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三十话 两大高手

第二百三十话 两大高手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221-230完整版已出,需要的发订阅记录到727376174@qq.com,或者发用户名和密码,如果是一次性订阅,直接发用户名,我后台查记录
     
          第二百三十话两大高手
     
          此时,太极殿外面已搭好了大擂台,嘉靖坐在石阶之上的龙椅上,旁边还坐着张碧奴和珧玲儿。而徐阶、杨追悔、邹应龙等大臣,也只有站在两侧的分,不过偶尔有妙龄宫女为他们端来西域葡萄,这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嘉靖等人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便是穿着一身紫色百褶裙,蒙著白色面纱,站在擂台之上的寄寒香。她正等待着邵元节出现,亲手了结邵元节!
     
          过了半刻钟,邵元节、石羽以及八名上清宫弟子出现在宫门前。
     
          邵元节盯着寄寒香,并没有处认出她,误以为她是神蟒教教主肉溯。
     
          走到石阶前跪地行礼,得到嘉靖允许,邵元节便只身走上擂甍。
     
          拂尘一甩,邵元节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白澜,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跑到皇上面前告状。敢说我们上清宫的坏话,今天老夫一定要让你尝一嗜上清宫的厉害!”
     
          凛冽寒风吹拂着寄寒香娇躯,裙摆飞扬,露出一双美腿。
     
          看着邵元节,寄寒香轻蔑一笑,左腿跨前,伸出左手,道:“请赐教。”
     
          “请!”
     
          双方都未先发动攻击,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出手。
     
          “圣上,要是神蟒教教主蠃了,那……”徐阶欲压。
     
          “嬴了便羸了,又有什么问题?”嘉靖不满道。
     
          “来,皇上。”珧玲儿摘下一颗葡萄递给嘉靖。
     
          嘉靖却不领情地转过头,要是以前,绝对张嘴去吃。一想到珧玲儿也要陷害自己,嘉靖恨不得立刻将她打入天牢。
     
          邵元节见白澜一直没有动静,便有点不耐烦,遂从袖里抽出一张道符抛向上方,念道:“五帝五龙,降光行风。广布润泽,辅佐雷公。五湖四海,水最朝宗。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
     
          话落,原本晴朗无云的高空顿时聚起乌云,雷鸣作响,道道闪电劈下。
     
          “哼!”寄寒香冷笑了一声,道:“别以为五雷咒可以奈何得了我。邵元节,你还太嫩了点!”
     
          寄寒香从袖中抽出两张道符,食指在上面快速划了几下,便抛向高空。
     
          道符疾飞而去,左右合并,将邵元节抛出的道符夹在中间。
     
          “轰隆”一声巨响,三张道符爆裂,绽放出一朵火花,高空乌云也随之消失。
     
          邵元节皱紧眉毛,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便道:“寄师妹,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和你重逢。”
     
          “师兄一直以为我已经死了吧?”寄寒香冷笑道。
     
          邵元节笑呵呵道:“师妹,这里是皇宫,说话不方便。何不向皇上说出你的身份?我可以封你为上清宫的圣母,让你被千人万人膜拜,还可以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宫饩。”
     
          “邵元节,当年你为了宫主之位,赶走周不仙师兄,又封了我的命脉。要不是我吉人天相,我早被你害死了。这十五年里,我做梦都想杀了你!”寄寒香怒道。
     
          “师妹,我都想通了。我们师兄妹一场,陈年旧帐就一笔勾销吧!合我们之力,绝对可以将上清宫发扬光大,而且……”邵元节神秘一笑,道:“大明的江山都会是我们的。”
     
          “住口!”寄寒香甩出一张道符,娇声喝道:“威严大道,游行太空。天兵降临!”
     
          一个全身放出金光的金甲天兵从天而降,舞起方天戟刺向邵元节。
     
          “你别不知好歹!”邵元节连忙抽出四张道符抛到上空,喝道:“责龙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
     
          话落,四张道符幻化成了四大神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当!
     
          方天戟砍在玄武背上,天兵被弹出了好远。同时,青龙张嘴喷出水柱,白虎扑向天兵,朱雀凌空而下。
     
          天兵舞起方天戟,跃起,刺中白虎咽喉处。白虎惨叫一声,化作道符落于地。
     
          同时,水柱已击中天兵,天兵急忙横着方天戟,却被这股力量冲到擂台边缘,身上金光时弱时强。
     
          天兵嚎叫一声,如闪电般跃起,一方天戟敲下,来不及躲避的朱雀直接被打回了原形。
     
          看着天兵和神兽打斗的情景,嘉靖等人都吓得面色如土,他们根本不敢相信这两个人会召来天兵和神兽。
     
          杨追悔也显出惧色。他只知道上清宫有婬兽、肉兽,却没想过他们的道法竟然已达到通天之能!
     
          天兵狠狠敲下,方天戟击中玄武龟背,玄武急忙缩起身子,见它安然无恙,天兵干脆将方天戟从它的处刺入,一道白光闪过,地上只剩下一张道符。
     
          将三张道符打回原形,现在只剩下还盘旋在上空的青龙。
     
          天兵抬头看着青龙,又嚎叫了数声,还使劲拍着向青龙示威。
     
          青龙怒吼了好几声,撞向天兵。
     
          天兵举起方天戟欲置青龙死地,青龙却盘住方天戟,像蛇一般盘绕着,张嘴咬向天兵,獠牙正中天兵手臂。天兵吼了一声,方天戟一转,迅速抽回,青龙被割出好几道血口,忙松开嘴,飞在上空盘旋着。
     
          天兵和青龙身体都泛着忽强忽弱的光芒,道符隐约显现。
     
          “师兄,这种雕虫小技是奈何不了天兵的,你还是下黄泉向师父磕头认错吧。”寄寒香冷笑道。
     
          “你的天兵也快死了。”邵元节哼道。
     
          天兵大吼了一声,以方天戟顶地,高高跃起,张开双臂抱住青龙的脑袋,坠向地面。
     
          一阵烟尘过后,地上被砸出一个大坑,天兵和青龙都已消失不见,只剩一两张贴在一起的道符。
     
          “师兄,不知你还有何能耐?”寄寒香冷笑了一声,连续掷出五张道符,掐指喊道:“顺吾咒者,速来伏降。违吾咒者,倾死灭亡。天王降临。急急如律令!”
     
          邵元节愣了一下,叫道:“师父怎么会传你天王咒?”
     
          “因为我是师父最疼爱的弟子!”寄寒香大笑道。
     
          五张道符飞向高空,融合为一,幻化为托塔天王李靖。他正举着镇妖塔,嘴里念念有词。
     
          “不行!我不能被镇妖塔困住!”邵元节急忙将袖子里的十几张道符抽出,洒向上空,“怒动天地,日月失光。气吞五岳,倾摧四方。天篷召来。急急如律令!”
     
          寄寒香召出托塔天王,邵元节则召出了天篷元帅。
     
          面露凶相的托塔天王大叫一声,甩出镇妖塔;天篷元帅抡起九齿钉耙,一钉耙敲在镇妖塔上。
     
          当!
     
          镇妖塔飞起,一道柔和光芒笼罩住天篷元帅,天篷元帅遂被收进镇妖塔内,镇妖塔随即坠向邵元节。
     
          知道自己的道术无法与寄寒香匹敌,邵元节连忙退到擂台边缘,转身喊道:“皇上,此人为上清宫叛徒,十五年前被我师父逐出师门,恳请皇上将她拿下!”
     
          嘉靖冷冷道:“既然是上清宫的叛徒,理当由宫主清理门户才是。”
     
          感觉到上方威压逼近,邵元节只得纵身跳下擂台。
     
          咚!
     
          镇妖塔砸在擂台上,震耳欲聋的声响让在场的人都差点跌倒在地。
     
          寄寒香一拂袖,镇妖塔和托塔天王同时消失,地上剩下十几张道符,天上还飘着五张道符。
     
          “师兄,看来你是黔驴技穷了。”寄寒香笑道:“还敢说我是叛徒,真不知道谁才是叛徒!”
     
          “皇上,她会对您不利,恳请将她抓下!”邵元节又喊道。
     
          嘉靖捂着额头,漫不经心道:“邵元节啊!亏你还敢说出这话,要说到叛徒,你更是吧!而且你竟然还想动朕的江山!来人,给朕拿下!”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变故,邵元节的反应非常快,叫道:“石羽,抓住嘉靖!”
     
          胖道士石羽冲向惊慌失措的嘉靖,杨追悔却挡在他的面前,一掌击向石羽。
     
          石羽并不知道杨追悔练就了轰天击这种超级的掌法,所以便运足内力,以肉掌接杨追悔这一招。
     
          “哇”的一声,石羽呕出鲜血,全身经脉几乎被震断,身子飞向后方,重重砸在地上。
     
          见状,邵元节急忙抽出八张道符,扔向八名弟子。
     
          道符准确无误地贴在他们额前,伴随着野兽般的吼声,他们的道袍裂开,全身肌肉都开始急速坟起,肌肉表面更是布满鼓起来的血管,皮肤颜色也开始加深,更长出黑色的体毛。
     
          当变异结束时,八只婬兽正站在那里嚎叫着,一张嘴,巨大的就伸了出来,还滴出恶心的液体。
     
          看到这景象,寄寒香急忙用道符召出金甲天兵,金甲天兵抡起方天戟冲向婬兽。
     
          寄寒香冷笑道:“邵元节,没想到你竟然利用上清宫做出这种败坏门风之事!”
     
          “这个天下是我邵元节的,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离开这里!”邵元节目露凶光,看着面色如土的嘉靖,狂笑道:“嘉靖,我邵元节本不想这么早谋朝篡位,这都是你逼我的!”
     
          “杨爱卿、杨爱卿,你快点保护朕!”嘉靖喊道。
     
          看着即将与婬兽正面接触的金甲天兵,杨追悔护在嘉靖面前,拔出了刻龙宝剑,剑身闪着寒光。
     
          四只婬兽正面冲向金甲天兵,另外四只则暴跳而起,张牙舞爪地扑向金甲天兵。
     
          金甲天兵抡起方天戟刺向迎面而来的婬兽,婬兽的肚子被刺穿,但却丝毫没有减慢速度。
     
          几乎同时,金甲天兵被其余的婬兽扑倒,金光一闪,一张道符从它们之间飘了出来,如枯叶般在空中打了几个回旋后燃烧殆尽。接着,八只婬兽便冲向杨追悔。
     
          看着那只腹部受伤却跑得奇快的婬兽,杨追悔双手握剑,已摆好攻击姿势。
     
          “师妹,我这八只婬兽不知痛楚,你那些破烂道法根本赢不了它们!”邵元节狂笑道。
     
          寄寒香咬紧牙关,娇喝道:“我搞不定它们,先搞定你!”
     
          说着,她便将手伸进袖中,却摸不到道符,原来道符已被她用光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