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醋缸芙儿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大醋缸芙儿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二十四章大醋缸芙儿
     
          “带着皇后去找名医。我要让她重见天日,老百姓不会希望母仪天下的皇后是一个瞎子的。”
     
          “过儿,她的眼睛没有复原的可能,大夫已经说了。”黄蓉叹息道。
     
          “那是他的医术有问题,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办法医好她的眼睛,岳母不用担心。”杨追悔笑道。
     
          “要去找魔医吗?”郭芙开口问道。
     
          “嗯。”
     
          “我能一起去吗?”
     
          “你有孕在身,必须留在府中好好休息,我过几天便回来,再也不离开。”
     
          “好肉麻。”纱耶嘀咕道。
     
          “好吧!那相公打算何时启程?”
     
          “明天早上。”
     
          “过儿,你要小心点。不论你做什么,我们大家都支持你。”黄蓉笑道。
     
          “我会的。”
     
          吃完饭,杨追悔便去看望待在房里吃饭的张皇后,见她正一点点地往嘴里扒饭,杨追悔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希望魔医能把她治好,因为他还要用皇后这张王牌完成一些对付上清宫的细节工作。
     
          杨追悔深知嘉靖非常信任上清宫,更相信邵元节会炼出长生不死的仙丹,所以要瓦解上清宫,就必须先剥夺嘉靖对他们的信任,而张皇后将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杨追悔站在门口看着张皇后,并没有出声。看了好一会儿,见她已将饭吃完,杨追悔才发出声音。
     
          知道是杨追悔,张碧奴马上露出笑容,问道:“杨公子今日可好?”
     
          “非常好。”杨追悔笑道,“明天请夫人阂去一个挺远的地方,回来后,夫人就能看到您的女儿初彤公主了。”
     
          “真的?”张碧奴马上站起身,激动道:“我一直期盼着这一天,但是我的眼睛……”
     
          “夫人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就来接您。”
     
          “真是麻烦杨公子了。要是真能看到,碧奴第一眼看到的绝对是杨公子,还不知道杨公子长什么模样呢!”
     
          “到时候便知道了。夫人好好休息,我先退下了。”
     
          “好的。”
     
          倚在护栏前望着那轮刚刚升起的明月,杨追悔思绪变得非常混乱,有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要是可以不管江湖和朝廷的纷争,带着自己的几个女人远走高飞该多好啊!
     
          可是上清宫存在一天,杨追悔想要的宁静便很难得到。婬兽、肉兽这些邪恶妖物总是会浮现在脑海里,他更担心某天自己的女人会成为它们的食物。
     
          伸了一个懒腰,杨追悔并没有回房休息,而是骑上三颅凤凰飞往西边。
     
          对付上清宫,他还有一张更大的王牌,但他不确定这张王牌到底会不会为他所用,甚至有点担心这张王牌最后会反扑自己,不过比起成天提心吊胆地生活,杨追悔更宁愿放手一搏!
     
          半个多时辰后,杨追悔已经飞到了大同府上空,找到总兵府邸,杨追悔便让三颅凤凰降落在府邸后花园,他则去找寄寒香。
     
          寄寒香正在房内刺绣,一看到杨追悔,她差点跳起来。
     
          放下针线,寄寒香忙拉着杨追悔往外走。一到后花园,寄寒香也不管趴在那里的三颅凤凰,一下便将杨追悔抱住,道:“可想死我了!”
     
          杨追悔拉着寄寒香的手按在胯间,笑道:“不是想我,而是想这根东西吧?”
     
          “随便你怎么说。”寄寒香勾住杨追悔脖子,暧昧道:“今天自己送上门来,是不是怀念我的身体了?”
     
          “是啊,我还想干得你乱叫。”
     
          “我也想。”寄寒香踮起脚尖要去吻杨追悔,杨追悔却别过头。
     
          “怎么了?”寄寒香忙问道。
     
          “我可能快要死了。”
     
          “怎么回事?”
     
          “搞定神蟒教,上清宫再无敌手,失去利用价值的我自然成为他们的迫害对象,也许我待会便被人暗杀了。”
     
          “这倒是。”寄寒香沉默片刻,道:“不管那些了,你现在阂做,看能不能一次打通余下的三个穴位,要是能,以我的功力绝对可以帮你度过难关!”
     
          “前辈有听过魔医吗?”
     
          “魔医?”寄寒香皴着柳叶眉,道:“知道,不过他很早以前便退隐江湖,你提他干嘛?”
     
          “我知道他住在哪里,所以我打算明天带你去他那里,让他替你打开穴位。你觉得可能性高不高?”
     
          “他只会杀人,我从未听过他还会救人。你带我去,不怕我们都被他杀了吗?”
     
          “有晚辈在,前辈自然可以放心。跟我去,好吗?”说着,杨追悔已将手伸进寄寒香裙内,沿着绵软上下着。
     
          “唔……听你的……”寄寒香娇嗔道。
     
          “那现在跟我回独石城。”
     
          “柯兴宁那边怎么办?”
     
          “你再回一次永平,又有何不可?”
     
          “你真是坏死了!”寄寒香白了杨追悔一眼,道:“那我去写信,你在这儿等我。”
     
          “我不等你了。”
     
          “你要让我一个人骑马到独石城吗?”寄寒香不满道。
     
          “我不等你,它等你。”杨追悔附到寄寒香耳边,道:“我的大棒棒在这里等你,它想操死你。”
     
          “我的要夹死它!”白了杨追悔一眼,寄寒香挣脱他的怀抱,像一只小麋鹿般跑出了后花园。
     
          “真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女人,伪装得那么完美。”杨追悔自言自语道。
     
          等了一会儿,寄寒香拎着包袱走了过来,两人骑上三颅凤凰飞向独石城。
     
          飞行期间,抱着寄寒香的杨追悔十分不规矩,上下其手,弄得寄寒香,私密处尽湿,可在鸟背上又不好做,所以她只能要求杨追悔将手指插入抠弄,以获取一丝慰籍。之后她还转过身,将杨追悔的大棒掏出来,俯身吸着。
     
          飞到独石城上空,她还是没能把杨追悔吸到射,所以只好作罢。
     
          安排一间厢房给寄寒香,杨追悔便回房去陪郭芙。
     
          此时郭芙还未睡着,听到开门声,她忙支起身,嗔道:“还舍得回来呀?”
     
          “夫人吃醋了?”杨追悔嬉笑道。
     
          “才没有!”郭芙白了杨追悔一眼,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又纳了一位爱妾?”
     
          “何意?”
     
          “那位婵月姑娘呀!人长得那么标致,和你在云南出生入死,你又将她带回来,难道她不是你的爱妾吗?”
     
          杨追悔脱衣,搂着郭芙,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上着,笑道:“她们都是妾,你是妻,难道还不满足吗?”
     
          “懒得跟你说,反正都好几个了,不差她一个。”郭芙在杨追悔唇上吻了一下,爱怜道:“相公,早去早回,芙儿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照顾好自己,给我生一个白白嫩嫩的女儿。”
     
          “儿子不好吗?”郭芙反问道。
     
          “我这么多妾,要是你生个儿子,等我老了不中用,他阂抢女人,怎么办?”
     
          “要是生了女儿,你是不是打算将她也变成你的妾?”
     
          “我可没有这么说,是你自己说的。”
     
          “你一定是这么想的!”郭芙往杨追悔胯间一抓,狠狠捏了一下,嗔道:“要是你敢打女儿的主意,我绝对拿剪刀把你的命根子给剪了!”
     
          “那以后谁满足你?”杨追悔嬉笑道。
     
          “手指。”
     
          “我给你讲个笑话。”
     
          “嗯。”
     
          “从前有个人娶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洞房时,新娘被弄得受不了,要求他马上插进去,然后他竖起了五根手指问道:你要哪根手指?”
     
          郭芙噗哧笑出声,道:“因为他是个太监。”
     
          “我的芙儿真聪明!”
     
          “当然!这不用你说,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
     
          “嗯。等过几个月,我家芙儿这儿变大有奶水了,我可要先喝噢!”说着,杨追悔隔着肚兜轻轻揉着郭芙的?***,确实觉得它好像变大了一点。
     
          “别摸了。”郭芙忙拿开杨追悔的手,道:“我可不想待会再换一条亵.裤。”
     
          “有那么容易湿吗?”
     
          “都是你这坏蛋弄的!”白了杨追悔一眼,郭芙拉起被子盖住脖子以下,道:“路上小心点!真希望你能早点安定下来。自从我们成婚以来,你十有八九都出门在外,我一个人好孤单。”
     
          “快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搂着郭芙的小蛮腰,杨追悔呢喃道:“不用多久,我们便可以长相厮守。”
     
          “快睡觉吧,不早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便带着皇后和寄寒香飞往南方。
     
          三天后,来无回岛。
     
          根据上次的经验,杨追悔轻易走出了以奇门遁甲之术排列的椰子林,来到了魔医居住的小木屋前,站在篱笆外,朗声道:“魔医前辈,晚辈杨过有要事相求。”
     
          “何事?”魔医推开紧闭的窗户,打量着他们三人,遂将门打开,道:“先进来吧。”
     
          这次他倒是现身得非常快,没像上次那样装世外高人,不过他确实是世外高人。
     
          扶着皇后坐在竹,杨追悔问道:“续珏可好?”
     
          “老样子,没什么好不好的。”魔医走到木桌前捣着草药,问道:“是要我替她治好眼睛吗?”
     
          “嗯。”
     
          “看来你一点也没把我‘魔医’这称号放在眼里。”
     
          “江湖人都知道魔医只会杀人,不会救人,还会用人做试验,可谓是邪恶至极。”寄寒香拱手道:“在下上清宫前长老寄寒香,早闻魔医大名,本以为已是花甲之牢,没想到还这么年轻。”
     
          “懂医术自然懂得如何保持年轻。”魔医扫了寄寒香一眼,又看着杨追悔,问道:“当日那位姑娘中了上清宫的毒,你现在却带着上清宫长老来此,不知何意?”
     
          “她是前任长老,而且是因为与现任上清宫宫主邵元节不合才离开,遭他迫害,导致身体多处经脉被封,内功尽失,所以希望魔医前辈能替她打通经脉,再帮我将这位夫人的眼睛治好。”杨追悔急忙解释道。
     
          魔医放下铜冲子,走上前抓住寄寒香的手,拇指沿着手腕处的外观穴压向四渎穴,拉起她的袖子,盯着那道显红痕迹,道:“天突、灵墟和命门三大要穴被封,又怎么可能会有内力呢!”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