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二十二话 绊倒严嵩

第二百二十二话 绊倒严嵩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二十二话绊倒严嵩
     
          徐阶指着上方,笑道:“天知。”
     
          “好吧!那按照尚书吩咐便是。”说着,邹应龙已将奏折卷起,藏于袖中。
     
          “麻烦两位了。”
     
          “尚书大人太客气……”
     
          聊了一会儿,黄光升、邹应河龙一道离开了书房,房内只剩下杨追悔和徐阶。
     
          沉默好一会儿,徐阶才开口道:“贤婿,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扳倒严嵩父子。”
     
          “正是。不过……”顿了顿,徐阶继续道:“前日圣上已收到楚雄知府吕良、云南知府周梦和、大理知府张钧的飞鸽传书,他们都一致赞扬你的将帅之才,更将剿灭神烧教的功绩全部记在你身上,你觉得这是不是好事?”
     
          “还请尚书大人明示。”
     
          “呵呵,贤婿客气了!你挑选个良辰吉日迎娶小女,到时候你就得叫我岳父了。哈哈哈,能有你这等贤婿实在是太好了!“说着,徐阶还重重拍了一下杨追悔的肩膀。
     
          “嗯,这个晚辈知道。不过还请岳父解释一下刚刚那番话。”
     
          “当初你前往女真是受严嵩陷害,那时他已对你怀恨在心,在很多事情上,郭靖和严嵩的意见分歧,而且你又成了郭将军的上门女婿,严嵩就更想除掉你。如今剿灭神蟒教的所有功绩又落在你身上,等你面圣那天,圣上很可能会再次给你加官晋爵。短短一个月,你从平民百姓成了从三品怀远大将军,这次更可能变成正三品昭勇大将军,甚至是从二品、正二品。你懂老夫的意思了吗?”
     
          “那该如何是好?”杨追悔有点懵了,忙问道:“何意?”
     
          “呵呵,你还太年轻,官场的尔虞我诈你自然还不清楚,只要按老夫说的做便可。来,我再给你详细地说一遍。“徐阶附到了杨追悔耳边。
     
          半刻钟之后,心领神会的杨追悔和徐阶一起步出了书房。
     
          走到大厅,徐悦晴正在和月蝉聊天,夏瑶则站在徐悦晴旁边。一看到杨追悔,徐悦晴便站起身向杨追悔行屈膝礼,夏瑶没什么动静,但从那双炽热双眸中可以读出她有多么的担心杨追悔,要不是这里不方便,她绝对会张开双臂飞奔向杨追悔。
     
          “这位是我在云南结交的江湖朋友婵月,这位是礼部尚书徐阶徐大人。”
     
          简单的互相介绍之后,杨追悔和徐悦晴到花园里聊天,做为护卫的夏瑶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月蝉则继续坐在大厅里喝茶,她可不想打扰了杨追悔谈情说爱。不过她也不无聊,因为徐阶这只老狐狸正在陪她聊天,聊天的范围和月蝉本身无关,而是围绕着杨追悔在云南的所作所为,旁敲侧击,似乎想获得额外的讯息。
     
          夕阳西下,五人一起用饭,之后杨追悔自然留在尚书府过夜,却是独守空床,直到半夜,巡逻完的夏瑶才来陪杨追悔。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难免,擦出爱火花,不过夏瑶还是坚持扳倒严嵩父子后才肯将第一次交给杨追悔,所以杨追悔只能插进夏瑶后庭花内。虽然有点干涩,不过别有风味,更有征服感。
     
          ?***时,当杨追悔说出明天严嵩父子可能会被问斩,她高兴得直接高朝了,弄得一床湿迹。
     
          在夏瑶后庭内.射,两人清理战场后,抱在一块呢喃语。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不认识月蝉了?”杨追悔好奇道。
     
          “难道你要我当着徐大人的面,揭穿她是神蟒教教主之女吗?”夏瑶使劲掐了一下杨追悔的屁.股。
     
          “哎哟!”
     
          “小声点!要是被人听到就糟了。”夏瑶忙捣住杨追悔的嘴巴。
     
          张嘴含住夏瑶玉指吸了两下,杨追悔道:“还是小瑶知我心。”
     
          “知你的什么心?”
     
          “色心啊!”
     
          “啧啧,大色狼!还说剿灭了神蟒教,我看你是用这坏东西把她们都搞了吧?告诉我,你这次云南行又多了几个女人?”
     
          “暮儿、婉儿、一儿、二儿、三儿……”杨追悔伸出双手,装模作样地一根一根掰着,然后又屈膝,道:“好像手指加脚趾都数不完,怎么办?你要不要把你的手指、脚趾也借给我算一下?”
     
          “去死!不和你说了,好困,我要睡觉了。”说完,夏瑶帮杨追悔盖好被子,枕在他的手臂上。
     
          “明天你的大仇将报,以后便安心留在我身边。”
     
          “嗯……”
     
          第二天,在徐阶的授意下,杨追悔只身前往景仁宫。
     
          上清宫虽名为道观,却只负责炼丹,一般的道教活动都不参与,所以此次祈福的道士便是由徐阶亲自推荐的蓝道行。
     
          此时嘉靖正坐在景仁宫大殿的蒲圃上。身穿印有八卦太极的道袍、头钺道帽的道士蓝道行,正将戒刀上的咒符点燃,在空中晃晃悠悠好几下后绕到神案前,嘁嘁喳喳念着只要是人都听不懂的咒语,一身素衣的嘉靖显得非常虔诚。
     
          除了他们两个,大殿两侧还各站着八名奏乐道童。
     
          香烛摇曳,青烟笼罩着整个大殿,倒有一番神仙秘境的错觉。
     
          负责陪同的两名御史则站在门外,其中一人正是邹应龙。他望着外面的大门,希望严嵩能早点出现,否则他实在不知道该不该把奏折呈给嘉靖,心里暗暗焦急。
     
          平时他不喜欢看到严嵩,此时却希望他能马上出现。
     
          蓝道行念完咒语后,双眼翻白,浑身哆嗦着,拂尘一甩,道:“吾乃玉清元始天尊,受弟子蓝道行请求特下凡。天宫还有要事,不能久留,陛下有话请讲。”
     
          嘉靖合起双手,道:“元始天尊,朕想长命百岁。”
     
          “陛下寿命会比普通人长,这点可放心。还有想问的吗?”
     
          “不敢多问,知道这点足矣!”嘉靖谦卑道。
     
          “陛下,走之前我泄天机吧!今日会有奸臣奏事,威胁大明江山。”说完,蓝道行全身再次剧烈颤抖,之后跪在地上,叫道:“元始天尊慢走,元始天尊慢走……”
     
          几乎同一时刻,怒气冲冲的严嵩正不顾护卫阻拦,闯进景仁宫,为的自然是昨日黄光升的“告密”他要是知道徐阶明里讨好他,暗里算许他,他早将徐阶玩死了!
     
          看到严嵩,邹应龙露出淡淡笑意,便示意另一个御史林润拦下严嵩。
     
          林润道:“严大人,圣上正在打坐,请不要惊了圣驾!”
     
          “我有急事要奏,请通报一声!”严嵩吹胡子瞪眼道。
     
          “请大人稍等。”林润走进大殿,小声道:“圣上,吏部尚书严大人有要事启奏。”
     
          “严嵩!”嘉靖差点跳起来,一想到刚刚元始天尊说“今日有奸臣奏事”嘉靖就下意识地认为严嵩便是元始天尊所指的奸臣。迷信道教的嘉靖,绝对想不到蓝道行早被徐阶收买了!
     
          嘉靖站起身,披上龙袍,道:“让他进来!”
     
          严嵩一进去便跪在地上,哭天喊地道:“圣上,您要为微臣做主啊!微臣冤枉啊!”
     
          “有何冤情?”嘉靖额上青筋爆起。
     
          “微臣昨日闻徐尚书诬蔑微臣。”
     
          “细细说来。”
     
          “遵旨。”匍匐在地的严嵩眼珠子一转,道:“微臣曾经……”
     
          “圣上!”邹应龙突然闯进大殿,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奏折递给嘉靖,道:“严嵩父子作乱通倭,还请圣上明查!”
     
          “作乱通倭?”嘉靖眼睛都红了,急忙打开奏折。
     
          “邹应龙,你为何诬蔑我?”严嵩怒道。
     
          “住口!”嘉靖叫道。
     
          “圣上息怒。”严嵩忙道。
     
          嘉靖粗略浏览了一遍奏折,内容自然是严嵩父子打算造反,并且私通倭寇;加上前几日万寿宫失火、元始天尊泄露天机这两件事,气急败坏的嘉靖已完全不信任严嵩,几乎想一脚踹死严嵩。
     
          “恳请圣上治严嵩父子的罪!”邹应龙跪地叩首。
     
          被气得差点吐血的嘉靖后退两步,正要开口,杨追悔却出现在门口。
     
          “圣上,微臣回来了。”
     
          “杨将军,辛苦了。先回去休息,等朕有空再召见你。”
     
          “臣这次……”杨追悔看着严嵩,道:“原来严大人在此啊!那臣先退下了。”
     
          杨追悔转身正要走,嘉靖却把他叫住,道:“有话直说不妨。”
     
          严嵩扭头看着杨追悔,脸上表情极其惶恐。
     
          “这……”杨追悔装作满锚难,道:“微车了,还请圣上别治微臣的罪。”
     
          “快说!不然朕真要治你的罪了。”
     
          “遵旨。陛下可记得,微臣曾赴潮州协助海瑞总兵逼退倭寇一事?”
     
          “嗯,继续。”
     
          “那时,微臣从倭寇口里得知一个惊人的消息。严大人……严大人私通倭寇!”
     
          “杨过,你别污蔑我!”严嵩吼道。
     
          “够了,够了,朕不想听了!”对严嵩完全失去信任的嘉靖挥手道:“来人!将严嵩押入天牢,立即派人抄家,并将严世藩也一并押入大牢,听候处置!”
     
          “皇上圣明!”邹应龙忙道。
     
          “圣上,微臣……”严嵩像一滩烂泥般瘫倒在地,双眼翻白,已然饿去。
     
          “微臣告退。”得到嘉靖同意,杨追悔和邹应龙一起走出了景仁宫。
     
          严嵩父子被收监的消息一传开,京师的老百姓都跑到大街上欢呼,有一部分人更是跑到衙门击鼓鸣冤,将严嵩父子侵占家产、逼奸民女等罪状一一告发。
     
          仅仅一天,京师衙门就收到不下两百封状纸,对象都是严嵩父子。当嘉靖看到这些状纸时,恨不得立刻处死严嵩父子,但念在严嵩劳苦功高,并没有治他死罪,而是剥夺其家产及官职,并将他赶回江西,其子严世藩则因通倭罪被杀。
     
          京师南城门。
     
          在老百姓的欢呼声中,穿着粗布衣的严嵩背着包袱走出了城门,蜡黄的脸上尽是疲惫与惊恐,浑浊双眼更是噙满了泪水。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吏部尚书顷刻间沦落为过街老鼠,这种翻天覆地的巨变让他感到生无可恋,可他还是不敢去死;他畏惧死亡,害怕死了之后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步履蹒跚的严嵩想起儿子被斩,泪水一下涌出,跪倒在地放声大哭,哭了好一会儿,才起身继续往前走。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