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九十四话 深入险境

第一百九十四话 深入险境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九十四话深入险境
     
          施乐投降后,杨追悔又打起了小月的主意,小月本想拒绝,可又知道太久不和杨追悔交.媾将维持不了人的形态,所以只能学着姐姐翘起,她那害羞又杻捏的动作让杨追悔干劲十足。
     
          醒来,已是傍晚,洗把脸,杨追悔便回到自己房间,和郭芙搂搂抱抱好一会儿,黄蓉来喊他们吃饭了,他们才有点不舍地分开。
     
          用过晚饭,杨追悔陪着三娘去集市买了点生活用品,还去看望了张碧奴,似乎想起什么的他又跑到了黄蓉房间,询问关于张碧奴眼睛的情况。
     
          得知独石城的大夫都束手无策,杨追悔很郁闷,看来只能等阮飞凤这个妙手回春的巫医来到独石城了。
     
          之后,黄蓉教育了杨追悔足几有两刻钟,让他要好好善待自己的女儿,有点无辜的杨追悔不禁想说郭芙每次都被自己干得欲仙欲死,又怕玷污了自己在黄蓉心里的纯洁地位,只得选择做一个好学生。
     
          等黄蓉唠叨完了,杨追悔才得以回到郭芙身边,此时郭芙已睡着了,被褥只遮到小蛮腰上,酥.乳处是一件红色绣着鸳鸯的肚兜。
     
          脱衣,替郭芙盖好被褥,杨追悔轻轻拥着她,在她额头亲了一下,闻着她的体香,渐渐睡着了。
     
          也许是由于白天太疲倦了,杨追悔一个晚上动得很死,郭芙倒是被热醒了,见杨追悔陪在自己身边,她就揽住他的脖子,再次进入美梦之中,对并没有太大的需求。
     
          对大部分女人而言,性永远都没有爱来得重要,她们并不那么在乎姓爱的过程,倒是很喜欢前戏及高朝后的身体接触。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施乐、寄寒香这种索欲女子。
     
          第二天深夜。
     
          穿上黑衣的杨追悔走到三颅凤凰休息的地方,怕吓到它,杨追悔将庙摘下,依次摸了它的三个脑袋,道:「傻鸟,今晚你又要阂一起出击了,待会儿记得别再发光了,我们要搞偷袭,就像上次在南澳岛那样,知道吗?」
     
          听懂人话的三颅凤凰使劲点头,三个脑袋都去顶杨追悔的胸膛,杨追悔有点站不住,没办法,这傻鸟的力气太大了。
     
          今天白天,杨追悔都没怎么和美娇娘们亲近,更没有和她们提起过今晚要奇袭鞑靼军营一事,都在和郭靖、马芳、黄蓉他们商量迎敌策略,而所有的赌注都押在这次偷袭上。
     
          黄蓉本以为白天鞑靼会发动攻击,没想到他们还是按兵不动,这让她松了口气,不然火炮飞进来,又不知道要有多少老百姓遭殃了。
     
          想起黄蓉白天的鸽,杨追悔从怀里拽出军事地图,看着右下角比例尺,大致估算着龙啸关的位置,骑到三颅凤凰身上,拍拍它的脖子,懂事的三颅凤凰振翅而飞,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我不会辜负所托。」
     
          杨追悔拉起庙,伏身抱住三颅凤凰的脖子,正以极快的速度接近龙啸关。
     
          盘旋在龙啸关上空,眯着眼的杨追悔已从他们点的火把大致确定了每个军营的位置,不过毒火飞炮放置在哪边,还是确定不了,所以他不敢胡乱接近,就怕自己和三颅凤凰被覊得尸骨无存。
     
          知道个头过大的三颅凤凰太显眼,不适合侦査,杨追悔便让三颅凤凰带着他落到离鞑靼军营只有半里的小山坡上,鸽了它几句,杨追悔弯腰朝鞑靼军营而去。
     
          三颅凤凰趴在地上,盯着杨追悔离去的背影,眼里满是不舍。
     
          (好想以人形陪在主人身边呀!〕
     
          接近军营,杨追悔听到脚步声便立刻蹲下,透过杂草,杨追悔看到师姐李莫愁正和辛爱一道走进主帅营。
     
          对于李莫愁这个赤练仙子,就算她化成灰,杨追悔也不可能将她忘记。要不是她的冰魄银针,杨追悔根本不可能遇上武三娘,更不可能成为凌神尼的唯一男徒而修练龙九式。如此说来,杨追悔还得好好感谢李莫愁?
     
          不!
     
          李莫愁使出冰魄银针那刻,她已经对杨追悔动了杀机,要不是杨追悔福大命大,他早就去拜见西方诸佛了,所以李莫愁是他的敌人,就算要感谢,也要用性虐待的方式!
     
          见主帅营周围都是鞑靼兵,想去偷窥辛爱和李莫愁是否在做苟且之事的杨追悔,还是决定先干正经事,遂蹲在地上,一边藉着月光看着地图,一边比对周围的景物,以确定自己现在的位置。
     
          一门火炮不怎么显眼,但是一百多门绝对很显眼;而且要应对骤变的军事行动,火炮一定是放在容易搬移的地方,地形要平坦,所以杨追悔便根据地图大概锁定了几个可能放置火炮的地方,打算全部找一遍。
     
          收好地图,正准备离开,杨追悔便听到了脚步声,一扭头,一个鞑靼兵正朝他走来,不过身处暗处的他似乎没有被发现。见那鞑靼兵提着裤头,杨追悔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杨追悔慢慢後退,而这内急的鞑靼兵三两步就跨入了草丛,往後看了看,就走到离杨追悔不到五步的位置,掏出了命根子,一阵酣畅淋漓之後,鞑靼兵提起裤头往回走。
     
          「要保命就别出声!」杨追悔那把刻龙宝剑已抵住他的喉结。
     
          「别……别杀我……」
     
          「回答我几个问题,我便不杀你。」顿了顿,杨追悔问道:「这里有几门火炮?」
     
          「大……大约一百二十多门……」
     
          「都放在哪里?」
     
          「这不能说,否则王子会杀了我的。」
     
          「你不说,现在我就杀了你!」杨追悔微微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鞑靼兵几乎喘不过气来。
     
          「在那边。」鞑靼兵急忙指向右侧,「往右一直走,火炮都放在那里。」
     
          「有多少人把守?」
     
          「大概……大概一百个人……」
     
          「你是不是处男?」
     
          「什……什么?」鞑靼兵吓了一跳。
     
          「到底是不是?」
     
          「是……」
     
          「那我留你一命,让你回去溥宗接代。」
     
          「谢……唔……」
     
          鞑靼兵还没有完全表达出他对杨追悔的谢意便被敲晕,衣服和帽子都被杨追悔剥了下来。
     
          杨追悔匆匆穿上鞑靼兵的军服,调整着帽子,将刻龙齐剑藏到草逋里,拔出鞑靼兵的弯刀,试了一下手感,确定没什么问题,便走出草丛,装模作样地提着裤头,还对正在巡逻的鞑靼兵打招呼,接着便往右边走去。
     
          杨追悔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地面,地上有多处车辙,一直延仲向前方,看来那个鞑靼兵确实没有撒谎。
     
          走了半刻钟,杨追悔停住了脚步,眼前是一丈髙的草丛,偏中问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缺口,缺口两侧各有两名鞑靼兵守着。
     
          左右两侧都是一丈高的草丛,十分茂密,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不过这里确实最适合藏匿火炮,至少明军的探子不可能知道火炮究竟有多少门,炮弹的存量又是多少。
     
          「干什么的?」一名鞑靼兵走了过来。
     
          「辛爱王子派我来这里看看你们有没有擅离职守。」杨追悔冷哼道。
     
          「我们都没有偷懒。」趾高气扬鞑靼兵马上就成了缩头乌龟。
     
          「除此之外,辛爱王子还要我试验火炮。」
     
          「现在要开炮?」鞑靼兵显然吓到了。
     
          「不是。进去再和你们说。」走到入口处,杨追悔勾了勾手指,道:「你们四个也跟我进来,辛爱王子要求这事要保密,因为他怀疑我们军营中有内奸,否则以我们的实力,怎么可能拿不下独石城呢?」
     
          一听这话,四个人面面相觑,都冒出了冷汗,连忙跟在杨追悔後面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看到那一百多门火炮,这回换杨追悔冷汗直冒——横十竖十一,恰好一百一十门,再算上关口处的十门,整整一百二十门!
     
          每门同时射出一颗炮弹,一百二十颗啊!都不知道要炸死多少人了。独石城部分老百姓的性命,就是被这些火炮夺走的!
     
          一看到杨追悔,正坚守岗位的一百多名鞑靼兵都将目光聚集在杨追悔身上,见他後面的四名鞑靼兵对他毕恭毕敬,他们也不敢放肆。
     
          杨追悔没有开口,继续作戏,昂首挺胸,围着场地转了一圈,回到原地,说道:「我受辛爱王子重托,要来这儿完成一项试验。我想问大家,现在有谁想去尿尿或者拉屎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摇头了。
     
          「有,才能进行试验。」杨追悔补充道。
     
          这次,大部分人都点头了。
     
          杨追悔阴阴一笑,道:「你们到各自位置去,将你们那可以征服娘们的玩意掏出来对准炮口,快点!」
     
          「是要干什么?」一名鞑靼兵问道。
     
          杨追悔手指入口,道:「我之前也想向辛爱王子问这个问题,结果原本要阂一起来执行任务的人,问了之後便被王子杀死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辛爱王子的用意。其实,我也很好奇,如果你有种,我们在这儿等着,你去问吧!」
     
          「我随便说说的。你看,我已经站好了。」
     
          「快点,快点,王子还等着结果呢!」杨追悔忙催促道。
     
          每门火炮由一名鞑靼兵看守着,而入口处的四名鞑靼兵是不需要看守火炮的,但是为了让他们也参与其中,杨追悔便要他们四个和另外四个共用一门火炮,这就出现了两根鸡j对着一个炮口的场面,让杨追悔想起了八片中经常出现的两男对一女。不过要塞满火炮的炮口,估计至少要三十根j鸡,当然,如果每根都像杨追悔那么的粗,二十根就可以塞满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