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五十二话 调侃岳母

第一百五十二话 调侃岳母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五十二话调侃岳母
     
          阮飞凤娇嗔道,身子象被电流击中一般抖了一下。
     
          「不能……唔……不能这样子……」阮飞凤紧紧夹住杨追悔的手,喘息道:「别这样子弄奴家……奴家身子会坏掉的……」
     
          杨追悔收回手闻了一下,将阮飞凤紧紧搂住,喃喃道:「我好希望你能把我的宝贝吃进去。」
     
          「奴家身子很湿,会弄湿杨公子的。」
     
          「我还想让你弄湿我的宝贝但。」
     
          「杨公子……不能……」
     
          阮飞凤忙拉好衣裳,道:「冰蛊不知被什么东西杀死,我们必须离开这儿,这边的事解决后,奴家再好好服侍杨公子,好吗?」
     
          知阮飞凤说的是事实,杨追悔只好将那股即将喷发的火强行压下,使劲亲了一下这个捡来的岳母,道:「走吧,可不能再掉下去了,知道吗?」
     
          「又不是奴家想要如此的。」阮飞凤羞道。
     
          「走吧,不能再逗留了,否则我们很可能和冰蛊同样下场。」杨追悔再次搂着阮飞凤,沿着泥泞小路往前走。
     
          接近入口,见都没人把守,杨追悔乐坏了,忙加快速度。
     
          走出蛊谷,杨追悔却看到地上有六具女巫卫的尸体。
     
          阮飞凤检查完尸体,面色凝重道:「中了蛊毒而死,但这种蛊毒似乎从未见过,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确实复杂,走吧。」杨追悔道。
     
          离开蛊谷,他们并没有直接回部落,而是找了一处隐蔽性很好的地方,杨追悔得先让阮飞凤将衣服晒干,他可不愿意美丽丈母娘的胴体被其他男人看到。
     
          他们待的地方离蛊谷很近,在密林中较为宽阔的地方,烈阳烘烤着,而杨追悔的长袍挂在搭起的木架上,阮飞凤站在草丛后面,杨追悔则站在草丛外面,正等待阮飞凤将衣服脱下,他好拿去晒。
     
          似乎有点担心杨追悔会突然冲进来的阮飞凤,脱衣动作有点扭捏,偶尔还会撩开草丛看着杨追悔的脚,脱衣速度虽慢,但仍井井有条地进行着。
     
          「给你。」阮飞凤脱下褙子抛向杨追悔。
     
          「还有呢?」杨追悔问道。
     
          「在脱呢,你可别偷看噢。」说着,阮飞凤已将马面裙脱下抛给杨追悔。
     
          肚兜在牢中便阵亡,所以阮飞凤现在身上只剩下贴身中衣和亵裤,下缘弧线非常优美,象满月的轮痕。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阮飞凤虽生过两胎,但身材保持得还算好,完全没有走样,少了少女的羞涩,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成熟气息。
     
          「你真的不能偷看噢。」阮飞凤重复道。
     
          「绝对不会,你相信我。」杨追悔答道。
     
          「嗯。」
     
          感到心安的阮飞凤已除下贴身中衣,阮飞凤肌肤嫩白,怎么看也不超过三十岁,实际年龄却已经快四十岁了,看来她也是一个很懂得保养的女人。
     
          将中衣抛给杨追悔后,阮飞凤便以最快的速度脱下亵裤抛给杨追悔。
     
          【删节】
     
          阮飞凤有点羞涩的她蹲在地上。
     
          杨追悔闻了闻阮飞凤的亵裤,淡淡的臊味让他有点痴醉。
     
          「拿去晒了吗?」阮飞凤问道。
     
          「马上。」杨追悔只好将她的衣裳都摊平挂于木架上。
     
          蹲在草丛内的阮飞凤根本不敢站起身,只希望衣服早点晾干,听到杨追悔脚步声的她提高声音道:「杨公子,你可不能偷看噢。」
     
          杨追悔有点无奈,难道他长得象偷.窥狂吗?不过话说他确实很想偷看一丝不挂的阮飞凤,而且已经和阮飞凤发生过两次关系,偷看又有何不可?
     
          在这种想法的刺激下,杨追悔决定当一回偷窥狂,便屏气凝神走向草丛,却不知阮飞凤正打算嘘嘘。
     
          阮飞凤分开双腿,双手撑着下巴看着前方,射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溅落在地。
     
          感觉到尿液一点点排出,阮飞凤打了个寒颤,唇角浮现可爱的小梨涡。
     
          杨追悔本想随便偷看几眼便算了,可当他看到阮飞凤这美妇嘘嘘时,他眼珠都快掉出来,不由自主的往前走。
     
          「杨公子!」阮飞凤叫出声,被吓得尿不出来,她很想找东西挡住羞处,但哪有东西可以挡啊,只好傻傻地蹲着。
     
          杨追悔蹲在她面前,问道:「都尿干净了?」
     
          阮飞凤捂着眼睛,喃喃道:「没……被杨公子吓得出不来了……」
     
          「我又不是野兽,你就当我不存在,继续尿。」杨追悔笑道。
     
          「可实在太难为情了,这种肮脏的事怎么能让杨公子看到呢。」
     
          「那是不是要我尿给你看,你才肯尿?」杨追悔威胁道。
     
          「杨公子你真的好坏。」阮飞凤移开手瞪着杨追悔,道:「奴家具怕你将晴儿教坏,也许你已经把她教坏了。」
     
          「没有,她还是那么冰清玉洁,凤儿若不相信,等我们回到京师,看到优雅的晴儿,你便明白。」
     
          杨追悔笑道,道:「快点,让相公好好看一看凤儿嘘嘘的优雅模样。」
     
          「真是的。」阮飞凤将头歪向一边,轻哼了声。
     
          如此近距离看还是第一次,杨追悔当然非常激动,如果这在现代,他绝对拿出手机将这一幕永远记录下来,以后也许还可以一边播放,一边打手枪,可惜在古代也只能用肉眼好好记录这一幕了。
     
          尿完后,阮飞凤见杨追悔还是直勾勾盯着自己,她忙并拢腿,道:「奴家好了,杨公子可以离开吗?」
     
          「真好看。」杨追悔回过神,道:「不要我陪你吗?」
     
          阮飞凤看了眼杨追悔,喃喃道:「怕杨公子会乱来,所以杨公子还是暂且离开,好吗?」
     
          「难道不用讨论后面的事了吗?」
     
          「什么事?」
     
          「揭穿假巫王。」杨追悔认真道。
     
          「绝对要揭穿,否则假巫王很可能带着野人女真族走上灭亡之路,我虽为明人,可对这部落还有点感情。」阮飞凤细语道。
     
          「所以我们现在要好好谈一谈。」杨追悔婬笑道。
     
          有点受不了杨追悔婬荡笑容的阮飞凤低语道:「让奴家静一静,杨公子在这儿,奴家的脑子很乱。」
     
          「懂了。」轻笑了一声,杨追悔凑过去吻了一下阮飞凤耳垂,耳语道:「你会乱一辈子的。」
     
          「知道啦。」阮飞凤嘟喃道:「奴家有心理准备,你快点出去啦。」说完,阮飞凤还推了杨追悔一下。
     
          走出草丛,杨追悔便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离草丛也很近,所以偶尔还会听到阮飞凤发出的细微声响。
     
          咬着一片叶子,杨追悔有点迷茫地望着正被微风吹落的枯叶,伸手接住一片,自语道:「逝去的永远不能再回来,小瑶,我好喜欢和你吵嘴的感觉,还有我们同床共枕的日子。」
     
          杨追悔干笑道:「那时候你总是那么傻,明明喜欢我又不肯说出来,还老是被我调戏,真有点怀念那时的日子。」
     
          休息片刻,杨追悔起身摸着那些衣裳,差不多都干了,除了自己的长袍,阮飞凤的衣裳都很薄,所以特别容易干。
     
          杨追悔将阮飞凤的衣裳都收下,走到草丛边,道:「可以穿了。」
     
          「你扔进来。」
     
          「你接得住吗?」杨追悔笑道。
     
          「可以,奴家有手有脚。」
     
          杨追悔坏笑着,叫道:「接住噢。」
     
          他知道阮飞凤的方位,但他故意往她后方抛去。
     
          一见衣服飞过自己头顶,慌张的阮飞凤顾不得赤身果体,整个人站了起来,转身弯腰去捡地上的衣裳,臀翘起,大方的展现在杨追悔眼前。
     
          「真好看。」杨追悔喃喃道。
     
          听到杨追悔声音,阮飞凤头都不敢回,以最快的速度套上亵裤,又穿好贴身中衣,她才松了口气,至少不会再暴露身子了。
     
          阮飞凤已将马面裙和梅花领褙子穿好,这才转身,问道:「有何好看的呢?」
     
          「好看的都被你衣服挡住了。」阮飞凤有点无奈地摇着头,问道:「我的蛊炉呢?」
     
          「呃……」杨追悔搔了搔后脑杓,道:「在晒太阳。」
     
          「完蛋了,金蛊喜阴,会晒死的!」惊叫着,阮飞凤已跑出草丛,象天宫玉兔般跑向那金色的蛊炉。
     
          「第一次看到她跑得这么快,看来那只虫子比我还重要,不过至少它是我的救命恩人。」杨追悔耸耸肩膀也跟了过去。
     
          阮飞凤捧起蛊炉,却因为太阳的烘烤而烫到手,只好用袖子裹住手,旋转着蛊炉。
     
          金蛊缩成一团,阮飞凤的心都碎了,急忙捧起来,吐了几滴津液在金蛊身上,这只金蛊她养了足足十五年,可算非常有感情。
     
          见金蛊将津液都吃掉,也恢复了一些生气,阮飞凤终于松了口气。
     
          「抱歉,我不知道它怕高温。」杨追悔显得非常诚恳。
     
          「是奴家忘记提醒杨公子了,没事,还活着。」阮飞凤站起身,问道:「杨公子的衣服干了吗?」
     
          「干了。」杨追悔将长袍取下披在身上。
     
          「走吧,希望日落之前能把事情都处理好。」阮飞凤想去提蛊炉,杨追悔已先她一步将蛊炉提起。
     
          「有我在,飞一飞便到部落了。」杨追悔笑道,却又马上收起笑容,「你想好如何对付假巫王了没有?」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