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二十六话 高手亦淫

第二百二十六话 高手亦淫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二十六话高手亦婬
     
          手往下移,落在其左乳处,可以感觉到心跳,但非常缓慢,比常人慢了至少五倍以上,而且非常微弱,要很仔细才能感觉到她的心跳。
     
          一刻钟后,杨追悔绕到张碧奴身后,运气,双掌压住张碧奴背后的身柱、神道、心俞、至阳等穴位,将真气一点点地送入她的体内。
     
          顿时,张碧奴全身都冒起袅袅白烟。
     
          如此持续了半刻钟,张碧奴脸蛋已变得红润,全身更是渗出淋漓香汗,罗裳汗湿,隐隐显出肚兜轮廓,更是将之顶起。
     
          又过了半刻钟,张碧奴的手乡指动了一下,开始剧烈起伏,干咳一声,张碧奴整个人倒向后方。
     
          杨追悔忙将她抱住,喊道:“夫人,感觉如何?”
     
          张碧奴又咳嗽了好几声,紧紧抱着杨追悔喘息着,起伏得更加剧烈。她并没有说话,埋首杨追悔胸前,身子时不时颤抖着,还发出轻微的哽咽声。
     
          杨追悔紧紧抱着张碧奴,手在她脸上、肩上、手臂等处抚.摸着,由于出汗的缘故,显得有点黏,不过已经开始发热,这至少证明张碧奴的身体正在慢慢恢复。
     
          好一会儿,张碧奴才开口道:“杨公子,眼睛好痛,我什么也看不到。”
     
          “魔医前辈说,再过两天娘娘便可以视物了。这儿太冷,我带夫人出去。”
     
          “嗯。”
     
          杨追悔本想扶着张碧奴出山洞,但她的脚关节被冻得尚未恢复正常,他只好将她背出山洞。
     
          回到木屋时,魔医已将寄寒香身上的银针都拔除。
     
          一获得自由,寄寒香便走出木屋,双手运劲,左掌推出。
     
          轰隆!
     
          地面瞬间炸起一片烟尘,烟尘散去后,地面竟然出现了十个深达一尺多的土坑。寄寒香发出歇斯底里的狂笑声,表情变得非常阴冷,握拳道:“邵元节,这十多年的仇恨我将一并讨回,不会再让你作威作福了!”
     
          透过窗户看着寄寒香发功的杨追悔和魔医,都被她的功力吓了一跳。
     
          魔医压低声音道:“此人的功力深不可测,你要小心才行。记住岳父的话,要是她要对付你,记得击其后颈处的天髓穴。”
     
          “嗯,知道了。”杨追悔点了点头。
     
          望着寄寒香的背影,杨追悔突然觉得自己释放了一个怪物。要是这个怪物能为自己所用,很多问题便可迎刃而解;但要是这个怪物倒戈,杨追悔觉得她完全可以抵得过一个上清宫。
     
          寄寒香盘腿调息,让真气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后,她便睁开眼,眼中少了平日的温柔与妩媚,多了几分的阴冷和暴戻。活动着手臂站起身,转身看着窗前的杨追悔,淡淡一笑,道:“非常谢谢你。”
     
          “我只是希望上清宫能重回正轨,所以寄前辈要好好努力。”杨追悔皮笑肉不笑道。
     
          “会的,我会让邵元节那混蛋从我裙子下钻过去!”
     
          见天色已晚,杨追悔扭头问道:“岳父,晚上我们若在这儿过夜,会不会不方便?”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她们两个睡,我们在外面打地铺。我还想和你这个上门女婿好好聊聊,因为老夫对你几乎一无所知。”
     
          “呵呵,好呀!”杨追悔干笑道。
     
          “你先去看我女儿吧,我准备点吃的。”
     
          “好的。”杨追悔点了点头,和张碧奴交代几句,便起身前注后山。
     
          走到绿草地前,杨追悔看到了续珏,那个一天可以睡上十一个时辰的素衣少女。
     
          来得不是时候,此时的续珏正侧躺在草地上睡觉,面容静美,双腿微屈,嘴角更是露出淡淡的笑意,看来是正在做一个非常甜美的梦。
     
          杨追悔不敢打扰她,所以只站在那儿远远欣赏着。
     
          几片落叶随风飘下,落在续珏娇躯上。她完全没有反应,呼吸均匀,她的美梦似乎永远都无法被打扰。
     
          “睡美人,是不是等着她的王子来吻醒?”杨追悔露出有点邪恶的笑容,却不敢轻易靠过去。他真觉得续珏酷似一株长在仙界的月桂,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看了好一会儿,杨追悔转身想走,却听到了声响,转身一看,续珏正用好奇的目光看着他,坐起身,打了一个呵欠,面露笑意,甜甜道:“杨公子,好几天未看到你了,这几天过得可好?”
     
          杨追悔记得,自己离开来无归至少有五、六个月,续珏却以为向己才离开几天,看来是因为长时间沉睡的缘故。
     
          走进草地,杨追悔笑道:“这些日子到外面转了转。”
     
          “真好,我的活动范围只有这儿。”续珏困惑道:“爹爹从来不肯让我走出去!”
     
          “在这儿也挺好的。”
     
          “杨公子,我们何时拜堂成亲?”续珏眼巴巴道。
     
          “正在准备。你很向往成为新娘吗?”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觉得当新娘很棒。”续珏抱着膝盖,含笑道:“因为那样子会有一个家。”
     
          “那现在呢?”
     
          “现在这个家不完整,少了我娘。”续珏打了一个呵欠,枕箸杨追悔的大.腿,闭眼道:“我要成婚,要成为别人的娘,绝对不会离开家。”
     
          “你会成为很好的新娘,我期待着。”杨追悔揉着她那头很少见的蔷薇色长发,问道:“你是不是又想睡觉了?”
     
          “续珏。”杨追悔轻喊了一声,她并没有回应。
     
          杨追悔凝视着她那两瓣温润嘴唇,很想学习王子,用吻将睡美人吻附,对终究还是没有付诸行动。他不禁开始思考,以后娶了续珏应该怎么办?
     
          单就身材而言,续珏的身材非常好,虽然纤细,但?***、臀.部都很丰.满。
     
          可……
     
          杨追悔最担心的其实还是她太贪睡,根本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生活,更难以怀孕,成为她所向往的母亲,那么她的梦想便不能实现了。
     
          生儿育女是每个女人的基本权利,续珏也应该拥有,可为什么她偏偏得了这种贪睡怪病,难道连魔医也束手无策?
     
          陷入思考中足足一刻钟,杨追悔才小心翼翼地挪开腿,生怕打扰了她的美梦。
     
          站起身,看着续珏,杨追悔显得有点惆怅,很想一直陪着她,但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只期待事情早点解决,到时候便可以来迎娶续珏了。
     
          多看了她几眼,杨追悔已走出草地,踩着枯叶走向木屋。
     
          吃过晚餐,陪着张碧奴聊了一个多时辰,见她不住地打呵欠,杨追悔便将蜡烛吹灭,和寄寒香打了一声招呼,便走出木屋。
     
          看着仰躺在铺着床单的地面的魔医,杨追悔也学着他的模样躺在他旁边。见魔医闭着双眼,杨追悔以为他睡着了,便没有说话。
     
          不多时,魔医睁开眼,道:“我其实很喜欢睡在外面,一闭眼,耳朵里听到的都是虫鸣,非常惬意。”
     
          “续珏那附近似乎没有虫子。”
     
          “我在草地周围洒了药粉,任何动物都不敢接近,不管是蚂蚁还是老虎。”
     
          “岳父,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说吧。”
     
          “续珏那病是天生的,还是?”
     
          “我没兴趣和你聊这个。”说着,魔医翻过身,背对杨追悔。
     
          “抱歉,我只是想知道,为何连医术高明的岳父都治不好续珏的病。”
     
          “睡觉吧,明天你们也该离开这儿了。”
     
          “知道了,岳父。”杨追悔有点郁闷。明明魔医说过晚上打算好好和他聊一聊,没想到一谈到续珏,他便缄口不语。杨追悔不禁怀疑,续珏之所以如此,该不会是魔医一手造成的吧?
     
          躺在魔医旁边,杨追悔总觉得有点不自在,便起身走到篱笆外,躺在三颅凤凰柔软的羽毛间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张碧奴和寄寒香搭上三颅凤凰,离开了来无归。
     
          “寄寒香前辈,如今你已经恢复功力,打算做什么?”抱着张碧奴的杨追悔问道。
     
          寄寒香半眯着眼,冷冷道:“让邵元节付出惨痛的代价!”
     
          “之后呢?”
     
          “管好上清宫。我不能让它和武林为敌,这是师父不乐见的。”
     
          “再之后呢?”
     
          寄寒香扭过头盯着杨追悔,问道:“你还想干什么?”
     
          “没。”杨追悔干笑道。
     
          寄寒香妩媚一笑,道:“我还想和你大干一场,到时候可别让我失望哦!”
     
          见寄寒香笑得如此婬荡,杨追悔稍微放心了。他还以为恢复功力的寄寒香完全没想过要和自己交.媾,没想到她心里还惦记着这个,看来她的本性还是婬荡的。
     
          两天后,他们到达了河南境内,在一个小村庄附近打尖,让寄寒香和三颅凤凰待在一块,杨追悔带着张碧奴走向小村庄。
     
          “杨公子,碧奴有点怕。”张碧奴道。
     
          杨追悔握紧张碧奴的手,道:“夫人,放心吧!您绝对可以看到东西的。”
     
          “我相信你。”
     
          走进小村庄,在一个女童的引导下,杨追悔走进了她的家里,她娘正在往灶里加火,听了他们的要求,连忙去打了一盆温水,并从衣柜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还将老是围着他们转圈圈的女儿拉了出去。
     
          “夫人,别想太多。”杨追悔绕到张碧奴身后,伸手解开纱布的结。纱布一圈圈地解开,他的眼睛则盯着张碧奴眼前那面镜子,要是未见疗效,一眼便可以看出来。
     
          即将解开最后一层纱布,杨追悔的手都在发抖,他非常害怕疗效不如预期,可要真是如此,还是只能接受。
     
          揭开,杨追悔望着镜中静若处子的皇后,温柔道:“夫人,您可以睁开眼睛了。”
     
          张碧奴眼皮动了动,并没有睁开眼,而是转身伸手着杨追悔的面颊,沿着脸的轮廓摸了一遍,浅浅一笑,接着便慢慢睁开眼。
     
          一双明澈黑眸正在两汪湖水中荡漾着,纤长睫毛将它衬托得更加的秀气动人,而杨追悔那张英俊的面颊正映在其中。
     
          “看得到吗?”杨追悔担忧道,因为那瞳孔动都没动。
     
          张碧奴露出灿烂的笑容,兴奋道:“杨公子,你长得和我想像的差不多!”
     
          “终于重见光明了!”得意忘形的杨追悔紧紧抱住张碧奴,凑过去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却又想起她是皇后,忙松开手,抱拳道:“臣该死!”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