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零六话 青楼名妓

第一百零六话 青楼名妓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零六话青楼名妓
     
          杨追悔离开后,夏瑶嘀咕道∶“怎么感觉最近好像变大了一点?”想到那画面,夏瑶只觉得快被自己的体温蒸发了,脸红得好似熟透的番茄。
     
          杨追悔走进房间,差点被吓得失了魂儿,全身被黑纱包裹着的优树正坐在床边,纱耶则是一脸无奈地站在一边。
     
          “怎么回事?”杨追悔叫出声。
     
          “哥哥不是说不能把肉露出来吗?优树就照做了,这样子还不行吗?是不是还有哪里露出来了?”优树怯声道。
     
          “杨君,我觉得公主跟着你子不会有未来的。”纱耶叹息道。
     
          看着包得好像木乃伊的优树,杨追悔忙走过去,将罩住优树螓首的纱布拿开,看着这个太过于听话的失忆美人,杨追悔有点心痛,紧紧搂住优树,温柔道∶“妹妹,你真的很傻,哥哥说的是……”杨追悔觉得似乎有点表达不出那层意思,便道∶“以后纱耶会一直照顾你,她怎么说,你便怎么做,可以吗?”
     
          优树有点无神地看着纱耶,开口道∶“可是她说要把你下面剪了,我也要照做吗?”
     
          杨追悔打了一个咚嗦,瞪了纱耶一眼,有点不好意思的纱耶转过身,不时用眼角余光看着杨追悔。
     
          “要剪吗?”优树又问道。
     
          “以后她要你做什么,你都要问过我,知道吗?”杨追悔捏了一下优树的脸蛋。
     
          “嗯,明白了。”优树点头道。
     
          晚上睡觉时,杨追悔倒是挺规矩。只是偷偷摸了优树蜜臀几下,搞得优树娇喘连连,害杨追悔差点就将优树奸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追悔便将武三娘、郭芙、小月、施乐、夏瑶、纱耶以及优树集合在一块,要她们准备准备去琼州的事。郭芙倒是很不想去琼州,只想留在潮州陪她外公,杨追悔也不想带她去,但又拗不过夏瑶,只得以“这里很可能会受到盛禹倭寇的袭击,她很可能会被人轮奸”为借口威胁她,吓得她差点哭出来。
     
          七女一男,神雕能承受得了吗?
     
          神雕不愧为神鸟,别说八人了,再来几个也是小菜一碟!
     
          和嬷嬷说了一声,神雕便载着他们飞往琼州。
     
          中途休息了一次,吃了点干粮,他们在酉时到达了琼州城。
     
          一到琼州城,杨追悔先找了客栈。一个男人后面跟着七个婀娜多姿的女人,这场面实在壮观,惹得很多男人都向杨追悔投来羡慕的眼光,可是他们不知道女人多了也有烦恼的呀!怕皆川优树和纱耶那一身和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给她们安排在同一间房后便不允许她们出门。
     
          武三娘和郭芙一间,小月和施乐一间,优树和纱耶一间,神雕体型大,杨追悔专门为它准备了一间,为了避免引起恐慌,还让它从后面的窗户钻进去。女扮男装的夏瑶和杨追悔一间,想到晚上要和这个辣椒美人同床共枕,杨追悔又色心大起了。
     
          看着正在铺床的夏瑶,杨追悔咽下口水,嘀咕道∶“白虎,传说中没有毛的白虎。”
     
          “白虎没毛吗?”夏瑶疑惑道。
     
          “咳咳,我说的白虎和你说的不一样。嘻嘻,就算你问我是什么,我也不会告诉你的。”杨追悔嬉笑道。
     
          “我没那兴趣!”夏瑶自腰际拔出匕首,当着杨追悔的面藏于枕头下,道∶“晚上可以一起睡,但你要是胡来便知道下场!”
     
          “你何时又买了一把?”杨追悔吃惊道。
     
          “觉得少吗?我下次买一堆,插得你满身都是!”夏瑶吐了吐舌头,模样倒有点像女人了。
     
          “那么多匕首还比不过我一根棒棒。”杨追悔怕夏瑶掷出匕首,便退了出去,道∶“我去街上打听打听关于四仙的消息,他们应该在这里了。”
     
          走在街上,杨追悔向路人打听四仙的消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正当他郁闷之际,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绝色女子出现在杨追悔面前。
     
          白色绣着杜鹃的碧霞宫装只裹住玉兔,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逶迤拖地的粉红烟纱裙,手挽绮罗翠软纱,风髻雾鬓斜插一朵牡丹花簪,轻盈而来,系在手腕上的银色小铃铛发着“当哪、当哪”的响声。
     
          杨追悔这个大色狼则一直盯着绝色女子那胀鼓鼓的,有股想把她那抹胸扒下的冲动,女人的美就应该大方地展现出来嘛!
     
          “小女子姚玲儿。公子看来很迷惑,有哪儿需要玲儿帮忙的吗?”声音很软,好似潺潺流水,听得杨追悔都有点心醉了。
     
          “喔,没事,我找人。”杨追悔又想和这个好似一朵白玫瑰的美人搭腔,便问道∶“玲儿姑娘是本地人?”
     
          “不是,我家在很远的一个小渔村,三年前因村子发生了大灾难,所以便被卖到青楼。本是待在别的地方,因为那儿的青楼着火,所以我便到了这边的青楼,玲儿说话可能有点唐突,还望公子见谅。”说着,姚玲儿还屈膝以表示歉意。
     
          “是夕渔村吗?”杨追悔忙问道。
     
          “公子怎么知道?”姚玲儿打量着杨追悔,喜道∶“难道你是那位救了我们夕渔村的英雄杨追悔吗?”
     
          “正是在下,让你见笑了。”杨追悔点头道。
     
          “爹爹和我说过,说公子往潮州那边去,还教我有机会要好好报答公子呢!”顿了顿,姚玲儿继续道∶“我还以为没有机会碰到公子,没想到在琼州竟然碰到了,看来我们真的很有缘分,不介意的话请去紫瑰轩坐坐,我好报答公子。”
     
          姚玲儿身在青楼,所谓的报答当然是以身相许。想到能耕耘这个美人,杨追悔鼻血差点喷出,却又好奇道∶“既然夕渔村的灾难已经解除,为何玲儿姑娘还要留在青楼,回去不是很好吗?”
     
          “这……”跳玲儿用软纱擦着眼角,呢喃道∶“身子已经不干净,回去会被乡亲们耻笑,玲儿已经无法回头了。若公子觉得唐突,那刚刚那番话,公子便当玲儿没说过吧,玲儿还要去买胭脂水粉呢。”
     
          “哪会,反正我也闲着无聊,我陪你去吧。”杨追悔笑道。
     
          “嗯,看来公子也是一位性情中人,我们会相处得很愉快的。公子对这儿应该不熟悉吧?玲儿来了几天,对这里挺熟的,我冒昧带路吧。“
     
          杨追悔这个大色狼当然不会拒绝,便和姚玲儿并肩而行,借着身高的优势不时偷瞄姚玲儿的沟,由于裹得很紧,除了那条沟,杨追悔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陪她买完胭脂水粉,杨追悔便和她一块走向紫瑰轩。
     
          白天的技院并不热闹,甚至有几分死气沉沉,门外连招揽客人的技女都没有,门也是半遮半掩的,大家都因为昨日的疲惫而休息,正为今晚的婬乐养精蓄锐中。
     
          和正在清点女儿红的老鸽说了一声,姚玲儿便带着杨追悔上楼。
     
          “上次带了一个乞丐,今天倒是带了一位像样的公子哥了。真奇怪,明明有那么多银子,干嘛还要跑到我这青楼看男人的脸色。”浓妆艳抹的老鸽嘟嚷着。
     
          姚玲儿的闺房布置很简单,一张架子床,上饰朱红幔帐,,几乎将房间一分为二的鸳鸯屏风、一张朱色古琴、梳妆台、两个摆于墙角的大花瓶,墙壁悬挂着几幅叫不出名字的山水画。
     
          这些似乎便是房间的全部了,那架古琴看上去非常的特别,好奇的杨追悔已经站在了古琴面前。
     
          琴以梧桐作面,杉木为底,通体髹紫漆,多处跦漆修补,发小蛇腹断纹,纯鹿角灰胎显现于磨平之断纹处,鹿角灰胎下用葛布为底。
     
          “这是唐代的名琴九霄环佩,小女子偶然得到,琴音温劲松透,纯粹完美,形制极浑厚古朴。因为它在传世唐琴中最为独特,最为古老,声音更是完美尽善,所以成为家喻户晓的名琴之一,但凡见过它的人都如公子这般痴呆。”跳玲儿浅浅笑着,眯眼的模样好生可爱!
     
          “我是一个粗人,并不懂得那么多,只是单纯地觉得它很好看罢了。”杨追悔深吸一口气,笑道∶“房间很香,难不成玲儿你经常在这里沐浴吗?”
     
          “公子问得好唐突。”姚玲儿脸都红了,细说道∶“既然这是青楼之地,那自当要弄得香点,若如猪圈般臭烘烘的,哪有公子敢进来呢?”
     
          “不好意思,我确实问得有点唐突了。”杨追悔手抚摸了一下琴弦,琴弦的纤细让他的虎口都有点发疼,似乎太过于纤细了,简直就和刀片差不多,疑惑的杨追悔便问道∶
     
          “玲儿姑娘,这琴弦好像太细了,你不会被刮伤吗?”
     
          “呵呵,这便是它被称为名琴的最大原因。虽不知它那琴弦的作料为何,不过真的太细了,所以弹奏只能用指甲,只要不用手掌按着琴弦,一般都不会受伤的。”跳玲儿走到杨追悔面前,将十指展现在杨追悔眼前,继续道∶“也许是自小弹琴的缘故,玲儿的指甲非常的薄,所以只能佩戴着这由玳瑁仿制的义甲了。”
     
          杨追悔这才注意到跳玲儿每根指甲都呈黑褐色,近一寸,看起来有点恐怖,不过意识到这是专门用于弹古琴九霄环佩的,杨追悔也就不大惊小怪,只是思考她这义甲会不会伤人。
     
          “我先为公子倒茶,再弹琴给公子听,公子稍等片刻。”语毕,姚玲儿便走出了闺房。
     
          杨追悔手再次落在九霄环佩上,微微用力,皮肤似乎就要被割裂,这么危险的名琴却能弹奏出余音绕梁之琴音,确实奇妙啊!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