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三十一话 贵妃有恙

第二百三十一话 贵妃有恙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三十一话贵妃有恙
     
          寄寒香使用的道符不是街上随便能买到的,那些道符都是她亲手画出,才能为她所用。如今用完了,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邵元节和那些婬兽。
     
          看着八只同时吐出的婬兽,杨追悔握着剑柄的手汗涔涔的。他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张碧奴等人。要是被一只婬兽冲过去,很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
     
          可连金甲天兵都阻止不了婬兽,他这个凡夫俗子又有什么办法呢?
     
          “保护圣上!”
     
          上百名禁卫军从大门涌进来阶,可他们是绝对奈何不了婬兽的!
     
          正当杨追悔担忧之际,穿着一袭蓝色罗裳的月蝉出现在城门上,轻轻一笑,凌空而起,如仙女般飞向擂台,手中捧着一只香囊。
     
          她的玉足在擂台上点了一下,跃至婬兽上方。婬兽抬头咆哮之际,一脸厌恶的月蝉已解开香囊,一股黄色粉末随之飘下。
     
          黄色粉末黏到婬兽身上,婬兽发出惨叫跪在地上,不断用爪子抓着胸口,身体慢慢萎缩。片刻后,它们又变回人形,光着身子,瑟瑟发抖地看着一脸错愕的邵元节。
     
          月蝉落地,向嘉靖行了一个抱拳礼,道:“民女乃神蟒教前任教主白澜之女白月蝉,参见圣上。”
     
          “免礼。”嘉靖松了一口气。
     
          “怎么可能!”邵元节怒吼道。
     
          月蝉看着邵元节,轻蔑一笑,道:“我娘很早便知道你们上清宫用人做试验,想利用试验品对圣上乃至整个大明不利,所以五个月前便派我和神蟒教黑左使到京师查探情况,后来确实发现上清宫制造婬兽,遂回去研究破解之法。”
     
          “原来神蟒教这么忠于大明。”嘉靖眉宇一横,叫道:“拿下这些叛党!”
     
          见大势已去,邵元节急忙逃跑,却被杨追悔拦下。
     
          “别逼老夫出手!”邵元节喝道。
     
          这时,寄寒香和月蝉也站到杨追悔身边,看着一脸怒意的邵元节。
     
          “邵元节,念及师兄妹一场,要是你肯在师父坟前磕头认错,我可以恳请圣上饶你一命!”
     
          “哈哈哈……”邵元节仰天狂笑道:“你们这等低能之辈,没资格在这里对老夫指指点点!”
     
          “可惜你的处心积虑已经因为大意而失败了。”杨追悔面无表情道。
     
          “谁说的!”说着,邵元节一手抓向月蝉。
     
          就在他快要抓住月蝉胳膊时,杨追悔一把拉开了月蝉。
     
          扑空的邵元节急忙抽出剩下的二十多张道符。
     
          “别再执迷不悟!”寄寒香举起一脚,踢中邵元节手腕,道符飞得满天都是,被烈风吹向四面八方。
     
          看着那些道符,邵元节依旧狂笑着,却突然跪在地上,抓住寄寒香的脚踝,道:“师妹,我错了,我不该对你下毒手,也不该赶走周师兄,我现在终于明白了。这上清宫宫主之位可以让给你,只要你能保我一命。”
     
          “我刚刚便如此说了。”寄寒香叹气道:“不过,为了确保师兄以后不会危害苍生,我现在要废了师兄的内功,剁下师兄一根手指!”
     
          邵元节睁大双眼,手呈鹰爪状,起身抓向寄寒香脖子,并叫道:“绝对不能!”
     
          在他手快要碰到寄寒香那一霎那,寄寒香早已蓄好真气的手掌重击在邵元节的胸前,并以手指压住他的紫宫穴,输入一股真气。
     
          邵元节双眼翻白,整个人飞向后方。因为紫宫穴受到重创,他还未落地就已一命呜呼。
     
          看到寄寒香出手的杨追悔打了一个寒颤,他知道寄寒香早有准备,之前的苦口婆心完全是为了让在场的人认为她是个好人,而杀了邵元节取而代之便成了理所当然,甚至会得到大家的拥护。
     
          “来人呀!”嘉靖站起身,喝道:“将石羽和上清宫众弟子押入大牢!”
     
          此时的石羽显得很颓丧,完全不反抗,任由禁卫军拖拉。
     
          待禁卫军将他们押下后,嘉靖扭头看着面色苍白的珧玲儿,开口道:“珧贵妃,你似乎脸色不太好。”
     
          珧玲儿屈膝作揖道:“玲儿见不得如此血腥的场面,有失仪态,望皇上恕罪。”
     
          “你还想欺骗朕!你先是……”
     
          “圣上。”
     
          杨追悔上前道:“请先处理国事,家事待会回去再处理也不迟。”
     
          嘉靖一甩袖,愤然转身道:“朕要将上清宫所有人都处以死罪!”
     
          “万万不可!”杨追悔叫道:“邵元节一人之罪,并非上清宫所有弟子之罪。这位寄前辈乃上清宫前任长老,受邵元节迫害才不得不逃离上清宫,如今她回来清理门户,是想将上清宫发扬光大,所以恳请圣上将上清宫交给她,微臣相信她能让上清宫重回正道!”
     
          嘉靖沉吟片刻,摆手道:“罢了、罢了。今天最大功臣是杨爱卿,你怎么说便怎么做。”
     
          “其实微臣也只有这个要求而已。”杨追悔抬头看了珧玲儿一眼,继续道:“圣上,听闻珧贵妃近日身体不适,臣已找来偏方,想待会给圣上过目。”
     
          嘉靖有点疑惑,不过还是点头同意,并道:“众人都退下,珧贵妃、杨爱卿,还有那两位姑娘留下。”
     
          “是!”
     
          待这个偌大的宫殿只剩下嘉靖、杨追悔、月蝉、寄寒香、珧玲儿后,嘉靖道:“珧玲儿,刚刚要不是杨爱卿顾及着朕的龙颜,朕早已当众揭穿你这只狐狸精的真面目!”
     
          意识到自己身份被揭穿、邵元节已死,还想活下去的珧玲儿便跪在地上,哽咽道:“皇上,玲儿有苦衷。玲儿是邵元节的妹妹,从小由他照顾长大,所以对他千依百顺,他还说要是我不听他的话,他……他便要将玲儿变得跟那些怪物一样。碍于他的婬威,玲儿才做出很多迫不得已之事,请皇上明鉴,玲儿说的都是真的,呜呜呜……”
     
          “杨爱卿,你说如何?”
     
          杨追悔阴沉一笑,道:“让珧贵妃继续留在圣上身边,绝对会让圣上寝食难安。但要是诏告天下说珧贵妃谋反,天下人都会认为圣上无识人之能。刚刚微臣已说了,珧贵妃近日身体不适,所以微臣愿意带珧贵妃去遍寻名医。”
     
          嘉靖以为杨追悔只是想替自己解除麻烦,便道:“珧玲儿,杨爱卿要带你去寻访名医,你可要好好听他的话,朕期待你回来的那天。”
     
          “皇上……”珧玲儿看着一脸邪笑的杨追悔,眼前一黑,当场晕倒在地。
     
          片刻后,嘉靖问道:“杨爱卿,你何时告诉寡人长生不老之术?”
     
          “我要回独石城准备一些药引子,所以估计要一个月左右,还请圣上别心急,因为我想为圣上奉上最好的药。”
     
          “这正合朕心意。”嘉靖看着寄寒香,问道:“你应该可以管好上清宫吧?要是不行,朕便要将它解散了。”
     
          寄寒香抱拳道:“皇上放心,民女绝对有信心。”
     
          “甚好。”
     
          接着,嘉靖问月蝉:“你愿意成为朕的贵妃吗?”
     
          一听这话,月蝉吓得差点抽出蛇鞭打死嘉靖。嘉靖长得瘦瘪瘪的,一脸枯黄,看上去活像快要进棺材的人,月蝉怎么可能愿意跟他呢?便委婉道:“皇上,其实……民女已有夫君了,前些日子还生了个儿子。”
     
          杨追悔看了看装得楚楚可怜的月蝉,又看了看笑得很尴尬的嘉靖,差点被他们的表情逗笑,便道:“圣上,现在当务之急是处理好上清宫的事,所以恳请圣上下一道圣旨,封寄前辈为上清宫的新宫主。”
     
          “好吧,朕现在就回去拟奏折。那她怎么办?”嘉靖指着地上的珧玲儿。
     
          “微臣会处理好,请圣上放心。”
     
          “长生不老药好了记得和寡人说,寡人会赏赐你荣华富贵的,哈哈。”
     
          “谢圣上。”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
     
          三人异口同声道。
     
          “那朕要先回去休息了。”嘉靖咳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嘉靖走远后,月蝉噗哧笑出声道:“这个病恹恹的皇帝真好玩,还想纳我为妃,他还以为天底下的女人都想做皇妃呢,哼!”
     
          杨追悔装得很郁闷,问道:“月蝉,你真的有男人了?”
     
          月蝉眼珠子一转,哼道:“是啊!”
     
          “是叫杨过吧?”
     
          “是啊。”月蝉刚说出口便意识到被杨追悔占了便宜,握起粉拳就砸向他。
     
          杨追悔抓住月蝉的手腕,嬉笑道:“我有那么多女人了,不介意多你一个。”
     
          “别想!”月蝉瞪了杨追悔一眼。
     
          “要是以教主之名命令你和我在一起呢?”
     
          “别想!”说着,月蝉已溜到寄寒香身后。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寄寒香,杨追悔问道:“寄前辈,现在你有何打算?”
     
          “先管好上清宫。”寄寒香转过身道:“我要回上清宫处理事情了,你们爱怎么样便怎么样吧。对了,杨过,要是你有需要可以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一定。”杨追悔婬笑道:“要是寄前辈忍不住了也可以来找晚辈,晚辈过两天便回独石城。”
     
          “当然!”笑了笑,寄寒香便离开了。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月蝉气愤道。
     
          杨追悔将珧玲儿抱起来,看着她精致的脸蛋,自言自语道:“可以好好玩一玩了。”
     
          “喂,杨过,你何时送我回总坛?”
     
          “呃,暂时还不知道。等我事情处理得差不多,我便送你回去。”
     
          “好吧,反正我也不想这么早回去,外面挺好玩的。”
     
          “我倒是很想再去总坛。”
     
          “哟哟,你最好都别去,否则我们神蟒教便要乱套了。”月蝉哼道。
     
          “你怎么会突然跑到京师?”杨追悔这时才想起月蝉应该是在独石城。
     
          月蝉吐了吐舌头,道:“因为我听说你在京师,所以特意连夜赶来。”
     
          “想我啊?”杨追悔自恋道。
     
          “才不是!”月蝉哼了一声,继续道:“我娘叫我跟着你的目的是阻止婬兽变身,所以知道你来京师,我当然也要来了。幸好来得及,否则你绝对会死翘翘。”
     
          “呵呵,是啊,走吧。”笑了笑,杨追悔抱紧珧玲儿往宫门走去。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