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四十二话 屋里屋外 。

第一百四十二话 屋里屋外 。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四十二话屋里屋外
     
          【删节】
     
          「难道女婿你喜欢男人?」阮飞凤吃惊道。
     
          「也许。」杨追悔半承认道。
     
          「夫人别听他的,才不是那样子!」夏瑶忙道。
     
          「若真如此,女婿你真该改步一改。」回忆刚刚杨追悔的勇猛,阮飞凤怎么也不会相信杨追悔是个同性恋,可又觉得他有那倾向。
     
          「夫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杨追悔勾了勾手指,待阮飞凤走上前,他便抓住阮飞凤的手往夏瑶三角地带按去。
     
          「干什么?」夏瑶本能地喊出声,本想抵抗,为时已晚,阮飞凤的手落在了肥沃土壤处。
     
          阮飞凤动了动手指,惊道:「原来是一个太监啊。」
     
          杨追悔忍不住笑出了声,道:「其实她是女儿身,只是为了出行方便才假扮为男儿。」
     
          阮飞凤顿悟,问道:「那你们是何关系?」
     
          「她是我的红……」
     
          「普通朋友。」夏瑶抢话道。
     
          见夏瑶不想公开和自己的关系,杨追悔便附和道:「确实是普通朋友。」
     
          「不可能吧,普通朋友怎会如此亲密?」阮飞凤盯着满脸潮红的夏瑶,笑出声,道:「本以为你是一个英俊小生,没想到是女儿身,生得真标致。」
     
          「之前有所失礼,还望岳母包涵。」杨追悔作揖后问道:「她不是也被种了蛊吗?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把手给我看一下。」阮飞凤分别查看了杨追悔和夏瑶手臂,确定他们的蛊毒都已退去,她才安心,道:「我也不知程姑娘中的是何蛊,但毒性已经消失,不用担心,你们现在要担心的是如何离开这儿。」
     
          「现在陆炳如何了?」
     
          「谁?」
     
          「那个和我们一块来这的人。」杨追悔解释道。
     
          「他吗?」阮飞凤干笑道:「若我未带你们来这儿,恐怕你们会被那几个专门用于奸男人的女人搞得只剩半条命。」
     
          「那陆炳现在精尽人亡了?」
     
          「只是削薄他的意志,不会奸死他,因为明天还要行巫蛊之术。」
     
          顿了顿,阮飞凤继续道:「一位是我的女婿,一位是我夫家的护卫,我绝对不能让你们出事:等到夜深人静,我送两位过破云山,再让小柔引导两位回京师吧。」
     
          「不行!」杨追悔断然拒绝,道:「我此行目的是要联合建州、野人及海西女真,若无法完成圣上交代的任务,我就算回去也会被严嵩迫害,回去是死,待在这儿也是死,我还不如留在这儿陪着岳母。」
     
          听到杨追悔这番「表白」,阮飞凤心头一热,马上将杨追悔当成有志男儿,浅浅一笑,说道:「你们回去后找徐大人,我相信他会救你们的。」
     
          一想到徐阶,杨追悔就生气,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道:「徐大人和严嵩虽都为尚书,可一文一武,论起来,还是吏部尚书严嵩那狗贼的权力大:况且他又深得皇上宠幸,要徐大人保下我们两个,恐怕徐大人乌纱帽难保,得不偿失,所以我恳请岳母大人。」说到这里,杨追悔作势跪地,却被阮飞凤扶住。
     
          「何意?」阮飞凤惊道。
     
          「岳母会巫蛊之术,那能不能将野人女真的几个头目都种蛊?如此一来,野人女真便算被降伏,也不用让大明军队来此,真到了那地步,对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
     
          「这……」阮飞凤显得很犹豫,细眉都拧在一块。
     
          「看来我冒昧了。」杨追悔苦笑道。
     
          阮飞凤微微叹气,道:「只要能控制住巫王和阿木尔便可,可一个勉强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另一个是我儿子,我怎么忍心对他们下手?」
     
          「夫人应该以大局为重。」夏瑶正气凛然道:「就算我与杨公子回到大明不死,可难保他们不会对其他明人种蛊,到时大明基业可能一夜之间崩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所以希望夫人能以大局为重,我相信夫人也不愿意看到大明的黎民百姓被巫蛊所毒害。」说完,夏瑶单膝跪地。
     
          第一百四十二话屋里屋外
     
          【删节】
     
          「难道女婿你喜欢男人?」阮飞凤吃惊道。
     
          「也许。」杨追悔半承认道。
     
          「夫人别听他的,才不是那样子!」夏瑶忙道。
     
          「若真如此,女婿你真该改一改。」回忆刚刚杨追悔的勇猛,阮飞凤怎么也不会相信杨追悔是个同性恋,可又觉得他有那倾向。
     
          「夫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杨追悔勾了勾手指,待阮飞凤走上前,他便抓住阮飞凤的手往夏瑶三角地带按去。
     
          「干什么?」夏瑶本能地喊出声,本想抵抗,为时已晚,阮飞凤的手落在了肥沃土壤处。
     
          阮飞凤动了动手指,惊道:「原来是一个太监啊。」
     
          杨追悔忍不住笑出了声,道:「其实她是女儿身,只是为了出行方便才假扮为男儿。」
     
          阮飞凤顿悟,问道:「那你们是何关系?」
     
          「她是我的红……」
     
          「普通朋友。」夏瑶抢话道。
     
          见夏瑶不想公开和自己的关系,杨追悔便附和道:「确实是普通朋友。」
     
          「不可能吧,普通朋友怎会如此亲密?」阮飞凤盯着满脸潮红的夏瑶,笑出声,道:「本以为你是一个英俊小生,没想到是女儿身,生得真标致。」
     
          「之前有所失礼,还望岳母包涵。」杨追悔作揖后问道:「她不是也被种了蛊吗?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把手给我看一下。」阮飞凤分别查看了杨追悔和夏瑶手臂,确定他们的蛊毒都已退去,她才安心,道:「我也不知程姑娘中的是何蛊,但毒性已经消失,不用担心,你们现在要担心的是如何离开这儿。」
     
          「现在陆炳如何了?」
     
          「谁?」
     
          「那个和我们一块来这的人。」杨追悔解释道。
     
          「他吗?」阮飞凤干笑道:「若我未带你们来这儿,恐怕你们会被那几个专门用于奸男人的女人搞得只剩半条命。」
     
          「那陆炳现在精尽人亡了?」
     
          「只是削薄他的意志,不会奸死他,因为明天还要行巫蛊之术。」
     
          顿了顿,阮飞凤继续道:「一位是我的女婿,一位是我夫家的护卫,我绝对不能让你们出事:等到夜深人静,我送两位过破云山,再让小柔引导两位回京师吧。」
     
          「不行!」杨追悔断然拒绝,道:「我此行目的是要联合建州、野人及海西女真,若无法完成圣上交代的任务,我就算回去也会被严嵩迫害,回去是死,待在这儿也是死,我还不如留在这儿陪着岳母。」
     
          听到杨追悔这番「表白」,阮飞凤心头一热,马上将杨追悔当成有志男儿,浅浅一笑,说道:「你们回去后找徐大人,我相信他会救你们的。」
     
          一想到徐阶,杨追悔就生气,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道:「徐大人和严嵩虽都为尚书,可一文一武,论起来,还是吏部尚书严嵩那狗贼的权力大:况且他又深得皇上宠幸,要徐大人保下我们两个,恐怕徐大人乌纱帽难保,得不偿失,所以我恳请岳母大人。」说到这里,杨追悔作势跪地,却被阮飞凤扶住。
     
          「何意?」阮飞凤惊道。
     
          「岳母会巫蛊之术,那能不能将野人女真的几个头目都种蛊?如此一来,野人女真便算被降伏,也不用让大明军队来此,真到了那地步,对双方都没有任何好处。」
     
          「这……」阮飞凤显得很犹豫,细眉都拧在一块。
     
          「看来我冒昧了。」杨追悔苦笑道。
     
          阮飞凤微微叹气,道:「只要能控制住巫王和阿木尔便可,可一个勉强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另一个是我儿子,我怎么忍心对他们下手?」
     
          「夫人应该以大局为重。」夏瑶正气凛然道:「就算我与杨公子回到大明不死,可难保他们不会对其他明人种蛊,到时大明基业可能一夜之间崩溃,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所以希望夫人能以大局为重,我相信夫人也不愿意看到大明的黎民百姓被巫蛊所毒害。」说完,夏瑶单膝跪地。
     
          第一百四十二话屋里屋外
     
          【删节】
     
          「难道女婿你喜欢男人?」阮飞凤吃惊道。
     
          「也许。」杨追悔半承认道。
     
          「夫人别听他的,才不是那样子!」夏瑶忙道。
     
          「若真如此,女婿你真该改一改。」回忆刚刚杨追悔的勇猛,阮飞凤怎么也不会相信杨追悔是个同性恋,可又觉得他有那倾向。
     
          「夫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杨追悔勾了勾手指,待阮飞凤走上前,他便抓住阮飞凤的手往夏瑶三角地带按去。
     
          「干什么?」夏瑶本能地喊出声,本想抵抗,为时已晚,阮飞凤的手落在了肥沃土壤处。
     
          阮飞凤动了动手指,惊道:「原来是一个太监啊。」
     
          杨追悔忍不住笑出了声,道:「其实她是女儿身,只是为了出行方便才假扮为男儿。」
     
          阮飞凤顿悟,问道:「那你们是何关系?」
     
          「她是我的红……」
     
          「普通朋友。」夏瑶抢话道。
     
          见夏瑶不想公开和自己的关系,杨追悔便附和道:「确实是普通朋友。」
     
          「不可能吧,普通朋友怎会如此亲密?」阮飞凤盯着满脸潮红的夏瑶,笑出声,道:「本以为你是一个英俊小生,没想到是女儿身,生得真标致。」
     
          「之前有所失礼,还望岳母包涵。」杨追悔作揖后问道:「她不是也被种了蛊吗?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把手给我看一下。」阮飞凤分别查看了杨追悔和夏瑶手臂,确定他们的蛊毒都已退去,她才安心,道:「我也不知程姑娘中的是何蛊,但毒性已经消失,不用担心,你们现在要担心的是如何离开这儿。」
     
          「现在陆炳如何了?」
     
          「谁?」
     
          「那个和我们一块来这的人。」杨追悔解释道。
     
          「他吗?」阮飞凤干笑道:「若我未带你们来这儿,恐怕你们会被那几个专门用于奸男人的女人搞得只剩半条命。」
     
          「那陆炳现在精尽人亡了?」
     
          「只是削薄他的意志,不会奸死他,因为明天还要行巫蛊之术。」
     
          PS:章节重复说明H太多,尽情期待下一次的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