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七十六话 皇后张氏

第七十六话 皇后张氏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七十六话皇后张氏
     
          杨追悔跪在地上,浑身冒着冷汗,睁大眼看着举刀围向自己的锦衣卫,不知所措。他的脑子里一团混乱,正在重播着刚刚那诡异的一幕:受赏者竟然要杀当今皇帝!
     
          这绝对是杀头之罪!
     
          「抓下这个乱臣逆子!」
     
          嘉靖怒吼,像猴子般跳了起来,而坐在他旁边的珧玲儿则一脸镇定,嘴角显露着快意笑痕。
     
          凭杨追悔如今的武功修为,三想要挡下那些锦衣卫是小事,而且为首的还是受命于自己的陆炳,只要杨追悔随便说出一个字,陆炳便会倒戈相向,变成自己的盾和矛,可是……
     
          考虑到芙儿她们的安危,杨追悔也只能束手就擒了。
     
          锦衣卫擒住杨追悔,将他压在地上,等候着嘉靖的发落。
     
          「寡人视你为国之栋梁,你却当着大臣及外邦使者的面辱骂寡人,还欲行刺!杨过,你这是大逆不道!来人,推出去斩了!」
     
          「陛下息怒。」徐阶急忙躬身走出,道:「请三思,请听他解释再发落。」
     
          「尚书大人说得有理,陛下切莫气坏了身子。」珧玲儿抿嘴而笑。
     
          嘉靖冷眼盯着杨追悔,问道:「杨过,念你屡立战功,寡人想听听你的解释。」
     
          「陛下,我……」杨追悔该怎么解释,难道要说自己精神错乱吗?
     
          (操!)
     
          「看来他是默认了。」珧玲儿叹息道:「真可惜了。」
     
          杨追悔抬头瞪着珧玲儿,恨不得跳上去她。
     
          「先打入大牢,听候发落。寡人头疼,两位尚书负责招待外邦使者,我先回寝宫休息了。」一脸恼怒的嘉靖起身便走。
     
          珧玲儿白了杨追悔一眼,跟在嘉靖身后离去,锦衣卫则架起杨追悔,拖出太极殿。
     
          阮飞凤面具下的那双眼睛充满了恐惧,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连呼吸都快停止了,只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可这个梦太过真实了。
     
          被迫换上囚服,铐上手炼脚炼,杨追悔被关进了最偏角的大牢内。
     
          铁门一锁,狱卒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哼道:「这是死牢,不管你是皇室中人,还是曾经那尾巴翘得比狗还高的大臣,永远都不可能离开这里,除非是你要被斩符的那天!」
     
          狱卒大笑几声,摇摇晃晃地走开了,还打了好几个酒嗝。
     
          杨追悔压根就不想理会这种下贱小人,只是观察着大牢的构造。触目所见都是粗如手臂的铁柱、枯黄干草、潮湿的墙壁,一扇脑袋大小的窗户位于一丈多高的墙上。除此之外,墙壁上还残留着道道血迹,早已干涸,也不知道是哪个被折磨的倒霉蛋留下的。
     
          长叹一声,杨追悔想着自己先前到底是哪根筋出了毛病,竟然会去刺杀那个狗皇帝,难道是自己月经失调不成?
     
          想起珧玲儿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杨追悔总觉得一切都和她有关,不过也可能是幸灾乐祸,谁教自己三番两次迷奸了她,而且还爆菊,又偷走了她的肚兜和亵裤。
     
          早知道,杨追悔应该将她的肚兜和亵裤带在身上,刚刚直接扔到嘉靖脸上,看他有何反应!
     
          走到铁牢前,伸手触摸着肮脏的铁柱,杨追悔知道曾经有无数双手摸过这里,十恶不赦之人、被陷害的忠良,绝对都曾经有过,自己到底算是前者还是后者?
     
          正邪善恶通常都是相对的,在珧玲儿眼里,杨追悔这个奸污她的人是坏蛋,但是在三娘、小月、黄蓉等人的眼里,杨追悔是一个好人。
     
          想着从后面干珧玲儿的香艳画面,杨追悔还是有点想不通——一个堂堂的贵妃怎么会跑到琼州去扮演?
     
          除非……
     
          杨追悔眉头深锁,如果一切真的如他想像的那般,估计事态会变得更加棘手,而且他已经将轩止步等人的死和珧玲儿挂上钩,但是为什么燃迹又能逃过一劫?
     
          千头万绪,杨追悔脑子都快爆炸了,索性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这个监牢也只有那一堆枯草可供休息,所以杨追悔打算躺下好好休息一番。正要躺下,杨追悔却觉得眼前的草堆好像动了一下,定眼一看,杨追悔差点蹦起来——一只脚裸露在外面!三寸金莲!
     
          难道草堆下面有一个女人?还是说只有一只脚?
     
          为了解除困惑,杨追悔便将枯草一点点地踢开,一个趴在那里的女人渐渐显露出。
     
          她也和杨追悔一样穿着囚服,只是这件囚服破烂不堪,还黏着不少干涸发黑的血渍。由于她趴着,杨追悔无法看清她的容貌,不过单单看那挺翘美以及完美的身体曲线,杨追悔下意识地觉得她应该是一个美人胚子。
     
          当然,也可能是背影杀手。
     
          不管如何,杨追悔还是得先确定她的生死。
     
          杨追悔蹲在地上,抓住她的手腕,见脉搏还在跳动,只是很紊乱,这才松了口气,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女人只是手指无规律地动了几下,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杨追悔轻轻将她整个人翻了过来,看着她那脏兮兮的脸蛋,虽不算是国色天香,但也天生丽质,只是此时的病态将一切的美都掩盖了。
     
          皱巴巴的苍白嘴唇,双眸紧闭,乱如稻草的鬌发。
     
          单单从容貌来看,这个女人应该四十岁左右,不过微微敞开的衣领暴露出的还算是冰肌玉骨,如果让她洗个澡,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她应该会是一个大方得体的女人。
     
          看了一眼她那高耸的,杨追悔问道:「夫人,你还好吗?」
     
          她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一个字。
     
          见她如此的虚弱,杨追悔便道:「我去叫人来帮你看病。」
     
          正要起身,她却突然抓紧杨追悔的手臂,全身都在颤抖,上下唇动了好几下,声如蚊蚋道:「不……不要……」
     
          杨追悔不小心看到她的肚兜一角,见肚兜边缘缝着金丝,便知她的身分绝对不一般,就想利用真气帮她恢复点体力。
     
          这时,脚步声响起。
     
          杨追悔忙用枯草遮住她的身子,若无其事地在牢里踱步。
     
          「吃吧!」
     
          狱卒将一碗混着青菜的白饭和一碗水放在牢前就走开了。知道这个女人快虚脱了,杨追悔便让她躺在自己上,将水一点点地喂给她,求生的本能让这个女人张大了嘴,要不然杨追悔还不知道该如何喂水给她呢!
     
          水喝下一大半后,女人干咳了好几声,十指紧紧抓着杨追悔的衣角,无力道:「谢谢你……」
     
          见她还不能睁开眼,杨追悔便问道:「我再拿点米饭给你吃。」
     
          「谢谢你。」
     
          知道这个女人太久没有进食,胃无法消化这干巴巴的米粒,杨追悔便将剩下的水和饭菜搅拌在一起,当成米粥喂她。
     
          一刻钟后,女人终于将米饭都吃光,太过疲倦的她枕着杨追悔的就睡着了。
     
          看着她那起伏得很有规律的,杨追悔稍微放心了。
     
          一个时辰后,女人终于醒来,伸手触摸着杨追悔的脸颊,问道:「你是何人?」
     
          直到这一刻,杨追悔才发现她是一个瞎子!愣了一下,杨追悔答道:「我叫杨过。」
     
          「呵呵,杨过,是郭靖、黄蓉夫妇收留你的吧?」
     
          见她知道这点,杨追悔更为惊讶,不禁想着她会不会也是杨过的老相好?可想来想去,杨追悔都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小,因为《颠鸾倒凤》开篇的五万字涉及到的女人很少,几乎都在杨追悔以前收集的木偶行列里,那么她又会是谁呢?
     
          「嗯,是的。夫人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杨追悔忙问道。
     
          「呵呵,说来话长。」她露出笑意,轻声吟道:「寥落古行宫,宫花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听着诗句,杨追悔大致确定了她是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妃子,可这里是死牢,又不是什么冷宫。
     
          为了确定她的真实身分,杨追悔直言道:「敢问夫人尊姓大名?」
     
          「贱妾姓张,张碧奴。」
     
          「张碧奴……」杨追悔念叨着,突然像了般抖了一子,急问道:「夫人是母仪天下的张皇后?」
     
          「正是,唉……」张碧奴微微叹息,道:「飞得越高,摔得越重,贱妾深知这道理了。」
     
          杨追悔难以置信地盯着她那张脸,又觉得她没有必要骗自己,便问道:「那么张皇后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说来话长……」
     
          张碧奴便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告诉杨追悔:「自珧贵妃进宫后,贱妾便失宠;知自己花容凋零,我也没什么好奢望的了,只希望能看着初彤长大嫁人。怎料那天睡到半夜遭人劫持,醒来后便在这儿,眼睛还瞎了。知道这是死牢,我便向狱卒求救,可他们说张皇后好端端的在宫里,我再胡说,他们便要杀了我。」
     
          杨追悔问道:「这听起来确实有点不可思议,娘娘你有得罪什么人吗?」
     
          「贱妾一直都待在后宫,安于本分,不可能会得罪人的。」
     
          「珧玲儿呢?」
     
          「珧贵妃……」张碧奴陷入了思考,好一会儿才开口道:「贱妾记得有次看到她和上清宫的邵道长在聊天,不过贱妾不记得他们说了什么。」
     
          杨追悔面色凝重,看来他一直小看了珧玲儿,没想到她也是上清宫的人!
     
          「你有看到我女儿初彤吗?」张碧奴问道。
     
          「我刚到京师,还没有见过公主。」杨追悔如实道。
     
          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有初彤公主的存在,毕竟他是一个穿越者。
     
          「我很担心她的安危。」顿了顿,张碧奴问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杨追悔只得将太极殿上发生的事告知张碧奴。
     
          「怎么会这样?」张碧奴叫出声,「这不可能的,只要是正常人都不可能会做出那种举。弑君!严重的话会诛九族的。」
     
          ※※※※※※※※※※※※※※※※※※※※※※※※※※※※※※※※※※※※※※【《神雕之颠鸾倒凤》◎风油精◎专属作品※***,翠微居居首发:cuiweiju.com】※※※※※※无论您在哪个网站看到的都是删节版,要看完整版请来首发网站,支持正版!※※※※※※※※※※※※※※※※※※※※※※※※※※※※※※※※※※※※※※※※※※※※※※※※※※※※※※※※※※※※※※※※※※※※※※※※※※※※※※※※※※※※※※※※※※※※※※※※※※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