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八十四话美人示爱

第一百八十四话美人示爱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八十四话美人示爱
     
          静儿跟着杨追悔走出房间,再次行屈膝礼,道:「杨大人走好。」
     
          「夜深了,你也早点休息。」杨追悔颔首微笑,人已消失在拐角。
     
          「一点架子都没有,笑起来真好看。」静儿这才发觉自己脸红了,忙走进房间。
     
          变成白狐的罂粟正蹲在角落,不时伸出舌头舔着前趾,行为不像白狐,倒有点像一只白猫。
     
          天濛濛亮,杨追悔已起床,原洗漱完毕,参将邓子龙便带着杨追悔熟悉大同府东城门及北城门的防御情况。
     
          走到北城门上,望着昨夜恶战后的战场,箭矢、长矛满地都是,被鲜血染红的石头处处可见,一些破烂的布甲被堆在城墙下。
     
          眺望左侧,杨追悔还能看到袅袅浓烟冲向高空,那儿堆着半丈多高的尸堆,从申时开始烧,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烧完,都是鞑靼兵的死尸。守兵的尸体大部分都被认领,没人认领的直接葬在两里外的荒坡处,简单地立着墓碑,上面只有「大同府子弟兵」六个大字,连姓名都没有。
     
          敌我双方加起来,一个晚上至少葬送了五百多条人命。杨追悔讨厌战争,更讨厌伤亡惨重的战争;他宁愿以一人之力扭转战争,也不愿意让自己的手下赔上性命,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例子实在太多了。负手而立,杨追悔的视线停留在正前方那缕缕轻烟处,问道:「子龙,那边是鞑靼扎营的地方吗?」
     
          「正是。」
     
          比杨追悔矮一个头,身穿铁制盔甲,头戴锁子护项头盔的邓子龙眺望着正前方,继续道:「看样子他们还是不死心,还会进攻的。不过有杨大人在,他们来再多也不怕,呵呵。」
     
          「未来总是存在太多的变数。噢,邓参将,打从我出生以来,从未听过鞑靼进攻大同府,而且两国之间不是还有长城隔开吗?」
     
          「杨大人,就连当今圣上也是你这想法,可能鞑靼正是知道我们都有这种想法,所以才刻意分兵从阴山千里迢迢赶到大同府。」
     
          邓子龙作揖道:「昨夜差点失守,多亏杨大人及时赶到,否则大同府万千黎民百姓都将遭鞑靼毒手,而且从大同府到京师一路都没有阻碍,鞑靼会轻易攻到京师,到时候便亡国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道理我懂。身为大明的一分子,尽点力是应该的。」杨追悔沿着城墙缓步而走,扭头问道:「你是大同府人吗?」
     
          「子龙乃江西丰城人,追随柯总兵来到大同府,不过我倒是想去琼州一带抗击倭寇。」
     
          「海瑞总兵是个很不错的人,我有幸去过那儿。」
     
          杨追悔扬起头,朝阳已从山的另一边冒起,光辉洒在这片被鲜血染红的土地上,感到有点刺眼的杨追悔眯着眼,像很多人那样想用眼睛探索太阳的秘密。
     
          「杨大人,用早餐了。」静儿手做喇叭状在城下喊着。
     
          「你呢?」
     
          杨追悔问道。
     
          「我待会儿和他们一起吃,杨大人保重。」邓子龙抱拳道。
     
          「我们年纪相仿,你叫我杨过或者杨兄弟,呵呵,子龙兄,我先走了。」
     
          「杨兄弟保重!」
     
          只有三人一起用早餐,杨追悔、柯兴宁及其夫人秦丰艳。秦丰艳穿着纯臼千瓣菊纹上裳,月白色百褶裙,如漆乌发梳成一个反绾髻,头上斜簪一支金钗,総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耳上的红宝耳坠摇曳生光,气度雍容沉静。
     
          秦丰艳属于小家碧玉型的女人,有点怯生生的,偶尔会用眼角余光瞄杨追悔,又像做错了事般低头吃着饭。
     
          杨追悔倒是没有注意这个从未说一句话的女人,而是和柯兴宁谈着大同府守城细节。
     
          做为驻守大同府一一十多年的总兵,柯兴宁对这里的设施自然瞭如指掌,他就像一位教书先生般,毫不吝啬地将守城之道全部传授给杨追悔,因地制宜,并不是照本宣科。
     
          熟读《六韬》、《三略》、《易经》三本治世宝典的杨追悔,自认用兵之道比柯兴宁懂得多,却不敢低估地利这一兵事成功的重要因素,所以柯兴宁说的侮个卞都被杨追悔细细咀嚼着。不懂之处,杨追悔也会提出,让柯兴宁替他好好分析分析。
     
          如此下来,一顿简单的早餐花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结束。
     
          此时,杨追悔对于如何守住大同府也有了把握,只是担心鞑靼又会增兵,而且他们到现在都还没再次进攻大同府,杨追悔不禁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搞什么阴谋。管它阴谋阳谋的,反正来了杀光就是了!
     
          杨追悔当然不知道,一直按兵不动的朝鲁是在等着足以让杨追悔粉身碎骨的毒火飞炮。
     
          闲暇之下,杨追悔特意去看望了柯蔷薇。
     
          见床帘还垂着,杨追悔便示意静儿走过来,小声问道:「小姐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不过还不能吃东西。」静儿有点兴奋又有点着急。
     
          「恩公。」
     
          柯蔷薇将床帘撩开,仔细打量着沐浴在晨光中的杨追悔;早已褪下厚重铠甲的杨追悔看上去像一个书生,温文尔雅,使得柯蔷薇都不敢正视他那双充满关心的眼睛。
     
          不等柯蔷薇发话,杨追悔已走到床边,关切道:「柯姑娘,身子如何?」
     
          有点激动的蔷薇脸上浮起两三朵红晕,轻声道:「谢谢恩公关心,蔷蔽身子好多了。战事如何了?」
     
          静儿搬来椅子,杨追悔笑着坐下,道:「鞑靼已经撤退,不过在两里外安营紫寨,很可能还会再次进攻。现在守将一职已由我接任,我以我的人格保证,绝对不会让他们越雷池一步。」
     
          柯蔷薇闭眼休息,含笑道:「早上醒来,静儿有阂说起恩公的风采,不过静儿也没有在场,我想听恩公说说你是如何逼退鞑子的。」
     
          「爹爹来了,做为儿子的自然要跑了。」杨追悔笑道。
     
          「听恩公这么说,你也是鞑子了?那等蔷薇身子好了,蔷薇要把恩公就地正法了。」
     
          柯蔷薇淡笑道,唇角浮起可爱的小梨祸,灵动的明眸上下打量着杨追悔,一点也不害羞。
     
          杨追悔抓捏着下巴,嬉笑道:「那我希望蔷薇姑娘立刻就能将我就地正法。」
     
          「可惜没有灵丹妙药,要不然我希望能和恩公一起上战场杀鞑子!」
     
          有点激动的柯藉薇欲支起身子,但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身不由己,只得榭续躺着,「恩公,若鞑子退回鞑靼,恩公是要继续留在这里守城,还是离开?」
     
          见他们聊得投机,乖巧的静儿也就不当电灯泡,掩门而出。
     
          「我还要回独石城,我的家眷都在那边。」
     
          「噢,我知道,郭芙是你的结发妻子。上次你和她成婚时,我爹爹本来要去,可又担心这边会出事,所以只让人备了些薄礼送过去。」
     
          「呵呵,心意到就好了。」
     
          想起和芙儿的成婚经历,杨追悔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那夜他与芙儿结合了!直到现在,洞房之夜还是让杨追悔回味无穷,害羞却又急欲品尝滋味的少女最可爱了。
     
          「恩公,那我也要和你去。」
     
          「嗯?」
     
          「恩公如此神勇,我已经看上你了。」柯蔷薇认真道。
     
          听到门外传来静儿咯咯的笑声,杨追悔有点窘迫,以为自己听错的他便问道:「蔷薇姑娘,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看上你了。」
     
          「看……看上我?」杨追悔干笑道:「蔷薇姑娘还真爱开玩笑。」
     
          「我真的看上你了,只要能和恩公在一起,蔷薇愿意做牛做马。」
     
          杨追悔伸手摸了摸蔷薇的额头,道:「你可能烧坏了脑袋,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杨追悔就跑了出去。
     
          「恩公……」
     
          一跑出房间,杨追悔与静儿撞在一起,差点吃了静儿的豆腐。
     
          「杨大人,怎么了?」静儿坏笑道。
     
          「我想想我该怎么解读你家小姐说的话。」杨追悔紧张地回过头,就怕柯蔷薇#突然下床跑出来。
     
          「嘻嘻,过来,我和杨大人说说我们家小姐的古怪脾气。」静儿勾了勾手指,杨追悔只得跟着她走到走廊拐角处。
     
          静儿摘下花瓣扔进走廊边的鱼池内,看着金色小鱼相互追逐着,道:「我家小姐的性格和男人差不多,并不是说大刺刺的,而是她不喜欢将感情藏在心里。其寊我家小姐可优秀啦!能文能武,人又长得可爱,很受大家爱慕的。」
     
          「重点,说重点。」
     
          「嗯,嗯。」静儿打量着杨追悔,坏笑道:「杨大人仪表堂堂,以一人之力驱退鞑靼,还在万分危急之刻英雄救美,试问一个花季少女怎么不会看上你呢?而且我说了噢。我家小姐不喜欢隐藏感情,所以刚刚是将自己内心想法说给你听,你有必要那么害怕吗?我家小姐可是大同府之花呀!」
     
          「我不管她是花还是草,女孩子最基本的矜持还是要有的。」杨追悔啼嘘道:「邡样子多恐怖,我和她根本不熟,还说看上我,这话应该是要我说才对。」
     
          「好呀!那你现在进去说吧!」静儿吐了吐小舌头。
     
          「我可没有那种想法。」杨追悔往回走,并道:「好好照顾你家小姐,我要去外面走走。」
     
          「嗯,嗯,记得有空来看望小姐噢!听说看到心爱的人,伤口会癒合得更快。」
     
          杨追悔连头也不回,甩话道:「你这黄毛丫头懂什么,快去照顾她。」
     
          「看来有好戏看了。」静儿浅浅一笑,小碎步跑进了房间。
     
          「恩公被我吓跑了吗?」柯蔷薇问道。
     
          「可能是一时接受不了小姐,不过,我记得教规第一条便是不能和男子同房行乐,若杨大人真的愿意和小姐好,那可怎么办?杨大人长得如此魁梧,那方面绝对有需要的。」坐在床边的静儿皱眉道。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