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九十五话 捆住李莫愁

第一百九十五话 捆住李莫愁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九十五话捆住李莫愁
     
          确定他们都准备好了之後,杨追悔便道:「吸气,收紧菊……p眼,放松,尿!」
     
          一声令下,一道道尿流便喷进了炮口。
     
          听着那整齐至极的尿尿声响,杨追悔继续道:「我有听辛爱王子提过一点,说尿液与火药搅拌在一块会提高炮弹的威力,特别是当铁片插入明军体内时,不管他们怎么治疗,最後都是死路一条,所以你们要多尿一点!」
     
          等到他们都尿完了,整个场地都弥漫着尿骚味,熏得杨追悔有点受不了,他只好捂着鼻子道:「离天亮还有两个多时辰,按照辛爱王子的估算,明军天亮後很可能会进攻,所以在这两个时辰里,谁有尿记得尿进炮口,绝对不允许尿到别的地方,听明白了吗?」
     
          「是!」
     
          看着这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杨追悔低下头阴险地笑着,但抬起头又是一脸的严肃,道:「好了,大家好好休息,天亮打得明军屁滚尿流!」
     
          「是!」
     
          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杨追悔心中暗笑,走了出去。
     
          杨追悔本想现在立刻返回独石城,但又担心自己这过于简陋的计谋会出意外,到时候明军贸然进攻,而炮管内沾着尿液的火药又被调换了,恐怕明军都会变成焦屍,所以杨追悔改变了主意,决定做一件更有利于扭转战况的事。
     
          走到主帅营附近,杨追悔低着头走了过去。
     
          「主帅已经休息,宵什么事?」守卫伸手拦下杨追悔。
     
          「刚刚查到关于独石城守军的最新情报,要向主帅报告。」杨追悔拱手道。
     
          「等等。」守卫说了一声便走进去,片刻,他走了出来,摆了摆手,杨追悔便低着头走了进去。
     
          主帅营布置得非常简单,中间一张长方形矮桌,摊放着一张小型的军事地图,右侧挂着一张更大张的军事地图。辛爱的床靠着主帅营偏右,外面还挂着一面白色床帘,所以杨追悔只能确定里面有人,但不能确定有几个人,说不定李莫愁正和辛爱在玩得不亦乐乎。
     
          走近几步,杨追悔拱手道:「主帅大人,打扰了,有紧急军情。」
     
          「有什么事就说吧!这儿没有别人。」辛爱慵懒道。
     
          「遵命!」
     
          杨追悔疾步上前,弯刀出鞘,猛地一挥,床帘被斩断落地,将出一张陌生的面孔。
     
          杨追悔一惊,他虽然只在独石城见过辛爱一次,而且那时他还乔装成药店老板,可不管如何乔装,脸型也不可能变化这么大——杨追悔记得辛爱下巴很尖,可眼前这个男人整张脸都是圆的,根本不是辛爱!
     
          「救命啊!有刺客,有刺客!」杨追悔还没有做出反应,「辛爱」已经放声大叫。
     
          「该死!」
     
          杨追悔手一挥,刀影闪过,假辛爱已经脑袋搬家,转身正欲逃出化帅营,眼前却出现两个和杨追悔都有一面之缘的人,李莫愁和亚历克!
     
          「竟敢行刺!杨过,这次你可跑不了了!」
     
          亚历克二话不说,举起九天金杵击向杨追悔。
     
          杨追悔急忙後退,正欲用弯刀砍断支撑主帅营的软木,却被十几枝长矛抬先了一步,几声高叫,长矛刺穿了主帅营的帐幕,直接刺向杨追悔。
     
          前有九天金杵,後有长矛,早有打算的杨追悔并没有停滞,继续後退,任由长矛刺到自己的身体。
     
          腰被扎得有点痛,却没有刺破皮肤。
     
          杨追悔一转身,手已抓住长矛,暴喝一声,一股真气涌出,直接震飞了主帅营外的鞑靼兵,同时,杨追悔借力将手里的长矛鼎向了数步之外的亚历克。
     
          没有刀枪不入之体的亚历克没有退缩,而是挥动九天金杵弹开了长矛,弯腰一个回旋,九天金杵再次搫向杨追悔。
     
          还未反应过来,带着亚历克一身怪力的九天金杵硬生生击中杨追悔胸腔。
     
          闷哼一声,杨追悔人被弹出主帅营,重重落地,嘴角溢出鲜血。
     
          杨追悔慌忙爬起来,捂着胸口跳进旁边的草丛。
     
          「把他留给我。以前他阂师妹戏弄我,我现在要好好折磨他!」亚历克正要追击,李莫愁却阻止了他。
     
          「他要暗杀辛爱王子,我是王子的护法,绝对要亲手杀了杨过!」
     
          亚历克正要追击,一脸轻松的辛爱已从另一顶帐营走了出来,道:「亚历克,你艘去一趟火炮那边,杨过便留给李道姑,至少她的冰魄银针比你的金杵更有用。」
     
          「好!」亚历克连忙走了过去。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李莫愁冷冷一笑,跳入草丛,紧紧跟在还没跑远的杨追悔身後。
     
          李莫愁追击杨追悔时,辛爱和亚历克已经走到了放置火炮之处,一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尿骚味,辛爱忍不住捂住鼻子,简单询问了守在外边的鞑靼兵几句,确定没问题便和亚历克一道离开了,却不知道每门火炮内的火药都被尿液淋得湿答答的。
     
          「等这次战争结束回国後,我要好好叮咛他们注意军营卫生。」辛爱嘀咕道。
     
          向来不擅长阿谀奉承的亚历克没有接话,只是安静地跟在辛爱身後,金杵上的八个金环时不时发出当啷当啷的声响。
     
          此时,杨追悔已经跑到了离三颅凤凰非常近的位置,而穷追不舍的李莫愁就在十几步之外。
     
          受到内创的杨追悔停住脚步,转身道:「师姐,好久不见啊!想不想师弟呢?」
     
          「我想死你了!」一身道姑打扮的李莫愁冷冷道:「我正想着,为何冰魄银针未能夺走你这条狗命!」
     
          「这是因为我命贱啊!」杨追悔笑道:「师姐怎么和鞑子好上了?」
     
          李莫愁已取出冰魄银针,冷冷道:「我听那鞑子说你现在刀枪不入,刚刚看了确实是那么回事,所以我想知道你究竟练了何种武功。」
     
          「然後师姐也想学吗?」
     
          「明知故问!」
     
          「可惜这武功只有男人才可以学,除非师姐去装一根那东西。」
     
          「无知小辈!」李莫愁被气得浑身颤抖,娇声喝道:「我这冰魄银针连石头都可以插入,就算你刀枪不入,我也相信青丝毒照样可以要了你的小命,识相就快点告诉我!」
     
          「师姐,你有没有听那鞑子说过我其实还有一只神鸟,有三颗头,全身还会发光?」杨追悔嬉笑道。
     
          「什么?」
     
          「你抬起头就知道了。」
     
          李莫愁以为这是杨追悔的金蝉脱壳之计,所以根本不往上看,却感觉到上方的空气流动似乎异于寻常,她便抬起头,一眼看到三颅凤凰的三颗脑袋,而且都怒瞪着她!
     
          原来杨追悔来到附近时,三颅凤凰已飞了起来,准备随时攻击追杀主人的李莫愁。
     
          李莫愁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三颅凤凰已急速落下,抓住李莫愁的两条胳膊,并将她压在地上,还张嘴低声叫着。从未见过神鸟的李莫愁,当下被吓得花容失色。
     
          「师姐,现在还想不想学刀枪不入的武功绝学?」杨追悔笑道。
     
          「我先杀了你再说!」李莫愁正欲甩出手里的冰魄银针,三颅凤凰却加重了力道。
     
          痛得几乎麻痹的手自动松开,冰魄银针掉落在地。
     
          「有傻鸟在,你是不可能伤得了我的。」杨追悔蹲在地上,看着这个颇呉姿色的师姐,嬉笑道:「我看到师姐和那个鞑子一起走进帐中,莫非你为了得到我的武功秘笈,便委身于他?」
     
          「要不是你三番两次用计,我李莫愁早将你千刀万剐了!」
     
          看过《颠鸾倒凤》前五万字的杨追悔,也知道李莫愁多次被杨过戏谇,所以对自己恨之入骨也是很正常的,只可惜她现在已是杨追悔的囊中之物,要杀要剐都是杨追悔说了算。不过比起死亡,xing虐.待会更加的刺激,而且李莫愁又是一个性格刚烈的人,虐待她将会获得更大的满足感。
     
          打量着李莫愁,那随着她急促呼吸而起伏的,总是让杨追悔充满了遐想。
     
          眉头一皱,杨追悔一掌拍中李莫愁颈部,李莫愁闷哼一声,头一歪,晕了过去。
     
          当李莫愁醒来时,发觉双手被脱下的道袍捆绑在一棵树上,丝丝凉风从肚兜下缘往上吹,轻抚着她的r房。
     
          李莫愁一低头,差点惊叫出声。藉着月光,她看到自己上半身只剩一件肚兜,下半身则是白色亵裤。
     
          「你终于醒了,已整整过了一个时辰,看来是我下手太重了。」杨追悔正仰躺在三颅凤凰背上,左手拿着半只烧鸡,右手拿着一只酒葫芦,其实里面只是蜂水,并不是酒,毕竟杨追悔的酒量向来不怎么样。
     
          「这怎么可能?」李莫愁大惊。
     
          杨追悔说的确实是事实,这一个时辰里他可干了不少好事。先是将李莫愁绑在树上,接着又从火炮场的後方草丛潜入,确定炮管里还是沾着尿液的火药後,找回了刻龙宝剑和夜行衣,驾驭着三颅凤凰回独石城一趟,向黄蓉报告他的进展,并要求明军天亮即对龙啸关发动突袭。之後,杨追悔从黄蓉那儿拿到了烧鸡和蜂水,并驾驭着三颅凤凰回到捆绑着李莫愁的地方,本以为她已经醒来了,没想到还在昏迷,所以他只能无聊地躺在傻鸟背上吃烧鸡喝蜂水。
     
          「师姐应该口渴或者肚子饿了吧,需要吗?」杨追悔跳到地面,将半只烧鸡和蜂水举到李莫愁眼前,「要喝还是吃,还是都要?」
     
          「我要杀了你!」李莫愁怒道,使劲挣扎着,想用内功震断绑着双手的道袍。
     
          杨追悔察觉,遂将真气集中于指尖,在道袍快要裂开的那一瞬问,他也不管能不能点中李莫愁的紫宫穴,手顺势往她双ru间点去。
     
          「唔……」李莫愁哼了一声便没了动作,表情却十分愤怒。
     
          「别胡乱挣扎了,否则我就点了你的死穴,到时美丽的师姐可就香消玉殒了。」见李莫愁气得杏眼圆睁,杨追悔更兴奋了,嬉笑道:「师姐,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你虽有冰魄银针,脑子却没有我灵光,遇到高智商的我,师姐又有什么胜算呢?」
     
          「为什么我觉得你变了一个人?以前的杨过,就算再恶劣也不可能这样子侮辱我!」李莫愁依旧挣扎着,却不敢太使劲。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