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你是我的心跳 > 番外 角色扮演 猥琐大叔X漂亮学生 上

番外 角色扮演 猥琐大叔X漂亮学生 上

书籍名:《你是我的心跳》    作者:erryg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我注意那个三中的女学生很久了,她总是单独一人来往,晚自习结束後还抄近路回家,要说这条近路是条昏暗的小巷,连很多男的都不敢走,她一个漂亮的女学生竟然会胆大地每天经过,不过这正好给了我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决定今天就实施我策划很久的计划,一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情,我那丑陋的**巴就硬得可以敲碎**蛋了。
     
      我事先埋伏在巷口,准时下课的她一如既往向这边走来,我抹了抹流下的口水,悄悄跟在她後面,等她走到小巷中间,我估计著差不多了,就跳出来抱住她的身体。
     
      她被我吓的拼命挣扎,嘴里不停喊著救命,我怎麽会给她逃脱的机会,把她按到墙上,撕毁了圣洁的学生服,露出粉红色的罩,立马让我**巴又肿大起来。
     
      光洁的皮肤嫩得可以滴出水来,我果然没看错,她就是难得的极品,可以到如此尤物,就算死在她身上我这辈子都满足了。
     
      她还在挣扎呼叫,双手也拍打我的身体,但是就凭她的力道只够给我挠痒痒,我扯掉她的罩,一对耸立的房弹跳出来,头还是诱人的粉红色,一定没被人尝过,我绝对不会放过,於是伸出舌头舔弄它们,一手固定住不让她逃脱,一手上她雪白的团,这手感简直比我这辈子过的任何东西都来得好,柔软无比,我激动到不行,用力挤压,简直心花怒放,竟然让我碰上如此绝色。
     
      她的头被我一番啃咬,已经开始站立起来,所以说女人就是世上最荡的生物,只要被男人一伺候就会神魂颠倒,我加把劲把目标转到另一边的子,鼻子凑近还发出阵阵香味,她肯定每天喂食不少牛。
     
      她用力扯我头发,还想用膝盖顶我命子,被我发现,我狠狠咬了口她柔软的子,在上面留下一口牙印,看著她身上留有我的印记,我变得更加兴奋。
     
      “你这个流氓,快放开我。”
     
      她骂人都那麽温柔,涨红的脸庞分外可爱,我色咪咪地想用口水在她脸上全部擦拭一番,我的确也那麽做了,当舌头舔上她白皙的脸上时,她恼怒的转开脸,惹得我有些不快,都是煮熟的鸭子了,还妄想挣扎个屁。
     
      我用力扳正她的头,先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弄,我觉得她口水都是甜的,拼命吸吮,她的舌头又软又滑,我吸住不放,舔弄了好久才放过她。
     
      “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狠狠地警告她。
     
      “你这个死色狼,如果你敢对我做什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她用自认为强硬的语气威胁我,但是对我一点作用都没,她肯定是家里宠著长大的大小姐,不知道这社会的人心险恶,以为这样一讲我就会放过她吗?
     
      “老子就要对你做爱做的事,要亲你的小嘴,要吸你的子,还要用老子的大**巴你的小嫩B,得你欲仙欲死,一天都离不开老子的**巴。”
     
      她可能被我的话吓到了,苍白了一张脸,手脚僵硬,我觉得我的目的达到了,眼球又被白花花的体给吸引过去了,先是亲吻她的锁骨,一路向下,我可以感觉到她已经沾满我的气息了,真是美死我了。
     
      我又抓住她饱满的嫩,爱不释手地揉著,她发育的真好,一想到待会儿就可以好好享用这具身体,我全身都如被电击了般痉挛。
     
      还在我埋首她双峰之间时,她竟然挣脱了我的挟制,用她的随身包重打了几下我就逃开了,我开始用双手护住头,等我抬头想追时已经看不见她的身影了。
     
      狭长绵长的小巷只有我的走路声,我估著她没那麽快逃出巷子,一定躲在哪个我看不见的地方,我留心观察周边的情况,虽然说这巷子没什麽人经过,但是她的衣服都被我撕毁了,她不会大胆地跑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宝贝……你快点出来哦……不然被我抓到了……我可是要狠狠惩罚你的哦。”我半威胁半商量地说著,希望她可以自觉出来。
     
      我在这圈走了10几分锺都没发现她的踪迹,决定暂时离开让她放松警惕。
     
      “切……真扫老子的兴,老子找别的女人去。”
     
      我发出大声的走路声,在走过一段後埋伏在暗处,她身上毫无遮挡物,我料想她会重新回来那破碎的布料遮挡一下,耐心地守株待兔。
     
      大概过了10分锺,真的看到一个鬼祟的身影过来,我暗爽,跟老子玩,你还嫩著呢。
     
      在她蹲下身捡衣服的时候,我从背後环住她,她大叫放开我,叫得老子**巴更硬了,老子就喜欢这种强奸戏码,她叫得越大声,我越兴奋。
     
      “你叫啊,你叫得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还敢打我,敢逃跑,看老子等下怎麽收拾你。”
     
      我一把扯下她的裙子,她的内裤还是少女系的粉红色,边上带著蕾丝,看得我口水直流,透过内裤,隐隐可以看到她部黑色的耻毛,那丛林下就是我要进去的洞,看著看著我就快忍不住想一了,但是我不能让她看扁,让她以为我是早泄男。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爸爸可以给你很多钱,你可以找很多女人。”她边哭边对我说,这麽娇滴滴的小美人的确让我心软,可是老子的**巴软不了,只有她的骚屄才可以弄软它啊。
     
      “小美人……我技术很好的,一定可以让你爽上天。”
     
      有了先前的教训,我不敢放松,从裤兜里出一条绳子,为了不使她受伤,我特地挑了一条柔韧很好的,本来不想用上它的,但是为了能让自己好好爽上一番,逼不得已只能绑住她的双手了。
     
      我把一双她的小手绑在她背後,她漂亮的子直挺挺地展现在我眼前,色心大动,又想咬上几口,但是还是先办正事要紧,等我得到了她这个人,想怎麽玩她的骚子都可以了。
     
      分开她修长的双腿,为什麽她皮肤可以那麽白嫩,我留念地上一番,隔著内裤,我舔弄她的骚,感觉到她一个劲地往後去,我步步逼近,她已经紧贴墙上了,还想逃出我的五指山吗?
     
      不是我自夸,我的舌头肯定伺候她舒服了,因为我听到她的哭腔中已经带了一丝欢愉,为了能听到她更多的呻吟,我拨开她的内裤,舌尖刚舔她的蒂,她就大叫出声。
     
      “嘿嘿……美人知道爽了吧?以後跟著我,我每天都让你这麽爽好不好?”
     
      “我没有……求求你让我走吧,我跟我爸爸说,他可以跟你很多漂亮的女人的。”
     
      以前我觉得哪个女人都是一个洞,进去都是一样的,但是真见识了这副身体後,我觉得我以前实在是太俗了,她的小都是粉红色,我一舔,它就一颤一颤的,我已经顶开她的缝,钻进她里面了,吸了几口她流出的。
     
      “小美人,你还敢说你没感觉吗?流了这麽多水,我可是喝了不少啊。”
     
      “为什麽是我?我本没得罪你……为什麽要这麽对我?”
     
      她如崩溃了一样大哭起来了,顿时弄得我不知所措,虽然我是想占有她,但是本质上我还是个温柔体贴的人,见不得美人梨花带泪的模样,笨拙地去擦拭她的泪水,她却不依不饶,甚至想咬我的手。
     
      “宝贝,你别哭好不好?我真的很喜欢你,我观察了你好久了。”
     
      “那你放我走。”
     
      我为难地看著她,她见我不退让又哭起来,哭得我心烦意乱,本来就已经欲火焚身,**巴又硬又了,如果不缓解一下,我随时都可能会死去啊。
     
      但是她样子的确可怜,於是我跟她商量,只要用嘴把我弄出来我就放她走,她思考了一会儿答应了。
     
      我解开绳子,叫她小心含住我的生殖器,她的嘴巴太小,只能勉强塞进头,她看著我,似乎在问我要怎麽做,我教她要灵活地运用舌头,先舔我的马眼,再绕著头打转。
     
      她表现生涩,但是恰恰反映了她没给别的男人口交过,很大程度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其实这技巧不难掌握,她试了几下就知道怎麽舔弄会让我舒服,我又後悔,怎麽就如此轻易放过了她,她的小嘴都能让我这麽如此爽,小必定让我欲仙欲死啊。
     
      她吐出我的,说:“为什麽它还不?”
     
      她只穿著一条内裤,而且还露出私密的小,脸上挂著泪痕,说出这句话让我想狠狠蹂躏她,让她哭著高潮,但是做男人就要言而有信,再後悔也只能在心底捶顿足。
     
      “宝贝,用你的双手握住它套弄,舌头也不能放松要好好舔它,只要它爽到了就会出来了。”
     
      我现在的**巴是前所未有的肿胀,肯定一时半会儿是软不了的,她据我说的握住我的套弄,又凑上前舔我的大头,我忍不住按住她的头,在她嘴里冲刺。
     
      “嗯嗯……嗯……”
     
      她为了可以离开,任我在她嘴里为所欲为,我抽送了一会儿,就让她自己再舔弄我的**巴,我猜想她嘴巴估计麻痹了,於是我抚上她的手,按著我的节奏套弄,渐渐有了意,於是加快手上的动作,我对准她漂亮的脸孔,喷发出数股白色的滚烫。
     
      她闪躲不及,有些到她嘴里,有些到她脸上,还有些到她房上,这副糜烂的样子,又让我的**巴起反应,真舍不得放她离开。
     
      “你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她小心地问著我。
     
      我就算再不愿意也不行啊,帮她把裙子穿好,被撕烂的上衣已经不能穿了,我脱下我的外套给她,跟她说:“你以後别走这条小巷了。”
     
      她没回答我,但是看样子记在心里了,我送她出巷口,看著她离开我的视线。作家的话:不知不觉写多了,那就分开上下两段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