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零八话 孕妇更大

第二百零八话 孕妇更大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零八话孕妇更大
     
          半晌,琉璃千代才道:「是又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希望你们母子两个都平安。」杨追悔皱着眉头,道:「我送你回家。」
     
          「哥哥。」
     
          见他们不再吵架了,优树才走过来。
     
          当琉璃千代看到这个和自己感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时,她完全呆住了,紧紧盯着优树,说不出话来。脑子有点晕眩的她,只好轻轻靠在杨追悔身上,小声问道:「优树怎么会和你在一起,还叫你哥哥?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坏事?」
     
          「优树和你是双胞胎吗?」
     
          「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怕神蟒教的人又来滋事,我先送你回去,再好好和你细说。」说着,杨追悔便接过琉璃千代手里的药包,扶着她往前走,优树则抱着白狐安静地跟在他们身後,好奇的一直歪着脖子看着琉璃千代的侧脸,化为白狐的罂粟双瞳里也充满了疑惑。
     
          溪水村坐落在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山脚下,不过二十多户,一条河流将小村庄一分为二,而琉璃千代的房屋就建在一条小支流之上,底为青竹,排列并不密集,可以看到底下静静流淌着的小河,房子也很小,只有一张床,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连厨房都没有。
     
          推开竹质窗户,看着潺潺流水,杨追悔问道:「你在这里生活多久了?」
     
          「自从被教主知道我怀孕後,我便住在这里了。」琉璃千代看起来非常平静,正将药包的绳子解开,拿来药罐,往里面倒了一点,道:「我去张婶那边煎药,你在这儿等我吧。」
     
          「我陪你去。」
     
          「不用了。」
     
          「你身子不方便。」拗不过杨追悔,琉璃千代只好让他跟着。
     
          琉璃千代所说的张婶,就住在小河右侧的山脚下。走进庭院,一个紮着小辫子的七、八岁小女孩正在追赶两只毛黄黄的小鸭子,一看到琉璃千代便跑了过来,拉住她的手,道:「婶婶,我去帮你煎药。」
     
          没等琉璃千代开口,小女孩已抱着药罐跑进了屋。
     
          「挺可爱的。」杨追悔道。
     
          「我很喜欢这地方。」琉璃千代看着杨追悔,道:「我不希望你的出现扰乱了它的平静。」
     
          「不会的。」
     
          一时间,杨追悔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好,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第一次成功播种竟然是在琉璃千代身上,更想不到她会为了一个因为被强暴而怀上的孩子离开神蟒教,跑到这种简陋的小村庄生活。
     
          一种莫名的感动开始在杨追悔心里滋长。
     
          「你阂说说优树的事吧。」
     
          「嗯。」
     
          坐在院子的大石头上,杨追悔将遇到优树以及优树失忆前前後後的事讲了一遍,他还是习惯性地忽略那些色色的情节,比如两人在草棚的初吻抚.摸,在独石城替优树洗澡等等。
     
          听杨追悔说完,琉璃千代微微叹息,眼中泛着泪水,便将不为人知的过去说给杨追悔听。
     
          「我和优树都是皆川家族的成员,而皆川家族源于长沼氏。长沼氏有一个很古老的规定,其後代的皇族中都不允许出现双胞胎,所以从出生那一刻起,我便被抱走抚养,只有接生婆阂娘才知道这个秘密。可我七岁时,某次我阂乾娘到和泉附近买布料,我看到了优树,一个阂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在我的追问下,乾娘才说出了我出生的秘密。当时我觉得一切都太不公平了,我和她同样流着皆川家族的血脉,为什么我要跟着一个农妇干粗重的活,而她却可以过得无忧无虑,每天有新衣服穿、有人服侍着她的生活起居?所以我决定盗走她的身分。那段时间,我经常一个人跑到和泉,怕人认出,我一直都蒙着脸,後来和优树偶遇,孤独的她开始阂交朋友,渐渐的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还不时弹三味线给我听。後来我觉得,选择权根本不在她手上,所以我放弃了这念头,可有次出了大意外。」
     
          琉璃千代深吸一口气,继续道:「那次我在宫殿前等优树,不小心被人扯掉面纱,居然是那时的天皇,也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因此我被抓起来,被装到布袋扔进河里。我被水呛得晕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在船上。他们见我小,也不想养我,在一次对思明地区的抢劫中,我被他们抛弃,又被路过的神蟒教徒捡到,之後便留在神蟒教习武。天资聪颖的我接替了黑左使的位置,和暗右使一起辅佐教主。」
     
          「天皇为何那么不近人情?」
     
          「在我们东瀛人心里,祖训永远比亲情重要,所以我的生命根本不値一提。」琉璃千代怅然一笑,道:「听你那么说,皆川家族看来已经被盛禹家族取代了,那么我和优树都没有亲人了。」
     
          「至少你们两个见而了,以後可以生活在一起。」
     
          「和你吗?」琉璃千代乾笑道。
     
          「当初我是出于泄愤才对你如此,当知道你是第一次,我很想对你负责,不过情况真的不容许;而且你又是神蟒教的人,还曾经用赤血碧炼杀死那个臭道士,我又对你那样,要是你恢复了精力,我岂不是会被赤血碧炼搞得肠穿肚烂?」
     
          「我那时候确实有这想法,後来知道怀了你的孩子,我使打消这念头,因为我不想让这孩子一出生便没了爹。」琉璃千代望着杨追悔,青丝被微风撩乱,拂过她的脸和皎白如玉的颈部了。
     
          杨追悔站起身,拉住琉璃千代的手,道:「那你跟我走,我带你雕开这里,以後你的生活有我负责照顾。」
     
          「我对你的恨从未消失,所以我不可能跟你走,我宁愿生活在这里。我的前半生太过纷扰,我想在这山明水秀的地方一直生活下去。」琉璃千代推开杨追悔的手,捂着额头。
     
          「优树现在失忆了,你不怕我虐.待她吗?」
     
          「你应该知道这种威胁对我没用。」
     
          「好,那我用你肚子里的孩子威胁你。如今神蟒教已经知道你的下落,不出半天,她们绝对会派出大批杀手前来,到时候死的可能不止是你和孩子,连溪水衬的人都要遭殃!」
     
          「我有很多地方可以去,这也威胁不了我。」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人有很多地方可以去?你别说笑诂了!」杨追悔抓紧琉璃千代的手,叫道:「你根本无路可走,否则不会待在这里,住在那么破烂的屋子里!」
     
          「我不想和你争辩,我现在很好,麻烦你带着我妹妹离关这里。」
     
          杨追悔顺手把了一下琉璃千代的脉搏,问逍:「你现在怎么连一点内功都没有了?」
     
          「不关你的事!」
     
          「那你凭什么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杨追悔正色道:「一个一点武功都没有的孕妇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要是神蟒教的人突然跑过来,你怎么办?」
     
          琉璃千代擦了擦眼角,低声道:「好,我现在跟你走,不过孩子出生后,我要带着孩子离开你,可以吗?」
     
          「好。」
     
          离孩子出生大概还有四、五个月,杨追悔很苻口心能在迈段时问用真情戚动琉璃千代,反正只要她能先留在杨追悔身边,杨追悔便安心了。
     
          熬药期间,杨追悔问过琉璃千代为何失去了内功,琉璃千代却不问答,只是坐在杨追悔旁边,讲着她和优树玩闹时的事,那么多年的记忆却还像发生在昨天,由此可见优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有多么重要;杨追悔也相信,只要之後她们两姐妹相处得融洽,她是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的,能同时拥有这么亮丽的双胞胎姐妹花,也算是杨追悔来到这世界里的一大收获。
     
          杨追悔伸手去摸琉璃千代的大肚子,想寻找做爸爸的感觉,可琉璃千代老是将他的手拍开,到第五次之後,琉璃千代才让杨追悔为所欲为,却道:「我不想被别人看到,知道吗?」
     
          杨追悔正要说话,一看上去四十多岁,穿着灰色布衣的中年妇女走进了院子,一看到他们如此亲密,便喜形于色,道:「倩黛,你男人终于回来啦?」
     
          没等琉璃千代回答,杨追悔便跑到张婶面前,很热情地拿过她的菜篮子,道:「张婶,谢谢您这些日子对我娘子的照顾,小生没齿难忘,以後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
     
          张婶打量着杨追悔,衣着华丽不说,人更是长得仪表堂堂,脸上便乐开了花,道:「长得真俊,你和倩黛简直是郎才女貌啊!早知道你要来,我真该进城买点肉回来。」
     
          「张婶不用客气,我其实也是乡下人,呵呵。」
     
          看着他们两个,琉璃千代面颊微微泛红,表面看不出喜怒,心里却有微微的甜在蔓延,也许是因为这几个月受了太多苦了吧。
     
          自从加入神蟒教,琉璃千代便全心习武,连煮饭做菜都不会,平时开支也是由神蟒教报销,所以一离开神蟒教,她连自力更生都没办法,加上又是一个孕妇,根本没人敢雇她。之後她流落到溪水村,遇到了好心的张婶,才得以有个落脚之处;地方虽简陋,不过至少晚上可以很安稳地睡觉了。
     
          前两个月,她都采草药拿到城里的药铺换安胎药,可上个月起,肚子变得更大的她根本无法上山,所以平时饭食都由张婶张罗,安胎药则一直赊着。
     
          安胎药炖好,杨追悔便喂琉璃千代喝下,这时不甘的优树也跑了过来,可怜兮兮地看着琉璃千代喝药,偶尔还吞着口水,以为那是琼汁玉酿,待杨追悔喂她喝一口,她才知道这药苦得要命,抓着张婶的手吵着要喝水。
     
          之後,杨追悔和这对双胞胎姐妹花在小村庄散步,走到瀑布旁,直泻而下的瀑布带来微风,更带来了水气,像可爱的小精灵般亲吻着他们裸.露在外的,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琉璃千代还想继续享受着水气的抚慰,可担心她会生病的杨追悔坚决不让她继续待在这儿,拗不过杨追悔的琉璃千代只得跟着他走开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