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九十一话 龙吟春巢

第一百九十一话 龙吟春巢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九十一话龙吟春巢
     
          杨追悔只得将大同府那边的战况简单的说了一遍,便问道:「她们没事吧?」
     
          知道「她们」是指谁的武三娘浅笑道:「都很好,只是施乐受了轻伤。」
     
          「这位好像有点眼熟。」黄蓉打量着寄寒香,表情由疑惑转为欣喜,道:「你该不会是柯总兵的夫人秦丰艳吧?」
     
          「正是。奴家要去永平,刚好和杨大人同路,所以一道过来看看,也想等这边稳定了再去永平,否则路上也不安全。」寄寒香答道。
     
          「也是,女人不容易。」黄息蓉拉住寄寒香的手,道:「这边忙得不可开交,待会我和夫人好好聊聊,一直想抽空去大同走走,却老是抽不出时间,呵呵。」
     
          「我帮夫人吧。」寄寒香含笑道。
     
          「你们聊,我去看施乐。」说着,杨追悔已奔出大厅,朝后院跑去,像一阵风般,差点把端水的碧兰撞倒了。
     
          推开施乐房间的门,杨追悔却没有看到人,只听到了戏水的声音。
     
          「谁呀?」施乐的声音从屛风后面传来。
     
          杨追悔没有说话,只是走进去将门合上,蹑手跖走向屛风。
     
          「谁?」施乐语气显得非常不友善。
     
          「还有谁呢?」杨追悔脑袋忽然出现在屛风上方,正拎起施乐那件火红色的,闻了闻,道:「有股騒味。」
     
          正和小月泡在水里的施乐表情转为欣喜,一下就站起来,很想跨出木桶的施乐忙招呼道:「相公,快过来,我想死你了。」
     
          看着施乐,杨追悔走上前,道:「三娘说你受伤了,可看起来没事嘛!」
     
          施乐弹开杨追悔魔手,嗔道:「你不在的日子里,人家的心一直都很受伤。」
     
          面对湿答答的施乐,杨追悔想好好亲热都不行,便问道:「难道三娘骗我?」
     
          「是真的。」小月开口道:「姐姐昨天被鞑靼兵的长矛刺伤了,不过我们人鱼复原能力比人类强上十倍以上,所以今天就好了。」
     
          看着一脸轻松的施乐,杨追悔勾起她的下巴,给了她一个深吻,道:「可要好好保护自己,要不然以后你怎么服侍我?」
     
          「大不了投胎再来找相公你啰!」施乐噘起樱桃小嘴,道:「相公,人家想要你了,没有你的日子,人家双腿都快变成鱼尾巴了。」
     
          「现在不行,晚上再陪你,乖!」杨追悔摸摸她的头,道:「我先去看看她们。对了,小龙女住在哪里?」
     
          「在你新房左边那间。」施乐脸一下拉长,瞪了杨追悔一眼,道:「永远都把我们姐妹放在最后面,恨死你!去,去,去,不理你!」
     
          「嗯,好吧!晚上我就不过来了。」杨追悔转身就走。
     
          「喂,一定要过来!要不然我就把你杀了。」施乐忙叫道。
     
          杨追悔转身,扬起眉毛,道:「晚上我会插死你的。」
     
          「我才不怕!我会把你那坏棒棒夹断的!」说着,施乐弯腰捧水泼向杨追悔,杨追悔两步便跑出屛风,这才幸免于难。
     
          像例行公事般看过芙儿、纱耶、优树、小龙女等人,杨追悔便走进张碧奴的房间。
     
          此时张碧奴正安静地坐在床边,听到脚步声,她朝门这边张望,可又不知道是谁,有点逆来顺受性格的她正等着对方先开口。
     
          「夫人,我回来了。」杨追悔开口道。
     
          「杨公子。」张碧奴忙站起身,有点侷促不安的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矜持地站在那里。
     
          「这几日可好?」杨追悔扶着张碧奴坐在床边。
     
          「呵呵,大家都对我很好,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饭菜都很香,每天晚上也睡得很香。刚开始,羡霓还陪我睡,因为怕我会做噩梦,呵呵,都快被她们惯坏了。」张碧奴甜滋滋地笑着,继续道:「杨公子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可让妾身担心了。」
     
          打量着张皇后,她的气色非常好,皓齿朱唇,仙姿佚貌,梳理精细的鬓发被金色发簪固定住,面颊两侧还垂着一小簇弯鬈的发丝,像垂柳般微微摇曳着,而那似乎经过打理的睫毛十分显眼,让人觉得那双眼睛如夜明珠般晶莹剔透,可它永远都看不到光明。
     
          高高在上的皇后被一个得宠妃子所害,双眼失明,还被不明不白地打入大牢。
     
          纵然如此,她还是那么的相信身边的人,甚至不愿意相信是珧玲儿害她,对于这个女人,杨追悔早生怜惜之情,更想霸正的身体。那天正大光明地偷看她洗澡,她那被茂密耻毛包裹住的.还烙印在杨追悔脑海里,杨追悔不禁想问她下次洗澡的时间,到时候再来偷看一番。
     
          意婬完毕,杨追悔便问道:「夫人,我岳母有请大夫来看您的眼睛吗?」
     
          「看了,但是大夫没阂说我眼睛怎么了,可能治不好了。」张碧奴道:「不过无所谓,这样子也挺好的,只要身边有几个可以说真心话的人就好。有初彤的消息吗?」
     
          「我没去京师,直接来了独石城,等独石城情况稳定了,我还得回京师一趟,^到时候我就进宫去探望初彤公主,顺便看一看到底是谁假冒了您。」
     
          「只要初彤平安,我便心安了。」
     
          「夫人好好休息,杨过先退下了。」杨追悔习惯性地抱拳作揖,得到皇后同意后便退出房间。
     
          知道黄蓉她们还要忙很久,杨追悔便回到自己房间。
     
          门被推开,郭芙像做贼般将手藏在身后,道:「相公,我要给你一样惊喜。」
     
          「难道是有我的骨肉了?」杨追悔嬉笑道。
     
          「给你这个!」郭芙伸出手,一条折叠整齐的白色手帕正躺在她掌心处,「花了好多天,快点看一下,保证你会喜欢。」
     
          「真的?」杨追悔拿起手帕,见绣着两只长得有点像鸭子的动物,便问道:「这有什么深刻含义吗?游泳的鸭子?」
     
          「是鸳鸯!」郭芙踩了杨追悔一脚,哼道:「人家花了五个晚上才绣好的鸳应,你却说是鸭子,不给你了!」
     
          郭芙伸手去****帕,杨追悔却将手帕举得高高的,就是不让郭芙碰到。这时,杨追悔盯着郭芙,还在一蹦一跳的郭芙竟然也会抖动了,杨追悔吃了一惊,顺手去捏。
     
          「干嘛呀你!」郭芙忙护住玉女峰,嗔道:「大白天就想乱来呀?」
     
          「我记得以前你这里不会动的,现在都会动了,是不是变大了?让相公我用手测一下。」
     
          杨追悔走上前,顺手将郭芙搂进怀里,将她手拿开,撝住左峰,反覆着,嬉笑道,「真的变大了,看来不再是小馒头了。」
     
          「你才小馒头。」郭芙被杨追悔刺激得面颊绯红,抓着杨追悔的手,问道:「晚上几个人一起睡?」
     
          听到这话,杨追悔有点答不上来,他刚刚答应晚上要去陪施乐,优树可能还会吵着要和自己同床,很爱吃醋的芙儿又问这种尖锐的问题。
     
          想了一下,杨追悔答道:「晚上还要和岳父岳母商讨对付鞑靼的策略,可能要通宵达旦,不确定何时回来休息。你可以早点睡,我回来会把你叫醒,到时候你就很有精神陪我玩了。」
     
          郭芙白了杨追悔一眼,道:「懒得理你,我要去帮娘的忙了。好心给你绣鸳鸯,你还说是鸭子!」
     
          鼓起两腮的郭芙已跑了出去,还哼着欢快的歌儿,并没有生气,心里反倒有淡淡的甜在蔓延着。
     
          打开柜子最底层,珧玲儿的肚兜还摆在那里,杨追悔上次真该带肚兜进宫,然后直接扔给嘉靖,龙颜大怒的嘉靖绝对会处死珧玲儿,只是自己也要一起陪葬。
     
          不对,应该是珧玲儿给自己陪葬才对。
     
          不管谁给谁陪葬,反正两个都要被拉出去砍脑袋就是了。撇开肚兜和亵裤,杨追悔拿起了婬龙九式的秘笈,心里多少有点激动,因为传说中的第六式即将展现在自己面前。
     
          看着第五式最后那页的几个鸽大字,已用珧玲儿身子修练过第五式的杨追悔很自信地翻页,躺在仔细研读着第六式。
     
          「第六式龙吟春巢,此式需对五个女体同时进行阴米青采集,配以吮阴心诀,在点修练者的大赫、会阴、膻中三穴位,切勿点鸠尾,否则女体将泄阴而亡,点穴顺序也不能乱,否则修练者将真气外泄,衰竭而死。利用吮阴心诀收集五女阴米青,再配以甘露服下,以达强化丹田之目的。」
     
          还想翻页的杨追悔又看到了「未修练第六式,绝不可参看第七式」这几个大字,看来他只能修练了第六式才能去看第七式。
     
          丹田做为真气的容器,若练武者真气超出丹田所能承受的极限,人体很可能暴毙而亡,看来南海神尼也有考虑过这点,所以特意搞出了可以强化丹田的第六式,可……
     
          「五个女人,要五个女人。」
     
          杨追悔摸着下巴,思考着如何从这么多女人中挑选出五个以共修第六式。杨追悔的女人缘一直都很好,脑海里一下子冒出了好几个名字,如三娘、小月、施乐、芙儿、阮飞凤、寄寒香等,可重点是要让她们同时和自己双修。三娘、小月、施乐这三个要一起还好,芙儿是绝对不可能的,若让她知道干娘武三娘都被杨追悔干了,说不定她还会气得拿剪刀剪断杨追悔的命根子。
     
          阮飞凤又被自己叫回女真族搬救兵,而寄寒香居心叵测,不能让她知道太多关于婬龙九式的秘密。
     
          如此推算下来,能确定参与第六式的只有三娘、小月和施乐,还差两个,难道把优树也算进去?或者那个又疯又癫的易梦?整天给襄儿喂奶的黄蓉?被自己破了后庭的夏瑶,女忍者纱耶?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