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七十一话 两女同陪

第一百七十一话 两女同陪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七十一话两女同陪
     
          当杨追悔看到最后一行字时,他倒是松了口气,原来还有前提准备,便是吸收女体精华完要对棒进行清理再插进女体嘴里。
     
          至于这招的作用,口诀却没有提及。
     
          杨追悔继续翻着,想看一看后面几式,却看到了几个大字:未修练第五式,绝不可参看第六式。
     
          一张白纸就那么一行字,看得杨追悔有点发毛,他现在才发觉自己竟然那么乖,从得到秘笈那刻起便没有胡乱翻阅,或者说他压根没有注重这秘笈,反正他觉得只要懂得前面两、三式便足够了。
     
          「看来可以忽略第四式,直合接修练第五式了。」
     
          杨追悔收好秘笈,脑子里浮现着几位美人的倩影,想从中挑选出一个适合双修第五式的。
     
          由于是要进行爆.菊,杨追悔便将目标定在夏瑶或者施乐身上,可这两女都不合适,爆之后要进行口活,一般的女人都不会同意的,夏瑶生性刚忍,施乐那菊花又不能乱爆,杨追悔也只好放弃。
     
          第五式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爆.菊,还要女方放下尊严,这实在是有点困难。
     
          杨追悔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在翻来覆去,想不出谁适合和自己修练第五式,毕竟这招式实在是有点啊!
     
          可如果第五式都无法修练,他又怎么去修练余下的四式?而且这四式可能越来越,杨追悔不禁怀疑婬龙九式的最终式很可能是要将女体肢解……
     
          「真的好。」
     
          杨追悔打了个哆嗦,不敢想象那画面,电锯杀人狂的古代版。
     
          想着这些婬乱招式,杨追悔脑海里又浮现出南海神尼的倩影,更想起她被公孙绿萼刺死后被仙血龙鱼吞食的画面。
     
          就当是为了师傅,杨追悔也要好好修练婬龙九式。
     
          躺了一个下午,杨追悔也想了一个下午,最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晚饭时间已到,他索性洗把脸去吃饭。
     
          作为一名合格的丈夫,和妻子郭芙分开那么久,杨追悔晚上理所当然要和她一块睡,可又被优树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征服,不禁在优树和郭芙两人之间犹豫着,完全不知道该陪谁睡好。
     
          站在走廊的杨追悔看着左右两只手。嘀咕道:「优树是我妹妹,那么纯洁可爱,晚上不陪她恐怕她会伤心死的,而且她记忆力又那么差;芙儿是我明煤正娶的妻子,我又是上门女婿,回来的第一个晚上不和她睡觉也不行。唉,为什么我没有孙悟空的分身术呢?」
     
          苦恼之际,杨追悔的耳朵忽然披捏住。
     
          「大不了你去陪你的情妹妹!」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郭芙气呼呼道。
     
          「轻点……」杨追悔忙抓住郭芙的手,要不然自己的耳朵绝对被拧下来。
     
          揉着耳朵,杨追悔叹气道:「娘子,要不然晚上三个人一起睡?」
     
          「你!」郭芙握紧拳头,却又妥协道:「好吧,那你把优树接到我们房间,我也知道你不可能属于我一个人。」
     
          「那我能让小月、施乐、小瑶她们也来吗?」杨追悔无耻道。
     
          「可以啊!」郭芙露出甜甜的笑容,「那我是不是也要把我娘叫来,然后让你为所欲为呢?」
     
          杨追悔忙摇手,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吃不消,呃,我去接优树,你先回屋里等我。」
     
          看着杨追悔跑开的身影,郭芙垂着脑袋,嘀咕道:「我干嘛要答应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呢?真是作践自己,可这是绝对会发生的,谁教我爱上了这个招风的男人呢?不过能嫁给他也是一种幸福。」
     
          想起中午被杨追悔干得几近虚脱的画面,郭芙下.体隐隐生热,捂脸道:「我被相公带坏了。」
     
          将优树带到房间,郭芙已躲在被窝里,露出凝脂般的香肩。
     
          见她那件粉色的绣花罗裳叠放在床尾,杨追悔便知郭芙现在绝对只穿着肚兜和亵裤,难道这小妮子准备来个三人行不成?
     
          杨追悔还在意婬着,优树已走到床边,好奇道:「哥哥,晚上我们三个一起睡吗?」
     
          「当然。」有点猴急的杨追悔已开始宽衣解带,并道:「优树乖,衣服脱了放在床尾。」
     
          「好的,那要脱光吗?」优树认真道。
     
          「不……不用……」杨追悔露出有点猥琐的笑容,如果不是郭芙在这儿,他绝对希望优树能脱得精光,然后再发生一些香艳的事。
     
          「优树明白。」
     
          优树将花色和服脱下,叠好放于床尾后便钻进被窝,还很好心地替郭芙盖好被子,接着便睁着那双明澈双眸看着爬的杨追悔。
     
          床有点挤,杨追悔正面躺在中间,一手抱着郭芙,另一只手抱着优树,闻着她们身体发出的幽幽体香,他那根不争气的一直处于状态,却又不敢对任何一人下手。
     
          这期间,郭芙都没有很大动作,更没有说话,她不喜欢和女人分享杨追悔,所以只希望自己能早点入睡,可脑子乱糟槽的,她根本睡不着。
     
          「哥哥,明天你就要走了吗?」优树感伤道。
     
          「嗯。」
     
          「那可以带上优树吗?」
     
          「下次再带你去,这次不可以。」杨追悔安抚道。
     
          「优树会很乖很乖的,哥哥要优树做什么,优树就做什么,哥哥不让优树做什么,优树就不做什么,如果哥哥要让优树吃那东西,优树也会吃的。」优树贴紧杨追悔,玉兔正无意识地蹭着杨追悔的臂弯。
     
          「我知道优树很乖,所以这次要听哥哥的,好好待在这里,哥哥很快就回来。」
     
          「真的很舍不得哥哥。」优树略带哭腔道,手则放在杨追悔强壮的胸膛前,问道:「这儿的人优树都不认识,优树真的好担心……担心哥哥不在了,优树会伤心死掉,呜……」
     
          一听到优树的哭声,杨追悔忙将她搂紧,道:「你这傻妹妹,哥哥兜很快回来,你哭什么哭?再哭,哥哥把你扔出去喂老虎。」
     
          优树急忙擦去脸上的泪水,喃喃道:「优树知错了,优树知道哥哥最爱优树了,以后优树要给哥哥生好多孩子。」
     
          「确实是好妹妹。」
     
          「真肉麻,我都有点受不了了。」郭芙嘟喃道。
     
          「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本来睡着了。」郭芙转了个身,道:「可被你们那肉麻的话吵醒了,我猜你已经和优树发生过关系了吧?」
     
          「没。」杨追悔马上否定。
     
          「真的?」郭芙显然不相信杨追悔的话,在她眼里,杨追悔是一个超级;优树又变成他妹妹,还说要替他生孩子,要发生关系岂不是非常简单?
     
          「真的。」杨追悔搂紧她们两个,道:「她是我妹妹,我才不会乱来。」
     
          「那这又算什么?」郭芙一手握住杨追悔那硬邦邦的,鄙夷道:「这么硬,还说不是对她有意思?」
     
          「它是为你而的。」杨追悔诚恳道。
     
          这时,优树的手也去摸索,并好奇道:「姐姐,哥哥有让你吃这个吗?今天哥哥叫我吃呢。」
     
          「色魔。」郭芙用力捏了一下,气得想把他踹下床。
     
          杨追悔惨叫一声,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们的话,这个黑锅他是得背了。
     
          一大早醒来,杨追悔黑眼圈十分重,一晚上他都没有睡好,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只是被郭芙攻击了好几次,而且每次都是攻击命根子,后来,杨追悔只好像只蛤蟆般趴在睡。
     
          打点了行李,杨追悔也该前往京师了。
     
          队伍其实和进独石城没多大区别,只是多了几名郭靖特意挑选的精壮护卫,他必须确保阮飞凤等三位使者的安危,毕竟他们是贵宾,若出事,联合女真族攻打鞑靼一事很可能不了了之。
     
          向前来送行的人道别后,他们迎着朝阳前往京师。
     
          在这么多人中,最兴奋的当属阮飞凤,毕竟她快可以见到失散十多年的女儿徐悦晴,可惜不能相认。
     
          当日午时,队伍进行短暂的休息,杨追悔和护卫们闲聊,偶尔还爆发出爽朗笑声,杨追悔的平易近人让护卫觉得非常自在,什么话都敢说,甚至还学杨追悔说出不少。
     
          杨追悔正想讲,却闭上了嘴巴,伸手示意大家不要出声,自己则提着刻龙宝剑走向后方。
     
          停住脚步,望着烈风萧瑟的黄土地,他总觉得有些怪异,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也许只是神经紧张吧。
     
          来之前,黄蓉多次嘱咐杨追悔一定要小心行事,尤其是要确保三个女真部落的使者的平安,更直言路上可能会有劫匪,所以他一直都很在意任何风吹草劲。
     
          「杨公子,怎么了?」顶着烈日的阮飞凤正走过来。
     
          「没事,只是我的错觉。」杨追悔笑道:「这里风沙多,巫王还是待在马车里。」
     
          「思,谢谢杨公子关心。」阮飞凤点头道。
     
          杨追悔刚想送阮飞凤回马车,却觉得地动山摇,一股风沙正从后方席卷而来,土块炸起,飞得到处都是,天空瞬间被滚滚灰尘所遮蔽。
     
          「保护好使者。」杨追悔慌忙拔出刻龙宝剑,面对越来越接近的沙尘暴,杨追悔冒出冷汗,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
     
          「这是上清宫圈养的肉兽。」周不仙道。
     
          「肉兽?什么东西?」杨追悔叫道,听起来仿佛肉兽是一种美味佳肴。
     
          「就是肉兽。」周不仙搂紧阿木尔,道:「娘子,别怕,有相公在。」
     
          看到他们两个,杨追悔有点郁闷,只得一边指挥他们往后退,一边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沙尘暴。
     
          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好像被剥了皮的肉兽从地底钻出,有两辆马车那么大,浑身上下都是血红色的肥肉,还缠绕着数不清的铁链,躲在肥肉下的脑袋伸出,长得就和龟.头没什么两样,只是多了一张血盆大嘴,上下颚都是半尺长的巨齿,额前还贴着一张深陷入肉的道符。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