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六十二话 胎记

第一百六十二话 胎记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六十二话胎记
     
          「你的嫉妒心被蝶蝎蛊放大到无止尽的地步,打开心扉,好好想想我们的过去以及未来,我曾经说过,我不是一个专一的人,但是我能保证我会爱着你们每一个人。」
     
          「哼!」夏瑶甩头,不理杨追悔。
     
          见她的态度还是如此坚定,杨追悔蹲在地上,道:「那夜在尚书府,我曾品尝这里,就像这样子,你绝对不会忘记那种感觉。」
     
          夏瑶昂起头,变得有些迷茫。
     
          当蝶蝎蛊开始剧烈扇动蝶翅条以阻止夏瑶回忆时,夏瑶双眸再次恢复凄寒,她更觉得被黑斑覆盖的如被烈火烧灼着,极度痛苦。
     
          「不要,我不要想起来!」夏瑶痛苦地着,贴着道符的铁链不断发出当啷当啷的声响。
     
          看到这一幕,阮飞凤有点不忍心,便道:「奴家先告退,在外面等候好消息。」
     
          没等杨追悔同意,阮飞凤已走出地下室,空旷的地下室只剩下夏瑶的呻.吟声以及铁链的当啷声。
     
          「我知道你很喜欢这种感觉。」
     
          「不能……不能这样子……」
     
          【删节】
     
          这时,阴阳镜发出蜂鸣声,更加剧烈摇摆着,光柱也开始变得不规律,但都照住蝶蝎蛊,并没有让它溜走。
     
          蝶蝎蛊开始疯了般撞着四周,蝶翅升起袅袅黑烟,那一直做出攻击状态的蝎尾已垂下,很是无力。
     
          「告诉我……你爱我……」夏瑶哽咽道。
     
          杨追悔站起身,摸着她那被泪水弄湿的雾鬓风鬟,深情道:「小瑶,我爱你一生一世,沧海桑田,此心永不变。」
     
          说完,杨追悔遂封住她的嘴唇,含吮着她那有点儿冷的,轻易撬开她的贝齿。
     
          「唔……」夏瑶睁大眼,有点迟疑地伸出。
     
          杨追悔着她的,吞吃着她的津液。
     
          夏瑶闭上眼,灼热泪滴滑落。
     
          破、破、破……
     
          连续八声碎响,阴阳镜被炸得粉碎,碎片落得满地都是,蝶蝎蛊则开始自燃,发出劈哩啪啦的声响,像枯叶般落到地上,此时,那些毒蛊纷纷离开夏瑶的身体,聚拢在蝶蝎蛊周围,瞬间变成一个个不断蠕动着的肉球。
     
          「小瑶,你回来了?」杨追悔问道。
     
          多日的爱恨交加让夏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只是轻轻点头,身子一软,螓首便靠在杨追悔肩上。
     
          听到爆炸声的阮飞凤忙走下地下室,见阴阳镜破损,她就知道大功告成,不多言语的她连忙替夏瑶解开铁链……
     
          替夏瑶披上青衣,杨追悔就抱着她往外走,阮飞凤则将毒蛊都引到竹篓中,又将地上的白布及亵裤揣在怀里走了出去。
     
          见杨追悔走向自己房间,阮飞凤便将竹篓交给一名巫卫,交代几句,她也跟了上去。
     
          将夏瑶放到,杨追悔让阮飞凤替她把脉。
     
          片刻。
     
          「脉搏趋于稳定,杨公子大可放心。」
     
          「可这像恶梦的东西怎么还在?」杨追悔抓起夏瑶的手臂,那黑斑完全没有消敞的迹象,只是颜色变淡了好多,「刚刚我在她后面看,这简直就是蝶蝎蛊的翻版,蝎子的尾巴都到她沟了,还有那可恶的翅膀竟然抱着她的。」
     
          「杨公子是吃醋了?」阮飞凤笑了笑。
     
          「我是说正经的,因为一直这样子,小瑶也会受不了。」杨追悔干笑道。
     
          「至少人回来,杨公子你就别担心那么多了,奴家相信夏瑶姑娘会像以前那样的。」
     
          杨追悔皱眉,问道:「凤儿,听你所言,这东西会永远留在她身上?」
     
          虽然不情愿,阮飞凤还是点头了,道:「过太久了,这烙印会将像胎记一样跟随着她一辈子。」
     
          「可恶!」杨追悔一举砸在床柱上。
     
          「别吵醒夏瑶姑娘,她还需要休息。」阮飞凤忙道。
     
          如果是在现代,利用现代的医学绝对可以让夏瑶恢复白嫩,可明朝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技术,看来杨追悔是束手无策了,不过至少蝶蝎蛊被消灭,夏瑶也回到他的身边,只是需要时间恢复体力。
     
          夏瑶救回来了,杨追悔便将心思放在建州及海西女真族那边,可他还必须等待巫卫的消息。
     
          和阮飞凤走出房间,杨追悔就看到几名巫卫正从入口走进部落。
     
          「回来一队了。」阮飞凤欣喜道。
     
          杨追悔和阮飞凤急忙走过去,一名建州女真族的使者俯身向巫王阮飞凤行礼,开始叽叽喳喳着,听不懂女真族语的杨追悔只能在那里发愣。
     
          阮飞凤一回听着对方的叙述,一边回答着他的提问,整个过程持续了半刻钟。
     
          「杨公子,建州女真族已同意增援,但有一个条件,那便是希望打败鞑靼后重新划分统治区域。」
     
          「这好办,反正大明领土也未被侵占,只是受不了鞑靼那接连不断的入侵,若可以联手打败鞑粗,就算要多划分一些地域给他们也没问题。」
     
          「杨公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顿了顿,阮飞凤继续道:「他们并没有想多得到领土,只是希望将女真三族统治区域重新划分,因为他们觉得每个族拥有的区域资源太过于单一了。」
     
          杨追悔顿悟道:「那还不简单,进行贸易就行了。」
     
          「这是打败鞑靼之后的事了,到时候再商议也行,现在要等另一队巫卫的消息,估计今天或者明天便会赶回来了。」
     
          「有凤儿的帮助,这趟真是如虎添翼,晚上我要好好疼你。」杨追悔嬉笑道。
     
          阮飞凤面色泛红,想和杨追悔撒娇,可眼前都是族人,她只好装得很正经,道:「疼死了,奴家便将杨公子的命根子咬了,看你还如何行凶。」
     
          「到时候你会被我弄得没力气咬的。」
     
          「谁说的。」
     
          幸好女真人不懂他们的语言,否则杨追悔绝对会被巫卫抓起来,谁让他调戏女巫王。
     
          陪着建州女真族使者吃过午饭,三人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商量合作的细节,对于使者提出的要求,杨追悔都是满口答应,但是拥有决定权的却是昏庸的嘉靖,不过管他的,先笼络他们打败鞑靼再说,只要有功绩在,嘉靖想不同意也难。
     
          安顿好使者,杨追悔就去看望夏瑶。
     
          怕夏瑶醒来受到惊吓,阮飞凤并没有跟着杨追悔,而是去小柔房间休息。
     
          看着嘴唇发白,还未醒来的夏瑶,杨追悔握起她的手,轻吻其手背,就见她的睫毛动了一下。
     
          「小瑶?」杨追悔轻唤一声。夏瑶的睫毛动得更加厉害,好像一只即将破茧而出的蝶蛹。
     
          杨追悔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在她耳边呢喃道:「回到我身边,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夏瑶缓缓睁开眼,眼睛泡在泪水中,看着杨追悔,夏瑶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不断哽咽着,像一个受了伤的孩童。
     
          「肚子饿了吗,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我不要你走!」夏瑶使劲摇头,十分的孩子气。
     
          「你不饿吗?」
     
          「不饿,我只想要你陪着我。」夏瑶抽噎着,颤抖着声音道:「我觉得自己活在黑暗里好久好久,想念你的拥抱,想念你的亲吻,想念你的一切一切。」
     
          听着她的告白,杨追悔笑得很大声,道:「你这个睡美人,被我唤醒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懂吗?」
     
          「在若仙岛,你不就这样子说了吗?」
     
          「这次再说一次,就说明下辈子你还是我的女人。」杨追悔拥住夏瑶,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滴,道:「哭多了会长皱纹,所以你要一直保持微笑。」
     
          夏瑶勉强挤出笑意,道:「这几天我太任性,差点伤害了夫人,真是罪该万死。」
     
          「都是蝶蝎蛊惹的祸,你不用放在心上。」
     
          「那天我掉进蛊井,被无数只毒蛊围着,但是一会儿它们都逃走了,我就看到一只蝴蝶飞了过来,后来就觉得我更加爱你,但是不希望你有别的女人。」
     
          夏瑶将头靠在杨追悔肩上,淡笑道:「现在想想觉得自己好傻,不管何种情况下,你都不可能被一个女人拥有,更别说是我了。」
     
          「平安就好,那些就不提了,告诉你,今天建州女真族派来了使者,已同意协助大明攻打鞑靼。」
     
          「真的?」夏瑶显然不敢相信这消息。
     
          「嗯,使者正在休息,现在就看海西女真族那边的情况了,不过还有一个很棘手的事,那便是如何处理广宁卫的****台吉,他利用阿木尔将我们带入险境,如若知道我们反而控制了阿木尔,恐怕他会防备我们,到时候一定会发生流血事件。」
     
          「你控制了阿木尔?」夏瑶又是一惊。
     
          杨追悔捏了下夏瑶弹性十足的脸蛋,嬉笑道:「我不仅仅控制了他,我还改变了他的性别。」
     
          「剪掉……那里?」
     
          「咳咳,才不是,只是利用蛇蛊的力量罢了,他现在和周不仙是一对。」
     
          「周不仙,上清宫那个?」夏瑶又被惊吓到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