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六十七话 吃她们豆腐

第一百六十七话 吃她们豆腐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六十七话吃她们豆腐
     
          「你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正经过。」夏瑶笑了笑,更是握紧杨追悔的手。
     
          「相公,有蚊子咬我。」阿木尔嗔道。
     
          「娘子,别怕,有我在。」周不仙忙搂住阿木尔的腰部,继续道:「再咬你,我就一巴掌拍死它。」
     
          「谢谢相公,我好爱你喔。」
     
          听着他们那至极的对话,夏非瑶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更忍不住笑出声,道:「你真的很搞笑,竟然当红娘把他们撮合为一对。」
     
          「你不觉得他们很合适吗?」杨追悔扬起眉毛,显得十分得意。
     
          「很怪异。」夏瑶看了一眼棉表情的陆炳,道:「如今陆炳也被你控制了,看来我的大仇得报之日就快来了。」
     
          「不管你要做什么,记住一定要先阂商量,严嵩父子可没有那么好对付,而且在他们后面还有上清宫的支持。」
     
          「知道,我以后都听你的话。」
     
          杨追悔随手捏了一下夏瑶粉,嬉笑道:「还疼吗?」
     
          「又开始不正经了。」夏瑶一把推开杨追悔,像个快乐的森林精灵般往前跑着。
     
          「真的像变了一个人,能一辈子这样就好了。」杨追悔感叹着,也跟了上,周不仙则在帮着他的爱妻驱赶蚊子。
     
          从建州左卫出发到鱼失所,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
     
          期间杨追悔还对夏瑶的后庭花起邪念,却被夏瑶拒绝了,因为她不希望第二天痛苦地走路,为了不让杨追悔失望,她只好用嘴巴和手替杨追悔解除,还喝下了那自马眼喷出的美味。
     
          当他们来到鱼失所时,那儿已有八名身着嫣红襜裙的少女在迎接着他们。
     
          一看到这些妙龄少女,杨追悔不禁感叹道:「文明开化的地方就是好,至少知道将美表现出来。」
     
          擅长吃醋的夏瑶立即用手肘去捅杨追悔的胸膛。
     
          由于他们不懂女真族的语言,所以这次阿木尔变成他们的翻译,一名自称是族长的六旬老者将他们迎到部落中,将关于海兽的资料更清楚地告知他们。
     
          杨追悔多次问到海兽到底有没有人驾驭,可得到的答案都是没有,这让他忐忑不安,他可不确定凭着自己或者这把还未开封的刻龙宝剑,能杀死一只凶猛海兽。
     
          如果是母的,杨追悔就用大鸡鸡插死它。
     
          如果是公的,杨追悔的菊花可能不保。
     
          谈话间,酒菜已准备好,那几名襜裙少女在酒席间翩翩起舞,偶尔还去杨追悔,弄得夏瑶郁闷不已,女扮男装的她却不能赶走像蝴蝶般围在杨追悔身边的少女们,而且还有两名少女围在她周围,不时用羽扇着她。
     
          见杨追悔一点都不收敛,还不时露出色眯眯的笑容,夏瑶心一横,干脆拉住少女的手,让她们坐在自己旁边,想以此刺激杨追悔,可惜她又不是被帅哥围着,杨追悔又怎么可能会生气呢?
     
          饭后,他们便到族长为他们准备好的房间休息,为了防止杨追悔拈花惹草,夏瑶坚持要和他睡一个房间,无奈的杨追悔也只能点头。
     
          休息了一个下午,一场略显平淡的晚饭后便是营火表演。
     
          作为贵宾,杨追悔被围在正中间,穿着异服的海西女真少女手牵着手哼着欢快的歌儿,还不时朝杨追悔聚拢,让杨追悔吃了不少豆腐。
     
          「真是气死人!」站在人圈之外的夏瑶气得直跺脚。
     
          见一个长相不错的少女又送上门,杨追悔便装作无意间与她撞在了一起,顺手摸了一下她的,被瞪了一眼,杨追悔急忙收回手,反正只要有那堆营火,就算吃再多的豆腐也没人会注意到。
     
          玩闹了近半个时辰,营火表演进入阶段。
     
          几个壮汉搬来用手臂般粗细的铁棍串好的剥皮黄牛,架在篝火之上,两人负责转动铁棍,一人负责涂油,其余的人则不断吆喝着,震耳欲聋。
     
          半刻钟后,场上已弥漫着牛肉的香味,杨追悔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时,阿木尔走到杨追悔旁边,小声道:「主人,这算是送别礼。」
     
          「什么意思?」杨追悔脸上的得意顿时消失。
     
          「刚刚有人说明天主人即将和海兽搏斗,一般是有去无回,所以便为主人准备了这盛大的欢送仪式。」
     
          听罢,杨追悔才知道原来这是变相的送葬仪式,心里虽然有点不爽,不过还是尽量装得很开心,反正与海兽搏斗是迟早的,今夜就该好好享受一下,如果那些苗条的异族少女都能与自己亲热一番,那是最好。
     
          可惜这一切都是杨追悔的一厢情愿,有夏瑶在,他再放肆也不可能溺倒于异族少女的温柔乡中。
     
          一会儿,族长便用刀将烤熟的牛肉一块块切下,装在盘子里,再分给杨追悔他们几个客人以及族中的长老,至于那些族人,他们也只有看的分。
     
          享受完盛宴,营火表演已接近尾声,大家开始收拾东西,杨追悔则和夏瑶回房间休息。
     
          躺在,夏瑶埋首杨追悔胸前,问道:「明天真的要去找那只海兽吗?」
     
          「就外表来说,它阂们在潮州看到的那只一样,但是为什么会少了驭龙者呢?」吃得有点饱的杨追悔打了个饱嗝,继续道:「如果真的没有驭龙者,也许我可以变成它的主人。」。
     
          「绝对不可能。」夏瑶撑起身子,盯着杨追悔的面颊,道:「在我看来,你确实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可面对实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海兽,我觉得你应该小心一点,若不行,明天我们直接回去吧。」
     
          「那此行的目的完全没有达到,更不可能联合得了海西女真,甚至会失去建州女真的信任,只联合野人女真是不可能打败鞑靼的。」杨追悔搂紧夏瑶,嬉笑道:「怕什么?上次那只我能搞定,这次的也绝对可以。」
     
          「你在安慰我,反正明天我要和你一起去,你死我也要跟着你死。」
     
          「行,行。能不能帮我吸一下?」
     
          「都硬起来了,真是的!」夏瑶白了杨追悔一眼,非常主动地将其掏出,用那张樱桃小嘴封住热呼呼的,开始埋首苦干,杨追悔则在想着明天的事。
     
          一刻钟后,杨追悔便了,射得夏瑶满嘴都是,夏瑶将都吃进肚子里,之后躺在杨追悔怀里,静静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安逸。
     
          艳阳高照,数名渔夫正将绳索解开,推着渔船入海。
     
          平时鱼失所的海边有很多孩童在抓螃蟹或者贝壳之类的,如今海边根本不可能看到孩童,都是那只海兽的影响。
     
          「主人,族长阂说,只要渔船一出海,那只海兽便会出现,先是将渔船打烂,然后将渔夫都吃掉,之后又会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阿木尔解释道,周不仙正拉着他的手,好像怕他的妻子会爱上杨追悔般。
     
          「如此说来,这几个渔夫都做好赴死准备了。」
     
          「因为他们都是以捕鱼为生,如今不能出海,那他们的生存之路就等于断送了,而且又有族长下令,他们就算不想也必须出海。」阿木尔解释道。
     
          「娘子,别打扰主人。」周不仙严肃道。
     
          「抱歉。」阿木尔忙拥住周不仙,嗔道:「人家只是分析给主人听而已嘛。」
     
          看眼这对同性夫妻,杨追悔握紧刻龙宝剑,道:「谢谢你的提醒,祝你早日为你相公生子。」
     
          「他每晚都很努力的,每晚都把人家弄得欲仙欲死。」阿木尔害羞道。
     
          杨追悔还是不敢想象周不仙插阿木尔的画面。
     
          这时,一名渔夫向杨追悔招手,杨追悔便走向那艘渔船,而夏瑶还在睡梦之中,为了能让她平平安安的,杨追悔特意喂了点给她,估计她醒来的时候,杨追悔已在海中与海兽搏斗了。
     
          抚着蓝金相间的刻龙宝剑,杨追悔便跟着渔夫一道上了渔船。
     
          「主人保重。」阿木尔、周不仙及陆炳异口同声道。
     
          渔夫撑着渔船往远处驶去,船身摇摆不定,让人觉得渔夫是一个新手,可从他那佝偻之躯以及手指厚厚的茧来看,他应该是一个老渔夫才对。
     
          杨追悔很想和他交谈,可惜语言完全不通。
     
          站在海边的海西女真族族长眺望着渐渐远去的几艘渔舱,双手合紧,匍匐于地,像虔诚的教徒般祷告着,其他在场的族人也都纷纷效仿。
     
          见海边趴着那么多人,杨追悔觉得自己似乎死到临头了。
     
          「真搞笑,我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呢!」杨追悔慢慢拔出刻龙宝剑。
     
          在艳阳照射下,剑身闪着金黄亮光,带给杨追悔的却是冰冷至极的感觉,这把剑是加入忆柳、怀蝶的灵魂融铸而成,杨追悔一直将它视为宝贝,所以不管它表现得多怪异,杨追悔都不会太在意。
     
          转动剑柄,凄寒剑身映出杨追悔那张成熟的面颊以及那深邃且坚定的双眸。
     
          收剑入鞘,杨追悔站在船头眺望着远方,正期待着海兽的出现。
     
          海岸线渐渐远离视线,混着咸味的海风不断钻进杨追悔的鼻腔,长袍发出「猎猎」声响,更是裹紧杨追悔那强壮身躯,黑发也被海风得如野草般飞晃着。
     
          对于蓝龙的攻击方式,杨追悔深有感触,蓝龙不会傻得从远方冲过来,而是选择由水底进攻,所以他的目光不是落在远方,而是近前。
     
          海水散发着浓浓的腥味,还漂浮着一层浓黄色的泡沫,使得杨追悔看不清海水下的动静。
     
          随着时间的流逝,渔船离鱼失所越来越远,杨追悔只能听到附近几名渔夫的喃喃自语,以及海浪拍打渔船的哗啦哗啦声。
     
          霎那间,一股巨浪凭空而起,犹如魔鬼般张牙舞爪的扑向右侧的两艘渔船。
     
          同时,一条蓝色尾巴腾起,在半空中定格,接着便狠狠砸向渔船。
     
          看小说^.V.^请到第一文学www.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