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一十一话 和孕妇调情

第二百一十一话 和孕妇调情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一十一话和孕妇
     
          「你有三颗脑袋的神鸟相助,便可以在沙林上方看个究竟,也许会看到神蟒教的教坛。」
     
          「行。」杨追悔一口答应。
     
          「那今天便谈到这里,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可要麻烦杨将军了。」
     
          「不必客气,都是为朝廷效力。」
     
          杨追悔晚上可不是独眠独宿究的,散会後,阮飞凤被他拉到了房间,自然大干特干一番,而阮飞凤的房间和黄蓉的连在一起,难免会听到两人之声,躺在的黄蓉翻来覆去怎么动不着,只得幻想着他们交.媾的画面,并褪去亵裤,揉着那湿润的,还将手指插了进去。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便和黄蓉一道骑着三颅凤凰飞向彩色沙林。
     
          彩色沙林面积约六平方公里,地貌千姿百态,是七彩沙子凝聚起来的沙柱、沙峰、沙屛、沙皱的集合体。座座沙峰或独馑,或相连,参差有致,远看成林,近看成峰,高者达十丈有余;忽而盘旋直上,忽而陡然垂落,峰回路转,沿谷两壁呈现一族族屛、嶂、峰、崖,以及千姿百态的造型。
     
          由于是立体造型,沙林在早、晚、雨、晴、春、夏、秋、冬随着光线的强弱,阳光投射角度的不同,会产生不同色调构成的景观,酷肖一幅幅绝妙的「丹青国画」,纷呈的色彩,集红、紫、蓝、黑、青、灰、绿等各种颜色于一身。
     
          沙泉,在沙林最为独到,别看它的名字中有个「沙」字,就以为那里没有水,恰恰相反,沙林内多处泉水浸渗,潺潺流水,增添了沙林之灵秀。晴时沙而不灰,乾而不燥,雨时湿而不泥,行而不艰。在泉水的出口处,水压冲沙、翻滚蒸腾,似袅袅炊烟,如游龙出海,沙泉清澈透明。
     
          正因为彩色沙林地形构造过于奇特,所以骑着三颅凤凰在它上空盘旋的杨追悔和黄蓉,根本看不清沙林的全貌,看到的全是相拥成簇的沙峰,沙峰间又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草木,更增加了视察的困难程度。
     
          在彩色沙林上方盘旋了足足半个时辰,他们什么收获都没有,看到的全是沙峰、岩石、草木、泉眼、山间小溪。
     
          坐在黄蓉身後的杨追悔道:「岳母,必须下去才行。」
     
          「不行,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先回去再说。」黄蓉断然拒绝杨追悔的建议。
     
          回到知府府邸,将那边的情况告知吕良,吕良那皱紧的眉头更是愁眉深锁;利用三颅凤凰找寻线索这条路子也行不通,他几乎一筹莫展了。
     
          「麻烦两位了,再想想有什么办法吧!」有点晕眩的吕良坐在椅子上,连喝了好几口参茶。
     
          「岳母,知府大人,过儿先退下,有事再叫我。」拱手道别後,杨追悔便走向琉璃千代房间。
     
          敲了敲门,得到琉璃千代允许,杨追悔推开了门。
     
          见是杨追悔,琉璃千代扭头道:「出去,我不要见你!」
     
          「我想和你商量一些事。」
     
          「只要和神蟒教有关都休提!」
     
          「先撇开你和神蟒教之间的关系,讲讲道理,可以吗?」
     
          琉璃千代冷冷扫了杨追悔一眼,问道:「和你有什么道理可讲?你可以将我肚子搞大,难道还会和人讲道理吗?」
     
          杨追悔将门关上,道:「有些事我一直没有和你说,其实我是迫不得已才来此。我之前得罪了上清宫,他们想统治朝廷轰林,所以欲藉助我之手除掉神蟒教这个最大劲敌,如此一来,他们便可以坐收犹之利了。据我所知,神蟒教只在云南一带活动,且从未滋扰百姓,对朝廷可说是无利无害,存在不存在都不关朝廷的事,可却危害到了上清宫的利益,所以这次主脑应该是上清宫,而不是朝廷。」
     
          接着,杨追悔便将自己和上清宫的恩怨说给琉璃千代听,足足一刻钟才讲完自己和上清宫的过节,而迷奸、、之类会刺激到琉璃千代的情节都予以忽略。
     
          听完杨追悔的阐述,琉璃千代沉默了。
     
          半晌,琉璃千代才开口道:「既然你说神蟒教是无辜的,朝廷也是无辜的,一切的过错都是上清宫,而你却跑到云南要剿灭神蟒教,这不是犯贱吗!」
     
          「很多问题的存在,才导致了这个结果。」杨追悔坐在床边,拉住琉璃千代的手,道:「我有一个计策,只要你肯答应我,神蟒教绝对安然无恙,而我也可以和你回去。」
     
          「不行,回去你会死。」
     
          「呵呵,你开始关心我了?」
     
          「我只是希望孩子有个爹,才不是关心你。若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我早用赤血碧炼杀了你!」
     
          杨追悔装出一脸的惊愕,问道:「难道你身上还有毒蛇?」
     
          「有!」琉璃千代忽又放低声音,道:「没有孩子,我可以让赤血碧炼满身子爬,可自从大了肚子,为了孩子着想,我便没有再碰毒蛇了。」
     
          「看来是孩子改变了你的性格,以後想不想再阂生几个?」
     
          「免了吧!现在说正经的,你说说打算怎么办。」
     
          「嗯,我说给你听。」杨追悔附到琉璃千代耳边,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听完,琉璃千代点头道:「若真是如此,神蟒教确实可以保住,不过要能说服教主才行,只要她肯点头,一切都没问题,但是……」
     
          「什么?」
     
          「你怎么办?你还要回去吗?」
     
          「要的,我任独石城有个家,也有一个像你这样子大着肚子的妻子。」
     
          「才一个?」琉璃千代鄙夷道:「依你那种处处留情的个性,才让一个女人大肚子,是在讲笑诂吗?」
     
          「我说的是真的。」杨追悔嬉笑道:「只能说我们两个是真的有缘分,所以和你做一次便让你怀上了,所以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孩子生下来後,我绝对会离开你!」顿了顿,琉璃千代道:「反正你只要能活到孩子出生那天,让孩子看一眼便可以了。」
     
          「看来在你心里,我还真是不値钱。」杨追悔牵起琉璃千代的手,在她手背上亲了下,温柔道:「不过你在我心里比泥土还値钱。」
     
          「泥土?」琉璃千代苦笑道:「那算什么?」
     
          「没有泥上使不能稲植庄稼,那么人都无法存活,所以说泥土是万物活下去的前提。你比泥土遝爪要,是我心头永远都不能割去的一块肉,懂吗?」
     
          「我不是小孩子,你这些肉麻的话留着阂妹妹说。」琉璃千代歪过脖子,道:「我可以带你去见教主,不过要是出了差错,死的可不只是你,还有我和孩子,你可要考虑清楚。」
     
          「你只要告诉我如何见到她,你不用亲自去的。」
     
          「我必须去。你当日如此对待我和月蝉,就算教主不杀你,月蝉也会动手的。」
     
          「彩色沙林太危险了,水沙到处都是,还有很多暗沙,一不小心你会葬送在那儿,那么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琉璃千代轻笑逍:「杨过,你以为我大着肚子便什么事都做不了吗?好歹我琉璃千代曾经是神蟒教黑左使,就算多怀几个也照样来去自如!」
     
          「那你打算怀几个?」
     
          见杨追悔一脸猥琐的笑意,琉璃千代脸都红了,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遂板着脸,冷冷逍:「等这个孩子出生,要是你胆敢要求我再……我绝对用赤血碧炼让你肠穿肚烂而死!」
     
          「我确实挺怕那蛇的。」想起邵元鹤惨死的模样,杨追悔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问道:「神蟒教教坛是不是到处都是蛇?」
     
          「嗯,我盖点忘记和你说了,通往神蟒教的路上都是毒蛇,只有服用了三毒七蛇散的人才可以进出,这是最棘手的。没有服用三毒七蛇散,你根本接近不了教主。」
     
          「那怎么办?」
     
          「我知道神蟒教在城里的一个据点,那里应该会有三毒七蛇散,我和你去取,她们应该会给我面子的。」
     
          「有你这娘子真好!」杨追悔便想去搂琉璃千代。
     
          「我可是黑寡妇!」
     
          见她双眼圆睁,杨追悔只好放弃亲近的念头。
     
          杨追悔从吕良那儿借了一把油纸伞,和琉璃千代一块出了门。
     
          走了一刻钟,见琉璃千代要带自己进院,杨追悔忙问道:「你们神蟒教的人难道都是女支女吗?」
     
          「这只是障眼法而已。」
     
          「那男人进去了怎么办?难道不给他们玩吗?」
     
          「大部分是女支女,但那些都不是我们神蟒教的人。我们教主最看不起的便是男人,只要没有成婚,入教都必须经受检验,不是都会被拒绝入教。」
     
          「那神蟒教现在有多少人?」
     
          「在云南本地有七百人左右,在每个地方还有分坛,不过都还在扩充阶段。」
     
          「难怪上清宫会视神蟒教为最大的敌人!」
     
          「呵呵,也只有神蟒教才有能力对付上清宫,伏虎山都没办法的。」
     
          「你这话可说错了,当今武林最大的帮派非清风帮莫属,你看天底?乞丐有多少人啊!」
     
          「用毒,我们神蟒教最厉害;用道法,当属上清宫。那些乞丐只想塡饱肚子,你觉得他们能有多少战斗力?我一条赤血碧炼便可以让几百个乞丐当场死亡!」
     
          杨追悔哑口无言,只得点头,嬉笑道:「能娶到你这么厉害的娘子,实在是我的福分。」
     
          「我说过了等到孩子出……算了,和你说再多也无用。」哼了声,两人已经走进了院。
     
          白天院非常冷清,门可罗雀,估计那些女支女都躲在被窝里养精蓄锐,为晚上的生意做准备。
     
          这时,一个正在打扫的小丫头走了过来,打量了琉璃千代一番,又看了看杨追悔,道:「我们白天不做生意,要的话麻烦晚上再过来玩。如果你们是找客栈,出去往左走有一家。」
     
          「我是黑左使,我是来找这边的负责人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