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神雕之颠鸾倒凤 > 第一百零五话 不能露

第一百零五话 不能露

书籍名:《神雕之颠鸾倒凤》    作者:风油精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一百零五话不能露
     
          这时,夏瑶走了进来,她正想问罂粟是怎么逃走的,却没想到看到优树压在杨追悔身上那一幕,她下巴都快脱臼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将手里的佩剑握得更紧,似乎有种斩断杨追悔命根子的冲动。
     
          杨追悔还没有开口,优树也醒来了,撑起身子,嘟嚷道∶“哥哥,你昨晚干嘛弄人家。”
     
          “我……我……我……”杨追悔吓得说不出话,他昨晚好像有梦到在摸优树,难道那不是梦吗?
     
          “混蛋!”纱耶骂出声,一拳便砸在杨追悔脸上,砸得他眼冒金星,倒在床上动弹不得。
     
          “哥哥!”优树叫出声,忙化摇着杨追悔。
     
          “公主被糟蹋了,我该怎么向主公的在天之灵交待?”纱耶无奈地叹着气,以为公主已经的她不想再多说什么,沮丧地走了出去。
     
          “杨过,优树已经失忆了,还认你做哥哥,你是这世界上唯她一能记住的人,你竟然利用她的善良与信任做出这么恶心的事!看来你确实是一个十足的混蛋!”骂完,夏瑶也跑了出去。
     
          “纯洁的我竟然被误会了。”杨追悔郁闷道。
     
          “哥哥,你没事吧?”优树抚摸着杨追悔的脸颊,生怕杨追悔被纱耶敲傻了。
     
          为了避免再出现更多的误会,杨追悔便让优树穿好衣服,自己也匆忙穿衣下床,只要今天没发生什么大事,他便要前往琼州。只是要带这么多美女去琼州吗?这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比起潮州,琼州那边也有不少倭寇,欧阳锋那个疯子又在那边,危险又增加了不少,带着她们一起到那边显然是不明智的,但是,难道要将她们都留在这里?
     
          吃早餐时,夏瑶和纱耶老是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看着杨追悔,搞得杨追悔很不自然,加之优树又时常要杨追悔夹菜,甚至还要杨追悔喂她,看着吃得满脸笑意的优树,杨追悔一点都笑不出来,只怕会被夏瑶和纱耶杀了。
     
          早饭结束,无聊的杨追悔回到房间发呆,优树当然也跟着他。他思考着到底要把谁留下呢?郭芙是绝对先留在潮州,人鱼姐妹要学凌霄派的沉鱼七旋剑,所以要跟在自己身边。武三娘可以留在潮州陪着郭芙,也可以跟在自己身边,这要看她自己如何选择了。虽然杨追悔很希望她能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但又怕路上有所不测。夏瑶可以跟着也可以留下。优树绝对是跟着自己,这个记忆力超级差的东瀛美女离开自己绝对无法生存。纱耶要保护她,所以也会跟着自己。
     
          综合一下,确定要跟着自己到琼州的便有小月、施乐、优树以及纱耶。
     
          “哥哥,不能出去走走吗?”靠在杨追悔身上的优树问道。
     
          看着拥有成熟娇躯却只有婴儿般智力和记忆力的优树,杨追悔爱怜无比的搂紧她,道∶“外面世界太乱,不能到处乱走,知道吗?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很快就可以出去玩了,到时候你要一直跟着哥哥喔。”
     
          “嗯,优树明白,哥哥最好了,可是哥哥昨天晚上干嘛摸人家?”优树天真道。
     
          杨追悔不知道该如何向优树解释,那算是一种本能吧?
     
          这时,纱耶走了进来,看到公主和杨追悔如此亲密,既生气又无可奈何,只得像以前一样站在公主身边。想到昨晚杨追悔竟然对公主做出那种事,纱耶气得脸色泛红。
     
          “纱耶,我问你,除了你们长沼家族会滋扰沿海地区,还有没有其他的倭寇?”杨追悔问道。
     
          “当然有,现在长沼氏灭亡,盛禹氏定会将兵力投于海上。”纱耶点头道。
     
          “那事情麻烦了。”杨追悔宇眉紧皱,似乎看到了盛禹倭寇残杀潮州老百姓的血腥场面,但他明明记得戚继光领导的戚家军会彻底打败倭寇,转折点便是吴平海盗团的覆灭。经过昨天一战,海盗团几乎没一个人了,只是不小心让罂粟逃走,从这点来说,潮州应该挺安全的,但若《神雕》完全扭曲了历史事实,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也许都会发生了。
     
          为了将危险降至最低,杨追悔已经决定让夏瑶护送郭芙回独石城,三娘则跟在自己身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及名穴之体将会大有用处。
     
          看了一眼优树和纱耶,杨追悔道∶“优树晚上都想和我一块睡,那你呢,说过要保护她,那你是不是也要和我一块睡?”
     
          “可以啊,我会让你尝尝变成太监的滋味!”纱耶握拳道。
     
          “你比我想像中的还好心啊,不过不用麻烦了,我还没那打算呢!没意外的话,今天或者明天我们要赶往琼州,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公主没问题,我就绝对没问题。”纱耶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看来杨追悔真是一个让女人又爱又恨的男人。
     
          “优树,你没有问题吧?”
     
          依着杨追悔的优树点头,软语道∶“只要陪在哥哥身边,要优树去哪里都可以。”
     
          “嗯,你真是我的好妹妹。”
     
          听着他们的甜言蜜语,纱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却又无可奈何。她绝对要保护公主,可公主完全忘记了她,甚至躺在床上一会儿都会把自己忘掉,这要如何保护?
     
          看了一眼面带微笑的杨追悔,纱耶似乎意识到自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杨追悔身上了,既然昨晚杨追悔已经动了公主,那么杨追悔便应该娶公主为妻。想到此,纱耶插话道∶“杨君,你挑个日子和公主成婚吧。”
     
          一听见这话,杨追悔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优树倒是很开心,紧紧搂着杨追悔,在他胳膊上蹬着,欣喜道∶“哥哥,我们成婚吧,优树要做你的女人。”
     
          杨追悔苦闷着脸,看着一脸正经的纱耶,问道∶“哥哥和妹妹成婚,岂不是变成?***了?”
     
          “兄妹喔?”纱耶白了杨追悔一眼,走至门口,道∶“现在公主只认识你一人,你难道想利用公主的天真善良做些坏事又不负责任吗?她是堂堂的公主,而你呢?哼!你能娶公主是天照大神的眷顾。依你们中原的习俗,早点成婚吧!”
     
          杨追悔还想辩解,可纱耶已经走了出去。
     
          “哥哥,我们何时成婚?”优树睁着那双明澈双瞳问道。
     
          “等我找到良辰吉日再说。”杨追悔感叹着,视线落进优树那不知何时褪下不少的领口内,他连忙拉好优树的和服,将都遮住,道∶“做为一个姑娘家,肉肉一定不能露给别人看,知道吗?”
     
          “一点都不能吗?”优树问道。
     
          “是的。”
     
          “嗯,优树知道了。”优树打了和呵欠,舔了舔嘴唇,手正在抚摸着杨追悔的下巴,不时发出笑声,就像在玩玩具。
     
          过一会儿后,杨追悔让纱耶来照顾优树,他则要出去一趟。
     
          找来武三娘,两人一起出门,在街上随意走着,买一些干粮备用。
     
          就算有神雕这种超级交通工具,从潮州到位于海南岛的琼州还是需要三个时辰以上,加上中途休息,估计也要接近四个时辰才能到达琼州,所以干粮是必备的。
     
          走着走着,杨追悔停住了脚步,道∶“三娘,我打算让夏瑶护送芙儿北上。”
     
          武三娘吃惊道∶“不能留在潮州吗?路途如此之远,我怕她们两个会出事。”
     
          “我知道,不过我觉得比起去寻找欧阳锋,也许北上更安全。而且我还要去一趟若仙岛,练功要花多少时间都不知道呢,伯母联系不到芙儿会着急的死掉。”杨追悔笑道。
     
          “还是相公你考虑得周全,那便照你说的做吧!你有和夏瑶、芙儿她们说起吗?”武三娘用那双满含爱意的目光看着杨追悔,经过这段日子的磨砺,杨追悔已经变得非常成熟,以前只是下面成熟,现在各方面都变得成熟了,武三娘更觉得师父南海神尼的夙愿已经快实现了。
     
          统治武林,成就一代婬皇!
     
          回来后,杨追悔专程找了夏瑶,和她聊了自己的决定,夏瑶坚决反对。她虽不喜欢毛手毛脚的杨追悔,可又不想和他分开,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情绦。
     
          杨追悔明明对夏瑶做出那些色狼行径,可为什么夏瑶不会讨厌他呢?
     
          看着眼前的杨追悔,夏瑶心平气和道∶“我说过要助你夺得《九阴真经》,在那之前我不会离开你的。而且在她们之间,我自负武功最高,可以帮你的忙,若是因为芙儿的关系,大不了从今天关始我负责保护她,反正这里到琼州很快,只需早日找到欧阳锋,夺回真经,所有的事情便结束了,到时候我再带着芙儿回独石城,你爱去哪里都行,可以吗?”
     
          杨追悔很想摇头,很想问夏瑶为什么一定要跟着自己,可又问不出口,便点头道∶
     
          “那好吧,我们再休息一天,明日便启程。你继续梳妆打扮吧,挺有女人味的,只是……”杨追悔盯着夏瑶的,嬉笑道∶“只是咪.咪小了点。”
     
          “混蛋!”夏瑶手里的木梳像飞镖般掷向杨追悔,杨追悔用两根手指便夹住,嬉笑道∶“难不成要我替你梳妆?”
     
          “你别忘记了我是毒拳夏少枫,所以那梳子上都是剧毒!”
     
          杨追悔吓得赶紧扔了木梳,看着再正常不过的手指,问道∶“真的有毒?”
     
          “骗你的,看你还敢不敢拿我来开玩笑。”夏瑶白了杨追悔一眼,弯腰捡起木梳继续梳理着长发。
     
          “没事,以后我会帮你揉大的!”杨追悔咽下口水,岂料一个枕头飞了过来,砸得杨追悔眼冒金星,让他不敢再调.戏夏瑶,否则又要受伤,杨追悔便灰溜溜地逃出了夏瑶的房间。 [人人书http://www.rrshu8.com]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