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零九话 是你贴过来的

第一百零九话 是你贴过来的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零九话是你贴过来的
     
          “落玄霹雳掌!”黄老邪喝出声,身前顿时出现上百手掌,像雨点般袭向黑衣人,黑衣人脚下的瓦片纷纷碎开,飞向后方,他仍安然地站在那儿。
     
          当霹雳掌快接近他时,他便甩动手指。
     
          “啊!”黄老邪惨叫了一声,跌向地面。
     
          “黄老邪前辈!”杨追悔叫出声,飞出窗户,落到地面。
     
          “我喝多了,竟然忘记防范响暗器!”黄老邪双手出现数道伤口,似乎是被极其锋利的暗器割伤。
     
          杨追悔抬头看着那嚣张至极的黑衣人,心里怒火腾起,非常不爽的他便一跃而起,也想领教领教这黑衣人的暗器。
     
          当杨追悔落至屋顶时,黑衣人却往左方疾奔,一个跳跃,人已落到另一家屋顶上,回头看着杨追悔。
     
          “过儿!勿追!”黄老邪喊出声。
     
          看着那个明显是想将自己引走的黑衣人,杨追悔压制住与生俱来的冲动,落到黄老邪面前将他扶起。再次回头时,黑衣人已经不见了。
     
          扶着黄老邪回到房间,封住了他手腕处的外关穴以止血。盯着受伤的双手,黄老邪浓眉紧锁,道∶“看来他便是杀害周伯通的凶手了。”
     
          “黄药师可要好好保重,在找到欧阳锋前可不能出事。”一灯双手合十道,尔后又开始捻着那串佛珠。
     
          “大师,我没事的,你先回去休息吧,有过儿照顾我就行了。”黄老邪说道。
     
          “阿弥陀佛,两位晚安。”一灯作揖后便离开。
     
          一会儿后,黄老邪开口道∶“黑衣人的暗器应该是类似金丝的一种,从我伤口来看,确实和周伯通颈部的切口很像,可我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周伯通死时是笑的。”顿了顿,黄老邪继续道∶“刚刚我已受伤,一灯却没有帮忙,而且黑衣人的目的似乎不是要杀我,而是把你引走,这太让我想不通了。”
     
          听着黄老邪的分析,杨追悔也觉得很有道理,可又觉得这分析存在着矛盾的地方,黄老邪已经说明是黑衣人杀害了周伯通,那么一灯的嫌疑可以解除,可他又提出一灯见死不救这个事实,这又表示一灯其实还有嫌疑,难道他和黑衣人是同谋?
     
          这些杨追悔都管不了,他只想知道的是黑衣人为什么想把自己引开,自己又不认识他,难道是杨追悔以前结下的仇人不成?一想到杨追悔惹到了这种深不可测的武林高手,自己又要做替死鬼,杨追悔的脊背有点发凉。
     
          “过儿,把手给我。”没等杨追悔反应过来,黄老邪已经把住他的脉搏,表情严肃,杨追悔吓得都不敢伉声。
     
          好一会儿,黄老邪才松开手,道∶“我听蓉儿说过,她曾考虑让你拜我为师,可后来你拜古墓墓主为师。据我所知,古墓派修练的是阴柔内功,可刚刚我替你把脉,发觉你的脉象很不稳定,但乱中有序,以狂躁来形容也不为过,这等内功似乎与古墓的内功恰恰相反,而若我没判断错,追悔你现在的内功绝对和我不相上下,甚至高于我。”
     
          听着黄老邪的分析,杨追悔吓出了一身冷汗,笑道∶“这些我都不懂,前辈说得有点太深奥了。”
     
          “外功呢?”黄老邪问道。
     
          “不会。”杨追悔直摇头。
     
          “有着浑厚的内功,竟然没有外功?”黄老邪叫出声,显然不相信杨追悔说的话。一般人都是内、外功同时修练的,甚至更多人选择先掌握外功以自保,只有杨追悔这个修练《婬龙九式》的家伙对外功一窍不通,他只希望能早点到达若仙岛修练外功,好将那些胆敢欺负自己的人一个一个揍扁,再用武力征服如琉璃千代或者月蝉这类的暴力女!
     
          想着一边骑着琉璃千代,一边弄着月蝉的情形,杨追悔当即露出婬荡的笑容。
     
          见杨追悔一副痴傻模样,黄老邪问道∶“你这身内功确实是出自古墓?”
     
          杨追悔回过神,忙答道∶“不瞒黄老邪前辈,我曾中了李莫愁的冰魄银针毒,后遇一位世外高手,她说要保命就必须将以前所学都废除,所以之前在古墓学到的武功都被废除了,后来她还传了功力给我。”
     
          “那真是世外高手,呵呵。过儿,其实我们四仙都不过是爱出锋头之辈,比我们厉害的大有人在,既然她未教你武功招式,我便将落玄霹雳掌传授于你。”
     
          “不麻烦黄老邪前辈了。”杨追悔忙站起身,道∶“不早了,前辈好好休息,我也回去了。”
     
          “那好吧,你何时想学只要和我说一声,我随时可以教你。”
     
          “当然,当然。”杨追悔忙跑了出去,嘀咕道∶“凌霄四雏还在若仙岛等我呢!我才不学其他武功!”
     
          回到房间,看着睡得正香的夏瑶,杨追悔也知道她今天很累,没有多少调戏她的心思,脱衣便钻进了被窝。
     
          夏瑶哼了一声,舔了舔嘴角,反过身将杨追悔抱住,并没有醒来。
     
          杨追悔伸手搂紧夏瑶,似乎都能听到她的心跳声。没有多少睡意的杨追悔躺在那里发呆,思绪有点乱,不停想着一灯和那个黑衣人,两者都显得有点诡异。
     
          一觉醒来,杨追悔便听到夏瑶的惊叫声。
     
          睁开眼,杨追悔见夏瑶抓紧自己的衣襟,正坐在那儿死死盯着自己,质问道∶“我们怎么会贴得那么近?”
     
          “是你自己主动的。”杨追悔不以为然道。
     
          “我才不是那种人!”夏瑶叫道。
     
          “好吧,是我将你拉进怀里,是我抱着你,是我将你的手拉到我身上,是我色狼,行了吧?”杨追悔无奈道,反正夏瑶一直都认为自己是色狼,承认一次也无妨。
     
          “那就没问题了,我就知道我自己不可能那样子的。”夏瑶忙抓起床尾的衣服穿上。
     
          夏瑶下床后,百无聊赖的杨追悔还躺在床上。
     
          这时,纱耶拉着优树的手走了进来,郁闷道∶“还是老样子,早上醒来公主又不认识我了,还以为我掳走了她。你看看,手臂都被她咬了。”纱耶拉起袖子,胳膊处有着一排整齐的牙印。
     
          “她会咬人吗?”杨追悔笑道。
     
          “哥哥,我以为你不要我了。”优树一头栽进杨追悔怀里,双眼微红,看来再找不到杨追悔,她便要哭了。
     
          “干嘛咬纱耶啊,她是你的好朋友喔。”杨追悔揉着优树那一头还未梳理,显得有点凌乱的黑发。
     
          “哥哥说了我便晓得了。”优树甜甜地笑着,道∶“优树喜欢这样子抱着哥哥,哥哥的怀抱好温暖,好喜欢哥哥,优树真的好喜欢哥哥,爱死哥哥了。”
     
          “我也一样。”杨追悔笑道。
     
          听着两人的甜言蜜语,纱耶都起鸡皮疙瘩了,以前的公主哪会如此?以前的公主最喜欢拨弄三味线,用那满含忧郁的瞳孔望着岛国方向,现在却完全变了一个人。
     
          纱耶最伤心的也许是公主彻彻底底将她忘记了,甚至去一趟茅厕都会将她忘记。不过比起让她想起残杀同伴的血色往事,如今这样做一个天真的女孩更好吧?
     
          “杨君,公主真的很可怜,你一定不能辜负她。这世界上除了你,已经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照顾她了,她心里只有你。”纱耶咬唇道。
     
          杨追悔点了点头,严肃道∶“我知道,纱耶你不用担心。”
     
          “我永远都会担心的。罢了,也许是我想太多了。”纱耶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和优树亲昵一会儿,杨追悔便听到武三娘叫吃他早饭。吃了早饭,杨追悔和郭芙到黄老邪房间看望他,今天的黄老邪气色极好,只是手掌的伤口让他对昨晚发生的事心有余悸。
     
          和黄老邪约好巳时到城郊外一带寻找欧阳锋踪迹,杨追悔便陪着武三娘到外面买点生活用品。
     
          武三娘让杨追悔在胭脂铺外面等着,杨追悔却想进去帮她选胭脂,武三娘显得有点扭捏,只好小声道∶“妾身是去买垫下面的东西,你一个大男人进去岂不是被笑死了?”
     
          杨追悔这才知道武三娘是要去买经期用的卫生带,干笑数声便乖乖站在外面。
     
          回到河图客栈已是巳时,黄老邪和一灯都站在门口等着杨追悔。
     
          让武三娘回房休息,并请她告诉大家中午他不会回来吃饭,杨追悔便和黄老邪、一灯走出了客栈,手里还拿着那把根本没有开锋的刻龙宝剑。
     
          走开没有几步,夏瑶也跟了上来。拗不过她,只好让她同行。
     
          一路上,一灯便向他们俩说着这几日关于欧阳锋出没的地方,杨追悔总觉得这里像是
     
          独石城的翻版,幸好没有什么悬崖,要不自己这次也许会和夏瑶一块掉下悬崖,就怕再遇见的不是什么吸精人鱼,而是一群同性倾向的螃蟹精,然后自己定会被爆.菊花。
     
          出了城,众人一分为二。一灯和黄老邪一队,杨追悔则和夏瑶一队。杨追悔本想让夏瑶跟着黄老邪,黄老邪又不愿意让杨追悔跟着一灯,所以便造成这两个对城郊外一点都不熟悉的家伙一队了。
     
          走了一刻钟,杨追悔抬头望着眼前这座高山,嘀咕道∶“夏瑶,我们该不会是要在这山里一直乱转吧?”
     
          “那老怪物要练功绝对是选择最偏僻的地方,所以我们先爬到山顶,再往难走的地方走,说不定可以找到。”夏瑶说道。
     
          “为什么他们可以到矮一点的地方找,我们就要爬高山?”
     
          “年轻人就该多锻链身体,你别老是抱怨,就当是一种修行吧。”
     
          “我真该带着我的傻鸟出来,它拍一拍翅膀就能到达山顶了,何必这么辛苦呢?”杨追悔抹着汗水道。
     
          “它太显眼了,还是让它留在客栈里比较好。飞呀飞的,欧阳锋看到绝对立刻逃跑。”夏瑶似乎一点都不累,看着直伸舌头的杨追悔,夏瑶忍不住笑出了一声,调侃道∶“你现在就像一只小狗狗一样。”
     
          “是啊,我很饥渴,你能不能给我吸一下?”
     
          “吸什么?”
     
          “女乃水啊。”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