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八十九话当着她老公的面

第一百八十九话当着她老公的面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八十九话当着她老公的面
     
          片刻后,站在最前面的一个战俘跪在地上,匍匐于地,喊道:「神明在上,受我查干巴拉一拜!」
     
          一个战俘跪下,其他的战俘也跟着跪在地上,重复着査干巴拉那句话。
     
          「神明……」
     
          邓子龙脸上冒出了冷汗,斜眼看着杨追悔,在艳阳照耀下,杨追悔那身金甲熠熠生辉,真的有点像被佛光笼罩着的神明,让邓子龙腿有点发软了,几乎有种下跪的冲动。
     
          不仅是邓子龙,在场的守兵沙都有这种感觉,好几个负责驱赶战俘的守兵也都跪在了地上。
     
          「处理好战俘,受伤的记得替他们包扎伤口再放回去,我要回去休息了,头有点痛。」说完,杨追悔转身离去。
     
          「知……知道了。」邓子龙忙点头。
     
          回到总兵府,早已获得捷报的柯兴宁为杨追悔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桌上还摆上7三瓶上好的女儿红,就算有病在身,柯兴宁也想和杨追悔好好喝一杯。
     
          杨追悔不喜欢酗酒,只有心情很好或者很差时才会喝,至于现在心情好还是差,杨追悔也不知道。大同府能够安然无恙,杨追悔是该高兴,可这一切都是拜罂粟所赐,恨不得将自己撕碎的罂粟竟然役使肉兽搭救自己,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来,来,杨兄弟,我敬你。」柯兴宁举起酒杯,「腿不方便,柯某无礼了。」
     
          「我们共患难,你怎么还跟我客气。」杨追悔连忙起身,碰杯后,两人一飮而尽。
     
          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来的寄寒香替他们斟满酒,本想退下让他们好好聊聊,柯兴宁却要求她也坐下一起吃,寄寒香只好陪着他们了,只是还装得很矜持,滴酒不沾,只负责帮他们斟酒或者夹菜,偶尔自己也吃点菜。
     
          看上去十分贤良淑德,可杨追悔知道她这都是装出来的,至少在后花园的她比还荡,喝得有几分醉意的杨追悔,恨不得将寄寒香压在酒桌上好好干一干。
     
          「如今鞑靼短期内不可能进攻大同府,杨兄弟此行算是顺利完成圣上交代的任务,那杨兄弟打算何时回京师?」
     
          寄寒香目光也落在杨追悔身上,似乎不希望他离开,毕竟余下的四个穴位都要靠杨追悔才能解开,现在的她虽然有了一点内力,可还是个弱女子,要想和邵元节那种道士斗,不解开她余下的四个穴位是绝对不行的。
     
          见两人都想知道自己的打算,杨追悔便道:「这边的事处理完毕,我一定要回去向圣上禀告这边发生的事,还要回独石城阂的家人圑聚。」
     
          「也是,能够娶到黄蓉的女儿,证明你很有福气,以后徐大人的位子一定是你接的,到时候我们一起抵御鞑靼的侵略,为大明的国泰民安献出一点绵薄之力丨,」说得有点激动的柯兴宁吩咐寄寒香替他们斟满酒,又是一飮而尽。
     
          见他们脸都有点红了,寄寒香劝道:「可别喝太多了,要不然待会我要叫家丁把你们揹进屋子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夫人今天可不能打搅了我们的兴致。」酒量本就不行的柯兴宁有点摇摇晃晃,抓起空酒杯,往桌上敲了好几下,道:「斟酒,斟酒,斟酒。」
     
          寄寒香只好再替他们斟满。
     
          酒过三巡,杨追悔没有完全醉倒,不胜酒力的柯兴宁则直接趴在桌上。杨追悔撑着下巴,道:「总兵大人,再来,再陪我喝,才喝这么点,你怎么能退缩呢丨,」
     
          「都已经喝很多了。」
     
          寄寒香将柯兴宁手里的酒杯掰下,有点不满的道:「你们男人喝酒就发酒疯,又吵又闹,平时的君子作风都荡然无存了。」
     
          杨追悔起身,走过去将寄寒香搂进怀里,嬉笑道:「我杨过向来不是什么君子,现在要和夫人好好亲热亲热,你摸摸,我这里都硬起来了。」
     
          「他在这,你别疯了!」寄寒香白了杨追悔一眼,将他推开。确实有点醉的杨追悔摇摇晃晃,一坐在了地上。
     
          「真是的。」寄寒香有点郁闷,走过去想将杨追悔拉起,却反被杨追悔拉倒,更被他骑在身上。
     
          「别这样子,会有人进来的,而且他还在,晚点再弄,行吗?」寄寒香求饶道,可瘦弱的她完全反抗不了杨追悔。
     
          杨追悔俯身,酒味喷在寄寒香脸上,嬉笑道:「夫人,你长得可真漂亮,我要进去好好探索探索。」
     
          「别这样子,现在不能。」寄寒香盯着虚掩着的大门,又望向醉得一塌糊涂的柯兴宁,就怕他突然醒来。
     
          「好,好,好,我放了你,起来。」
     
          杨追悔一把拉起寄寒香,却没有放她走,反而将她压在酒桌上,手已伸进她的裙内,便笑道:「看来夫人永远都没有穿亵裤的习惯呀!」
     
          「还不是为了方便你!」寄寒香瞪了杨追悔一眼,还未完全反应过来,杨追悔已插进来了。
     
          寄寒香怕叫得太大声,忙捣住嘴巴,眼睛则盯着已发出鼾声的柯兴宁。
     
          【此处删除1500字!很爽!181-190合集里发布!】
     
          第一百八十九话当着她老公的面
     
          片刻后,站在最前面的一个战俘跪在地上,匍匐于地,喊道:「神明在上,受我查干巴拉一拜!」
     
          一个战俘跪下,其他的战俘也跟着跪在地上,重复着査干巴拉那句话。
     
          「神明……」
     
          邓子龙脸上冒出了冷汗,斜眼看着杨追悔,在艳阳照耀下,杨追悔那身金甲熠熠生辉,真的有点像被佛光笼罩着的神明,让邓子龙腿有点发软了,几乎有种下跪的冲动。
     
          不仅是邓子龙,在场的守兵都有这种感觉,好几个负责驱赶战俘的守兵也都跪在了地上。
     
          「处理好战俘,受伤的记得替他们包扎伤口再放回去,我要回去休息了,头有点痛。」说完,杨追悔转身离去。
     
          「知……知道了。」邓子龙忙点头。
     
          回到总兵府,早已获得捷报的柯兴宁为杨追悔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桌上还摆上7三瓶上好的女儿红,就算有病在身,柯兴宁也想和杨追悔好好喝一杯。
     
          杨追悔不喜欢酗酒,只有心情很好或者很差时才会喝,至于现在心情好还是差,杨追悔也不知道。大同府能够安然无恙,杨追悔是该高兴,可这一切都是拜罂粟所赐,恨不得将自己撕碎的罂粟竟然役使肉兽搭救自己,这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来,来,杨兄弟,我敬你。」柯兴宁举起酒杯,「腿不方便,柯某无礼了。」
     
          「我们共患难,你怎么还跟我客气。」杨追悔连忙起身,碰杯后,两人一飮而尽。
     
          将最后一道菜端上来的寄寒香替他们斟满酒,本想退下让他们好好聊聊,柯兴宁却要求她也坐下一起吃,寄寒香只好陪着他们了,只是还装得很矜持,滴酒不沾,只负责帮他们斟酒或者夹菜,偶尔自己也吃点菜。
     
          看上去十分贤良淑德,可杨追悔知道她这都是装出来的,至少在后花园的她比还荡,喝得有几分醉意的杨追悔,恨不得将寄寒香压在酒桌上好好干一干。
     
          「如今鞑靼短期内不可能进攻大同府,杨兄弟此行算是顺利完成圣上交代的任务,那杨兄弟打算何时回京师?」
     
          寄寒香目光也落在杨追悔身上,似乎不希望他离开,毕竟余下的四个穴位都要靠杨追悔才能解开,现在的她虽然有了一点内力,可还是个弱女子,要想和邵元节那种道士斗,不解开她余下的四个穴位是绝对不行的。
     
          见两人都想知道自己的打算,杨追悔便道:「这边的事处理完毕,我一定要回去向圣上禀告这边发生的事,还要回独石城阂的家人圑聚。」
     
          「也是,能够娶到黄蓉的女儿,证明你很有福气,以后徐大人的位子一定是你接的,到时候我们一起抵御鞑靼的侵略,为大明的国泰民安献出一点绵薄之力丨,」说得有点激动的柯兴宁吩咐寄寒香替他们斟满酒,又是一飮而尽。
     
          见他们脸都有点红了,寄寒香劝道:「可别喝太多了,要不然待会我要叫家丁把你们揹进屋子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夫人今天可不能打搅了我们的兴致。」酒量本就不行的柯兴宁有点摇摇晃晃,抓起空酒杯,往桌上敲了好几下,道:「斟酒,斟酒,斟酒。」
     
          寄寒香只好再替他们斟满。
     
          酒过三巡,杨追悔没有完全醉倒,不胜酒力的柯兴宁则直接趴在桌上。杨追悔撑着下巴,道:「总兵大人,再来,再陪我喝,才喝这么点,你怎么能退缩呢丨,」
     
          「都已经喝很多了。」
     
          寄寒香将柯兴宁手里的酒杯掰下,有点不满的道:「你们男人喝酒就发酒疯,又吵又闹,平时的君子作风都荡然无存了。」
     
          杨追悔起身,走过去将寄寒香搂进怀里,嬉笑道:「我杨过向来不是什么君子,现在要和夫人好好亲热亲热,你摸摸,我这里都硬起来了。」
     
          「他在这,你别疯了!」寄寒香白了杨追悔一眼,将他推开。确实有点醉的杨追悔摇摇晃晃,一坐在了地上。
     
          「真是的。」寄寒香有点郁闷,走过去想将杨追悔拉起,却反被杨追悔拉倒,更被他骑在身上。
     
          「别这样子,会有人进来的,而且他还在,晚点再弄,行吗?」寄寒香求饶道,可瘦弱的她完全反抗不了杨追悔。
     
          杨追悔俯身,酒味喷在寄寒香脸上,嬉笑道:「夫人,你长得可真漂亮,我要进去好好探索探索。」
     
          「别这样子,现在不能。」寄寒香盯着虚掩着的大门,又望向醉得一塌糊涂的柯兴宁,就怕他突然醒来。
     
          「好,好,好,我放了你,起来。」
     
          杨追悔一把拉起寄寒香,却没有放她走,反而将她压在酒桌上,手已伸进她的裙内,便笑道:「看来夫人永远都没有穿亵裤的习惯呀!」
     
          「还不是为了方便你!」寄寒香瞪了杨追悔一眼,还未完全反应过来,杨追悔已插进来了。
     
          寄寒香怕叫得太大声,忙捣住嘴巴,眼睛则盯着已发出鼾声的柯兴宁。
     
          【此处删除1500字!很爽!181-190合集里发布!】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