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二十七话 夜定终身

第一百二十七话 夜定终身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二十七话夜定终身
     
          「那我就娶你吧。」杨追悔嬉笑道。
     
          「谢谢杨公子!」徐悦晴喜道,又觉得自己这表现实在有失矜持,脸红扑扑的她呢喃道:「这床只有杨公子一个男人躺过。」
     
          「很香。」顿了顿,杨追悔继续道:「你那个猪头丫环呢」
     
          「她不是什么猪头丫环,她也很漂亮,只是那天戴着面具罢了。」徐悦睛扑哧笑出声,「严世潘想娶我,我便戴着那面具吓他,把他吓死了;后来小曲被恶人掳走,你和少枫把她救回来,我爹爹便散布消息,说我已经死了,所以我才能安安稳稳待在府里。」
     
          「原来如此,我误会了。」别杨追悔感叹道:「世间变化无常,真想不到我们会睡在一块。」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杨公子了,我听爹爹说你很勇猛,一人大败鞑靼五万人,我真想看看那场面呀!」
     
          「其实不是我一个人,这倒夸张了,还有和我很要好的人一起帮助我。」
     
          「不管如何,杨公子在晴儿心目中是一个大英雄,能服侍杨公子是晴儿一辈子的福分,只希望杨公子能待晴儿好点。」
     
          杨追悔抚摸着徐悦晴那滑溜的肩膀,道:「那你是要做偏房还是正室?」
     
          「这都由杨公子决定,晴儿不敢胡说。」
     
          徐悦晴觉得身子越来越热,本能的贴紧杨追悔,呢喃道:「晴儿不在乎什么名分,那些根本没什么意义。」
     
          「嗯,我就喜欢这样子的女人。」笑了笑,杨追悔道:「这样子会不会太热?」
     
          「不会,刚刚好。」
     
          「要不要把那件也脱了,反正你是我的女人,而且演戏要逼真一点,你应该把肚兜脱了扔到地上,这样子你爹爹明早看到才知道你完成了任务。」说完,杨追悔已经开始舔嘴唇。
     
          「一定要吗?」徐悦晴显得很害羞。
     
          「我随口说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可我觉得杨公子说得很有道理,而且晴儿应该要和杨公子有之亲,这样杨公子才会记得晴儿,要不明天离开了,杨公子就把晴儿忘记了。」说着,徐悦晴已经解开肚兜的绳子,喘息道:「麻烦杨公子帮我脱下。」
     
          「好,那我就做一回好人。」
     
          杨追悔这只大色狼口水差点流出来,很正经地帮徐悦晴脱下肚兜,顺手扔到地上,将她搂得紧紧的,她压在杨追悔胸前,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感觉到有东西顶着,徐悦晴喃喃道:「杨公子,下面有东西,顶着很不舒服。」
     
          「这是男人的东西,你应该知道的。」
     
          「不知那是何东西?」
     
          杨追悔笑出声,道:「要不你自己摸摸。」
     
          「可以吗?」
     
          「当然。」
     
          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徐悦晴,根本不了解男人的构造,所以她完全不懂性知识,就连洞房应该做什么,她也一窍不通,在她心里,她以为男女要做的就是睡在一块,仅此而已。
     
          抚摸着杨追悔的棒,徐悦晴问道:「这是拿来干嘛的」
     
          杨追悔多想回答说是拿来干她的,可又要维持君子形象,便解释道:「当男人和女人结合时,男人会将这根东西插进女人下面,就是你嘘嘘的地方,懂吗?」
     
          「那里?」徐悦晴叫出声,忙松开手,道:「晴儿冒昧了,还以为是杨公子的秘密武器,不知道是身体的一部分。」
     
          现代一直强调要普及性知识,身为一个穿越者,杨追悔觉得自己有义务这样子做,所以便将性较、姓器官、这些徐悦晴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名词一一说给她听,弄得她面红耳赤。
     
          「现在知道洞房要做什么了吧?」
     
          「嗯,很可怕。」徐悦晴呢喃道。
     
          「其实尝试过便不会觉得可怕。」
     
          杨追悔抚摸着徐悦晴的青丝,闻着她那有着茉莉花香的。
     
          「顶着真的很不舒服。」徐悦晴强调道。
     
          「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吗?只有碰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它才会这样子硬邦邦的,如果软软的像泥鳅,那表示你一点也吸引不了我,那你愿意吗?」杨追悔调笑道。
     
          「当然不愿意了。」徐悦晴顺口道:「反正我只要求有一个疼我爱我的男人,一个完完整整的家。」
     
          「嗯,我可以给你的。」
     
          杨追悔的手摸着徐悦晴这闺中美人的玉臂,慢慢移向她胸前。
     
          杨追悔手稍微用力,徐悦晴便松开了手,道:「现在便要做吗?」
     
          「没有,只是摸一摸而已。」
     
          说着,杨追悔的手已按在徐悦晴乳上,非常滑,随便一捏,徐悦晴的喘息声加剧,娇小的身躯也随之轻轻扭动,螓首则完全埋在杨追悔胸前,又痒又麻的感觉让她几乎迷失自己。
     
          杨追悔松开手,更是将她抱紧,道:「知道我有几个妻室吗?」
     
          「男人三妻四妾非常正常,晴儿并不会吃醋。」
     
          「嗯,你真是知书达理。」杨追悔笑了笑,继续道:「好好睡觉,明早还要应付你爹爹呢。」
     
          「你也是,谢谢杨公子。」
     
          没一会儿,徐悦晴便睡着了,杨追悔则还在思考着如何对付徐阶这只老狐狸,徐阶想以女儿做为拉拢自己的手段,可他不知道杨追悔这人虽好女色,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向男人低头哈腰,所以徐阶注定赔了女儿又折兵。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便听到敲门声,没过两秒,门便被撞开,徐阶像只刚下蛋的母鸡般怒道:「好你个杨追侮,竟然敢对我女儿做出此等恶事!」
     
          杨追悔假装很害怕,颤抖着声音道:「抱歉,我酒喝多了,要杀要删悉听尊便!」
     
          「唉,都到了这分上,少侠你应未忘记老夫昨晚和你说过的话吧,既然米已成炊,老夫杀你也无济于事,你挑选个日子和小女成婚,如此一来我也了却一桩心事。」徐阶叹息道。
     
          「娶晴儿是一定的,可能不能别那么急?」
     
          「不能!」徐阶断然拒绝道。
     
          「那也要父母之命,过儿自小是个孤儿,郭靖黄蓉夫妇算是我的再生父母,等我回独石城问他们两位再做定夺,行吗?」杨追悔哭丧着脸,心里却乐开了花,尤其想到徐阶为了自己的利益,连自己的女儿都出卖,杨追悔更想笑,可不能笑呀,要做一个专业演员嘛。
     
          徐阶使劲甩着长袖,无奈道:「那便如此,今进宫,回去时我让少枫陪着你,若你不向他们提出,便由少枫上门提亲!」
     
          杨追悔还没有破了夏瑶的处,没想到徐阶要将她也送给自己,看来徐阶赔掉的不只是一个女儿,还有一个爱将!
     
          「好!」杨追悔笑道。
     
          「穿好衣服。」徐阶冷哼了声便退出去。
     
          「我爹爹很少这么凶的。」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徐悦晴喃喃道。
     
          「这是作秀罢了,我习惯了。」杨追悔已经穿衣下床,抓起肚兜,闻了闻,便扔给徐悦晴,道:「穿起来吧,我先走了,等我回来娶你哦。」
     
          「嗯。」徐悦晴俏脸胀红,不敢看杨追悔,听到他出门声,徐悦晴才放下被褥,看了眼自己那对白乳便戴起肚兜。
     
          梳洗完毕,在丫环引导下杨追悔走进用膳处,除了徐阶,还多了夏瑶,她正用很不友善的目光盯着杨追悔,一定是因为杨追悔「破」了徐悦晴的处。
     
          早餐吃得有点压抑,和徐阶闲聊片刻,昨日那太监已前来接杨追悔。
     
          在徐阶和夏瑶目送下,杨追悔坐进红色轿子,正被抬往皇宫。
     
          进了皇宫,下轿,太监将杨追悔交给太监大总管刘管材,在他的带领下,杨追悔踏上了石阶,两侧都是身穿金飞鱼服,佩秀春刀的锦衣卫,各个面色严肃,一成不变,而且看待杨追悔的目光极其不友好,活像杨追悔强女干了他们的亲娘。
     
          「报……」刘管材已经走进太极殿,整个人跪在地上,恭敬道:「杨过已到。」
     
          说完,他便退下。
     
          太极殿上除了锦衣卫和高高在上的嘉靖皇帝外,还有几十人,都是嘉靖身边的重臣,那个徐阶也不知道何时跑来了。
     
          杨追悔虽然是个穿越者,可最起码的宫廷礼仪还知道一点点,所以他走上前,躬身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大殿之上的嘉靖看上去应该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龙袍可比耀日,身后那两名手持大羽扇的宫装宫女真可谓娇花月貌,那霸气的皇座更是让杨追悔浮想联翩,很想知道那到底花了多少黄金。
     
          总体来说,就那个骨瘦如柴的嘉靖最不和谐,如果将他一脚踢开,让杨追悔穿上龙袍坐于殿上,绝对非常和谐。
     
          嘉靖显得有几分慵懒,用那无神的目光打量着杨追悔,道:「杨过,你昨日立下大功,特封你为武德将军,勋阶骁骑尉,赐黄金一千两,绸缎十匹。」
     
          「谢主隆恩!」杨追悔忙跪在地上。
     
          「平身。」
     
          站起身的杨追悔有点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只是一直低着头,这种场面他从来没有经历过,所以沉默是最好的选择,若说错话,轻则被剥夺勋阶,重则被拉出去砍头。
     
          嘉靖打了个呵欠,道:「耳闻你有抵御蒙古鞑靼策略,说说看。」
     
          杨追悔眼珠子快速转着,并没有开口,停顿好几秒,才道:「微臣愚见,说错还望陛下见谅。」
     
          「无妨。」
     
          杨追悔便将之前和黄蓉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话音刚落,全场大臣开始哗然,看来都反对杨追悔的意见。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