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三十二话 新娘芙儿

第一百三十二话 新娘芙儿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三十二话新娘芙儿
     
          「我支持!」施乐兴奋道:「那样非常刺激!」
     
          「那会造成轩然大波,还是算了。」杨追悔摇着空酒杯,说道:「我正等着喝喜酒呢。」
     
          「杨公子你对芙儿没有感觉吗?」武三娘好奇道。
     
          「没有。」杨追悔翻著白眼,补充道:「绝对没有!」
     
          「挺好玩的。」武三娘正往母嘴里扔着花生米。
     
          「我好想和哥哥结婚。」将下巴磕在酒桌上的优树嘟哝道,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的。
     
          吉时马上到了,可杨追悔压根没有看到新郎或者他的家人,难道有什么特别节目吗?不过这些似乎都和杨追悔没关系了吧?他需要的是压抑自己的心情,就怕自己会冲动得直接将那什么狗屁的新郎阎了,要不晚上洞房时把他扔出来,自己和芙儿洞房?
     
          「杨公子,有空吗?」碧莲不知何时出现在杨追悔身后。
     
          「有。」
     
          「那随我来。」
     
          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杨追悔便跟在碧莲身后,走进一间房中,里面还有碧兰。
     
          「杨公子,你再试一试这新郎服合适吗?我们裁剪的时候好像哪里弄错了。」碧兰含笑道。
     
          「随便你们吧。」
     
          碧兰和碧莲替杨追悔脱下长袍,便服侍着杨追悔穿上青色长袍以及钳色马褂,为了确定整体的协调性,他们还让杨追悔戴上插着金花的暖帽,就连披红也替他披上,然后两个丫环退后审视着杨追悔,替他整理着边幅。
     
          「好了吗?好了我脱下来啰?」
     
          「不好了!」一个丫环突然冲进来,叫道:「有刺客!」
     
          「什么?」杨追悔连新郎服也顾不得脱,直接冲了出去,出现在大堂外,场下所有的人都盯着他,活像看外星人一般。
     
          见场面稳定,杨追悔忙道:「抱歉,弄错了,再见。」
     
          转身刚要走,郭靖却抓住他的肩膀,大声道:「你这新郎官可不能跑喔。」
     
          「新郎官?」杨追悔吓得都无法言语,完全不懂郭靖这话是什么意思。
     
          「娶芙儿的人是你,你可不能辜负她,她是我的宝贝女儿。」郭靖拍了拍杨追悔的肩膀便让出一边。
     
          蒙着红布盖头的郭芙正由红娘牵出,几名孩童欢叫着跑出来,蹦着跳着将花瓣洒在郭芙和杨追悔身上,台下顿时爆发雷鸣般的掌声,几乎每个人脸上都洋缢着笑容,只有两个人除外,那就是武敦儒、武修文两兄弟,暗恋的女人竟然要嫁给自己讨厌的男人,他们的心情可想而知,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亲娘也是杨追悔的女人,那真不知道他们是选择殴打杨追悔,还是叫他一声「爹」?
     
          将郭芙交给杨追悔,红娘便喊道:「新郎、新娘就位至香案前,奏乐鸣炮。」
     
          杨追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听从红娘的命令,牵着郭芙的手走到香案前。
     
          「新郎、新娘向神位和祖宗牌位进香烛。」
     
          进香烛完毕,红娘又喊道:「跪、献香烛,明烛、燃香、上香、储伏、兴、平身复位。」
     
          之后便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由于杨追悔是个孤儿,所以高堂之上只有盛装打扮的黄蓉和郭靖,为了这个特别的婚礼,黄蓉费尽心思,还一直瞒着杨追悔。
     
          看着这对新人,黄蓉由衷的笑着,只希望杨追悔能好好对待自己的女儿。
     
          说实话,她很早前便注意着杨追悔,看他能不能继承家业,南下一行他的功绩更是得到了海瑞的同意,又受嘉靖册封,加上他年少有为,以后前途一定无可限量,将女儿交给他,黄蓉当然非常放心,只是她还不知道杨追悔一直在打她的主意,如今郭靖变成太监,杨追悔占有黄蓉的机会更多了。
     
          拜堂完毕,杨追悔牵着郭芙的手朝新房走去,表情非常的呆滞,以为这一切是在做梦,根本不敢相信那个欠扁的新郎竟然会是自己。
     
          「新郎官先扶新娘进屋,然后出去接待贺客吧。」红娘屈膝作揖后便离开。
     
          看了一眼新房横批那「鸾凤和鸣」四个字,杨追悔的脑海里马上浮现出郭芙被自己插得乱叫的场面。
     
          推门而进,房间正中悬挂着的两个彩灯将房间照得星光点点,给人一种十分暧昧的基调。
     
          搀扶着郭芙坐到床边,杨追悔并没有掀开红布盖头,而是兴冲冲的走出去,已经做好醉酒的准备。
     
          杨追悔走后,郭芙便掀开盖头,双眼通红,妆被泪水冲花了,她的手里正握着一把剪刀,呜咽道:「不管你是谁,今晚你敢碰我,我绝对会杀死你!」
     
          不只是杨追悔被蒙在鼓里,连郭芙也不例外,所以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成婚对象是杨追悔,甚至完全否定这个事实。
     
          一出去,杨追悔便被官兵们抬起来往上抛,其他人则在周围吆喝着、吼叫着,有些人还将酒到处乱泼,热闹非凡。
     
          之后就是无止境的敬酒,连滴酒不沾的武三娘、施乐、小月等人也来凑热闹,优树则有点郁闷地趴在酒桌上,纱耶正陪着她,向她灌输不能嫁给杨追悔的思想,可没一会儿优树便忘得一干二净的,也加入疯狂的敬酒之中。
     
          玩闹近半个时辰,大家陆续离开将军府,杨追悔则左摇右摆地朝新房走去,脸上尽是荡的笑容。
     
          走进新房,杨追悔打了个酒一隔就要去掀郭芙的盖头。
     
          「你动我,我就自杀!」郭芙喊道,正用剪刀抵着雪白的脖颈。
     
          杨追悔愣住,手停在半空中,显得非常的尴尬,难道让郭芙和自己成婚会比死还难受吗?
     
          「我不知道你谁,我也不想知道,这场婚宴不过是父母之命,我完全没有成婚的意思,所以你最好把我休了,否则我就自杀!」
     
          听这话,郭芙好像还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杨追悔,杨追悔有点猥琐的笑着,捏住鼻子,问道:「那美丽的芙儿姑娘,你想嫁给谁呀?」
     
          「不关你的事!」郭芙哼道。
     
          「只要你告诉我,我就不为难你。」
     
          「是一个我非常非常讨厌的人!」郭芙叫道。
     
          「你想嫁给你很讨厌的人?那你还不如嫁给我。」杨追悔刺激道。
     
          「我确实很讨厌他,但又会惦记着他,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不关你的事,你再不走,我……我自杀给你看!」郭芙激动道。
     
          「他是谁?」
     
          「不关你的事!」
     
          「也许我可以帮你。」
     
          「杨过那混蛋!」郭芙喊出声。
     
          「他来了。」
     
          杨追悔松开手,清清嗓子,道:「亲爱的芙儿妹妹,你想嫁给我呀?」
     
          郭芙愣了一下,忙掀开红盖头,看着一脸坏笑的杨追悔,她手里的剪刀已经掉落在地,哭着扑进杨追悔怀里,喊道:「怎么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
     
          「新郎就是我,你不知道吗?」杨追悔安抚道。
     
          「不知道,我娘说的时候是说一个当官的,我问是谁,她也不说,就要我准备成婚的事,我当时都哭了,你有看到,就是那天从我娘房间出来,当我以为不是嫁给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心里其实记挂的人是你这个混蛋!」郭芙哽咽道:「我干嘛要喜欢你这个混蛋?比你优秀的男人多得是,我真是太傻了!」
     
          「说实话,在一起的时候打打闹闹的,从来没想过要在一起一辈子,但听说你要嫁人了,我心里也很不好受,还想把那个新郎痛扁一顿,当碧莲和碧兰让我试衣服时,我还不知道新郎是我,只觉得自己是一个衣服架子而已,最后知道新郎其实是我自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内心的激动。」
     
          杨追悔搂紧郭芙,温柔道:「芙儿,我不是一个专一的人,这你很早就知道,可你还能如此记挂我,我真的很开心,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
     
          「我有问我娘,那个男人已经有几个女人了?她说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所以不管你有多少女人,我都认了,谁叫我爱上你这混蛋!」郭芙破涕为笑,粉拳不断砸着杨追悔的胸膛。
     
          「芙儿,我们该喝交杯酒了,然后就洞房。」
     
          「你这色狼!」郭芙白了杨追悔一眼,道:「只想把我扑倒在床上吧?」
     
          杨追悔扬起眉毛,嬉笑道:「那是必要步骤,我只是沿着前人的足迹行走。」
     
          「知道了,反正都拜堂成亲了,你爱怎么样便怎么样,反正都要的。」郭芙面颊徘红,声音小得好似在酣睡中咬着手指的婴儿。
     
          「我去倒交杯酒,等我。」杨追悔兴冲冲地倒满两杯酒,一杯递给郭芙,另一杯则握在手里,道:「手从我这里穿过去。」
     
          「干嘛?」郭芙疑惑道。
     
          「交杯酒啊!」
     
          「可不是这样的,应该是我们先各自饮下半杯,再换杯,一起喝下,这是最基本的礼仪,你不知道吗?完蛋了,我总觉得和你在一起不会幸福。」郭芙鄙夷道。
     
          「呃……我真的不知道,好吧,那按照你说的做。」杨追悔陪笑道。
     
          在他的记忆力,交杯酒就是缠绕着对方的胳膊喝下去的,没想到这里的规矩竟然不一样,反正这都是形式,上.床才最实在,所以饮下一半换杯再饮完,杨追悔便想搂住郭芙,郭芙却叫道:「杯子别放到桌子上!」
     
          杨追悔浑身的被郭芙这话浇灭了三分,问道:「难道连洞房都要拿着吗?」
     
          「当然不是!给我,这些规矩我还是懂的。」
     
          接过酒杯的郭芙跪在了床边,将酒杯一正一反置于床底下,便解释道:「这样子才能百年好合。」
     
          「好深奥。」
     
          转身看着杨追悔,郭芙便停止动作,正等待着杨追悔的主动,杨追悔却站在那里发愣。
     
          「可以了。」
     
          「可以干嘛?」杨追悔莫名其妙道:「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你觉得呢?」郭芙快被杨追悔气死了。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