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九十七话 辱上加辱

第一百九十七话 辱上加辱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九十七话辱上加辱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删节】
     
          「在那之前,你已经被奸死了。」杨追悔跳到了三颅凤凰背上,仰躺着,侧望着李莫愁,道:「我要先睡一觉,天亮就有好戏看了,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赤练仙子要如何满足他们。」
     
          「混蛋!」
     
          「傻鸟,可以解开守护光环万了。」杨追悔细声道。
     
          三颅凤凰低鸣了一声,守护光环也随之解开。
     
          杨追悔看了李莫愁一眼,道:「这儿离鞑靼军营不算远也不算近,你喊大声点,他们会听到的。到时候他们冲来了,我逃之夭夭,而你这个果体美人会被他们操死,所以要想保住,麻烦小声点,我还想好好睡一会儿。」
     
          杨追悔打了一个呵欠,早已开始打架的眼皮已经合上,因为李莫愁一直没出声,所以杨追悔一会儿便睡着了。
     
          一刻钟後,李莫愁叫道:「杨过,你这混蛋,快点放了我!」
     
          杨追悔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偶尔用手搔着老是被蚊子亲吻的面颊。
     
          李莫愁冷冷一笑,闭上眼,运劲集中着真气,费了好大的劲,李莫愁才在丹田集中了一小部分的真气,并将之逼向?***下缘的中脘穴,感觉到胸口隐隠传来的燥热,李莫愁便一口气将真气逼向膻中穴。
     
          膻中穴离死穴非常近,所以她只敢将真气逼到膻中,不敢冒险。紫宫、死穴、肭中几乎成一条直线,而且要让真气到达被封死的紫宫穴,就必须经过死穴,那意味着李莫愁很可能会因此丧命!
     
          看着睡得正酣的杨追悔,李莫愁眼中恨意突增,遂试着将膻中处的真气逼向死穴,真气一接近死穴,李莫愁顿时觉得思绪变得浑沌,昏昏欲睡。
     
          为了冲开紫宫穴,李莫愁一狠心,咬破了嘴唇,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她可不愿意就此死去。
     
          控制真气流动的过程中,李莫愁不敢过于躁进,只能一点点地逼运真气,要是流动过多过快,很可能完全触到死穴,便一命呜呼了。
     
          花费一刻钟,李莫愁才勉强让真气通过死穴。此时,她的嘴角都是鲜血,不只是嘴唇破掉流出的,更多的是因为内伤而呕出来的。
     
          李莫愁深吸一口气,运劲逼动真气,随着她一声痛苦的呜咽声,被封死的紫宫穴已冲开。
     
          「哇」的一声,一直积蓄在喉咙处的鲜血喷出,洒得满地都是,落在她那的玉女峰上,增添了一分凄艳的美。
     
          低头舔着嘴角,吐了好几口唾沫,李莫愁才觉得口腔内的血腥味淡了一些。
     
          获得了自由,李莫愁便张开双腿,微微用力,那还塞着的酒葫芦被挤了出来,噗的一声落在地上。由于下面长时间被尖嘴塞着,所以一时半会也闭不了,水还自顾地流出,沿着李莫愁大.腿内测往下流。
     
          【删节】
     
          休息了好一会儿,李莫愁大乱的气息才恢复得差不多,胸口那股闷气也通畅了许多,只是功力无法完全恢复。
     
          看着杨追悔,李莫愁气得浑身发抖。她咬牙运劲,震断束缚着手腕的道袍,化作碎片落在地上。
     
          与此同时,李莫愁已对准杨追悔的脖子,甩出了冰魄银针。
     
          李莫愁本以为这次杨追悔一定会中招,冰魄银针却被三颅凤凰突然撑开的守护光环挡下,落在地上。
     
          同时,杨追悔已经睁开眼,冷冷盯着李莫愁。
     
          李莫愁急忙拉起亵裤,也顾不得上半身的赤果,转身跑开。
     
          看着李莫愁的狼狈样,杨追悔忍不住笑出声,道:「没想到赤练仙子也有裸奔的一天,早知道刚刚应该把她的亵裤也扯烂,那定会有好戏看!」
     
          三颅凤凰见杨追悔根本没有追击的意思,显得非常困惑,六只眼睛都傻傻地看着他,接着便用脑袋去顶杨追悔的胸口,似乎在怂恿他赶快追击。
     
          「李莫愁用真气冲开了穴道,这会儿肯定受了很重的内伤,天亮那战她定是参与不了的,所以暂时不管她了。」
     
          杨追悔摸着三颅凤凰的脑袋,眯眼笑道:「傻鸟,还是你好,在我陷入危险的时候总会帮到我;如果你是个女人,我绝对会娶你的。」
     
          (主人,我其实就是个女人呀!)
     
          三颅凤凰鸣叫着,拍打着金翼,恨不得立刻变成人形与杨追悔成婚,可妈妈的遗愿她还记得很清楚,她必须以三颅凤凰的形象一直守护着杨追悔,直到老死为止。
     
          「嘘!」杨追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道:「我还想再睡一会儿,别太大声,否则会惊动那些鞑靼兵。」
     
          望着李莫愁逃窜的方向,杨追悔皱眉道:「待会这里应该会很热闹,所以我们还是换个地方睡觉吧。」
     
          杨追悔捡起酒葫芦,一倒转,李莫愁的就缓缓流出,量还不少。
     
          「真是个騒货!」杨追悔甩开酒葫芦,爬到了三颅凤凰背上,道:「去那边的山顶,还可以睡一会儿呢!我要为天亮的血战养精蓄锐。」
     
          三颅凤凰立刻载着杨追悔飞到了那才三十余丈的小山顶上,如此一来,杨追悔可以一边监视鞑靼军营,一边悠然自得地与周公下棋。
     
          望着鞑靼军营,杨追悔不见李莫愁带兵来抓自己,有点无聊的他便靠在三颅凤凰背上睡着了。
     
          一会儿後,三颅凤凰发出了耀眼金光,熄灭後,一个重点部位被金色羽毛遮蔽着的巨ru小女孩出现在那儿,她伸出雪藕般的双臂将杨追悔拥进怀里,表情满足,还带着淡淡的微笑,全身不时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杨追悔再次醒来,天已经蒙蒙亮。
     
          起身伸了一个懒腰,扭头看着早已恢复傻鸟模样的三颅凤凰,见牠趴在那儿似乎睡着了,杨追悔不想吵醒牠,便独自一人走到了山脚下,庙一戴,身穿夜行衣的他巳经潜入了朦胧的夜色中。
     
          溜到军营附近,杨追悔沿着草丛潜到放置火炮的场地外圈,钻进一丈高的草蕺内,用剑柄撇开那茂密的杂草,没走几步,他已经看到了那一排排火炮,还闻到了尿騒味。
     
          也许是太累了,现下看守火炮的鞑靼兵都靠在炮架上睡觉,只有三、四名负责执勤的鞑靼兵还在场地周围走动着。
     
          看准时机,杨追悔便溜到一门火炮前,也不管那个还在打瞌睡的鞑靼兵,他将剑柄伸进炮口,在里面戳了好几下,取出,确定火药还很潮湿,这才松了口气。
     
          弯腰随机检查了十口火炮,里面的火药都是潮湿的,完全不可能被引信点着,杨追悔这才放心。看来辛爱根本没察觉火炮早已被做了手脚,还将它们当作是秘密武器。
     
          嘴角翘起的杨追悔像一只野猫般钻进了草丛中,一个打滚,人已从草丛另一侧滚了出来。
     
          「有趣的战争即将开始,不过我还有事要办。」
     
          回到三颅凤凰身边,杨追悔远眺着正被雾霭笼罩着的独石城,偶尔也注意着鞑靼军营,免得自己的计画被打乱。
     
          旭日刚刚升起,杨追悔听到了西南方传来的战鼓声,其中还夹带着战马嘶鸣以及明军们的嘹亮喊声。
     
          同时,鞑靼军营也响起了号角声,那一门门火炮正被推出,鞑靼兵将火炮拉到龙啸关关口,得到允许後便推出龙啸关,在那儿整齐地排列着。负责塡充炮弹的鞑靼兵将炮弹塡入炮口後,不断调整着炮口瞄准的高度和角度,以图多轰死一些明军;而负责点燃引信的鞑靼兵,已经举着火把井然有序地出了龙啸关,在每门火炮前待命。
     
          一会儿後,身穿金色战甲的辛爱和李莫愁、亚历克出现在了龙啸关关口,辛爱登上高台,正用千里镜观察着远方的动静,看来他是非常有把握能守住龙啸关。
     
          透过千里镜,辛爱已看到郭靖正骑着战马跑在最前面,後方还跟着几位将领及杨追悔的红颜知己。
     
          辛爱笑了笑,道:「护法,看来他们是疯了,竟然比我们先发动进攻,毒火飞炮会让他们死得很难看的!」
     
          「王子所言极是。」亚历克点头道。
     
          身受内伤的李莫愁本想在营中休息,可又不能被辛爱知道自己受伤一筝,所以她只能死撑着。不过有这么多门毒火飞炮在,她也不相信杨追悔敢来造次!
     
          可一切的一切都在杨追悔的掌握之中,他们能依恃的毒火飞炮,早已被杨追悔动了手脚。
     
          身处两军之间的杨追悔,正静静观察着两军动静,并估测着明军进入火炮射程的大概时间夯置,随後摘下庙,转身跨到三颅凤凰背上,着三颅凤凰的三颗脑袋,道:「傻鸟,我们只要将关口那十门火炮解决了,便万事大吉了,明白吗?」
     
          三颅凤凰猛地点头,爪子不断在地上刨着,跃跃欲试。
     
          ※※※※※※※※※※※※※※※※※※※※※※※※※※※※※※※※※※※※※※【《神雕之颠鸾倒凤》◎风油精◎专属作品※***,翠微居居首发:cuiweiju.com】※※※※※※无论您在哪个网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网站,支持正版!※※※※※※※※※※※※※※※※※※※※※※※※※※※※※※※※※※※※※※※※※※※※※※※※※※※※※※※※※※※※※※※※※※※※※※※※※※※※※※※※※※※※※※※※※※※※※※※※※※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