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七十话 黄蓉喂

第一百七十话 黄蓉喂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161-170完整版已经出来的,需要的发订阅记录或用户名和密码到727376174@qq.com
     
          第一百七十话黄蓉喂
     
          「因为每天看到的都是不认识的人,优树怕他们是坏人。」优树鼓起两腮,娇嗔道:「只要哥哥陪着优树,优树吃什么东西都可以。」
     
          「真的?」杨追悔扬起宇眉。
     
          「嗯。」优树很认真地点头。
     
          杨追悔拉着优树的手按在胯点间,嬉笑道:「那你吃这个。」
     
          「什么东西?」优树显得有点迷茫,手缓慢摸着杨追悔,便去解杨追悔的腰带,想看一看那热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现在先别吃,下次哥哥教你吃。」杨追悔制止优树的动作,因为门边的纱耶已经火冒三丈了。
     
          「嗯,那要优树吃的时候记得说喔,只要是哥哥说的东西,优树都会吃的。」优树笑得十分腼腆,正把玩着杨追悔的发丝。
     
          「你现在只能记住我吗?」
     
          「嗯。」
     
          「知道了。」杨追悔微微叹气,在优树光洁的额头上吻了好几下,提声道:「纱耶,去准备一些吃的给优树。」
     
          「是。」
     
          不久,端着鱼丝白粥的纱耶走了进来。
     
          「她叫纱耶,是你的好姐妹,你可不能把她忘记了。」杨追悔介绍道。
     
          优树很认真地打量着纱耶,嘀咕道:「纱耶,姐妹,忘记,嗯,我不会忘记的。」
     
          放下鱼丝白粥,纱耶干笑道:「一会儿便忘记了,我已经习惯了,虽然不希望公主想起往事,但这种被人遗忘的感觉真的好难受。」
     
          「别在优树面前说这些。」杨追悔打断道。
     
          「是,杨君,我在门外,有事叫我。」纱耶笑了笑,便退了出去。
     
          舀起鱼丝白粥喂着优树,杨追悔偶尔还要帮她擦拭唇角,看着这个躯体成熟却又表现得如般的皆川优树,杨追悔嘴角翘起,他真的很想将她的衣服剥光。
     
          其实,要奸婬优树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可杨追悔又觉得现在不能下手,如果搞大了她的肚子,恐怕自己会被世人骂死,而且优树又没有自理能力,抚养孩子对她来说是一项不可能的任务。
     
          喂她吃完粥,杨追悔便吩咐纱耶去准备热水给优树洗个澡,他则找了借口暂时离开。
     
          敲响黄蓉房间的门,得到她的同意,杨追悔便走了进去。
     
          此时黄蓉正在给幼蓉喂女乃,由于前两次喂女乃都被杨追悔看到,所以这次她也没有避讳,一边摸着幼蓉那如剥壳鸡蛋般的脸蛋,一边看着走进的杨追悔,微笑道:「过儿,此行是否顺利?」
     
          看着黄蓉,杨追悔不禁有谷欠火焚身,道:「都搞定了,女真族的三大分支都愿意助大明一臂之力,****台吉那边也点头了,现在主要看嘉靖那边了。」
     
          「自古英雄出少年,过儿,看来娘没有看错你,不过……」
     
          「娘有话直说,过儿都在听。」杨追悔不仅在听,而且还在看,他简直想夺走幼蓉的位置,用自己高超的舌技征服黄蓉的玉兔,他更在思考婴儿吮乳到底会不会让黄蓉流出水。
     
          「从目前状况来看,过儿的仕途勉强算是一帆风顺,而这次嘉靖可能还会加封,不过有些事娘还是得先和你说。」
     
          见杨追悔一直盯着自己的胸,黄蓉心跳加快,她下意识地拉了拉领子,藏好几乎的酥乳,继续道:「如今朝廷的权力主要集中在吏部尚书严嵩手里,若过儿想平步青云,那必须依靠他才行。」
     
          「不可能。」杨追悔立刻否决,「严嵩那狗东西,我杨过怎么可能会趋炎附势?伯母,你太小看我了。」
     
          黄蓉露出欣慰笑容,道:「你能说出这番话,娘也安心了,其实我和靖哥哥都很担心你会顺从严嵩那老狐狸,因为……」
     
          黄蓉沉吟片刻,道:「有些事现在还不能跟你讲,等过些时日再说。你现在要准备进京的事,嘉靖知道你已回来,绝对会连夜召见你。」
     
          「我还想多留在独石城几天,好好陪陪大家呢。」杨追悔无奈道。
     
          「这些天芙儿茶不思饭不想的,晚上好好陪陪她,知道吗?」见幼蓉已吃饱,黄蓉便将她放到襁褓里。
     
          言谈间,杨追悔一直盯着她那泛着微微乳光的玉兔,也许是过于在意幼蓉,黄蓉没注意到自己衣襟大开,那被紫蓝色肚兜遮住一小半的玉兔着实让杨追悔兴奋了一番。
     
          盖好襁褓,黄蓉顺手拉紧衣襟,瞥了杨追悔一眼,见他露出如狼似虎的表情,黄蓉的心为之颤动,却又非常失落,如今郭靖已是太监之身,焚身的黄蓉根本不能得到释放,只能偶尔用自己的手解决,可手和棒比起来真的差了很多。
     
          「你去陪芙儿吧。」黄蓉示意道。
     
          「知道了,娘保重。」杨追悔点了点头便退出去。
     
          「芙儿真幸福。」黄蓉感慨道,似乎又想起那日撞见杨追悔和女儿卿卿我我的情景。
     
          不出黄蓉所料,正午时,将军府便接到来自皇宫的飞鸽传书。要求杨追悔明日赶往京师,知道这个消息后,郭芙、施乐、武三娘等女都显得很失落,优树这个超级依赖杨追悔的妹妹更是一边吃,一边哭,杨追悔安慰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明早就要前往京师,又太久没有和她们欢好,杨追悔自然要好好把握接下来的时间。
     
          午饭后,他先将郭芙干到虚脱,接着就跑到小月、施乐的房间,和她们一起沐浴,又采用狗爬式及观音坐莲干了小月和施乐,面对索欲无度的施乐,已在郭芙身上泄过一次的杨追悔有点想逃走,可还是战胜了施乐,让她连续两次,战斗完毕,杨追悔便将她们抱到休息,而作为牛郎的他还有任务未完成。
     
          走进武三娘的房间,他便看到武三娘正在刺绣。
     
          「我来了。」杨追悔笑得有点猥琐。
     
          「杨公子……相公……」武三娘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起身将门掩上,还特意往外看,就怕有人看到。
     
          「想不想我?」杨追悔嬉笑道。
     
          「嗯。」不擅长言辞的武三娘点了点头,道:「每天都很想。相公好像瘦了?」
     
          抓住武三娘的纤纤玉手,将她的面纱拉下,红颜绿鬓,美若天仙,让杨追悔心神触动,便一把将她抱起压到,道:「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再瘦也不在乎。」
     
          「相公更会说话了。」武三娘吃吃一笑,不敢正视杨追悔,用纤臂勾住杨追悔的脖子。
     
          闻着武三娘那气似幽兰的体香,着她那冰肌玉骨,杨追悔便将她腰上的淡蓝轻纱解开,手沿着肚兜下缘往玉兔爬去。
     
          当他的手成功登上峰顶并找到已然硬起的樱桃时,武三娘忍不住发出满足的呻.吟,目光闪烁不安,脸蛋艳如桃李,娇躯也如青蛇般轻微蠕动着。
     
          「你更敏.感了。」杨追悔笑道。
     
          「羞死妾身了。」武三娘偏过头。
     
          「好,好,不调戏你了。」杨追悔另一只手已掀开武三娘的裙子。
     
          「唔……」
     
          「干娘,你在吗?」门外突然响起郭芙焦急的声音。
     
          这么一吓,杨追悔差点滚下床,更吓得躲到屏风后面去。
     
          「正要休息呢。」系好轻纱的武三娘起身打开门,将郭芙迎进了屋,「芙儿,你怎么了?」
     
          完全不知道杨追悔就在房间的郭芙道:「干娘,你能不能教我刺绣?我想绣手帕给相公,要不然他可能会忘记回家。」
     
          听到这话,杨追悔都差点笑出声。
     
          (看来芙儿这个小妮子还是挺在乎自己的!)
     
          正当杨追悔得意之时,郭芙又补充道:「如果他不回来,在外面拈花惹草,得了花柳病,那倒楣的可是我。」
     
          杨追悔彻底无语,原来郭芙在乎的是自己身体的健康。
     
          「干娘正好在绣,你回房间取些布料,我一步步教你。」武三娘含笑道。
     
          「等我。」很开心的郭芙像旋风般飞奔而出,完全没有已婚少妇的矜持。
     
          杨追悔将武三娘拉进怀里,道:「好好保重,下次回来再好好疼你。」
     
          「婬龙九式修练得如何了?」武三娘突然问道。
     
          「呃……」杨追悔都快将婬龙九式抛诸脑后了。
     
          武三娘严肃道:「师傅最后的心愿你该懂的,好好修练婬龙九式,可不能让九泉之下的师傅失望,懂吗?而且修练婬龙九式也有利于相公周旋众女,你应该勤劳点才是。」
     
          「好,好,我知道了。」遭到数落,杨追悔只得低头认错,并道:「我先走了。」
     
          回到自己房间,杨追悔从柜子最底层取出婬龙九式的秘笈,那儿还有珧铃儿的金色肚兜和亵裤。
     
          抓起闻了阎,杨追悔想起那夜爆她菊花的画面,明天进京,杨追悔有点担心会遇到她。
     
          「再遇再奸,奸到她爽为止。」杨追悔仰躺于床,开始仔细看着婬龙九式。
     
          杨追悔已熟练第一至第三式,还余下六式。
     
          「第四式婬龙潜渊,此招式为前三式融合所成,需对女体进行更大程度的侮辱,必要时可伤其身体,女体高朝前封其四满、关元、曲骨三大穴位,吸收交.媾精华。此招式是对前三式的融会贯通,可多加练习。」
     
          对于婬龙潜渊,杨追悔看得有点迷茫。既然说是前三式的融合,那就应该是将这三式的精华之处都融合在一起,可这口诀写得有点乱,根本没有说清楚到底要不要像第一式那样抽插七七四十九次,也没有说要不要将精夜喂给女体,不过应该是要的吧?
     
          感觉这招没多大意义的杨追悔翻动秘笈,开始看第五式。
     
          「第五式婬龙游旱,就是……呃……」杨追悔差点傻了,没想到这第五式竟然是月工交,这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仔细看着口诀,杨追悔才知道这招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月工交,也需像第二式那样点穴,还需吃女体的阴.精,还要将……
     
          「我靠,够恶心的。」
     
          www,.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