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一十四话 教主白澜

第二百一十四话 教主白澜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一十四话教主白澜
     
          “嗷!”
     
          七彩血蟒狂叫着,另一边血瞳在眼眶里乱转。
     
          七彩血蟒本想攻搫杨追悔,可被罂粟那么一折腾,它已方寸大乱,攻势也明显放慢很多。杨追悔咆哮着,双脚落于它上颚,看了罂粟一眼,将剑狠狠插入七彩血蟒的另一只眼中,剑尖更是穿透了它的上颚。
     
          剧痛袭来,七彩血蟒变得更加疯狂,尾巴往水潭一拍,笨重的身体都蹦了起来。
     
          “把手给我!”杨追悔拔出术剑,忙朝罂粟伸出手。
     
          罂粟想拔出手,却拔不出来,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你快走!”罂粟喊出声。
     
          眼见七彩血蟒快要撞上钟乳石,杨追悔急忙将罂粟压在身下。
     
          咚!七彩血蟒巨大的身体撞到上方的岩石,一根根钟乳石如剑雨般落向水潭。
     
          “娘!”
     
          和琉璃千代奔到水潭前的月蝉惊叫一声,纵身跳入水潭。
     
          神蟒教主此时已身受重伤,脑子却还非常清醒,一看到女儿接近,她便伸手抓住她的手臂,拼着最后一点力气跳了起来,下一刻钟乳石如利剑般插满她刚刚停留的位置。
     
          一落在潭边,她就跪倒在地,捂着胸口,不断呕出鲜血。
     
          杨追悔还趴在罂粟身上,高速挤压让他感到胸腔几乎爆裂,幸好没有被钟乳石刺穿身子。
     
          “杨过!”罂粟喊道。从杨追悔嘴角流出的血液正滴在她脸上。
     
          “我没事……咳咳……”
     
          杨追悔勉强站起身,一把将罂粟拉进怀里,知道七彩血蟒还活着,他便带着罂粟飞到潭边。
     
          同时,瞎眼的七彩血蟒已坠落水潭,水浪溅起,洒得他们满身都是水。
     
          “绝对要杀死它,否则它会把溶洞搞塌的!”教主厉声道。
     
          杨追悔虽然知道她这话是对教众讲的,可在场也只有他有能力阻止七彩血蟒的破坏,所以他便活动了一下差点错位的手关节,纵身跳下。
     
          “杨君!”琉璃千代惊叫出声,脸上写满了担心。
     
          “原来此人便是杨过。”教主咳嗽了数声,又封了小腹处的几个穴位,之后便搭着月蝉的肩,看着越来越接近七彩血蟒的杨追悔。
     
          被刺瞎双瞳的七彩血蟒正在不断挣扎,却突然抬起头,流着鲜血的双瞳盯着杨追悔,不断吐着信子,尾巴一拍,张大嘴巴咬向接近的杨追悔。
     
          这时,杨追悔才想起以前生物课学过的知识:蛇能靠皮肤感觉来自地面或空气中极细微的振动,它的嗅觉非常发达,接收器官正是舌头。蛇的舌头有两根分岔,能吸收空气中微小的气味粒子,分辨出不同的气味。蛇的眼睛已经退化,却能在夜间捕捉田鼠,靠的就是它眼睛与鼻孔间的颊窝。颊窝就像蛇的红外线接收器,可以根据接收到的温度高低,得知猎物的位置。
     
          这个知识说明单单刺瞎蛇眼并不够,必须毁了它的蛇信和颊窝!
     
          看着张着血盆大口的七彩血蟒,杨追悔眼神一冷,将部分真气集中于刻龙宝剑,怒道:“以掌控剑,方成霜雪!”
     
          刻龙宝剑急速旋转,并刺进七彩血蟒血盆大口内,一股鲜血喷出,一条比拇指还粗上两倍的蛇信被斩断飞出,挂在杨追悔肩上,而刻龙宝剑已穿透了七彩血蟒的身体,“嗡”的一声刺在斜下方的岩石上。
     
          就算蛇信被搅得稀巴烂,七彩血蟒速度依旧不减,毒牙弹出咬向杨追悔。
     
          “让你尝一尝这个!”杨追悔抡起拳头就击向七彩血蟒的鼻孔。
     
          “笨蛋!”罂粟叫出声。
     
          此时,杨追悔的整条手臂都被真气缠绕,那招曾经震断亚历克经脉的轰天击已积蓄至满点!
     
          “啊!”
     
          随着杨追悔的咆哮,他的拳头已砸中七彩血蟒鼻孔,真气流涌向四面八方。几声巨响,炸起的水浪扑向四周,浇得月蝉、琉璃千代等人的衣裳全湿,隐隐显出肚兜的轮廓。
     
          而结结实实中了杨追悔蹑天击的七彩血蟒则受创甚巨,威力和火炮差不多的真气流穿透它的身子。
     
          卡,卡,卡……
     
          七彩血蟒的骨头就像被重组过一般,身子伸得笔直,又落进水潭。
     
          虽然受了如此重的一击,七彩血蟒依旧没死,仍不断扭动着身体,被真气流冲得错开的骨头正慢慢移回原位。
     
          杨追悔凌空而起,用力拔出插进岩石的刻龙宝剑,剑锋一转,人如流星般下坠,抓好剑柄,高举过头,用力斩下!
     
          刻龙宝剑直接将七彩血蟒的脑袋斩了下来,如喷泉般的血柱喷得到处都是,水潭顷刻间被染得血红。
     
          杨追悔站在才到膝盖处的水里抬头看着她们,招了招手,笑道:“搞定……”
     
          “太好……”琉璃千代忍不住欣喜地喊道。
     
          “搞定了……”杨追悔重复了一句,便觉得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眼睛一闭,人便一头栽在水里。
     
          “杨君!”
     
          当杨追悔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石,琉璃千代正靠在床边,似乎睡觉了,还握着杨追悔的手;维持着人形的罂粟则默然看着杨追悔。
     
          “为何要救我?”罂粟问道。
     
          杨追悔支起身子,轻声道:“这问题应该我问你。”
     
          “只是任务。”罂粟将头转向一边。
     
          “看来你已经爱上我了。”杨追悔嬉笑道。
     
          “我只是希望孩子出生那天你能看到,噢不,是孩子能看到你,只要一眼足矣,到时候你死了也无所谓。”琉璃千代忙收回手。
     
          “没事,绝对会看到的。”顿了顿,杨追悔忙问道:“教主如何了?”
     
          “服药睡下了,不过蛇毒非常猛烈,她的内功都被废了。”琉璃千代叹气道。
     
          “只要人平安便好。”杨追悔拉着琉璃千代的手,道:“你也要平平安安的,为我生下孩子。”
     
          “我才不是为你!”白了杨追悔一眼,琉璃千代站起身,道:“我去看教主,让她照顾你吧!”
     
          “她?”杨追悔盯着依旧裸.体的罂粟,隆起如肉蛤的私.处让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被单更是被顶了起来。
     
          “待会见。”琉璃千代关门而出。
     
          罂粟知道杨追悔起了反应,她便走到桌子后面,坐在凳子上,桌巾挡住了她的下面,而撑起的双臂恰好挡住了椒.乳。看着杨追悔,罂粟问道:“为什么她会对你好?你以前不是过她吗?”
     
          “只要你愿意,我也可以对你好,我们可以忘记曾经对彼此的伤害。”杨追悔笑道。
     
          “这个交易永远都不会成立!”罂粟冷冷道:“看来你这个男人很会女人,而且会抓住她们最脆弱的一面下手,我已经看透你了。”
     
          “反正不管你如何臆想,都只是妄自猜测而已。”杨追悔走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道:“没想到我可以独力杀死那么大的蛇,我还真是厉害啊!”
     
          “要不是我弄瞎……算了,反正这一点意义都没有,只要这次你能活着回到京师,上清宫对我的改造也将完成,到时候谁也制止不了我,我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走一步算一步吧。”杨追悔走向罂粟。
     
          “无耻!”罂粟骂了一声,瞬间变成白狐,跳到桌子上,舔着前趾。
     
          杨追悔坐在凳子上,微笑着看著白狐,道:“其实你这样非常可爱。”
     
          他伸手想抓住白狐,白狐却跳开了,瞪了杨追悔一眼,便跳到窗户上,趴在那儿休息。
     
          看著白狐,杨追悔思绪变得有些混乱。要是事态真的发展得如罂粟所言,也许这次回京覆命便要和罂粟来个了断了,是要杀了她还是……
     
          “请进。”门被推开,一个非常清秀的苗族少女向杨追悔行了一个礼,轻声道:“杨公子,教主有请。”
     
          一下子变得如此客气,杨追悔有点错愕,急忙点头。
     
          “请。”
     
          招呼了一声,苗族少女已让到一边。
     
          穿上长袍,杨追悔便跟在苗族少女后面,不时注视着她那又翘又挺的香,.肉并不多,走路时双腿又并得很紧,看来处.女地还未被开发。
     
          沿着阴森森的石洞走了好一会儿,绕了五个大弯,他们才来到教主房间前。
     
          得到同意,杨追悔便走进去,苗族少女则在门外等候着。
     
          房内有三个人,琉璃千代、月蝉以及神蟒教教主。
     
          教主发白,面颊无血色,不过双眸依旧炯炯有神,长发绑成一束落于左肩。
     
          打量着俊俏的杨追悔,教主脸上没有丝毫笑意,只是吩咐月蝉拿凳子来让杨追悔坐着。
     
          “你们两个出去,我和他聊一会儿。”得到命令,月蝉便扶着琉璃千代走出房间。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道:“我是神蟒教现任教主白澜。”
     
          “在下无名小辈杨过。”杨追悔抱拳道。
     
          “无名小辈,呵呵。”白澜露出淡淡笑意,干咳两声,道:“要是你是无名小辈,整个江湖中又有谁敢自称侠者,朝廷又有谁敢自封功臣?你也太谦虚了。”
     
          稍作停顿让气息顺畅,白澜继续道:“得知你要来攻打神蟒教,我便放出消息,只要谁能取到你的首级,我都将重金酬谢。不过你刚刚救了我们神蟒教,也算是我们的恩人。我们神蟒教虽不是名门正派,不过至少比上清宫光明正大得多,所以我不会再为难你,你随时都可以离开这儿。”
     
          “白教主,不知千代有没有和你提起我们此行的目的?”
     
          “略有提及,你不妨详细说明。”
     
          “嗯。”
     
          杨追悔将自己和上清宫的恩怨说了一遍,又将自己能保住神蟒教的计策也说了一遍,白澜则闭眼倾听。
     
          直到杨追悔不再说话,她才睁开眼。
     
          清了清嗓子,白澜道:“神蟒教和上清宫一直以来都有矛盾,只是我想不到他们会借助朝廷的力量。不过要是真如你所言,神蟒教倒是可以保住。其实,要是血蟒未觉醒,以我的武功对你,你应该在我之上,不过我精通蛇毒,略施小计你便完蛋了;而且溶洞易守难攻,不管你来多少人,洞口只有那么点大,我只要二十个人便可以守住这儿。”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