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二十六话 同床共枕

第一百二十六话 同床共枕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二十六话同床共枕
     
          今天这酒似乎很烈,才喝下十杯,杨追悔便有点迷糊,但在徐阶的劝进下,杨追悔还是继续喝着,因为他的心情极好。
     
          徐阶中途去了趟茅房,好一会儿才回来,回来时,杨追悔已经趴在那里自言自语。
     
          「只能让小女吃点亏了。」
     
          徐阶拍了拍杨追悔肩膀,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便让侍卫将他背出去,目的地竟然是悦晴阁!
     
          此时,徐悦晴正坐在床边,其丫环小曲替她梳着青丝,安慰道:「小姐,女人的命运其实便是如此,你别发愁了,实在不行,今夜让小曲和他共度,事成之后小姐再躺在他旁边,好吗?」
     
          已经卸下繁妆,穿着淡白色百褶裙的徐悦晴摇了摇头,道:「真像爹爹说的那样,我以后都要和他过日子,反正迟早要做的,绝不能让小曲蒙羞。」
     
          「可小姐你不是惦记着那位公子吗?」
     
          「上次他救了小曲便离开,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你可以问老爷呀!」
     
          「不敢问,反正都是不可能的。」
     
          徐悦晴抓住小曲的手,嘱咐道:「女人一辈子其实没什么好奢求,只要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有一个家便可,小曲你以后会明白的。」
     
          「他杀敌很勇猛,叫杨过,听名字便是一个大衰人,绝对配不上小姐你,小姐知书达理,熟读四书五经,是一大才女,才女配莽夫,真是一大损失!」小曲哼道。
     
          「别说了,要不我会哭出来的。」
     
          听到脚步声,徐悦晴便道:「小曲,你先回房休息,这里我一个人就好。」
     
          「可是……」小曲知道自己也做不了主,便点头退下。
     
          一会儿,醉得不省人事的杨追悔被侍卫抬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徐阶和女儿交代几句便离开了。
     
          徐悦晴一直低着头,等做好心理准备,徐悦晴便将灯熄灭,脱得只剩肚兜和亵裤爬,带着万分的不安,躺在杨追悔身边,可杨追悔睡得像只死猪,完全不知道身边躺着这么一位绝色美人,徐悦晴则一直等待杨追悔醒来,可一直等不到,等得她困了,沉沉入睡。
     
          半夜,杨追悔醒来,手正碰到一女子的细腰,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便捏了几下,把徐悦晴吓醒了,本能的叫出了声。
     
          「你是谁?」杨追悔喊道。
     
          「徐悦晴,徐家大小姐,特来服侍公子,不求做正室,做个偏房就好。」徐悦晴软语道。
     
          知道是那个长得像猪一样的大小姐,杨追悔刚要的?***瞬间软下,像被非礼了般滚到了床下,叫道:「你别碰我!」
     
          徐悦晴显得有点莫名其妙,淡淡道:「我没有碰你,应该是公子你要来碰我才对。」
     
          杨追悔脑子变得非常的混乱,黑漆漆的,他也不知道徐悦晴的猪脸好点没有,可就算黑灯瞎火的,要和这种女人也是一种挑战啊。
     
          杨追悔真觉得徐阶是不是曾经奸了一头猪,才生出如此恐怖的女儿,那只老狐狸竟然想生米煮成熟饭,杨追悔又怎么可能会同意呢?
     
          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杨追悔使劲按了下太阳穴以使自己清醒点,看着床的位置,杨追悔道:「我绝对不会和你发生关系,今晚你睡在床上,我坐着,绝对不会让你的阴谋得逞!」
     
          「呵呵,公子这话真好玩,好像该是我说的。」徐悦晴笑着,心情竟然轻松了不少。
     
          「我是正人君子,所以你别以为我会打你的主意。」
     
          「那挺好的,我也没了困意,公子麻烦你把灯点亮,我们聊一聊吧。」
     
          「不能!」杨追悔顿然拒绝。
     
          「为何?」
     
          「你会吓到我的。」
     
          杨追悔想逃走,又怕冲出去这女人会大叫,到时候自己绝对倒霉,所以想等她睡着再逃跑,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这纯洁的身体被玷污。
     
          「那好吧,反正能听到声音就好,对了,公子,你能不能和我讲讲外面的世界,我都没有出去过。」
     
          听到这话,杨追悔便以为徐阶是因为女儿太丑所以不敢让她出去吓人,有点毛骨悚然的杨追悔也不想和她多说话,只想度过这难熬的夜晚。
     
          打开窗户,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杨追悔觉得整个人清醒不少。
     
          「公子,你喝酒吹风会着凉的。」徐悦晴关心道。
     
          「没事,我不怕的,总比……」杨追悔很想挖苦她,可又觉得自己不能伤害她脆弱的心灵,人家已经长得那么丑了,多刺激恐怕会跳楼,到时候倒霉的还是自己,「你快点睡觉吧。」
     
          「那公子不睡了吗?」
     
          「我不困。」
     
          「我也是。」
     
          「你还是睡觉吧。」杨追悔有点无奈。
     
          「为何?」
     
          「好吧,当我没说。」杨追悔趴在窗户前,无奈地叹着气。
     
          「我总觉得没成婚便睡在一块应该是……我吃亏点吧,为何公子你如此的无奈?」
     
          「好吧,是你吃亏,为了防止你吃亏,我便不碰你。」
     
          「呵呵,公子真是一个怪人,你的声音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位公子有点像,不过我和他只有一面之缘。」杨追悔立即吓出一声冷汗,她说的人绝对是自己!
     
          杨追悔还记得那天进这屋子吃糕点,像猪一样的大小姐狂奔向自己示爱,若不是杨追悔给她一拳,或许那时他已经了。
     
          为了防止悲剧重演,杨追悔便道:「你别下床,否则我会给你一拳。」
     
          「那天那位公子打了我的丫环,不过都是因为误会一场,若能再见到他,我一定会向他道歉。」
     
          徐悦晴打开心扉道,她还不知道她所说的公子便是眼前的杨追悔。
     
          「丫环?」杨追悔疑惑了,忙问道:「请问一下,你所说的那位丫环穿哪种颜色的衣服?」
     
          「红色,怎么了?」
     
          「红色?」杨追悔分明记得那天丫环是穿着金色纱衣,只有徐悦晴才是穿着红色的衣服,转念一想,丫环的那身打扮比徐悦晴高贵多了,丫环根本不可能去抢大小姐的风头,那就是说……
     
          杨追悔盯着床的方向,哼道:「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公子你也熟读……」徐悦晴吓得坐了起来,盯着窗前的杨追悔,借着淡淡月光,她分明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那位公子。
     
          「怎么是你?」两人同时叫出声。
     
          看着玉臂外露,双.乳饱挺的徐悦晴,杨追悔才明白自己把丫环和小姐搞错了,也就是说那个像猪一样的应该是丫环,眼前这个养眼美人才是徐家大小姐!
     
          看到如此富有气质的美女,杨追悔口水都快滴在地上,他真的很想扑过去一亲芳泽,可自己刚刚那么的反感,现在又想占有她,她绝对会认为自己是一个混蛋,为了维护自己的完美形象,杨追悔道:「抱歉,我不知道是你。」
     
          「我也一样。」
     
          徐悦晴笑得有点夸张,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爹竟然会将她日思夜想的男人送到她身边。
     
          女人一辈子确实没什么好追求的,有深爱自己的男人,有一个完完整整的家就好,而徐悦晴一直认为眼前这个男人能给予自己这些,所以便道:「杨公子,歇息吧,真着凉了,我爹爹会责怪我的。」
     
          「那好,我不会胡来的。」
     
          躺在徐悦晴身边,杨追悔真觉得一切变得好奇妙,便问道:「上次是怎么回事?」
     
          「上次是我和丫环戏弄公子的,抱歉。」
     
          徐悦晴呢喃道,身边躺着一个男人,她的身体开始发热,比起刚才更甚,之前是完全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只想完成爹爹交代的任务,现在知道此人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她又怎么可能会不激动呢?
     
          「会冷吗?」
     
          「有点。」
     
          杨追悔替徐悦晴盖好被子,没两秒又问道:「现在呢?」
     
          「还是有那么一点点。」
     
          「我的胳膊借你。」
     
          「谢谢杨公子。」
     
          枕着杨追悔的手臂,本是平躺着的徐悦晴也改变姿势,侧躺着,正看着黑暗中的杨追悔,心里似乎在期待什么。
     
          杨追悔现在心里正打算着如何吃掉徐悦晴,这个女人他一定要得到,可又不能乱来。通过刚刚的小测试,杨追悔已知道对于自己而言,徐悦晴应该是一个挺好搞定的女人,因为她对自己有爱慕之情。
     
          两人沉默了片刻,杨追悔道:「你很听你爹的话嘛。」
     
          「嗯。」
     
          「不觉得这样子很不值得吗?女人的清白很重要。」
     
          「我知道,不过这是爹爹的吩咐,我只能照办,幸好是遇到杨公子你,若是其他人,也许我会后悔一辈子。」
     
          徐悦晴呢喃道,手不由自主的搁在杨追悔胸前。
     
          「那你的意思是想和我过日子了?」
     
          「是爹爹的吩咐。」
     
          「那你不愿意啰?」
     
          「也不是,我习惯顺其自然,不会去想那么多。」
     
          「也许明天早上起来,我离开了就不会再回来。」
     
          「去哪里?」徐悦晴吓了一跳,顿时觉得自己被人抛弃了。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平时也很忙。我不希望你是因为你爹的吩咐,而变成我的女人,这样子对你很不公平,知道吗?」说着,杨追悔已握住徐悦晴那软滑玉手,这手好似从小放在牛奶里泡着,永远感觉不出指骨的痕迹。
     
          「可我们已经这样子了……」徐悦晴强调道。
     
          「睡在一块吗?」
     
          「嗯……」
     
          「看来你比我想像中的单纯。」笑了笑,杨追悔继续道:「这也不构成你必须嫁给我的理由吧?」
     
          「可以的。」徐悦晴的声音变得非常小,似乎是在祈求这婚姻。
     
          杨追悔知道自己再多说几句,也许徐悦晴便会献身于自己,想到能骑在这等美人身上,那也是一种非凡享受,可又觉得这一切来得有点卑劣,既然徐阶要自己娶他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儿,那就娶吧,反正如此养眼,至于身体的结合,留到以后也不迟,反正杨追悔不相信徐悦晴会去偷男人,再说让她保持着处.女之身,偷男人也不方便嘛。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