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二十九话 皇后母女

第二百二十九话 皇后母女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二十九话皇后母女
     
          “微臣叩见圣上。”杨追悔忙跪地行礼。
     
          嘉靖连头都不抬,道:“起来吧。杨爱卿,找朕何事?”
     
          “不知圣上为何苦恼?”
     
          “朕啊……”嘉靖拿起一只瓶子,摇了摇,道:“这些都是邵道长进献的灵丹妙药,每天都需服用,可一想到他竟然背叛了朕,朕根本不敢再吃,但又担心这身子会垮。”
     
          “圣上可曾让宫中御医检查接过这些药?”
     
          “灵丹妙药,岂可让凡人看到?”嘉靖叹道:“爱卿救驾有功,自然可以一睹。”
     
          杨追悔知道,这个狗皇帝还惦记着长生不老,还没下定决心铲除邵元节等人;要是如此,杨追悔也不敢贸然将计策告知嘉靖。要是嘉靖一直犹豫不决,给了邵元节可趁之机,倒楣的绝对是杨追悔。
     
          想了想,杨追悔便道:“圣上,微臣不敢隐瞒,微臣其实已经长生不老了。”
     
          “真的?”嘉靖一下跳起来,按住杨追悔肩膀,问道:“是何方神仙赏给了你长生不老药吗?”
     
          看着嘉靖这副猴急模样,杨追悔差点笑出声,却必须装得很严肃,道:“微臣曾到过极南之岛,那儿住着四位仙女。微臣在那儿逗留了一个多月,得她们真传,微臣现在身体已经刀枪不入,圣上要是不信,可以试一下。”
     
          “真的?”嘉靖还是不肯相信,在杨追悔身上连拍了好几下,只觉得他的肌肉非常结实,却感觉不到它刀枪不入。为了验证真假,嘉靖便将挂在梁上的宝剑取下,拔出,指着杨追悔的胸口,问道:“可以吗?”
     
          杨追悔拍了拍胸口,道:“圣上尽管来。只要圣上相信微臣的话,那么圣上也有可能长生不老。”
     
          一听到“长生不老”四个字,嘉靖显得非常激动。这是他一生的梦想啊!遂不再犹豫,一剑刺向杨追悔。
     
          剑尖顶住杨追悔胸口,剑身却弯向一边。
     
          见杨追悔毫发无伤,嘉靖忙收回剑,命令杨追悔将领口拉开。
     
          看着杨追悔那只是红了一点儿的胸口皮肤,嘉靖激动得几乎想将杨追悔抱住,赶忙扔剑,喜极而泣道:“杨爱卿、杨爱卿,你有此等本事,应该一早和朕说才是!朕要让你当朕的贴身护卫,你便可以教朕长生不老的办法了!”
     
          杨追悔拉好衣服,道:“这是小事。只要能除了那帮叛臣逆子,微臣会将所有不死不老的秘诀都一五一十地告知圣上。”
     
          “好!”嘉靖重重拍了一下杨追悔的肩膀,坚决道:“你给了朕信心,朕现在便叫人将邵元节等人抓入天牢!”
     
          “别。”杨追悔忙道:“此事切不可着急,邵元节精通邪术,要是贸然抓他,被他逃走了,将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杨爱卿觉得朕应该如何?”嘉靖布满血丝的双眼充满了渴望。
     
          杨追悔故装神秘,问道:“圣上对赌博可有兴趣?”
     
          “朕只求长生不老,别的一概没兴趣。”
     
          “要是有人想阻止圣上长生不老呢?”
     
          “杀!”嘉靖恶狠狠道。
     
          “其实邵元节他们从来都没想过要让圣上长生不老。要是他们很早便做到了这点,就不会受到圣上重视了。”
     
          “朕如此恩宠他们,还将上清宫封为国教,没想到这个邵元节竟然欺君罔上!”
     
          “现在不需要他们了,微臣便可以略尽棉薄之力。但是放任他们不管,将会导致叛乱,所以当务之急是先搞定上清宫。微臣恳请圣上下一道圣旨,让上清宫和神蟒教做一个了结。”
     
          “神蟒教?”嘉靖又被吓到了,“你不是已经铲除神蟒教了吗?”
     
          “圣上,请听微臣一言。”杨追悔压低声音,将自己的计策和嘉靖说了一遍。
     
          嘉靖听完,考虑好一会儿才点头。
     
          嘉靖已经同意,杨追悔自然没必要再留在这里和他耗了,便准备告退。嘉靖却想将杨追悔留下彻夜长谈,他非常渴望知道杨追悔是如何变得长生不老的。
     
          一想到要和嘉靖同床共枕,杨追悔哪里愿意,便以回去准备为由,离开了太极宫。
     
          时间还早,杨追悔也不想这么早回去,便问了一个宫女张皇后的寝宫所在,随即兴奋地跑向了坤宁宫。
     
          走到坤宁宫前,两名宫女想阻止杨追悔进入,杨追悔忙掏出了金牌,在她们眼前晃悠两下,宫女急忙跪地行礼。
     
          “皇后可在里面?”
     
          “在。”
     
          “噢。”杨追悔忙收起金牌,左腿一抬,已走了进去。
     
          “我好像忘记和他说初彤公主也在里面了。”一宫女道。
     
          “没关系,进去便知道了。”另一宫女安慰道。
     
          走到正宫前,杨追悔见门虚掩着,他便轻轻推开,探进脑袋。
     
          皇后的寝宫非常宽敞,左右两侧挂着一条条垂下的金色半透明薄纱,微风正吹拂着它们,轻柔飘逸,一张被遮盖的凤床正陈设在宫殿最深处。
     
          为了给张碧奴一个惊喜,杨追悔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走到床前,透过幔帐看着的张碧奴,杨追悔不禁想立刻扑上去。
     
          此时的张碧奴背对着杨追悔,盖着一条金黄色被单,上身则是一件金色肚兜。
     
          由于背对着杨追悔,所以杨追悔也看不到什么,但单单是看着张碧奴脊背那玉白,杨追悔就有点受不了了。而且被单盖得很低,亵.裤也穿得非常低,隐约可见臀.沟。
     
          视线移向下方,看着张碧奴那修.长大.腿的轮廓,杨追悔差点喷出鼻血。这儿装饰非常的华贵,要是能和张碧奴在这里一夜,绝对会在杨追悔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他决定今晚便搞了张碧奴,顺便给嘉靖戴上第二顶绿帽子!
     
          轻轻拉开幔帐,杨追悔坐在床边,伸手去摸张碧奴的玉臂,慢慢往上,在她肩膀上轻轻着,触感光滑如玉!
     
          杨追悔咽下口水,手慢慢移向她的下.体,钻进被单,隔着亵.裤抚.摸着她的臀.部。
     
          张碧奴似乎被杨追悔弄醒了,反过手拍了一下他的手。
     
          杨追悔知道张碧奴其实希望自己再深入一点,便探进亵.裤,毫无阻碍地摸着她的雪.臀,还沿着臀.沟往下摸。
     
          【删节】
     
          正在彷徨之际,门突然被打开,张碧奴正站在那儿。
     
          “杨公子!”张碧奴叫出声。
     
          “杨公子?”卧床休息的初彤急忙回过头,见是一个陌生男人,她立刻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杨追悔急忙收回手,退向后方,捂着火辣辣的脸,道:“抱歉,我搞错了。”
     
          “混蛋!”俏脸娇红的初彤急忙拉起被单捂住上身,叫道:“母后,他……他摸了女儿下面!”
     
          “杨公子,你怎么能……”张碧奴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杨追悔很不好意思地看着眼前这个五官精致的少女。
     
          韶颜稚齿,蛾眉曼睬,冰肌玉骨,两条马尾辫垂在两侧柔肩上。
     
          她正恶狠狠地盯着杨追悔,呼吸急促,起伏不定。堂堂的大明公主竟然被完全不认识的男人摸了私,这怎么得了?
     
          “杨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张碧奴故作怒意。
     
          “呵呵,这个……这个……”杨追悔搔着后脑杓。
     
          “母后,您要替我做主。”初彤撒娇道。
     
          “杨公子,你也真是的,怎么能……唉!”
     
          “我以为的是你,所以我便……”杨追悔苦闷道。
     
          “难道是我母后,你便敢乱来?”初彤柳眉横起,道:“我一定要让父王将你处死!”
     
          “初彤,你听母后说。”张碧奴急忙走上前,将杨追悔拉到身后,道:“杨公子是好人,这事当作没发生过,好吗?”
     
          “可我的那儿从未被男人碰过,他……他……他竟然摸了女儿的……”一想起杨追悔的手摸了自己的私,初彤气得想将他杀死。
     
          “可爱的初彤小公主,我还有事,先走了,下次我们再好好聊。”杨追悔笑了笑,在张碧奴摸广一把,转身便逃。
     
          “混蛋!”初彤骂道。
     
          “初彤,算了,反正你安全就好,别管他了。”张碧奴忙抱着初彤,迨:“埘后现在陪你聊天,晚上我们一块睡。”
     
          “嗯!”
     
          跑出坤宁宫,杨追悔吓得满身大汗,顾不得宫女惊讶的目光,像一阵风般跑出宫。
     
          回到尚书府,杨追悔将情况告知寄寒香,寄寒香很满意,便要和杨追悔洱亲热一次。
     
          杨追悔也没有拒绝,将寄寒香扔到,剥光她的衣服,挺起长抬刺入她的穴内,齐力操着,脑子里却想着初彤那个臭脾气丫头生气的模样。
     
          第二天一大早,一道道圣旨将朝内重臣都召进了皇宫,而其中还有上清宫宫主邵元节。
     
          身材枯瘦、留着八字胡的邵元节将圣旨狠狠扔在地上,叫道:“岂有此理!没想到白澜竟然还活着,还跑到嘉靖那里告我们的状!”
     
          一旁的石羽弯腰捡起圣旨,粗略看了一下,道:“皇上已同意比武,不知师兄有何想法?”
     
          “我才不怕那个女人!我定要在擂台上向嘉靖那个白痴证明,我们上清宫才是正教,神蟒教是邪教!”
     
          “师兄要亲自出战?”
     
          “当然!”邵元节哼道:“白澜是神蟒教教主,她既然要亲自上阵,我身为上清宫宫主,又怎么能退缩?难道你要上吗?”
     
          “石羽不是这意思。”石羽忙拱手道。
     
          “对了,罂粟如何了?”
     
          “已经按照宫主的要求进行改造。”石羽阴笑道:“她想背叛上清宫,而我们将让她做一只白狐,永远都不能变回人身!”
     
          “很好。真是个蠢女人,没想到这么好利用。走吧!不能让皇上等太久了。”
     
          “是!”
     
          ※※※※※※※※※※※※※※※※※※※※※※※※※※※※※※※※※※※※※※【《神雕之颠鸾倒凤》◎风油精◎专属作品※***,翠微居居首发:cuiweiju.com】※※※※※※无论您在哪个网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网站,支持正版!※※※※※※※※※※※※※※※※※※※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