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二百零六话 黄蓉自尉

第二百零六话 黄蓉自尉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百零六话黄蓉自尉
     
          「我要进去了。」杨追悔在阮飞凤耳边细语着,没徵得阮飞凤同意,他已用力一挺。
     
          此时黄蓉正往下去,因为她听到了阮飞凤的惊叫声,以为出事了。
     
          当她拨开芦苇,看到杨追悔和阮飞凤正做着苟且之事,她顿时愣注了。阮飞凤那或快或慢,或高或低的声音正像恶魔的音符般传入她耳中,那熟悉至极的动作更是让她焦躁不安,很想移开视线,可又舍不得移开,已经很久没有获得这种满足的失落,让她心都有点痛了,她又想起了自己同郭靖新婚燕尔之时,可这美好的回忆被现实打碎了,郭靖已经是太监!
     
          黄蓉觉得喉咙非常乾涩,躲在芦苇中的她正紧盯着正火热的杨追悔和阮飞凤,手不由商主地伸向下.体,隔着白色纱裙按捏着,幻想着取代阮飞凤的位置。
     
          和女婿发生姓关系是天理不线容的,可正因为如此,幻想起来才那么的刺激。
     
          黄蓉用力按捏着,沿着缝来回滑动着,娇躯时不时颤抖着,薄唇被咬得都快出血了。
     
          一刻钟後,黄蓉竟然在这种罪恶的幻想中达到了高朝,纱裙都弄湿了,一大块水渍印在三角洲处。
     
          见杨追悔还在干着阮飞凤,黄蓉已不敢再往下看,转身往回走,双腿都有点麻了。
     
          完事後,杨追悔依旧穿上那套白色长袍,阮飞凤则从包袱拿出一件蓝色翠烛衫和散花水雾的百褶裙,肚兜和亵裤自然也少不了,只是那条湿漉漉的亵裤让阮飞织很为难,杨追悔便直接将它扔了,说会贸条新的给阮飞凤。
     
          回到原地,黄蓉正走向他们,道:「我也要去洗澡,过儿你就不用跟来了。」
     
          「好的。」
     
          见黄蓉走路有点扭捏,杨追悔一头雾水,他当然不知道此时黄蓉的下.体都是汁,不去水里好好洗一下,待会臊味溢出可不好。
     
          黄蓉去洗澡,杨追悔陪着优树聊天,白狐慵懒地趴在枝桠间看着他们,被杨追悔干得浑身无力的阮飞凤则拿出毯子铺于地,坐在那儿休息着。
     
          黄蓉回来後,吃了点乾粮的他们开始讨论着围剿神蟒教的事,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的优树,则将正在打瞌睡的白狐抱在怀里,替牠梳理着绒毛。
     
          夜幕降临,镪浪生起了火堆,四人围在火堆前聊着,聊来聊去都是关于剿灭神蟒教的事,弄得优树直发困,乾脆枕着杨追悔腿睡觉。
     
          戌时刚过,他们的谈话也结束,黄蓉和阮飞凤躺在毯子上睡觉,杨追悔则继续坐在那儿,偶尔往火堆添柴,直到困得不行,他才躺在地上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杨追悔没有看到优树,突然听到河边傅来白狐的惨叫声,忙朝那边跑去。
     
          拨开蘧苇,杨追悔看到优树正蹲在河边,白狐则被她往水里压,惊慌的白狐使劲挣扎着,发出刺耳的叫声。
     
          将白狐从水里拎起来,优树用手搓弄着牠那紧贴着身体的绒毛,嘴里依旧哼着《樱花诵》见优树在替罂粟洗澡,杨追悔松了口气,走到优树旁边,笑道:「你不怕把牠淹死啊?」
     
          「它憋气很行的。」说着,优树又把白狐压进水里,两腮鼓起的白狐在水里不断划动着四肢,嘴边还冒起气泡,怎么看都不像会游泳。
     
          一把抓起,优树抿嘴笑道:「看见没?它没死嘛。」
     
          见罂粟在瞪自己,杨追悔忍不住笑出声,道:「也许以後我们可以让它到水底帮我们抓鱼。」
     
          「它太小了,会被鱼抓走的。」
     
          优树噘起樱桃小嘴,道:「要也是哥哥你下水去抓,我才不让它去呢!」
     
          「难道我没有它重要吗?」
     
          「它会一直陪着我,哥哥又不会。」
     
          优树掰开白狐的前肢,手开始在它胸前搓着。
     
          当优树的手在白狐性器官周围搓弄时,白狐的挣扎更加剧烈,一旁的杨追悔直偷笑。
     
          洗乾净後,优树将白狐放在平坦的石头上晒太阳,还不时替牠梳理着毛发。
     
          一会儿後,优树跑到芦苇间嘘嘘,杨追悔则笑地看着一脸无辜的白狐,道:「罂粟啊,其实做一只白狐也不错,特别是遇到优树这么有爱心的主人,你说是不是?」
     
          白狐咧嘴嘶叫着,显然不同意杨追悔的观点,可牠又不敢变回人形和杨追悔争辩。
     
          等到白狐身体晒乾,优树将牠当成个毛球般揉来揉去的,将牠全身的绒毛弄得蓬松,才跟着杨追悔回去。
     
          吃了点乾粮,四人又继续赶路。
     
          接下来的两天里,杨追悔与阮飞凤发生了三次的姓关系,三次都被黄蓉偷窥到;而且第三次时,杨追悔也发现黄蓉在偷看,于是他更用力干着阮飞凤,嘴里不断说着下流的语言,阮飞凤偶尔也回应他,偷窥的黄蓉被他们的互动弄得下.体都湿了。
     
          到了第五天中午,他们飞过了四川与云南交界处,正式进入了云南。
     
          根据黄蓉的指示,三颅凤凰飞向了楚雄府。楚雄府左侧是元谋土林,下侧则是彩色沙林,都是神蟒教经常出没之地,在彩色沙林附近是九乡溶洞,傅说里面生活着七彩神兽,每天几乎都会有人不远万里到九乡溶洞前祭拜,求亲人平安、升官发财之类的,甚至有人说自己听到神兽的叫声,不过从未有人看过神兽。
     
          很多时候,所谓的信仰其实是建立在恐惧上。
     
          在楚雄府上方盘旋了一会儿,黄蓉便找到了知府府衙的具体位置,遂命令三颅凤凰往那儿飞去。
     
          落到府衙院中,府衙内外的护卫都被吓到,纷纷拔刀盯着三颅凤凰,却不敢贸然接近。
     
          「调令金牌,过儿。」黄蓉忙道。
     
          杨追悔在兜里摸了好一会儿才找到调令金牌,拿出。在阳光照耀下,调令金牌显得金光闪闪,那些护卫却不知道这是何物,直到大堂内的知府急匆匆跑出来,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身艳红官服的知府忙走向他们,在十步之外停住,哈腰拱手道:「严尙书前日飞鸽传书而来,说杨将军这几日会到云南一带,没想到带着神鸟来了楚雄府,真让楚雄府蓬荜生辉啊!忘了自我介绍,在下楚雄府知府吕良。」
     
          吕良看上去五十左右,下巴留着一小簇胡须,国字脸,浓眉大眼,看上去倒不像是大奸之辈,只是他一开口便提到严嵩,给杨追悔的第一印象就非常差。
     
          「吕知府,还认得我吗?」黄蓉笑道。
     
          吕良仔仔细细打量着黄蓉,先是疑惑,随後大笑出声,高兴得眼睛都眯起来了,叫道:「蓉姑娘,我们到底多少年没见了,好像有二十年了吧?」
     
          「吕良大哥怎么还如此称呼我?我的大女儿都成婚了,这位是我女婿杨过,这位是女真族的朋友,这位是过儿的妹妹。」
     
          「抱歉,人老,糊涂了。徐兄弟还好吧?」吕良目光一直停留在优树身上,似乎对于她穿着和服有所不解,不过也没有多问。
     
          「挺好的,咱们进屋再说。」
     
          吕良忙将他们迎到後院,三颅凤凰则飞到屋顶上休息。
     
          客套几句之後,他们进入了主题,身为云南楚雄府的知府,吕良对神蟒教的了解自然胜过黄蓉和杨追悔。
     
          「自从圣上将神蟒教指为邪教,我们在整个云南进行了大大小小不下十次清查,可神蟒教神出鬼没,根本查不出什么,不过我们大致还是确定了神蟒教多出没于彩色沙林一带,可那儿到处都是陡峭的岩壁,树木参天,暗沙、暗流又多,所以偶尔看到神蟒教的人走进沙林,我们也跟不上,毕竟我们都不熟悉那儿。」
     
          「也就是说,吕知府能确定神蟒教的大本营即在彩色沙林了?」杨追悔忙问道。
     
          「猜测,只是猜测而已,本知府不敢武断。刚刚你们还说要用金牌招来云南各府的官兵来围剿神蟒教,若本知府所言为虚,岂不是让大家白跑一趟,更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败局啊!」
     
          「吕大哥还是如从前那样的谨愼。」黄蓉边喝茶边道。
     
          「人老了,没什么追求,只希望能平安到老。这条老命不足惜,我担心的是像杨将军这么年轻的国家栋梁啊!」吕良道。
     
          「谢谢吕伯伯关心。」杨追悔道。
     
          「不过,要是你们想用调令金牌招来各府的官兵,我也没有意见。」
     
          「不着急,反正神蟒教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顿了顿,杨追悔问道:「晚辈斗胆问一句,为何神蟒教会被突然指为邪教,它不是都存在了上百年了吗?」
     
          「这是圣上的旨意。」
     
          在古代,高高在上的帝王是绝对皇权的象徵,只要他不高兴,一句话便可让人满门抄斩,更别提将一个教派打入旁门左道。不过杨追悔知道,这都是上清宫的唆使,目的是铲除一切可能阻碍他们的力量。
     
          杨追悔虽不知上清宫和神蟒教的过节,不过从那次月蝉和琉璃千代联手杀死兽的事来看,他们之间绝对存在着矛盾,而杨追悔这个倒楣鬼被夹在他们之问,两边都想置他于死地,看来他的小命凶多吉少。
     
          见讨论不出个所以然,他们换了话题。黄蓉和吕良谈着年少时的事,镪浪、阮飞凤和优树就在旁边听着,可怜的白狐则被优树翻来覆去,还很好心地替牠捉虱子,地上都掉了不少绒毛。
     
          吃过午饭,吕良便吩咐下人带他们到各自的房间休息。
     
          杨追悔本想好好睡个午觉,可好奇心过盛的优树根本待不住,吵着让杨追悔带她到外面逛,无可奈何的杨追悔只得答应,不过要求优树换一套衣服,她这身和服实在是太显眼了。
     
          从黄蓉那儿取来一套衣服让优树换上,优树也不避讳,当着杨追悔的面脱下和服和内衬,着身子站在他面前,扮了个鬼脸才穿上衣服,并拉着裙角在杨追悔面前来回走着,问道:「哥哥,我这样子穿好看吗?」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