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六十一话 剥光

第一百六十一话 剥光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六十一话剥光
     
          「走。」杨追悔拦腰抱起阮飞凤,使出鹰翔晴空,人已踏风而驰。
     
          很有责任心的巫卫则纷纷亮出长矛打算阻止夏瑶,夏瑶懒得杀他们,脚一蹬,紧跟在杨追悔后面。
     
          看着怒意正盛的夏瑶,阮飞凤忙道:「杨公子,她快要追上了。」
     
          「我完全没想到中了蝶蝎蛊的小瑶功力竟然提升这么多,我真怕待会制不了她。」动动耳朵,杨追悔就知道夏瑶近在咫尺,反手抓住一根绿竹,拉弯,放开,绿竹便砸向夏瑶。
     
          趁着夏瑶避开绿竹之际,杨国追悔已落到破云山之下,眼前正有八名巫卫赶来,还有一些站在门口张望的族人。
     
          对杨追悔而言,现在这些躲是自己人,所以他绝对不能让他们再出事,遂让阮飞凤将他们统统叫进屋内。
     
          「相公,我怕。」说这话的并不是阮飞凤,而是依在周不仙身上的阿木尔,此时的他简直就是一个纯粹的人妖。
     
          「娘子,有我在,你别怕。」周不仙忙哄着阿木尔,还不时往他脸上亲。
     
          站在他们旁边的陆炳只是麻木地看着急奔而来的杨追悔。
     
          「统统进去。」杨追悔吼道。
     
          这么一喝,留在外面的周不仙、阿木尔和陆炳都急忙钻进屋子里,部落呈现从未有过的空旷与静谧,甚至连蚂蚁搬家的声音都听得到。
     
          听到夏瑶的脚步声,杨追悔急忙抱紧阮飞凤,像道旋风般跑向周不仙曾经用于饲养幼蛊的地下室。
     
          「站住!」夏瑶一落地便追向杨追悔,却不知即将落入他布下的陷阱中。
     
          不对!应该是周不仙为夏瑶准备好的陷阱!
     
          杨追悔一脚踹开地下室的门,匆忙跑下去。
     
          此时地下室那口石井已被封死,但空气中还是弥散着尸臭及潮湿气息,八名手持贴着道符的铁链和阴阳镜的巫卫躲在地下室两侧,他们都穿着白色道袍,戴着道帽。
     
          夏瑶缓步走下,并没有发现巫卫的她冷冷道:「你们无路可走了,我今天便让你们葬身于此!」
     
          「呵呵,我是不会让你伤害凤儿的,我还要带她回中原成婚。」杨追悔退后两步,扫一眼地上的八卦阵,继续道:「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我。」
     
          「闭嘴!」夏瑶奔向杨追悔。
     
          杨追悔单指一弹,真气化成的气弹遂击向上方,将那道用黑纸糊住的天窗打烂,耀眼阳光射入,恰好照在八卦阵上,而夏瑶此时也刚好踩了上去。
     
          阮飞凤立刻下令,八名巫卫急忙按照八个方位围在八卦阵前,纷纷拿出阴阳镜,八道纯白光柱射向夏瑶头顶上方,恰好将那只蝶蝎蛊笼罩在光柱的中心点处。
     
          同时,巫卫甩出铁链,分别锁住夏瑶的四肢。
     
          「啊!」脊背好像要被烧着的夏瑶声嘶刀竭地吼着,表情狰狞,叫道:「杨过,我迟早要杀了你!」
     
          见周不仙布好的阵法确实起了效用,杨追悔总算松了口气,要不然他真不知道拿夏瑶怎么办。朝前走两步,杨追悔便道:「小瑶,你被那只蛊迷惑了心智,我现在就来救你。」
     
          「少惺惺作态!」夏瑶还在挣扎着,怎奈力量的来源蝶蝎蛊被阴阳镜封住,她自己也受道符影响,根本反抗不了,挣扎也成了徒劳:那只蝶蝎蛊则以极快的速度扇着双翼,蝎尾不断弹动,射出一道道毒液,却都被阴阳镜发出的光芒蒸发。
     
          「叫他们退下。」杨追悔道。
     
          在阮飞凤命令下,八名巫卫分别将阴阳镜固定在墙壁四周,铁链另一端则拴在墙壁的倒钩上。
     
          巫卫都退下后,杨追悔便走近夏瑶,道:「我很想你。」
     
          「可你竟然和她在一起!」夏瑶怒道,铁链被弄得当啷作响,似有断裂趋势。
     
          「等我搞定蝶蝎蛊,你就知道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了。」杨追悔看了阮飞凤一眼,问道:「都准备好了没有?」
     
          「嗯,麻烦杨公子将夏瑶姑娘衣服脱了,切莫阻挡任何一道阴阳镜,否则蝶蝎蛊一获得自由,夏瑶姑娘也将逃走。」
     
          阮飞凤从角落取来一个用竹片编织而成,上窄下宽的竹篓,手已放在盖子上,里面不时传来毒蛊蠕动发出的细微声响。
     
          走到夏瑶跟前,杨追悔审视着这个身负血海深仇的巾帼须眉,手已环抱住她的小蛮腰。
     
          「别碰我,你这混蛋!」杨追悔觉得这幕就如在若仙岛,那时夏瑶中的是婬毒终不欢,现在是蝶蝎蛊,不过蝶蝎蛊可比终不欢厉害万倍,若不是周不仙早已布好阵法,杨追悔根本不知该如何制住夏瑶。
     
          利用阴阳镜的摄魂威力锁住蝶蝎蛊,再用贴着道符的铁链锁住夏瑶,这也只有周不仙那老不死的想得出来,幸好夏瑶未落入周不仙之手,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话说起来,傲为上清宫长老之一的周不仙都有如此的能耐,杨追悔还真担心斗不过宫主邵元节,而且他还有嘉靖这昏庸皇帝做后盾。
     
          随手解开夏瑶的腰带,那件青衣自然分开,露出被白布裹紧的酥乳及一条白色亵裤,平坦小腹,随着夏瑶急促的呼吸,她的肋骨一目了然,看来夏瑶是一个典型的骨感美人,也许正因为瘦,她的胸才显得那么精致。
     
          来不及多想,杨追悔便将夏瑶的青衣及亵裤剥下。
     
          「畜生!」夏瑶叫着,羞极的她急忙并拢腿。
     
          【删节】
     
          伸手摸着夏瑶的冰肌玉骨,听着她的谩骂声,杨追悔却一直带着笑意,转到她身后,看着那黑色斑纹,手在那儿轻轻着,感觉着夏瑶的颤抖,他似乎能体会到夏瑶此刻心里的恨与爱。
     
          微微叹气,杨追悔将白布解开,随意一扯,一对并不算大但挺得很骄傲的玉兔大方地露出,还随着夏瑶呼吸颤抖着,殷红,仿佛刚从水里捞起来的樱桃,可口,可那儿却也长着黑斑,好像一对蝴蝶的翅膀般各捂住半边酥乳。
     
          「生得真标致,女扮男装实在是可惜了。」阮飞凤语道。
     
          「我一定要杀了你们!」夏瑶还在骂着,挣扎也更加剧烈,却完全没有效果,与铁链接触的手臂显出一道道瘀痕。
     
          「凤儿,开始吧。」杨追悔示意道。
     
          阮飞凤走到夏瑶面前,将竹篓放下,从兜里取出一根竹筒,打开,将暗黄色的液体倒在掌心,一点点地抹在夏瑶身体的每个部位。
     
          看着全身散发淡淡光芒的夏瑶,阮飞凤有点颤抖地将竹篓的盖子打开,那一瞬间,上百只毒蛊蜂拥爬出,有翅膀的直接飞到夏瑶身上,没有翅膀的则沿着她的小腿往上爬,一些拥有跳跃能力的则像跳蚤般跳到她身上。
     
          在这之前,杨追悔和阮飞凤身上都涂了金蛊分泌出的液体,所以毒蛊绝对不愿意接近他们。
     
          看着夏瑶身上密密麻麻的毒蛊,杨追悔的心里十分纠结,他很想制止这一切,可为了能让夏瑶重新回到自己身边,这点痛苦也只能让她承受。
     
          「不要这样子!」夏瑶睁大双眸。歇斯底里叫着,而她头顶那只蝶蝎蛊则不断往四周撞着,显然也受到了其他毒蛊的影响。
     
          让阮飞凤退开,杨追悔正对着夏瑶。
     
          【删节】
     
          「这种感觉你应该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南下,发现你是女儿身时,我就想征服你的身体,可你个性的刚强让我一直没有下手,徘徊在与理智边缘的你是最可爱的。」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是个大骗子!」夏瑶紧闭双眸,薄唇咬得发红,眼角似乎有眼泪滑落。
     
          「那次你为了救燃迹和轩止步,误中婬毒终不欢,拜访魔医后才知道要如何医治你,那时候我心急如焚,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交换你的平安。」杨追悔喷出浓重鼻息,另一只手开始沿着小腹往胸摸去,那些毒蛊一闻到杨追悔手上的金蛊气味便纷纷退开,让出一条雪玉般的大道。
     
          握住一只玉兔,杨追悔继续道:「后来我将你带到若仙岛,利用天仙泉治疗终不欢,那段日子痛苦的人不只是你阂,在若仙岛的每个人都很痛苦,都在默默祈祷你能好起来,你不应该忘记这些事,每件事都含着我对你的爱。」
     
          「你说谎,你明明是为了练武才到若仙岛!」夏瑶怒视着杨追悔,双目血红。
     
          「你比任何武功秘笈都来得重要。」
     
          「唔……唔……」夏瑶眼神闪烁不定,不断发出喘息声,但是又不愿意回应杨追悔。
     
          「我知道你很喜欢这种感觉。」杨追悔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就像婴儿般着。
     
          「唔……不要……不要这样子……」
     
          杨追悔忽然放开双手。
     
          「嗯?」夏瑶愣了一下,却又马上恢复愤怒,叫道:「有种就放了我!」
     
          「杨公子,不能停。」阮飞凤忙道,看到杨追悔调教夏瑶的画面,阮飞凤生理起了反应,湿了。
     
          杨追悔将那只手放在夏瑶眼前,道:「这手指上的水都是你的,只有碰到爱的人才会流得这么多,所以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是爱着我的。」
     
          「我确实是深爱着你!」夏瑶咬紧牙关,「但我不允许别的女人阂分享你。」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