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六十三话 里面没有穿

第一百六十三话 里面没有穿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六十三话里面没有穿
     
          由于这几日夏瑶被蝶蝎蛊所惑,一些重要的事情她都不知道,所以杨追悔只好像说书先生般叙述着这几日发生的事,为了避免刺激到夏瑶,对于几乎每天与阮飞凤进行的情节就统统跳过。
     
          当杨追悔说到自己利用蛇蛊的力量促成周不仙、阿木尔这对同性鸳鸯时,夏瑶忍不住趴在他身上大笑着。
     
          笑了好一会儿,夏瑶才开口道:「那多恶心,男人怎么能和男人成婚呢?而且你还让他们洞房了。」
     
          「女人下面有两个洞,男人下面有一个,有何不可?」杨追悔正经道。
     
          「真的不可能。」夏瑶抬头会看着杨追悔那不怀好意的目光,道:「前面和后面差别很大的,前面可以生孩子,后面又不可以,那是拿来便便的。」
     
          「要不我们试一下?」杨追悔挤眉弄眼道。
     
          「才不!」夏瑶哼道:「人家才不像你这么!」
     
          「我和施乐都有玩过。」杨追悔坏笑道。
     
          「真的?」
     
          「嗯。」
     
          「还是算了,那样子真的好,我才不和你试。」夏瑶正要说话,肚子却开始打鼓,脸一红,她不敢说话了。
     
          「我去弄些吃的给你。」
     
          「别走!」夏瑶忙抓住杨追悔的袖子,「我怕你会离开我,我失去了太多,不能再失去你。」
     
          「好,那我就到门口让人送点吃的进来,白粥怎么样?」
     
          「嗯。」夏瑶这才松开手。
     
          看着将门推开的杨追悔,夏瑶真的很担心他会离自己而去,她凝视着手臂上的斑纹,似乎又想起了自己与冰蛊搏杀,杨追悔和阮飞凤等画面,淡淡嫉妒袭来,她忙用力捏了下手臂,轻微的疼痛可以让她不再胡思乱想。
     
          杨追悔再次回到夏瑶身边,道:「你身上这东西短时间内不会消失,不过很好看,是一只蝴蝶,一般女孩子想要还没有呢。」
     
          「谢谢你的安慰。」夏瑶再次靠在杨追悔身上。
     
          一刻钟多点,小柔就端着白粥走进来,见他们有亲热之意,小柔便将白粥放在桌上合门而出。
     
          「她刚刚好像脸都红了,难道你对她……」
     
          「没!」杨追悔急忙摇头,道:「可能是我太帅了,她看不习惯。」
     
          「痴人说梦!」夏瑶白了他一眼。
     
          端起白粥,杨追悔一边吹气,一边喂夏瑶,看着她那渐渐染上红霞的脸蛋,杨追悔终于放心了。
     
          吃了一大半,夏瑶吃饱了,便躺下休息,杨追悔则握着她的手,应着她的要求唱歌给她听,虽然很难听,不过夏瑶还是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动人的乐章。
     
          夏瑶睡着后,杨追悔并没有离开,他要让夏瑶一睁开眼就看到自己。
     
          当部落笼罩在残阳中时,夏瑶终于睁开了眼,见杨追悔靠在床柱上睡着了,她的心头一阵发热,露出难得一见的甜笑容,艳如桃李,佬轻漩,可惜她现在还是女扮男装,如果能好好打扮,绝对也是倾国倾城。
     
          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夏瑶就忙唤醒杨追悔。
     
          「两位,是我。」揉着眼睛的杨追悔听到是阮飞凤的声音便让她进来。
     
          「夏瑶姑娘可好?」阮飞凤迈步而来,「打扰两位的休息,真不好意思。」
     
          「阮夫人,小瑶很好,多谢记挂,上次吓到夫人,还望恕罪。」说着,夏瑶还抱拳作揖。
     
          「都是女子,那些繁文缛节都可作罢。我来是有两件事要和两位说,第一件是关于海西女真,第二件是吃晚饭。」
     
          「有消息了?」杨追悔忙起身。
     
          「有是有,不过……」
     
          「被拒绝了?」
     
          「也不算是。」
     
          见阮飞凤欲压,杨追悔就知事有蹊跷,忙道:「有话直说,不必考虑太多。」
     
          「是这样子的,他们愿意联合,但是又觉得如此做是屈居于大明之下,所以他们要求大明完成一件事。」
     
          阮飞凤观察着杨追悔的表情变化,继续道:「他们生活的鱼失所一带这几日受海兽袭击,渔船损失惨重,所以希望大明能帮忙铲除那只海兽,只要如此,他们愿意全力相助大明打败鞑靼。」
     
          「海兽?」杨追悔脑子里马上想起大白鲨,甚至觉得大白鲨正张嘴等着他的光临,思考了一下,杨追悔问道:「那你的想法呢?」
     
          「海兽必须除掉,只有如此,海西女真才会信任大明,否则根本没办法联合他们。」阮飞凤坚定道。
     
          「可是……」夏瑶插话道:「难道要我们现在就请大明派大军到鱼失所吗?」
     
          「不行。」杨追悔摇头道:「如此一来,我们的功劳很可能会被严嵩那只老狐狸全盘吞了,最好的办法是我们自己把那什么海兽搞定,不过我还真有点怕,杀人还好,杀什么海兽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那杨公子的意思是答应了?」阮飞凤问道。
     
          「嗯,我的佩剑还在吧?」
     
          「在呢,一直收着,都忘记拿给杨公子了,我现在便去取。」
     
          「不用着急。」杨追悔笑道:「等启程那日再说。」
     
          「那两位艘去用餐,顺便了解一下那只海兽。」
     
          「小瑶,你身子如何了?」
     
          夏瑶忙爬起来,却发觉青衣里面竟然未着寸缕,吓得忙抓紧青衣,面颊红扑扑的,显得青涩而可爱。
     
          见状,阮飞凤忙从柜子里取出一件白色肚兜和夏瑶的亵裤,道:「杨公子先出去,这是女儿家的事。」
     
          现在是让阮飞凤和夏瑶培养感情的时候,识时务的杨追悔自然提步而出。
     
          杨追悔离开后,阮飞凤便让夏瑶将青衣脱了,想要替她戴上肚兜。
     
          「夫人,小瑶还是习惯用布裹着。」夏瑶含羞道。
     
          阮飞凤拉着夏瑶的手,眯眼笑道:「你还小,若时常如此,日后会很不方便的,裹得太久,你这儿会变小甚至变形,如此一来,杨公子又怎么会怜惜你?所以听奴家的话,将这个戴上,我都没用过,很干净。」
     
          「可是怕被人看出来。」夏瑶娇羞道。
     
          「身子重要,而且只要你外面的衣服穿好,谁又会看到肚兜呢?」
     
          夏瑶最后还是妥协了,起身,背对着阮飞凤将青衣褪下。
     
          看着夏瑶背上那只好似还活着的蝶蝎,阮飞凤面色凝重,替夏瑶裹好肚兜,一边打结,一边道:「我觉得女人只有戴着这个才是最漂亮的,赤果果地给男人看其实没什么,只有那若隐若现的美才最让男人动心。」
     
          「夫人好像懂得挺多的,呵呵。」
     
          「等你到了我这年纪,你也会懂,其实男人最想的是将你最后那件蔽体之衣剥掉,有时候轻易让他得到是不好的。」
     
          「可我的身子早被他看光了,而且今天早上……」夏瑶不敢再说下去了,因为那时候阮飞凤也在场,杨追悔如何亲吻夏瑶,她都看得一清二楚,夏瑶也就没有必要再叙述。
     
          「呵呵,别想那么多,杨公子是个好男人,来,脚抬起来。」阮飞凤弯腰,看到夏瑶的那儿,道:「你下面很干净,都不长毛,和奴家一样,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
     
          「麻烦夫人了。」夏瑶忙扶住床柱,惴惴不安的让阮飞凤替她穿上亵裤。
     
          拉紧亵裤,道:「你和杨公子做了几次?」
     
          「没……」
     
          「没有?」阮飞凤显然很吃惊,她一直以为杨追悔和夏瑶已有夫妻之实。
     
          「嗯,夫人别问了,怪难为情的。」脚有点软的夏瑶忙披上青衣长袍。
     
          「都是女子,有什么好害羞的。」阮飞凤揽住夏瑶,替她环好腰带,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又拿着木梳梳理着她的长发,扎好,上下打量着,道:「好一个标致的俏姑娘。」
     
          「会看出来吗?」夏瑶忙问道。
     
          阮飞凤抿嘴而笑,故意装得很严肃,道:「粗略看去是个白面小生,仔细看去才发觉是一个标致的俏姑娘,呵呵,逗你的,这身打扮别人不会怀疑你,只要你说话注意点便可。」
     
          「知道了,其实我平时都用假音,不过在追悔面前我都不用,夫人是自己人,所以小瑶也没用。」夏瑶干咳一声,还故意用中性声音说了几句给阮飞凤听。
     
          阮飞凤拍手道:「妙哉,妙哉。」
     
          「好了吗?两位。」门被杨追悔敲响。
     
          「晚上咱们睡一块,到时候好好聊一聊。」阮飞凤拉着夏瑶的手便往外走。
     
          「那他怎么办?」夏瑶急道。
     
          「那三个人一起睡?」阮飞凤反问道。
     
          听到这话的杨追悔用力推开门,笑道:「晚上咱们好好聊聊民生大计,不过那床有点小,得再找一张并在一起才行。」
     
          两女同时瞪着杨追悔,一把将他推出去。杨追悔差点摔了个倒栽葱。
     
          一边吃着烤肉,喝着肉汤,一边看着海西女真部落派来的使者在那里手舞足蹈着,咿咿呀呀的,他和夏瑶完全听不懂,却又要装得很严肃,至少如此会让人感觉他们很有诚意。
     
          一顿饭下来,杨追悔插不上半句话,显得十分无聊,幸好还有夏瑶偶尔陪他聊几句。
     
          饭后,命人安置好建州及海西女真部落的使者,阮飞凤、夏瑶及杨追悔便在部落附近的林荫小道上散步,聊着关于那只海兽的事。
     
          听着阮飞凤的描述,杨追悔和夏瑶都愣住了。
     
          「是上次那只?」夏瑶叫道。
     
          「好像就是。」
     
          阮飞凤的描述简直就和妃姬驾驭的蓝龙一模一样,只是一直没有提起龙头之上的妃姬,看一眼灰漾蒙的夜空,杨追悔问道:「难道那海兽没有人驾驭吗?」
     
          「未曾提起。」
     
          「若真是那只,事情便好办了。」夏瑶兴奋道:「反正你只要进去出来进去出来,她一兴奋便会走了。」
     
          杨追悔白了夏瑶一眼,道:「搞不好她会爱上我,而决定留在地面生活,那时候你又要吃醋了。」
     
          「都吃那么多次,不差这次。」说着,夏瑶便作势往杨追悔胯.间踢去。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