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二十九话 互相舒服

第一百二十九话 互相舒服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二十九话互相舒服
     
          PS:这章都是H,无法上传,所以直接复制了上一章的内容,130话的时候会发121-130完整版,到时候就会看到咯!
     
          这时,徐阶站出来,躬身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们这些老古董的想法很单一,他说的不无道理,还望陛下斟酌。」
     
          徐阶刚说完,一直未开口的严嵩上前道:「达延汗之子****台吉不成气候,被俺答驱赶,若我们大明与之联合岂不是闹笑话?女真三部落互相征战多年,要让他们联合并助我大明一臂之力更是不可能!」
     
          杨追悔看着严嵩,一个五旬老者,眉毛胡须花白,老脸长得那么忠厚老实,却是大明第一大奸臣。
     
          「世道并无定论,不尝试哪给会知道成功与否?」杨追悔反问道。
     
          「自古英雄出少年,名言哉!」严嵩冷笑道:「既然这是你提出,那恳请陛下准许他做为大使出使!」
     
          被严嵩将了一军的杨追悔话卡在喉咙,他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严嵩又是嘉靖身边的大红人,辩解绝对会惹怒嘉靖,甚至有性命危险,所以他便单膝跪地,作揖道:「请陛下允许微臣出使。」
     
          「嗯?」严嵩倒是被杨追悔这一举动吓到了。
     
          (与其被严嵩挖苦,还不如潇洒一些,大不了到时候情势不对就逃跑!)
     
          「准了,就让陆炳陪同你上路吧,时自己定。」顿了顿,嘉靖继续道:「若无其他要事,今日早朝到此结束,我还要去看看神丹炼得如何。」
     
          大臣一片沉默。
     
          见此,嘉靖便起身走进内殿,大臣们也纷纷退出太极殿。
     
          「小兄弟,口出狂言可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严嵩冷哼了声便拂袖而去。
     
          「严大人说得是。」徐阶故意喊得很大声,尔后和杨追悔一起往外走,小声道:「你和小女成婚一事可放到后面,等你回来再说。」
     
          (操,不愧是老狐狸,看来他是担心我会牺牲而让晴儿守寡!)
     
          杨追悔装得很镇定,道:「只要徐大人觉得合适就好,那少枫兄弟还要和我前往独石吗?」
     
          「不必了,呵呵,对了,你要防着陆炳,他和严嵩一伙,虎狼之辈,一定要小心,绝对不能给他留下把柄,否则你很可能死的不明不白。」顿了顿,徐阶继续道:「他曾冒火救出陛下,所以除了严嵩外,他最受陛下信任,更是他的亲卫之一,既然会派他和你出行,这说明陛下重视你,或是想监视你。」
     
          「谢谢提醒。」
     
          杨追悔完全笑不出来,跳出一个狼窝没想到又掉进第二个狼窝,伴君如伴虎。自秦朝到明朝,因侍奉君主而招致死罪,甚至满门抄斩比比皆是,为免除这一大患,唯一的办法便是让自己变成君主。
     
          正走着,杨追悔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熟悉至极的人,竟然是曾经被杨追悔迷女干的姚玲儿,杨追悔忙低下头,与她擦肩而过后,回头看了她几眼,便问徐阶她是谁。
     
          「陛下宠妃姚玲儿,虽为妃子,地位却比张皇后还重要,她可以说是整个后宫的主儿。」
     
          杨追悔全身冒出冷汗,完全不知道冒充女支女的她,竟然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如果她把杨追悔迷女干一事告知嘉靖,杨追悔大概会被五马分尸,不过杨追悔相信她绝对不敢,嘉靖如果知道她身子不干净,她必将失宠。
     
          单从这点来说,杨追悔还庆幸自己曾经奸了皇上的女人,看着她那身凤冠霞帔,杨追悔倒想冲过去再奸她一次,最好还当着嘉靖的面!
     
          想起那画面,杨追悔露出婬荡至极的笑容。
     
          回到徐阶府宅不到一个时辰,宦官已将官服、黄金及绸缎都送来,连陆炳也跟来,和杨追悔商量出行的日子。陆炳并没有杨追悔想像中的猥琐,长得一脸英气,举止得体,谈吐优雅。
     
          碍于还要去见师父,杨追悔便和他商定半个月后出行。
     
          和徐阶聊了一阵,确定明早启程回独石城,杨追悔便去见夏瑶。
     
          走进她的房间,夏瑶正在擦剑,一看到杨追悔,她便冷眼相向,与若仙岛那段日子的温柔形成鲜明对比。剑身闪着寒光,又见夏瑶老是盯着自己的胯.间,杨追悔本能地捂住命根子,嬉笑道:「干嘛板着脸?」
     
          「你真是不如,竟然连悦晴那么好的姑娘也下手。」
     
          「没有。」
     
          「你还狡辩,早上闹得那么大声,你以为我是聋子吗?杨过,我告诉你,那时我站在外面,若不是有人阻止,我绝对冲进去一剑把你杀了。」
     
          看着夏瑶那怒气冲天的模样,杨追悔知道多做解释也没有意义,便道:「你和我去见悦晴,听一听她的说法。」
     
          「你伤害了悦晴,现在还要我去伤害她吗?」夏瑶冷冷道。
     
          「是想让你知道具相,昨晚我没有动她,天地可鉴!」
     
          「呵呵,算了吧,你这种色胚怎么可能放着悦晴这么端庄的大小姐而不下手?也许是我想得太多,郎才女貌的,既然你动了她便应该对她负责,我也会祝福你们的。」
     
          听着夏瑶那有点颤抖的声音,看着她那双有点儿红的眼睛,杨追悔走到她身边,拿过她的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抱得非常的用力。
     
          「放闻我。」夏瑶无力地捶着他的肩膀,忍不住哭了出来。
     
          「其实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脆弱的女人,也知道你不喜欢我花心,不过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会好好爱自己身边的每一个女人,包括你在内。」杨追悔深情道。
     
          女人都是容易感动的动物,这个女扮男装的夏瑶也一样,所以一听到杨追悔的深情表白,夏瑶便紧紧搂住杨追悔,呜咽道:「那次你替我解了终不欢,我已经认定你是我夏瑶的男人,可我的嫉妒心真的很重,看到你身边有着那么多的女人,我的心理不平衡,我真怕会因此而疯掉。」
     
          「我理解,这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我不会勉强你像施乐那样无所谓,也不会勉强你像三娘那样无微不至地体贴着我,反正只要你这辈子能安安稳稳的度过,我就别无所求。」
     
          勾起夏瑶的下巴,杨追悔笑道:「以后都不戴假面具了吗?我还想叫你翘嘴巴呢。」
     
          夏瑶双眼泛泪,哽咽道:「其实我现在更想做一个女人,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
     
          听到这话,杨追悔真的很想剥光夏瑶的衣服,将她的处钕膜桶破,但这是别人的地盘,他不敢胡来,所以只是吻住夏瑶的嘴唇,温柔地着她的唇瓣。
     
          「唔……唔……」听着夏瑶那轻微声,杨追悔完全被点燃,手开始在夏瑶身上不规矩的游走着,轻轻揉搓着。
     
          「不能!」夏瑶忙推开杨追悔,喘息道:「被人看到不好。」
     
          「知道。」坐在床边搂着夏瑶,杨追悔认真道:「刚刚是你说想变成女人,所以我就想帮助你咯。」
     
          「谁说的?」夏瑶瞪了杨追悔一眼。
     
          「难道是我耳朵出毛病了吗」杨追悔鄙夷道。
     
          夏瑶槌了杨追悔两下,微语道:「当初在若仙岛,你就该做,现在可不行。」
     
          「可你那时候又没有这样说。」杨追悔据理力争道。
     
          「难道你要我一个女孩子说出那种话吗」夏瑶生气道。
     
          「好吧,当我愚钝,反正有的是机会。小瑶,说真的,昨晚我只是和晴儿同床而眠,并没有非礼她,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她。」
     
          「不用了,其实有没有都没关系,只是我不知道以后该如何和她相处。」
     
          靠在杨追悔胸前,夏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自从上次若仙岛解毒之后,杨追悔和夏瑶关系本质上发生变化,夏瑶完全爱上杨追悔这个不羁浪子,却又不擅长表达,所以习惯让杨追悔主动,不过那时候杨追悔一心练功,都没有时间调戏或者临幸夏瑶。
     
          温存了片刻,杨追悔便将自己要出使的消息告知夏瑶,知道杨追悔要去那么危险的东北方,夏瑶执意也要一起去,可杨追悔完全不同意,最终夏瑶只能作罢。
     
          既然那里危险,杨追悔又怎么可能会让她去冒险呢?
     
          午饭时只有徐阶、夏瑶和杨追悔,徐悦晴依旧没出现,原因很简单,徐阶怕严嵩发现女儿还没有死会滋事,所以几乎将徐悦晴幽禁于后院,就连杨追悔调戏徐悦晴一事也只有几个密党知道。
     
          吃到一半,徐阶要求杨追悔晚上和他女儿一块睡,杨追悔差点把饭喷出来,恢复冷傲的夏瑶则用吃人般的目光盯着杨追悔,弄得他和徐悦晴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最终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吃完饭,杨追悔又去哄夏瑶,费尽一番唇舌,夏瑶才饶了杨追悔,最后又像小鸟依人般靠在杨追悔身上。
     
          女人的两面性被夏瑶发挥得淋漓尽致呀!
     
          入夜,杨追悔来到徐悦晴房里,看着躲在被窝里的娇小身躯,那裸露在外的肩膀让杨追悔开始幻想着,她身体每处到底有多么完美,老谋深算的徐阶能有如此落落大方的女儿真该去拜佛了。
     
          「我来了。」杨追悔唤了声,活像一只即将把小白兔吃掉的大灰狼。
     
          「我还没睡。」徐悦晴应道。
     
          脱掉长袍钻进被窝,杨追悔问道:「呢?」
     
          「记不得了,好像是战争时走失,后来就没看见过。」
     
          徐悦晴呢喃道,动都没动,全身神经紧绷着,似乎期待着什么,却又非常害怕。
     
          「不好意思,提起了你的伤心往事。」
     
          杨追悔笑了笑便抱紧徐悦晴,道:「我明天要回去,过一段时间要去东北那边,还不知道何时回来。」
     
          「那成婚呢?」徐悦晴似乎只关心这个,也许在她看来只有成婚,她才能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等我回来再说吧。」
     
          ※※※※※※※※※※※※※※※※※※※※※※※※※※※※※※※※※※※※※※※※※※※邮箱:727376174@qq.com,订阅后请将截图或者用户名和密码发到这邮箱,前提是我已经发布合集,vip每10章发一次合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