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一十八话 好难受

第一百一十八话 好难受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一十八话好难受
     
          “你先把这些吃了。”杨追悔命令道。
     
          “我要你,我不吃这个。”夏瑶咬着嘴唇,泪水溢出。
     
          杨追悔舀起白粥送至夏瑶嘴边,安抚道∶“你吃了,好吗?”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夏瑶厉声道。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你是没种的男人!”
     
          “呵呵,看来你连我是谁都忘记了。也许你现在心里只有肉谷欠,不过等你康复之后,你会知道这不是真正的你。小瑶,不管如何,我杨追悔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
     
          夏瑶显得有点失神,怔怔地看着杨追悔,闻到白粥的清香,她缓缓张开嘴吃一口,那眼神似乎是在回忆往事。
     
          勉强喂她吃了大半碗,夏瑶又嚷着要杨追悔,杨追悔非常无奈,让她一边看着一边喝粥,这办法还挺好用的,至少给了夏瑶一点会被插的希望。当夏瑶将一碗粥都喝下,杨追悔便转身上岸,不管夏瑶如何咒骂他,他都不予理会。
     
          接下来的十几天,杨追悔每天只睡二个多时辰,其他时间都在天仙泉下陪着夏瑶,几乎每天都要忍受着夏瑶的咒骂,还要想尽办法让夏瑶把饭吃下去,他看上去憔悴了几分,不过他有信心让夏瑶恢复正常!
     
          第二十天的深夜。
     
          “好像有什么东西来了。”杨追悔小声道。
     
          还没有离开的雏芷点了点头,小声道∶“这声音从来没听过,不知道是什么。”
     
          “不管是什么,反正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看着发出声响的方位,杨追悔的心悬在半空中,雏芷已拔出了那把血红色的剑,正准备随时发动攻击。
     
          长达半个时辰的时间里,那只看不到的异兽只护出声响,并没有进攻,好像是在测试杨追悔的耐心。
     
          对于未知生物,杨追悔向来不喜欢主动出击,所以一直等待着它送上门。
     
          一声怪叫,一只长达三十尺的绿鳞蜥蜴跳了出来,有点像只特大号的蜥蜴,不断喷出绿色的毒气,正贪婪地盯着杨追悔,信子不断吐出,巨齿磕在一块发出极其刺耳的声响。
     
          巨尾一甩,庞大身躯移动竟快如马驹!
     
          “我来!”雏芷娇小身子一跃而起,看准绿鳞蜥蜴脑门,举剑刺下,剑瞬间贯穿它的上下颚,剑身变得火红,不断吸取着绿鳞蜥蜴体内的血,这便是剑器嗜血的特殊功能,只要刺破生物的皮肤,它便会在极短的时间将对方的鲜血统统吸干!
     
          正当雏芷得意之际,三只潜伏已久的绿鳞蜥蜴又跳了出来,一只攻向雏芷,两只攻向杨追悔。
     
          雏芷用力抽出剑器嗜血,可那只绿鳞蜥蜴已到身前,巨尾击中她的胸口,“哇”的一声,雏芷娇小身躯像落叶般飞向后方,嗜血“当哪”落地。
     
          杨追悔则用刻龙宝剑攻击两头绿鳞蜥蜴,不断避开毒气,可这剑根本没有开锋,又怎么能杀死皮糙肉厚的绿鳞蜥蜴?
     
          看着雏芷,杨追悔一跃而起,在半空搂住她,随着一只绿鳞蜥蜴的巨尾攻击,杨追悔连退数步,一个跳跃,人已出现在四丈余外。
     
          雏芷捂着胸口,小声道∶“必须用嗜血剑,否则你杀不死它们的。”
     
          “别说话了,你先好好休息。”放下雏芷,杨追悔便朝前走去,一点也不畏惧这三只怪叫着的蜥蜴。
     
          绿鳞蜥蜴似乎搞不清楚杨追悔的用意,正边叫边退着。
     
          怪叫一声,一只按耐不住的绿鳞蜥蜴扑向杨追悔。
     
          杨追悔握紧拳头,怒吼一声,将大部分真气集中于拳上,一拳击中绿鳞蜥蜴下颚,绿鳞蜥蜴下颚竟被杨追悔拳头贯穿!
     
          杨追悔虽还没有修习外功,可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内力,尤其那次利用琉璃千代身体修练龙第三式,使得他的内力又增进了不少。
     
          “蠢东西!”杨追悔收回拳头,两步上前,认准它的心脏位置,拳头再次击入,将它的心脏击得粉碎。
     
          绿鳞蜥蜴还想攻击杨追悔,可已没了生命力,像一团斓泥般趴在了地上,另外两只绿鳞蜥蜴早已退到了草丛边,怪叫一声便逃跑了。
     
          洗了手,杨追悔扶起雏芷,问道∶“你没事吧?”
     
          “只是受了点轻伤,不碍事。”雏芷无力道,嘴角还残留着血迹。
     
          “让我看一下伤口。”杨追悔正想扯开雏芷的衣裳,又知道会看到不该看到的,便问道∶“可以吗?”
     
          “雏芷的身子迟早是掌门的,掌门随意。”
     
          得到雏芷同意,杨追悔便将她的衣襟拉开,一道斜斜的瘀痕落在雪白的上。
     
          “嗯,看来问题不大,休养几日便可痊愈了。”杨追悔忙将雏芷的衣襟拉紧。
     
          雏芷面颊泛红,呢喃道∶“刚刚雏芷心跳好快,以为掌门是想要我了。”
     
          “为什么你的想法和雏珊一样?”杨追悔问道。
     
          “这是师父的命令。”雏芷答道。
     
          “你们真可笑,师父似乎变成了你们所有行为准则的参考标准了,难道你们就不能有点自己的主见吗?”顿了顿,杨追悔继续道∶“雏语虽然喜欢顶撞我,不过至少她很自我,不会像你们三个那样。比起你们的乖巧顺从,我更喜欢她那个性。”
     
          “学不会的,我们习惯听从师父的吩咐,我们的命运注定是变成掌门你的交沟对象,为了掌门能修得吮阴心诀,我们四雏甘愿牺牲性命。”
     
          看着怀里的雏芷,杨追悔真是哭笑不得,想责骂又说不出,只是这样子抱着她,还不时观察着似乎已经睡着的夏瑶。
     
          接下来的十几天,绿鳞蜥蜴还是会偶尔出现,有时被雏语的“剔旋”杀得满身都是窟窿:有时则是雏芷的嗜血剑吸干了满身的血:有时则被雏妍的弓箭“鬼葬”射穿了心脏:杨追悔本以为雏珊没有兵器,哪知她靠的是大嗓门,自喻为“龙啸”,龙啸一出,别说绿鳞蜥蜴了,就连杨追悔都要捂着耳朵。
     
          第四十九天的黎明。
     
          为了确定夏瑶今天能否变回原来的她,雏珊叫杨追悔回去休息,杨追悔也不回去,聚精会神地看着胸口不断起伏着的夏瑶。
     
          “若今天夏瑶姑娘康复,掌门便进入修罗洞修练本门武功,没问题吧?”雏珊问道。
     
          “再说吧。”口渴的杨追悔连说话的都没有,眼里似乎只剩下夏瑶。
     
          这四十九天,杨追悔不仅要面对随时会出现的异兽,更要忍受夏瑶的责骂,中了“终不欢”的夏瑶什么难听的话都会骂出,可杨追悔完全不在乎,他每天都在算时间,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
     
          从将夏瑶绑起的那一刻,杨追悔就希望自己能亲手解开她的束缚,应该便是今天了吧?
     
          “掌门,还有一件事需请一不你。我们四雏打算将各自擅长的武功传授给几位姑娘,可以吗?”雏珊问道。
     
          “我当然没意见。”杨追悔答道。
     
          “嗯,明白了。这几日掌门都很少回去,其实我们四雏已经在传授武艺给她们,小月没有什么兴致,所以没有勉强她们。我负责教芙儿,雏语负责教纱耶,雏芷负责教施乐,雏妍则教武三娘,待她们学成后,我们也会将各自的兵器传于她们,以后她们可帮掌门。”
     
          “你们身为凌霄派的弟子,难道从来没想过要帮助掌门吗?”杨追悔问道。
     
          “想过,也会做到,那便是献出我们的身子。”雏珊说道。
     
          这四十九天,杨追悔每天都听到她们说要献身、献身的,听得耳朵都快长茧了。单单说她们的身体,那确实很有诱.惑力,雏珊、雏妍身体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气息,雏语、雏芷则是小萝莉,却别有一番风情。
     
          在不认识四雏的前提下,杨追悔绝对愿意和她们做,可偏偏她们视身体为工具,除了拿来做好像都没有其他的作用,再说修练吮阴心诀的后果那么严重,杨追悔绝对不愿意和她们做!
     
          “唔……”夏瑶突然剧烈地摇动着身体,双眸睁开,眼睛血红,正大口大口喘息着。
     
          “小瑶!”杨追悔跳进河里,跑到夏瑶身边,问道∶“现在感觉如何?”
     
          “唔……我好难受……要死了……求你……求你杀了我……”
     
          杨追悔本以为夏瑶又要求自己和她做,没想到是求死,看来她已经恢复了部分的神志,伸手抚摸着夏瑶那张憔悴脸蛋,杨追悔温柔道∶“你不会死,我会陪着你一辈子,我会好好的善待你的。”
     
          “……我真的好难受……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夏瑶呜咽道。
     
          “魔医说过,婬毒会从玉门排出,之后你会像从前一样了。”杨追悔安抚道。
     
          “好难受,抱我,求你抱着你。”夏瑶哭道。
     
          杨追悔抱紧夏瑶,夏瑶则更大声地哭着,张嘴咬住杨追悔的肩膀,不断发出呜咽声,身子颤抖得更加的厉害,呈血色的水喷洒在河里,比一般女人高朝时还多。
     
          随着时间的流逝,夏瑶渐渐恢复了平静,松开嘴巴,不久便晕厥了。
     
          杨追悔觉得活像被夏瑶咬下了一块肉,翻开她的眼皮,见她眼中的血色已经转淡,杨追悔稍微放心了。
     
          用河水将夏瑶下面清洗了一下,杨追悔便解开束缚,将夏瑶抱到岸边休息。
     
          半个时辰过去了,夏瑶这才睁开眼,双目无神的她盯着杨追悔憔悴的脸颊,身子一抖,又哭了出来,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哽咽道∶“其实这些天你为我做的,我都看到了,可我就是那样。我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些话,我真的不想说那些话,可就是管不住嘴巴,谢谢你这么多天的照顾,没有你我也许已经死了。”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