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四十六话 被迫

第一百四十六话 被迫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四十六话被迫
     
          夏瑶松了口气,才知道她只是来解手的。
     
          透过草丛看着她那享受的模样,夏瑶心生一计,便以极慢的速度接近还在嘘嘘的女巫卫。
     
          当她扭头之际,夏瑶便急冲过去,一手掐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则摊开,叫道:「敢乱来,我就喂你吃蛊蛋!」
     
          被这么一吓,她喷出的尿流忽然停止,又立即射出,溅湿了脚踝,她盯着那些蛊蛋,又看了看夏瑶,不敢乱来,只能蹲在那里安静的尿尿,另一个女巫卫则在那里乱叫。
     
          等她尿完,夏瑶便挟持着她底往蛊井走去,并示意上面的女巫卫下来。
     
          语言虽不通,一些基本动作还是看得懂,所以树上的女巫卫也乖乖的跳下来。
     
          夏瑶将两个女巫卫的虎皮连衣裙剥下,她们都并拢大腿,羞臊的用手遮住,也许是平时太阳晒多了,她们的手臂、大腿、脖子等处都呈棕色,被虎皮裙遮住的地方却白嫩异常。
     
          看着两个女野人,夏瑶防备着她们使诈,若象杨追悔那样突然中蛊毒,恐怕两人都别想活着从这里离开。
     
          用她们的衣服将她们手绑在一块,还刻意堵住她们的嘴巴,确认结实后,夏瑶便冷笑道:「我要你们看看我是如何搞死蛇蛊的。」
     
          看着那口井,夏瑶走了过去,两个女巫卫发出唔唔的声音。
     
          此时的夏瑶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只希望杨追悔能平安,所以不管有什么东西在蛊井里,她都不在意了。
     
          见井口呈深红色,又闻到臭气,夏瑶便知是雄黄。
     
          撕下一块袍角,夏瑶将那些雄黄都擦掉。
     
          「唔唔……唔唔……」女巫卫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不断扭动着身子。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确定雄黄都擦干净,夏瑶便将蛊蛋放于离蛊井不到一尺的地方,她则后退数步,盯着蛊井,她总觉得有蛇蛊探出脑袋,眼睛一眨,才知道这是潜意识作怪。
     
          片刻后,一条白蛇探出脑袋,正不断吐着信,菱形眼目盯着夏瑶,又看了看那似乎很美味的蛊蛋,最后还是滑出蛊井,张开双颚咬住一颗蛊蛋,头一昂,双颚收紧,蛊蛋裂开,暗黄汁液一点一点的流进蛇腹中,有些还从它嘴角滴下。
     
          看着这只只有小指粗细,身长半尺的蛇蛊,夏瑶连大气都不敢出,而且她还看到又有三只蛇蛊爬出蛊井,正啃咬着蛊蛋。
     
          不一会儿,蛊蛋都被它们吃完,四只蛇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夏瑶抓起一把泥沙扔过去,见蛇蛊都没动静,她便拿着一枝箭矢走过去,一脚踩烂蛇蛊头部,尖利的箭矢刺进蛇身,往后用力一划,直接将蛇蛊切成两半。
     
          看到此情景,女巫卫腿都软了,纷纷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夏瑶剖开第二只蛇蛊的肚子。
     
          弄死四只蛇蛊,夏瑶长吁了一口气,道:「这样子你们就别想控制追悔了。」
     
          正当夏瑶得意之时,阿木尔突然出现在不远处,见蛇蛊都被夏瑶所杀,他气得取过同行巫卫的弓箭,拉弦指向夏瑶,怒叫着射出箭矢。
     
          咻!
     
          箭矢擦过夏瑶左肩,并没有伤到她,但完全打乱了她的重心,身子朝后倾斜的夏瑶睁大眼睛,在她张嘴想叫出声时,人已跌进蛊井。
     
          「下面都是毒蛊,他绝对会变成毒蛊的食物。」阿木尔冷笑着,见蛇蛊都已死去,他的笑容完全消失,嘀咕道:「辛辛苦苦喂养的蛇蛊死了,看来巫王大人绝对会将他们的皮剥了。」看到赤裸裸的女巫卫,阿木尔便派人替她们松绑,自己则转身离开,手里还拎着半条蛇蛊。
     
          此时杨追悔和陆炳都被用铁链绑在方形石柱上。
     
          被女野人奸一个晚上的陆炳双眼发黑,嘴唇干白,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两条腿不停发抖,若没有铁链的束缚,恐怕他会倒地不起。
     
          被抓到这里时,杨追悔问陆炳昨晚射了几次,陆炳答得非常小声,但杨追悔还是听清楚了,整整三十次!
     
          一般情况下,一个晚上能射五、六次的男人已经很强大,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一点也不持久的陆炳一个晚上射了三十次。
     
          在持续追问下,杨追悔才知道陆炳的勃起都是无奈被逼的。
     
          杨追悔只能庆幸昨晚遇到阮飞凤,否则他这个自认为性功能很猛的穿越者也只会被榨干,而且还很可能会看到夏瑶被男野人侮辱,那是他绝对不想看到的。
     
          (萧九:各位看倌也不会想看到滴XD)
     
          见阿木尔走过来,杨追悔冷眼以待。
     
          走到杨追悔面前,阿木尔显得很得意,道:「没想到夏少枫一直没有离开这里,竟然躲在蛊井附近,刚好我到那儿碰到他,便让他下蛊井喂毒蛊了。」
     
          「畜生!」杨追悔吼道,却因为那只堵在喉咙的毒蛊差点喘不过气。
     
          阿木尔晃动着蛇蛊,道:「不过至少他死得很有价值,他杀死了蛇蛊,导致我们无法施行巫蛊之术。」
     
          知道夏瑶是为了救自己而葬身蛊井,杨追悔完全说不出话,只能紧握拳头,他多想狠狠揍阿木尔,却因为被绑住而无能为力。
     
          阿木尔拍了拍杨追悔脸颊,又看了一眼只剩半条命的陆炳,冷笑道:「蛇蛊只有闻到蛊蛋气味才会爬出蛊井,而且洒好的雄黄又被夏少枫破坏,唯一可以得出的结论是阮飞凤出卖了野人女真族,所以她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
     
          「她可是你娘,你身体里流着一半的明人血统。」杨追悔尽量心平气和,不让毒蛊作祟。
     
          「在我眼里,她连一条狗都不如。」
     
          「你是她生的,你这样子说也是在贬低自己的身份。」杨追悔叹气道:「看来缺少母爱的你已经成变态了。」
     
          「住嘴!」阿木尔一拳击在杨追悔腹部,捏紧他的下巴,叫道:「再惹我,我立刻杀了你!」
     
          「早晚都要死,现在死也没什么区别。」杨追悔冷笑道,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我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我要让你看着阮飞凤是如何被折磨,然后再将你扔进蛊井喂毒蛊。」
     
          看着十五岁的阿木尔,杨追悔完全想不到他竟会如此冷血,知道言语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他只能低下头,不愿再去做口舌之争。
     
          以为杨追悔认输的阿木尔大笑数声,转身离开。
     
          杨追悔试着将真气聚于丹田,可喉咙里的毒蛊象只恶魔之手般掐紧气管,让他整张脸胀红得如同猴屁股,勉强聚集的部分真气也因为呼吸急乱而散开,还险些伤了他的丹田。
     
          杨追悔自认为内力深厚无比,又有婬龙九式的辅助,内力在武林中没几个人可以匹敌,可恶的是每次落难不是被封了真气,就是没办法自如运用,看来只要被敌人控制了真气,也不可能做英雄了。
     
          看了一眼陆炳,又看了看走远的阿木尔,杨追悔现在担心的是那个意外出现的美艳岳母阮飞凤,真不知阿木尔会对这个亲娘做出何等恐怖之事。
     
          烈阳当空,杨追悔浑身是汗,嘴唇更是发干裂开,思绪也变得乱糟糟,经不起烈阳烘烤的他只能一直低着头,可恶的是方形石柱变得越来越烫,杨追悔觉得自己象一颗鸡蛋,石柱则是平底锅,自己这颗鸡蛋迟早要变成煎蛋。
     
          「水,我要水。」气若游丝的陆炳哼道。
     
          同样口干舌燥的杨追悔苦笑道:「现在给我个女人,我会喝她的***喝饱的。」
     
          「水,给我水,咳咳。」
     
          杨追悔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到陆炳时的情景,没想到他如今竟落得如此地步,被女野人奸了一个晚上,现在完全象一个枯槁老头。
     
          午时刚过,阿木尔又出现,身后跟着两名巫卫。
     
          「我要让你欣赏一个女人骚至死的过程。」阿木尔手一挥,巫卫便解开铁链,架住杨追悔。
     
          「你真不配做人,呸!」杨追悔朝阿木尔吐了一口唾沫。
     
          「她是我人生的最大污点,现在也是该抹去的时候,巫王已点头了。」阿木尔抓住杨追悔下巴,歇斯底里地笑着。
     
          「一只狗也比你懂得报恩。」
     
          「虎落平阳被犬欺,我很喜欢你们中原人这句话,你这头落难之虎会完全验证这句话的,带走!」
     
          阿木尔走在前面,疲惫的杨追悔则被两名巫卫架着走,脚都悬空了。
     
          目的地是杨追悔昨晚待过的监牢,此时阮飞凤被绑在牢狱里的铁柱子上,由于身体都被铁链捆着,此时阮飞凤妖娆身段尽显,成熟的身躯散发阵阵诱人气息,她的左右还各站着一个女野人。
     
          杨追悔被推进监牢,他紧紧盯着眼神哀楚的阮飞凤,说不出话,胸口似乎被什么堵着,转身,不顾巫卫手里的长矛,他直接冲过去,一头撞在阿木尔胸前,阿木尔被撞得后退数步,被台阶绊倒,后脑杓着地。
     
          「爽不爽?」被巫卫抓住的杨追悔冷笑道。
     
          「我会让你们两个爽死,放蛊!妈的!」阿木尔揉着后脑杓,一看手掌,都是鲜血,他只得让巫卫将杨追悔捆绑在阮飞凤正对面$www.$,确定绑得结实,他就带着巫卫匆匆离开。
     
          外面的铁门一锁,里面也就只剩下杨追悔、阮飞凤以及两名正取出毒蛊的女野人。
     
          「岳母。」杨追悔喊出声,却觉得喉咙疼痛厉害,竟呕出了鲜血。
     
          阮飞凤看着对面的杨追悔,苦笑道:「抱歉,我害死了夏瑶姑娘。」
     
          「人生意外太多,这不是谁能决定的。」杨追悔盯着女野人手里的毒蛊,叫道:「她是你们族里的巫医,没有她,你们绝对不可能活得长久。」
     
          「没用的,她们只听巫王还有阿木尔的话,这是淫蛊,奴家不怕。」嘴里虽这么说,阮飞凤面色却非常难看。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