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九十话 黄蓉,我回来了

第一百九十话 黄蓉,我回来了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181-190完整版已出,需要的发订阅记录到727376174@qq.com
     
          第一百九十话黄蓉,我回来了
     
          寄寒香交.媾的最大目的是藉由婬功解开被封死的穴位,而杨追悔只是单纯的享受交.媾的快乐,现在又喝得有点醉,哪里还会顾及寄寒香的需要,再说了,每次都修练婬龙第一式多无趣,杨追悔都想用第五式搞寄寒香p眼了。
     
          「扶我回去,我头真的好晕。」
     
          「这样子怎么回去。」寄寒香白了杨追悔一眼,放下裙摆,跪地,张嘴含住,替他清理战场。
     
          清理干净,寄寒香将杨追悔未这让她又爱又恨的棒塞了回去,还替他系好腰带,这才扶着他走出大厅,往他的住房走去。
     
          「才中午就喝这么多!」迎面走来的静儿坏笑道。
     
          「嗯,打了胜仗,他和老爷都喝多了,蔷薇怎么样了?」寄寒香问道。
     
          「已可以下床走动了,还说要去见杨大人呢!因为杨大人好几天都没去看望小姐。」静儿鼓起两腮,道:「我先去外面买点东西,再见,夫人。」
     
          「照顾好蔷薇。」寄寒香嘱咐道。
     
          将杨追悔扶到,寄寒香的骨架都快散了,替他脱了靴子,盖上被子,寄寒香仔细打量着这个有点轻佻的男人,淡淡一笑,合门而出。
     
          这时,一直隐匿在角落的白狐跳到,坐在杨追悔胸前,歪着脖子看着他,偶尔还去蔬他的脚趾。
     
          「你终于来了。」
     
          杨追悔忽然睁开眼,一点也不像喝醉酒的人。白狐立刻跳到地面,慢慢幻化为少女模样。
     
          赤着身子的罂粟昂起头,忍受着蜕变所带来的痛苦,当全身的绒毛都消失时,她便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杨追悔,道:「刚刚在大厅,你不是和她干得很爽吗?原来你是假装喝醉。」
     
          「醉翁之意不在酒,你在总兵府隐匿这么久,我却从未发觉,不用这种方式又怎么将你引出。」杨追悔掀开被子,目光落在罂粟的下面。
     
          「我受上清宫所托,要时时刻刻监督你。」
     
          「那我上茅厕你也在看吗?」
     
          「杨过!你少恶心!」罂粟怒道。
     
          「为什么要救我?」
     
          「我最终将杀了你,别的你不用知道。」罂粟退后两步,冷笑道:「你这种男人只要看到女人都想上,最低级下流,到时候我绝对要将你那丑陋的东西剪下来,再让你自己吃!」
     
          「为什么要救我?」站起身的杨追悔重复问道。
     
          「没有理由!」罂粟叫道。
     
          「不管如何,今天你确实救了我一命,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好,现在你的命是我的,你现在用那把剑杀死自己!」
     
          看着怒气勃勃的罂粟,杨追悔实在猜不透她的心理,便道:「真的不能告诉我原因吗?」
     
          「因为你是我要杀的人,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先夺走你的性命!」
     
          「呵呵,那岂不是说我只要遇到困难,你都会挺身而出了?」杨追悔忍不住笑出声。
     
          「你错了。」罂粟阴阴而笑,道:「等上清宫完成对我的改造,我就立刻杀了你。」
     
          顿了顿,罂粟冷冷道:「我讨厌你用这种目光看着我!」
     
          杨追悔正要说话,罂粟已化成白狐跳出房间。
     
          「改造。」
     
          杨追悔眉头皱在一块,已从罂粟言语间明白了一些端倪;罂粟不杀自己,反而要救自己的原因,大概都是因为上清宫。以罂粟那冷傲性格,估许改造一完成,她也将脱离上清宫的控制。
     
          看来杨追悔的性命像风信子一般,永远都拽在别人的手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杨追悔一咬牙,人已跑出房间。闯进寄寒香房间,寄寒香正在整理柜子里的衣服,柯兴宁则像死猪一样趴在那里呼噜大睡。
     
          「你怎么来了?」寄寒香叫出声,忙将床帘放下,小声道:「现在不能做,晚上我们到后花园去。」
     
          「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和你说,现在我必须和你说。」
     
          之后,杨追悔便将罂粟接受上清宫改造以及袭击、保护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这么说,那只白狐一直在总兵府?」寄寒香倒吸一口凉气,道:「这种事你应该早点阂说的丨
     
          「我原先不知道她在这里!」
     
          「现在完了。」寄寒香咬牙道:「我的身分已暴.露,总兵府不是久留之地,我必须早点离开这里,但是……但是我女儿怎么办?邵元节心狠手辣,知道是我的亲生女儿,他一定会对蔷薇下手的,这下糟了!」
     
          「以我对罂粟性格的了解,她不会告密,只是象征性地监督我,或者在想着要用什么方式杀死我,现在唯一的羁绊便是未完成的改造了。」
     
          杨追悔叹道:「以我一人之力可以打败上千人的军队,却被上清宫任意耍弄,实在是令人不爽!」
     
          「以我道术的造诣,只要穴位都打开,我有办法对付邵元节,可……」寄寒香将目光集中在杨追悔身上,问道:「有没有办法一次打开我的四个穴位?」
     
          杨追悔沉默了片刻,道:「要回到独石城才知晓。」
     
          「那我和你一起去。」寄寒香急道。
     
          「蔷薇怎么办?」
     
          「我只能相信你一次,相信那只白狐没有告密。」寄寒香深呼吸道:「赌一把,输赢由天!」
     
          「那可以,我们今夜便回独石城,不能再耽搁了。我先回去收拾行李,你找匹快马,牵到后门等我。」
     
          「可以!」
     
          一刻钟后,轻装的杨追悔已走出后门,寄寒香已骑在马背上,道:「上马!」
     
          杨追悔伸出手,寄寒香一把将他拉到马背上。寄寒香马鞭一挥,骏马便载着他们往独石城奔去。
     
          「你下面没有穿亵裤吗?」杨追悔问道。
     
          「怎么可能?不穿还不被马鞍磨伤?」寄寒香没好气道:「这几天我还不是为了让你方便弄,所以才不穿亵裤的!」
     
          「我还以为前辈你现在又没有穿,那我可以进去参观参观。」
     
          抱紧寄寒香的杨追悔干脆左右手各捏着一颗酥.乳,马背的颠簸让?***摇颤着,杨追悔不捏都可以感觉到寄寒香?***的盈盈颤抖。
     
          「没个正经!」寄寒香嗔道。
     
          大同府、独石城、京师三地呈三角之势,所以杨追悔不用经过京师,降低广矮澥行踪的可能性,杨追悔也深信罂粟不可能追上自己,当她发觉自己已经离开时,占计她会发疯的。
     
          当然,这只是杨追悔的猜测而已,说不定罂粟和那只肉兽正跟在杨追悔后面呢!
     
          第一一天早晨,杨追悔和寄寒香终于到达独石城附近,而马也被他们累死了,他们只能步行。
     
          「对了,你这样子跑出来,柯兴宁不会追究吗?」杨追悔问道。
     
          声音变得有点沙哑的寄寒香答道:「我留了封信给他,说我回永平探亲,他很信任我,不会多想的。」
     
          「所以你给他戴了一顶大绿帽?」
     
          「何谓绿帽?」寄寒香疑惑道。
     
          杨追悔耸了耸肩膀,道:「当我没说。」
     
          「那你呢?你又和谁说你回独石城了?」
     
          「没有,我直接跑出来了。」
     
          「连盔甲都不要了?」
     
          「下次进京,直接和嘉靖说盔甲打仗时破烂了,说不定他会重新赏赐一套给我。」杨追悔嬉笑道。
     
          「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寄寒香又白了杨追悔一眼,望着笼罩在浓烟中的独石城,道:「看来这边的战事不乐观。」
     
          看着那些冲向天际的浓烟,杨追悔一眼就看出这是炮弹爆炸后扬起的浓烟,担心美娇娘安全的杨追悔急忙拉着寄寒香的手往前狂奔。
     
          「喂,喂,喂,我可没力气了!」寄寒香娇嗔道。
     
          「真麻烦!」
     
          杨追悔一把抱起寄寒香,将她扛在肩膀上往前跑。被杨追悔的举动吓到的寄寒香忙伸手拍打杨追悔胸膛,杨追悔完全不理她,已用上了轻功。
     
          「杨兄弟回来了!」
     
          守着南门的守兵叫出声,连忙让人打开城门。
     
          放下寄寒香,杨追悔走了进去,寄寒香则一脸愤怒地跟在他后面,刚刚的顚簸差点让她吐出来。
     
          向兵询问粗略了解了战况,杨追悔总算放心了。
     
          原来昨晚鞑靼对独石城发动了截至目前最大一次的攻击,而且他们的攻击点放在城内,百炮齐鸣,炸得城内土房倒的倒,着火的着火,百姓也被炸死了不少,但守兵用火炮对他们进行了狠狠的反击,打散了他们的阵营,还在三娘、芙儿、施乐、纱耶、小龙女及三颅凤凰协助下攻入他们的阵营,可惜在那上百门毒火飞炮的威胁下,守兵也只能撤回城内。
     
          三娘的鬼葬,芙儿的龙啸,施乐的嗜血剑,纱耶的剔旋,都在这场战争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当杨追悔得知郭靖将抓到的战俘都处死时,他的眉头皱了一下,却也没有说什么,只和寄寒香一起赶往将军府。
     
          一路上,杨追悔看到了破烂不堪的房屋,看到了百姓坐在自己屋前哭泣着,看到了缺胳膊断腿的伤员,看到了一具具摆放在街边的尸体,更是听到了他们的哀号声。
     
          看着深受战争之苦的黎民百姓,杨追悔的心有点痛,终于知道了郭靖处死战俘的原因;要是鞑靼兵用火炮轰死大同府的老百姓,那时杨追悔绝对会化身为魔王,将城下的战俘统统处死!
     
          走进将军府,杨追悔差点与大夫撞在一块。
     
          「噢,杨公子,老朽正要去药房取药。唉,太惨了,恐怕药都不够用。」感叹着,大夫已急匆匆跑开。
     
          「谁受伤了?」杨追悔急忙问道。
     
          「都有!」
     
          杨追悔担心她们出事,急忙跑进大厅,大厅挤满了伤员,几名大夫正替他们处理伤口,黄蓉和三娘则在一旁帮忙端水递毛巾。
     
          「杨公子!」武三娘叫出声。
     
          「过儿,你不是……」黄蓉也发出惊呼声。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