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五十八话 荡漾快乐

第一百五十八话 荡漾快乐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五十八话荡漾快乐
     
          「很累了,而且我不能让你受伤。」杨追悔拥住阮飞凤,道:「我要好好休息,真的要好好休息,这些日子太累了。」
     
          「嗯。」
     
          阮飞凤下意识地把着杨追悔经脉,就怕他会突然死亡,不过就算如此,阮飞凤也无回天之能。
     
          不久,又来了几名巫卫,他们并没有理会杨追悔和阮飞凤,而是将死尸搬出去。
     
          站在祭台前的周不仙正查看的着他们的伤口,藏在面具内的脸气得快变形了,嘀咕道:「没想到蝶蝎蛊竟然会出现,看来必须想办法抓住它,否则老夫连觉动不安稳。」
     
          「巫王,那我们该怎么办?」阿木尔问道。
     
          「我要去布阵,你让他们处理好尸体。」周不仙转身便走。
     
          「那何时处决他们两个?」
     
          周不仙头也不回道:「这两天新的蛇蛊将会成形,到时候喂它们便是。」
     
          「那……阮飞凤呢?」
     
          「到时候杀了。」
     
          让巫卫将尸体拖去埋了,阿木尔恶狠狠道:「要比冷血,我比你更胜一筹!」
     
          深夜。
     
          走到牢笼前的阿木尔看着抱在一起睡觉的杨追悔和阮飞凤,眉头紧锁,干咳两声,待他们两人都醒来,阿木尔便道:「愿不愿意合作?」
     
          知道阿木尔一定会来的杨追悔浅浅一笑,道:「看来你也有觉悟了。」
     
          「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先下手为强。」阿木尔动了动鼻子,笑道:「没想到你们在这里都搞得起来,看来阮飞凤你真的是饥渴太久了。」
     
          「谈正经的,别岔开话题。」杨追悔道。
     
          「好。」
     
          阿木尔严肃道:「我要杀了巫王,然后控制部落,成功后,我会放你们走。」
     
          「我记得周不仙之前也说过这话,你又是他一手培养的。我很难相信你的话。」
     
          「在我眼里,你完全不重要,所以你可以相信我,你若不相信我,你这两天便会被种上蛇蛊,到时候你只会变成他的玩偶,他要你吃屎你就吃屎,他要你喝尿你就喝尿,比起受辱,也许你更希望死:若他让你回到中原刺杀嘉靖,到时候死的也不只你一个,而是诛九族。」
     
          阿木尔冷笑道:「所以你必须阂合作。」
     
          如果真的要诛九族,恐怕杨追悔要回到现代把亲戚都带到大明才行。
     
          杨追悔眼珠子一转,装得很害怕,点头道:「可以,那你要我干什么?」
     
          阿木尔从袖口拿出一个瓶子,道:「这是解药,你服下便可以解体内的毒,但是我怕你会对我不利,所以这里只有一半,可以维持至少五天的药效,到时候没有另一半解药,你一定会暴毙而亡。」
     
          接过解药,杨追悔想都没想便往嘴里倒,吞下后,他顿时觉得胸口舒畅很多,力气也开始慢慢恢复,活动着五指,杨追悔问道:「那你想要我怎么做?」
     
          「你的武功加上我的智谋,我相信巫王绝对会死在我们手上。」阿木尔收好药瓶,继续道:「若我猜得没错,蛊惑之术将不会在祭台进行,而是在这里,到时候你必须孤注一掷,若失败,可别把我抖出来。」
     
          「这么说,你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事。」知道阿木尔险恶用心的杨追悔冷冷一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阿木尔从另一个袖口拿出一个塞紧的竹筒,道:「这里面有只蛇蛊,是我偷偷养的,到时候你就用在巫王身上,至于怎么用,你可以问那个贱女人。」
     
          阿木尔往后方看了看,道:「千万别露出马脚,我可不想死,告辞。」
     
          走上台阶,阿木尔扭头警告道:「出一点差错,另一半解药你绝对拿不到!」
     
          阿木尔离开后,杨追悔站起身活动着四肢,盘腿调息。
     
          杨追悔调息期间,阮飞凤便将瓶塞拔开一点,见里面盘着的确实是蛇蛊,她也大吃一惊,完全想不到阿木尔也会养蛊,而且还是可以拿来控制人的蛇蛊。
     
          上梁不正下梁歪,看来阿木尔早就被周不仙教坏了。
     
          将竹筒藏在袖子里,阮飞凤便静静等待着杨追悔调息结束。
     
          半个时辰后,杨追悔终于将被打散的内力都集中于丹田,并均匀地送往身体各处经脉,如此一来才让功力恢复九成左右。
     
          见阮飞凤不时点着头打瞌睡,杨追悔忙将她搂住,问道:「怎么还没睡?」
     
          阮飞凤揉着双眸,喃喃道:「等杨公子。」
     
          「不叫相公了吗?」杨追悔笑道。
     
          阮飞凤白了杨追悔一眼,道:「杨公子不怕奴家养成习惯,到时候在大庭广众之下也这么叫吗?」
     
          杨追悔耸了耸肩膀,道:「只要你不觉得害臊。」
     
          「奴家当然会。」阮飞凤捶了杨追悔一下。
     
          「哎哟,」杨追悔惨叫一声,「蛊毒又复发了。」
     
          阮飞凤脸色大变,一时不知所措,哽咽道:「奴家不是故意的,奴家不是故意的,杨公子你可别吓奴家。」
     
          「快叫相公,我快要断气了。」杨追悔开始在地上打滚。
     
          「相公,相公,相公,相公……」
     
          听着阮飞凤那娇滴滴的声音,杨追悔不再乱滚,而是搂住阮飞凤,嬉笑道:「又好了。」
     
          「你在戏弄奴家!」阮飞凤这才反应过来,粉拳又砸向杨追悔。
     
          「谋杀亲夫!」杨追悔抓住她的拳头,一把将她压在铁柱上,虎躯紧紧压着她,道:「为夫要好好调教你,否则以后绝对被你谋杀!」
     
          见杨追悔眼露欲光,阮飞凤将头歪向一边,喃喃道:「奴家知错了,相公要怎么惩罚都可以,只希望相公能原谅奴家。」
     
          「会的。」杨追悔一只手已伸进阮飞凤裙内。
     
          「唔……很痒……」
     
          杨追悔婬笑着,另一只手将她上衣解开。
     
          「为夫要好好调教调教你,让你知道谁才是这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
     
          【删节】
     
          接下来的两天,阿木尔和周不仙都没出现,三餐都有人送。只是杨追悔有点无法适应每顿都吃肉,不过也没办法,谁教野人女真族是狩猎维生的民族,青菜萝卜都比山珍海味还来得珍贵百倍。
     
          纵然如此,杨追悔这两天还是过得非常愉快,因为有阮飞凤相伴,一入夜,两人便急急忙忙地干起来,每次都是阮飞凤被干得虚脱,不过她很喜欢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也只有杨追悔这个修练婬龙九式的人才能让她满足。
     
          当然,杨追悔并不是单纯地和阮飞凤做,还用她的身体温习婬龙一式和二式,为和周不仙的恶斗做好准备,第三式婬龙暴虐则不敢用在阮飞凤身上,那简直是虐待。
     
          第三天早晨。
     
          周不仙和阿木尔一同走下台阶,跟着他们的四名巫卫都守在门口。
     
          一见到周不仙,生龙活虎的杨追悔立刻装得病恹恹的,咳嗽道:「我快要死了。」
     
          「你绝对不会死。」周不仙负手而立,道:「蛇蛊已经备好,今天你就将变成我的奴隶,而且还会变成大明所唾弃的千古罪人,呵呵,我还可以利用你报复上清宫。」
     
          「看来我今天在劫难逃了。」杨追悔看眼正在挤眉弄眼的阿木尔,道:「不过我有件事想和你说,是关于阿木尔的。」
     
          「别听他的,」阿木尔忙叫道。
     
          「嗯?」向来多疑的周不仙立即将牢门打开。
     
          杨追悔对阿木尔使了个眼色,并不是白痴的阿木尔立刻领会杨追悔的意图,便叫道:「巫王,你千万不能相信他的话,我绝对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
     
          「绝对有。」杨追悔勾了勾手指,道:「不能让他听到。」
     
          「有话直接说,他在也无所谓。」周不仙道:「他又不能怎样。」
     
          「是这样子的……」杨追悔故意沉默不语。
     
          「有话就说。」周不仙显然被杨追悔激怒了。
     
          「是这样子……」杨追悔又重复道。
     
          「老夫没时间和你耗!」
     
          周不仙走过去拽住杨追悔的衣领,正要教训他,竹筒从杨追悔袖口滑出,对准周不仙的脸,瓶塞一拔,一条蛇蛊便急窜而出,如闪电般窜向周不仙,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蛇蛊已爬进他的口腔。
     
          周不仙连连后退,干呕着,正要动手将蛇蛊抠出来,却觉得头痛欲裂,因为蛇蛊已经穿破他的上颚,钻进他的大脑。
     
          痛得死去活来的周不仙在地上滚来滚去,全身,嘴里不断喷出鲜血,甚至连鼻孔、眼睛及双耳都开始流出鲜血。
     
          看到这画面,阮飞凤强忍着恶心,叫道:「让他盯着你。」
     
          早就了解如何种蛇蛊的杨追悔当即走向周不仙。
     
          「他是我的!」阿木尔叫道:「如果你敢乱来,你就得不到另一半解药!」
     
          「迟早会得到的。」杨追悔邪笑道:「到了这地步,你也无法阻止我。」
     
          杨追悔蹲在地上,从周不仙袖口取出两个装着蛇蛊的竹筒,道:「按照他的计划,一个种在我身上,另一个种在陆炳身上,如此一来,你们便拥有两个足以动摇大明的傀儡。」
     
          「你要干什么?」阿木尔连连后退,腿都发软了,竟连拿出毒蛊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紧紧盯着杨追悔手里的竹筒。
     
          「呵呵,压抑那么久的愤怒也到了的时候,我现在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杨追悔正要打开竹筒,阮飞凤却哭出声。
     
          「他毕竟是我儿子!」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