨追悔收敛笑容,道:“抱歉,我错了。”
     
          “公主殿下从小知书达理,却被你带坏成这样,真是的!我不管啦!”还觉得有点痛的纱耶气得转身走开。
     
          着白狐的优树浅笑道:“真可爱,以后它都要和我睡。”
     
          “确实很可爱。”杨追悔干笑道。
     
          安置好珧玲儿和徐悦晴,杨追悔便去探望郭芙。
     
          如今的郭芙是个孕妇,给人的感觉自然与以前很不同,与她做也别有一番滋味,可惜她怀孕不到两个月,杨追悔根本不敢和她做,要是孩子被捅了出来,郭芙绝对会杀死他的。
     
          着郭芙的肚子,杨追悔思考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杨追悔不想留在独石城,想去一个偏僻的地方隐居,只要有她们的陪伴便足够了。
     
          这些日子的腥风血雨、担心受怕让他身心俱疲。
     
          想来想去,杨追悔觉得有两个地方非常适合隐居,一个是来无归;另一个则是若仙岛。比较起来,若仙岛最为适合;毕竟它更神秘,普通人更难到达。
     
          不过要将美娇娘们都带走,又会碰到一些很棘手的问题。比如武三娘和郭芙之间,夏瑶、徐悦晴和阮飞凤之间。而且,杨追悔还打起了张碧奴的主意,如此的美艳熟.妇,杨追悔可不愿意将她扔在后宫,那嘉靖只知道炼丹,一脸的阳.痿相,杨追悔绝对不能让张碧奴独守空闺。但是她又非常在乎女儿初彤,杨追悔与她女儿的第一次见面又非常不愉快,要让张碧奴和初彤分开根本不可能吧?
     
          除此之外,杨追悔最想要的女人还是黄蓉。
     
          以前看风油精《颠鸾倒凤》的五万字残稿,杨追悔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黄蓉这个女强人。
     
          可她向来恪守妇道,就算郭靖是个太监,她顶多是自.慰,根本没有想过找个男人解决性.需要,那杨追悔又怎么得到她,并带她到若仙岛呢?
     
          吃过晚饭后,杨追悔想去看望武三娘和人鱼姐妹,却被郭靖叫进了房间。
     
          看着下巴光滑、一点胡渣都没有的郭靖,杨追悔搞不懂他为什么要找自己,应该没什么好事吧?可杨追悔猜错了,郭靖确实是要告诉杨追悔一件好事,而且是杨追悔做梦都想不到的特大好事!
     
          关上门窗之前,郭靖还探出脑袋确保外面没人偷听。
     
          见郭靖如此神秘兮兮,杨追悔心生疑惑,但还是装得很严肃,等待郭靖开口。
     
          “你现在有几个女人?”郭靖嗲声嗲气问道。
     
          听到这种问题,杨追悔不禁觉得郭靖这个太监是不是想和自己搞玻璃,暗暗冒冷汗的他干笑道:“明媒正娶的暂时只有芙儿一个,今天礼部尚书徐阶的女儿徐悦晴也过来了,我打算过些时日将她迎娶进门。”
     
          “那夏瑶、优树她们几个呢?”
     
          “男子汉敢作敢当。你告诉我,她们到底是不是你的女人?”郭靖义正词严道。
     
          还搞不懂郭靖葫芦里卖什么药的杨追悔一咬牙,点头道:“都是!”
     
          郭靖沉默片刻,道:“要是再加上一个,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再加上一个?”杨追悔愣了一下,难道郭靖要替自己介绍对象,这不是太奇怪了?
     
          杨追悔被郭靖弄得一头雾水,根本猜不透他内心的想法,点头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过儿。”郭靖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事本不该和你说,但你是我徐家的上门女婿,而且又为大明做了这么多贡献,我应该对你推心置腹。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让你觉得我是个混蛋,但为了……唉……”
     
          “岳父有话请讲。”
     
          “好吧!”郭靖停顿好一会儿,才道:“上次你从三元泊救我回来的事,你应该还记得吧?”
     
          “嗯。”
     
          “那时候我昏迷不醒,大夫为了救我,便割了我的命根子。”说到这里,郭靖拳头握得非常紧,道:“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命根子没了,我本打算了结性命,可我是独石城的镇守大将军,又有妻女三人,牵挂太多,所以只能苟且偷生,可……我已不再是一名合格的丈夫了。”
     
          郭靖苦笑道:“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过儿不知。”
     
          “好吧,你也有妻室,我也不绕圈子了,我希望你能……”郭靖抓住杨追悔的手,道:“我希望你能和蓉儿在一起。”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