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七十八话 师父的师妹

第一百七十八话 师父的师妹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七十八话师父的师妹
     
          「佛门弟子竟然……」
     
          「任何人都有贪欲,他想提高武功造诣而阂合作,这又有什么错?」
     
          「你是上清宫的人吧?」
     
          珧玲儿耸了耸肩膀,道:「我是上清宫的信徒,和陛下一样。」
     
          「那我在大殿为什么会如此件反常?」
     
          「那得问你自己。好了,我只是来传圣旨而已,也该回去了,你慢慢享受余下的时光吧。」看了一眼张碧奴,珧玲儿提步而走,嘀咕道:「这个贱女人竟然还没有死,我明天就搞死她!」
     
          珧玲儿离开后,杨追悔特意就着灯笼将圣旨看了一遍,知道明天要被发配边骝,不禁心如死灰。
     
          「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完全没有防人之心的张碧奴问道。
     
          「我也该离开这里了,但是……」杨追悔顺手将圣旨抛到角落,道:「一个人能无牵无挂,上天入地都可以,可当他的心开始记挂某些人时,羁绊也产生了,已不可能来去自如。」
     
          「公子,若你能离开这儿就离开吧!要不明天被充军了,想再回到京师或者独石城也不可能了,碧奴只是一介女子,死不足惜。」误以为杨追悔指的羁绊是自己的张碧奴忙道。
     
          「我逃出这里会连累更多的人,不只是你的生死。」杨追悔笑道。
     
          「羁绊,贱妾明白。我好担心初彤。」
     
          「她是大明的公主,珧玲儿不敢乱来的。」杨追悔安慰道。
     
          其实他也不敢确定初彤公主有没有遭毒手,以珧玲儿那种毒蠍性格,任何坏事都做得出,根本不能将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加在她身上。
     
          和张碧奴聊了片刻,杨追悔便让她枕着自己的腿入睡,他则陷入繁琐的思绪之中。
     
          半夜。
     
          「啊!」连续的几声惨叫将杨追悔惊醒。
     
          「过儿,是我。」一名黑衣人闪到牢前,拿着从狱卒那抢来的钥匙打开了牢门,庙一扯,正是那拥有惊鸿艳影之貌的师姐小龙女,见杨追悔腿上还躺着个女人,小龙女脸色微变,道:「抱歉,师姐来晚了,快跟师姐走。」
     
          杨追悔确实很想抛下一切跟着小龙女走,可逃狱之罪连累到的不只是自己,所以他摇头道:「我一走,黄蓉他们一家会受到牵累,更会导致独石城防御力降低,若鞑靼进攻,大明便危在旦夕了。」
     
          小龙女显然有点惊愕,她一直记得杨追悔应该是一个不羁的男人,从未想过他还会关心国家大事,可此刻她只希望杨追悔能平安,便道:「师姐管不了那么多,你先跟我走!」
     
          「抱歉。」
     
          「大不了连夜到独石城,让他们跟着我们一起走!」
     
          「师姐,你还是不明白追悔的意思,追悔是怕大明的黎民百姓受到鞑靼的迫害。」
     
          「你!」小龙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咬牙道:「你跟不跟师姐走?」
     
          「我自有对策,师姐先回揽月轩等我。」
     
          小龙女笑了笑,丹唇微张,道:「你还是那么固执。罢!罢!反正这几日我会留意朝廷的动静,若他们对你不利时你还在牢里,到时候我绝对要把你救出去。」
     
          小龙女拉上庙,转身将牢门锁上,嘱咐道:「一切要小心,师姐会在揽月轩等你的。」
     
          「师姐,保重。」
     
          「你也是。」小龙女明眸闪过一丝忧郁,多看了杨追悔几眼便疾步离开,不久,杨追悔又听到了狱卒的惨叫声,看来又被小龙女殴打了。
     
          不到半个时辰,杨追悔又听到狱卒的惨叫声,他有点闷,难道小龙女又跑来劫狱了?
     
          思考间,一名黑衣人拿着钥匙开门。
     
          藉着火光,杨追悔仔细打量着黑衣人,可以确定是女子,体态略比小龙女丰.满,也比她高了一个头,以及那娴熟的动作,杨追悔怀疑她会不会是黄蓉,可黄蓉会来劫狱吗?
     
          黑衣人将门踢开,道:「跟我走!」
     
          这声音杨追悔从未听过,根本不知道她的意图。
     
          「快点!」黑衣人又催促道。
     
          「我不能离开。」杨追悔又打算说那些爱国大道理了。
     
          「必须走,不能死在这里!」黑衣人疾步走向杨追悔,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五指已锁住他的肩胛骨,想将他拽起来。
     
          杨追悔忙用另一只手抓住黑衣人的手,内力一震,黑衣人只得松开手后退数步,甩了甩被震得有点发麻的手掌,笑道:「小小年纪,内功却如此精湛,勤加修练,绝对是世间罕见高手。」
     
          「我确定我不认识你。」看了一眼张碧奴,见她睡得很香,杨追悔稍稍安心了。
     
          「但我认识你师傅。」黑衣人道。
     
          「林朝英?」
     
          「另一个。」
     
          「南海神尼?」杨追悔惊道。
     
          「正是。」黑衣人得意地笑着,道:「所以我才来救你,要不然你以为我是吃饱没事干,跑到大牢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你必须跟我走,不能让凌霄派的香火断了。」
     
          「我真的不能离开这里,前辈的心意我心领了。」
     
          黑衣人盯着张碧奴,道:「难道你想在这里和这个女人修练婬龙九式不成?」
     
          「前辈怎么会知道婬龙九式?」杨追悔又是一惊。
     
          「实不相瞒,我乃南海神尼的师姐凌绾白,师妹创出婬龙九式也有我的功劳,你现在修练到哪式?」
     
          「第三式。」
     
          「进度有够慢。」顿了顿,凌绾白继续道:「接下来的六式口诀,你看了吗?」
     
          「只看到第五式,因为……」想起那几个字,杨追悔忙问道:「难道真的必须修练第五式才能看第六式口诀吗?」
     
          「必须循序渐进,你按照秘笈进行修练就好。你应该尽快突破第五式,把手给我。」凌绾白半蹲于地,把住杨追悔的脉搏。
     
          片刻。
     
          「看来也修练了那似邪似正的吮阴心诀。」
     
          凌绾白盯着杨追悔的脸,继续道:「刀枪不入之身确实是武林高手梦寐以求,但比起上清宫的妖术,你这点能耐不算什么,就算你能熟练霜雪飞剑、珈蓝问佛等剑法,你也斗不过上清宫,最多自保而已。要想让凌霄派入驻中原,最大的敌人其实是上清宫;上清宫渗透朝廷内部,你要走的路还很长,必须尽快修练到第九式,将九式融会贯通,达剑心通明之境。」
     
          「师伯,你说话口吻阂师傅好像,可否一现尊容?」
     
          「你这修练婬龙九式的弟子,难道只要是女人都想轻薄一番吗?」凌绾白将庙一拉,皓齿朱唇,柳眼淡眉,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左右。
     
          杨追悔不禁感叹道:「师伯真年轻。」
     
          杨追悔还没看够,凌绾白已拉起庙,道:「时间不多了,你必须跟我离开这里。」
     
          「我不能连累芙儿……」杨追悔话还没说完,一阵吵杂脚步声便响起。
     
          「该死!」凌绾白低吼一声,人已跃起,像壁虎般躲在监牢阴暗的角落。
     
          珧玲儿和几名锦衣卫正赶到监牢前,多疑的珧玲儿打量着监牢各角落,却没有发现屛息的凌绾白。
     
          「喂他吃下。」珧玲儿让在一边,冷冷道:「听说之前有人来救你,没想到你还不走。为了让你乖乖上路,皇上已传下口谕,要求你吃下软筋散。」
     
          「不把我逼到绝境,你绝不罢休是吧!」杨追悔目眢欲裂,恨不得奸杀挑玲儿。
     
          两名锦衣卫走向杨追悔,躲在墙角的凌绾白忽然现身,左右掌各搫中锦衣卫的胸膛,排山倒海之势让锦衣卫双双呕血,身子像沙包一般飞到后方,撞在柱子上,头一歪,已然断气。
     
          「抓住刺客!」珧玲儿忙退后,让余下的四名锦衣卫冲锋陷阵。
     
          凌绾白的手掌如幻影般击出,两、三招便让四名锦衣卫倒地死透。
     
          刚收回手掌,凌绾白整个身子朝后方弯去,一根金丝从她乳尖上方划过,打在墙上又反弹回来,刺向凌绾白的后脑杓。
     
          见状,杨追悔终于明白在琼州遇到的黑衣人就是珧玲儿,只是他想不通武功高强的珧玲儿为什么要假扮接近自己?来不及多想,杨追悔已用内力震断手炼脚炼,也加入了战斗。
     
          早已被惊醒的张碧奴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三者内力的波动让她十分不安,不时发出惊叫声。
     
          「小心!」凌绾白手用力一拂,震开杨追悔,而他原先待着的位置正划过一根金丝,若再晚一步,恐怕他已被金丝绞断脑袋。
     
          有惊无险的杨追悔只得更加小心,但这里只有火把,金丝又太不显眼,若不是金丝偶尔反光,杨追悔和凌绾白可能早遭毒手。
     
          珧玲儿用牙齿咬住金丝,人已退到监牢外,冷冷一笑,甩动金丝,却不是攻击他们,而是将近前的几枝火把都打灭。
     
          黑暗对杨追悔和凌绾白非常不利,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时,金丝已刺向凌绾白。
     
          早已闭眼的凌绾白正听着金丝搅动空气发出的声音,身形一闪,人已避开,金丝抽空,啪的一声砸往地面,扬起阵阵尘埃,呛得张碧奴眼泪直流。
     
          「杨过!上!」凌绾白顺手捡起铁炼甩出,在金丝上缠了好几圈,想趁机制住珧玲儿,可这金丝又细又滑,在杨追悔奔向珧玲儿的过程中,珧玲儿已抽出金丝,耳朵一动,往右侧甩出金丝。
     
          啪!
     
          「杨过!」凌绾白叫出声。
     
          金丝确实打中了杨追悔,还缠住杨追悔的手臂,完全不知痛的杨追悔速度不减,吼叫着用一只手掐住珧玲儿的脖子,将她按在监牢的铁柱上。
     
          「我只要一扯,你的手臂将会断掉!」珧玲儿威胁道。
     
          「呵呵,在那之前,你已经断气了。」杨追悔冷笑道。
     
          「放开!」珧玲儿吼出声。
     
          修练吮阴心诀的杨追悔虽号称有刀枪不入之身,可面对可以轻易切裂人体的金丝,心里其实还是有几分忌惮,所以那只掐住珧玲儿脖子的手也不敢太用力,就怕珧玲儿冲动之下催动金丝,到时候自己就成了断臂的维纳斯。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