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零五话 被黄蓉发现

第二百零五话 被黄蓉发现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零五话被黄蓉发现
     
          淘气的优树则将白狐扔进瀑布下的深潭中,之後又跑到水浅的地方等着牠游出来。
     
          化作白狐的罂粟既恼怒又无可奈何,像只落水狗般爬到岸上。优树将牠抱起,使劲甩了好一会儿,甩得罂粟晕头转向。甩到牠身上乾了七成,优树才带着牠跟在杨追悔後面,继续用手指梳弄着牠的毛发,偶尔还去挠牠的腋窝。
     
          跟张婶提了要接琉璃千代到城里,张婶很舍不得,不过知道琉璃千代有更好的生活,不用在这儿受苦,她自然也非常高兴,便杀了一只鸭子做为晚上的大餐。
     
          日落时分,小村庄飘着肉香,好心的张婶还端着一口大锅,挨家挨户送上一碗给乡亲们品嚐。
     
          吃过晚饭,收拾了行李,三话人走到了村头,很舍不得琉璃千代的张婶和她侄女一直站在那儿目送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小路拐弯处。
     
          「比起江湖的尔虞我诈,你似乎更喜欢小村庄的宁静平和。」又背行李又搀扶着琉璃千代的杨追悔笑道。
     
          「目前来说是的,不过这将变成回忆了。」琉璃千代浅笑道。
     
          「你被神蟒教赶出来,是不是很恨她们?」
     
          「要不是她们,我可能早就死了。不管如何,她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东瀛人很看重情义,所以我只会一辈子感恩神蟒教,绝对不会恨她们。」
     
          「这与你那黑寡妇的邪恶称谓真是一点都不符合啊。」
     
          「要符合的话,你是不是要死,让我变成寡妇呢?」
     
          「不行,我还要照顾你们一辈子。」
     
          「孩子出生我就会离开你的。」
     
          「也许到时候你就舍不得我了。」
     
          「一个曾经对我无礼的男人,是不可能让我舍不得的。」
     
          「好与坏其实都可以相互转化。」杨追悔望着红龉渲染的远方天际,本想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好让琉璃千代帮他一把,知道她还心繋神蟒教,杨追悔也不敢提及了。
     
          抵达楚雄府,见要走进知府府邸,琉璃千代显然有点错愕,忙问道:「你现在做官了?」
     
          「听说九乡溶洞有神猷,所以我想去拜祭,这儿的知府刚好是黄蓉的老朋友,所以我们便住进来了。」
     
          「黄蓉?」琉璃千代自然知道她,可一直躲在溪水村的她根本不知道杨追悔如今的身分,更不知道黄蓉是他的岳母。
     
          「走吧。」
     
          走进知府府邸,下人对他们都非常客气,可当琉璃千代听到「杨将军」三个字时,显然被吓到了,周围又都是人,所以她也没有问杨追悔,只是乖乖地由他搀扶着到厢房休息。
     
          琉璃千代本想和优树睡一间房,可又觉得自己大着肚子实在不方便,所以只好自己独宿了。
     
          「过儿。」黄蓉走进屋,看着琉璃千代,正要说话,优树从她腋窝下钻过。
     
          黄蓉视线在琉璃千代和优树之间徘徊着,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张着的嘴又闭上。
     
          「我出去一下。」和琉璃千代说了一声,杨追悔忙走出房间,顺便把门关上。
     
          走到无人角落,黄蓉便问道:「她是谁?」
     
          「优树的双胞胎姐姐琉璃千代。」
     
          「谁的孩子?」知道杨追悔老是乱搞的黄蓉,已经开始怀疑那是杨追悔的种了。
     
          杨追悔本想欺骗黄蓉,但他与阮飞凤之事已被黄蓉看到好几次,所以他在黄蓉心目中的评价绝对下降许多,而且现在琉璃千代又有身孕,想给她一个名分的杨追悔便直言道:「当初我们南下寻找《九阴真经》我遇到了琉璃千代,心生爱慕,之後便发生了关系,所以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过儿,你怎么能如此的婬……」黄蓉举手想给杨追悔一巴掌,手却停留在半空,甩到一边,斥责道:「若你能改掉到处拈花惹草的陋习,你绝对可以成为我们大明朝的楝梁!」
     
          「大明没什么値得我骄傲的。岳母,你应该也知道,奸臣当道,国君吞庸,为大明洒再多的血都是浪费,我宁愿将那些时间花在她们的身上。」
     
          见黄蓉气得键动,杨追悔便不再说什么,等着她的发落。
     
          良久,黄蓉才道:「大错已经铸成,伯母不可能要求你抛弃她,反正你有那么多女人,也不差这一个了,只希望你好自为之,我可不希望以後你的女人比後宫三千佳丽还多!」
     
          「是。」杨追悔低着头。
     
          黄蓉深吸一口气,问道:「你们吃过了没有?」
     
          「已经吃了。」
     
          「那晚上你好好陪陪那位千代姑娘,别冷落了她,毕竟她肚子里的孩子会比芙儿的还早出生。」
     
          「嗯。」
     
          「我去和吕大哥谈一些事。」
     
          看着黄蓉离去的背影,杨追悔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可事已至此,後悔又有何益?
     
          再说了,能搞大琉璃千代的肚子也挺好的,至少让这个黑寡妇完全转了性子,也是造福江湖啊!
     
          回到琉璃千代的房间,杨追悔却吓了一跳,因为琉璃千代脸上又显出冷漠和愤怒,就如当初杨追悔强暴她时一样。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的杨追悔嬉笑道:「干嘛绷着脸?」
     
          「若你早告诉我,你现在在替狗皇帝卖命,还是来剿灭神蟒教,我绝对不会跟你到这儿!」
     
          「我本想和你说的,可时机不对。」杨追悔摊开双手道。
     
          「时机?你所谓的时机是指什么?」琉璃千代怒极反笑,道:「是你被教主杀死,还是你砍下教主的脑袋?」
     
          「我会活着离开云南。若你希望我平安,就帮我一同讨伐神蟒教。」
     
          「笑话!」琉璃千代站起身,一把将杨追悔推开,道:「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好好休息,别气坏了身子,孩子要紧。」笑了笑,杨追悔便退了出去,优树忙跟在杨追悔身後。
     
          拉着杨追悔的手,优树呢喃道:「哥哥,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哪有?」杨追悔眯眼笑道:「妹妹最乖了,哥哥带你回房间。」
     
          「我要和哥哥一起睡。」
     
          「好吧。」
     
          将优树带到自己房间,杨追悔连蜡烛都懒得点便仰躺于床,优树则趴在他身上,可怜的白狐被她扔到了一旁,蹲在床头看着他们两个。
     
          「哥哥,为什么她阂长得一模一样?」
     
          「这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其实很多,也许世界的某个角落,也有一个人和哥哥长得一模一样。」
     
          「不要!」优树忙搂住杨追悔的脖子,身子往前一挪,正好压在杨追悔胸前,盯着黑暗中的杨追悔的脸,优树幽幽道:「哥哥是独一无二的,优树不要两个哥哥。」
     
          见优树如此认真,杨追悔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捏了一下她的俏,笑道:「两个不是很好吗?如此你会有更多的时间和哥哥在一起。」
     
          「我只要你。」优树着杨追悔的面颊,葱指在他的嘴边缓慢摸着,还去捏着他的下唇。杨追悔正要说话,却觉得一股热气扑来,当他反应过来时,优树薄唇已吻住他的,并啾啾地着他的下唇。
     
          【删节一千字,以下重复,完整版在201-210里发放,谢谢支持!】
     
          淘气的优树则将白狐扔进瀑布下的深潭中,之後又跑到水浅的地方等着牠游出来。
     
          化作白狐的罂粟既恼怒又无可奈何,像只落水狗般爬到岸上。优树将牠抱起,使劲甩了好一会儿,甩得罂粟晕头转向。甩到牠身上乾了七成,优树才带着牠跟在杨追悔後面,继续用手指梳弄着牠的毛发,偶尔还去挠牠的腋窝。
     
          跟张婶提了要接琉璃千代到城里,张婶很舍不得,不过知道琉璃千代有更好的生活,不用在这儿受苦,她自然也非常高兴,便杀了一只鸭子做为晚上的大餐。
     
          日落时分,小村庄飘着肉香,好心的张婶还端着一口大锅,挨家挨户送上一碗给乡亲们品嚐。
     
          吃过晚饭,收拾了行李,三人走到了村头,很舍不得琉璃千代的张婶和她侄女一直站在那儿目送他们,直到他们消失在小路拐弯处。
     
          「比起江湖的尔虞我诈,你似乎更喜欢小村庄的宁静平和。」又背行李又搀扶着琉璃千代的杨追悔笑道。
     
          「目前来说是的,不过这将变成回忆了。」琉璃千代浅笑道。
     
          「你被神蟒教赶出来,是不是很恨她们?」
     
          「要不是她们,我可能早就死了。不管如何,她们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东瀛人很看重情义,所以我只会一辈子感恩神蟒教,绝对不会恨她们。」
     
          「这与你那黑寡妇的邪恶称谓真是一点都不符合啊。」
     
          「要符合的话,你是不是要死,让我变成寡妇呢?」
     
          「不行,我还要照顾你们一辈子。」
     
          「孩子出生我就会离开你的。」
     
          「也许到时候你就舍不得我了。」
     
          「一个曾经对我无礼的男人,是不可能让我舍不得的。」
     
          「好与坏其实都可以相互转化。」杨追悔望着红龉渲染的远方天际,本想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好让琉璃千代帮他一把,知道她还心繋神蟒教,杨追悔也不敢提及了。
     
          抵达楚雄府,见要走进知府府邸,琉璃千代显然有点错愕,忙问道:「你现在做官了?」
     
          「听说九乡溶洞有神猷,所以我想去拜祭,这儿的知府刚好是黄蓉的老朋友,所以我们便住进来了。」
     
          「黄蓉?」琉璃千代自然知道她,可一直躲在溪水村的她根本不知道杨追悔如今的身分,更不知道黄蓉是他的岳母。
     
          「走吧。」
     
          走进知府府邸,下人对他们都非常客气,可当琉璃千代听到「杨将军」三个字时,显然被吓到了,周围又都是人,所以她也没有问杨追悔,只是乖乖地由他搀扶着到厢房休息。
     
          琉璃千代本想和优树睡一间房,可又觉得自己大着肚子实在不方便,所以只好自己独宿了。
     
          「过儿。」黄蓉走进屋,看着琉璃千代,正要说话,优树从她腋窝下钻过。
     
          黄蓉视线在琉璃千代和优树之间徘徊着,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张着的嘴又闭上。
     
          「我出去一下。」和琉璃千代说了一声,杨追悔忙走出房间,顺便把门关上。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