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一十三话 女教主

第二百一十三话 女教主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一十三话女教主
     
          琉璃千代走了进去,杨追悔也急忙跟上。
     
          一走进去,石门便自动关上,周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快点,快点,七彩血蟒醒来了!”
     
          “血蟒醒来意味着什么?”杨追悔忙抓住琉璃千代的手。
     
          “意味着神蟒教陷入大灾难最了!不行,我要去找月蝉!”琉璃千代急忙往前跑。
     
          “喂,注意肚子里的孩子!”杨追悔急忙吼道。
     
          可不能让她到处乱跑,要是胎儿出了事,琉璃千代很可能会立即离开他,所以不管她多么激动,杨追悔独死抓住她的手限制她轻举妄动,否则胎儿抖啊抖的,抖到流产便大事不妙了。
     
          走下台阶,杨追悔发觉他们身在一个山洞内部,上方长满钟乳石,水滴还沿着钟乳石滴下,嘀答嘀答作响。山洞两侧各插着一排火把,是这儿唯一的照明工具,那些只喜欢生活在暗处的蟒蛇不敢贸然跟上来。
     
          “小爻,怎么回事?”琉璃千代拉住一个正从她旁边跑过去的苗族少女。
     
          小爻喘着气,刚要说话,见眼前多了一个男人,她便作势要甩出蛇鞭,却被杨追悔抓住了手腕。
     
          “黑左使,你已被逐出教,没有资格回来!”小爻咬牙道:“而且你竟然带了杨过来总坛,要是被教主知道,你们都会被处死!”
     
          “看来我还挺出名的,连这个小妮子都知道我的名字。”杨追悔笑道。
     
          “放开小爻!”
     
          待杨追悔松手后,琉璃千代急忙问道:“我是来找教主的。刚刚有人说血蟒醒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被琉璃千代提醒,小爻才想起正事,急道:“七彩血蟒醒来了,教主正在与它恶斗,情况非常危险,我必须去助阵。”
     
          跑开两步,小爻又回过头,“黑左使还是快离开吧!要是被教主看到,你真的会没命。”
     
          望着小爻的背影,琉璃千代道:“快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嗯!”
     
          沿着溶洞往前走了大约半里,眼前出现一口直径约三十余尺的温泉,中间还有数个泉眼不断喷出水流,冒着袅袅白烟;而温泉两侧各有一条通往对面的弧形小路,杨追悔和琉璃千代沿着左侧小路往对面走去。
     
          “平时这儿都有人洗澡,今日血蟒异动,人都跑到后堂了。”一边解释着,琉璃千代一边往前走。
     
          杨追悔有点失落,因为没有看到美人出浴的画面。如果那该死的什么蛇不醒来,也许他早看到众多美女戏水的情形,他还可以跳下去用?***征服她们!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杨追悔又看到了一个温泉,规模比前一个小,不过周围的装饰繁复得多。
     
          两侧的石绘制着一幅幅****图,却与一般的****图有很大的不同。
     
          【删节】
     
          除此之外,温泉对面还立着一个石座,后面的岩壁雕刻着一只昂首吐信的巨型蟒蛇。由于洞穴昏暗,蟒蛇又雕刻得极逼真,乍看之下还以为是真的蛇。
     
          见杨追悔盯着壁谢发呆,琉璃千代解释道:“这些壁画是神蟒教的精髓所在。神蟒教推崇女尊,认为女人可以满足女人,所以不需要男人。这里是议事厅,教中大事都在这里决议,我们教主喜欢和教众一边在水里嬉戏,一边讨论事情。”
     
          杨追悔脑海里马上浮现出几十个女人洗澡并互相摸、口.交的画面,鼻血差点喷出。
     
          “快走!”琉璃千代白了杨追悔一眼,继续往前走。
     
          杨追悔本以为这里便是九乡溶洞的尽头,却发觉石座左侧还有一道石门。
     
          穿过石门,又往前走了半刻钟,他们听到前方一片嘈杂,其中夹杂着少女的惨叫声,偶尔还会觉得整个山洞都在晃动。
     
          “再往前走便是七彩血蟒沉睡的地方,看来是醒了。”琉璃千代显得非常着急。
     
          “你待在这儿,我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不行!”
     
          “你肚子里有孩子,要是出事怎么办?”杨追悔正色道。
     
          见杨追悔第一次变得如此正经,琉璃千代才点头,道:“好吧!杨君,你小心点。”
     
          “嗯,没事的,记得回去之后给我喝奶。”嬉笑了一下,杨追悔已解下刻龙宝剑往前跑去。
     
          “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琉璃千代嘀咕道。
     
          跑上前一看,前方被上百名苗族少女围得水泄不通。
     
          杨追悔本想从她们头顶飞过去,可这里太矮了,贸然跳起来绝对撞得满头包,所以杨追悔继续往前走,并道:“大家让一让,帅哥来了!”
     
          本都在聚精会神看着教主和七彩血蟒搏斗的苗族少女,一听到男人的声音,便纷纷转过头,有的抽出蛇鞭,有的拔出匕首,虎视眈眈地瞪着嘻皮笑脸走来的杨追悔。
     
          “杀了杨过!”一喊出声,苗族少女都涌了过去。
     
          “看来我真的出名了。”杨追悔笑了笑,加快速度往前跑去。
     
          避开两根迎面甩来的蛇鞭,鐡浪攒进她们之问,凭转多变的百步穿枵腿法及轻功鹰翔晴空,如一尾顺流小鱼般游刃苻余,轻易就穿过了她们的包阐圈,偶尔还仲手去抓她们的,场中时不时响起少女的惊叫声。
     
          跑到深潭前来了一个紧急刹难,杨追悔往下方一看,那色眯眯的笑容立刻凝固了。
     
          眼前是一个巨大无比、直径至少在五十尺以上的大水潭,水潭上正浮着一只至少三十尺长的大蟒蛇,体色极其复杂,几乎每种颜色都苻。它正像石座后雕刻的蟒蛇一样昂首吐信,足以吞下一个活人的嘴巴更喷出道道血雾。
     
          离七彩血蟒不到五十步的水面,站着一位满头银发的女人,身穿白色罗裳,手执蛇鞭,周围的水面还浮着几具女人的尸体。
     
          由于是背对杨追悔,杨追悔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脸,但从满头银发来看,应该是一个老女人,不然头发也不可能白成那样子。而且从她那与众不同的服饰来看,她应该就是神蟒教的教主!
     
          沉思之际,一根蛇鞭从左侧甩来。
     
          啪!
     
          蛇鞭打空,杨追悔早已退到一旁。
     
          “杨过!”二这道声音非常熟悉,那身蓝色罗裳也非常的熟悉,那愤怒的可爱表情更是熟悉,不用说,眼前这个妙龄少女便是教主之女月蝉!
     
          “好久不见。”杨追悔招呼道。
     
          “你这个王八蛋!”月蝉又甩出蛇鞭,却被杨追悔单手抓住。
     
          手一抖,蛇鞭便卷住杨追悔的胳膊,月蝉想将杨追悔甩入水潭,使足了力气,杨追悔还是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笑嘻嘻地看着她。
     
          教众正欲助阵,好强的月蝉却制止了她们,她要一个人抓住杨追悔。可如今的杨追悔功力又更上一层楼,就算十个月蝉也不可能打赢他。
     
          “虽然分开很久,你也不用这么想我吧?”说着,杨追悔朝水潭看了一眼,七彩血蟒和银发女人还在对峙,没有动作。
     
          “你害得我姑姑那么惨,我一定要杀了你!”说完,月蝉已从腰间拔出梅花匕首,三两步冲向杨追悔。
     
          “她就在外面!”杨追悔叫出声,用力扯了一下蛇鞭,月蝉脚步不稳,差点跌进杨追悔怀里。险些刺中杨追悔胸口的匕首让杨追悔忌惮几分,想抓住月蝉的手腕,却抓了个空,双膝跪地的月蝉已将匕首狠狠刺进杨追悔腹部。
     
          “哇!”杨追悔大叫一声,又低头看着秀峰耸动的月蝉,问道:“你要不要多刺几下?”
     
          “不可能!”月蝉又往杨追悔上刺了几下,都没有出血,也没有刺破皮肤的那种手感。
     
          “我说过了,你姑姑在外面,不信你可以出去看看。”顿了顿,杨追悔继续道:“她现在跟着我过日子,不过很想你,所以特意来看你。”
     
          “真的?”
     
          “我骗你干嘛?”月蝉将信将疑,看了她那正与七彩血蟒对峙的娘一眼,便冲出了人群。
     
          杨追悔扔掉蛇鞭,道:“我刀枪不入,你们过来只是送死。”
     
          教众闻言窃窃私语,不敢妄动。
     
          随着一声震天咆哮,七彩血蟒甩起蛇尾扫向银发女人,女人凌空而起,甩出蛇鞭,一道真气凭空出现,如利刃般袭向七彩血蟒,沿路的水面更是炸起道道丈高巨浪。
     
          真气击中七彩血蟒下颚,七彩血蟒毫发无伤,反而变得更加恼怒,巨尾甩向后方,卷住一大块岩石,将岩石甩向还停留在半空的银发女人。
     
          银发女人再次甩出蛇鞭,直接将飞来的岩石切成两半,玉足在岩石上踏了一下,借力飞向张开血盆大口的七彩血蟒。
     
          知道她是教主,自己此行又是要和她商谈要事,杨追悔便踏地而起,怒吼一声,举剑飞驰而去。
     
          银发女人扭头看了杨追悔一眼,那张脸却是花容月貌,如少女般的娇俏可人,要说她是月蝉的娘,杨追悔完全不相信。
     
          银发女人此时正欲甩出蛇鞭击打七彩血蟒的血瞳,一股血气却从七彩血蟒口腔喷出,那件纯白色罗裳瞬间染满血毒,她也狂喷鲜血,软下的身子朝下坠落,而七彩血蟒已张嘴咬向她。
     
          “教主!”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杨追悔双手握箸刻龙宝剑砍向七彩血蟒。
     
          七彩血蟒怒吼一声,扭头咬向杨追悔。
     
          躲在杨追悔兜里的白狐,迢时跳“半空,里抛物线落到七彩血蟒脑袋上。
     
          白狐全身绒毛竖起,弓起脊背,在一阵强光中,它已完成蜕变,变成了一个全身的悄丽少女,握紧拳头,一拳挥向七彩血蟒的左跟,整个手臂都陷了进去!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