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你是我的心跳 > 36、办公室缠绵(H)

36、办公室缠绵(H)

书籍名:《你是我的心跳》    作者:erryg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两人吻得难舍难分,宋仲林将宋可娆抱到桌上,整个人挤到她两腿间,大手伸进她衣服里面,解开背部的扣子,罩弹开後,就握住饱满的椒揉捏,略显糙的手掌摩擦著峰尖,让宋可娆战栗不止。
     
      宋仲林胯间已撑起了高高的帐篷,叫嚣著快要蹦出,宋可娆拉下西装裤的拉链,隔著内裤抓著他的欲望上下摩擦,小心地伺候著。
     
      浓浊的呼吸不断侵蚀著宋可娆的神经,房上传来的刺激感受让爱从体内流出,渐渐沾湿了内裤,想要摆脱不适感而轻扭臀部。
     
      宋仲林拨开她的内裤,一指入宋可娆爱横流的小,顿时惹得她尖叫出声,眼眶已带了点水光,委屈地看著他,让宋仲林有想狠狠蹂躏她的冲动。
     
      宋仲林暴又急切地吻住宋可娆,让她有种脱力的窒息感受,来不及回应只能仰头被迫承受,下巴和脖子也被啃噬,宋仲林呼出热烫的鼻息贴近她耳边,使她整个耳子烧灼濡湿。
     
      宋仲林的手指抠弄宋可娆的内壁,引发她一次又一次的呻吟,宋可娆无错地抱著宋仲林的脖子,下身传来酥麻感受,脸紧贴在他的颈窝微微蹭动。
     
      “宝宝知道吗?爸爸早就想把你压在这张桌上干一次了!”
     
      推开桌上的东西,把宋可娆小心地放倒,让她臀紧靠桌沿,脱下她湿透的内裤,架起她的两腿,释放过壮的欲望,握住轻轻拍打她的部,宋可娆不满地呜咽,宋仲林才把滚烫的慢慢推进她的内。
     
      “嗯……好紧,宝宝的壁绞住爸爸的,好爽!”
     
      “爸爸……好……”
     
      “这麽才能干得宝宝舒服是不是?”
     
      “嗯嗯……爸爸动……”
     
      宋仲林开始匀速的弄起来,紧窄的小吸附著壮的,每次入都被娇嫩的挤压按摩,整在她体内欢快地跳动,说不出的痛快。
     
      “宝宝穿著裙子就是为了方便爸爸你对不对?这麽浪,勾引爸爸,看爸爸怎麽你的小骚。”
     
      “啊啊啊……爸爸……慢点……”
     
      米白色的裙子下一涨得紫红的在水莹的口不断进出,抽猛了还会翻带出粉嫩的,这种又麻又痒的快感让宋可娆呻吟不止。
     
      宽大的办公桌上,一个欲望满面的少女被高大的男人猛烈地弄著,一声声叫散布在空中,不时还可以听到回声,干净明亮的窗户影著交缠的两人,即使深在顶楼,也担心著会被人窥视到,不一样的刺激让缠绵的人变得更加兴奋。
     
      “宝宝似乎很兴奋啊,下面这张小嘴真贪心,能吃进爸爸整长的**巴,还咬著不放,宝宝是不是很骚是不是很浪,想要爸爸狠狠你是不是?”宋仲林一边说著语,一边用力著销魂的洞。
     
      “啊啊……爸爸……太大力……”
     
      “宝宝不就喜欢爸爸大力你吗?水流了这麽多,想让爸爸的泡得更,好得你更美更爽是不是?宝宝说你是不是小骚货?”
     
      “唔……爸爸欺负人……”
     
      “喔……绞太紧了,放松点,敢说你不是小娃,这麽贪心地吞著爸爸的,告诉爸爸,大**巴有没有到你的花芯,有没有把宝宝得欲仙欲死?”
     
      “嗯……有……大**巴好厉害……好爽……”
     
      “嗷……死你个小骚货,这麽荡,嗯嗯……”
     
      “啊啊啊啊……爸爸……太舒服了……”
     
      宋仲林顿时便龙猛虎,机关全开,紫红狰狞的如凶器般在宋可娆温热的道里横冲直撞,双手抓著饱满嫩滑的臀,不让她移动,对著口就是几记猛而有力的入,激动时对著臀就是几下拍打,响声回荡在宽阔的办公室里。
     
      白色情人节贺文
     
      我到今天才发现有这个,所以也来凑下热闹,上次发过的不能发,就重新写了一段,希望大家喜欢。
     
      -------------------------以下为贺文---------------------------------
     
      KING SIZE的床上,两具赤裸的身体挥汗如淋地交缠著,上方是个有著雪白胴体的年轻女,纯真无邪的样子,下体却紧紧吸著男的阳具,卖力地套弄著,口里不断溢出看似痛苦的呻吟,神情却是舒服要不行。
     
      下方的男有著古铜色的皮肤,健硕的身体,那入洞的男长硕大。他一手抓著猛烈跳动的房揉搓,一手托著她白皙滑嫩的臀部,腰身有力地上挺,巨大的在紧窄的道里抽挺弄,两人接触处早已湿滑透亮,爱泛滥。
     
      “你老公知不知道你这麽骚?在别的男人身上骑得这麽卖力,他是不是不能满足你啊?”下方男人邪恶地看著欲望中烧的女孩。
     
      “啊啊啊……大得我……好舒服……”
     
      “小骚货,就这麽喜欢大吗?你老公的还是我的啊?”
     
      “你的……啊啊……好喜欢……”
     
      “你的骚被**又被你老公,怎麽还这麽紧?这麽的都不松,天生就是个娃荡妇!”
     
      说著反身压住她,疯狂挺动自己的臀部,抽又快又猛,宋可娆拼命摇头,被欲望牢牢控制住,小被坚硬的反复进出,带出一波又一波的透明爱,更加方便在她体内穿梭前进。
     
      “啊嗯……啊……”
     
      “你老公能干得你这麽爽吗?骚水一直流不停!”男人一边说一边捣弄著小。
     
      “大……好厉害……还要……”
     
      “我一定要把你这荡的样子拍下来给你老公看!他一直宝贝的老婆在别的男人身下如此放荡!”说著作势要去取摄影机。
     
      “啊……不要……别让他……知道。”宋可娆紧张地抓住伸出去的手,不觉夹紧。
     
      “真的不要?那你的骚洞怎麽把咬得这麽紧?”
     
      “求你……不要给他看……”宋可娆苦苦哀求男人。
     
      “他一出差,你就迫不及待把奸夫叫到家里,在这张你和你老公的床上偷情是不是特别刺激?”男人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相连的部位,几记刚猛地弄引得宋可娆娇吟不断。
     
      “啊啊啊……好猛……”
     
      “猛了你这骚货才能爽。”
     
      宽敞的房间内不断传出交合拍打的靡声音,房门大开,响彻於整间安静的大屋,不时还混杂著语浪叫和重的呼吸。
     
      男人的坚挺肿胀难耐,狠狠入紧小的蜜,摩擦娇嫩的壁,引发宋可娆娇喘叫,大大满足了他男子的虚荣心,在她和她丈夫的床上干著她销魂的小,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刺激让他欲望大增,不仅没的迹象,反而肿大得更厉害。
     
      他们在这床上足足干了快1个小时,他一次都没过,不仅偷情让他持久,身下的可人简直就是极品,他干过她那麽多次,每次那个洞都跟第一次被一样紧窄粉嫩,一入就被紧紧吸住,一抽壁还会随著他的头挪动,销魂至极。
     
      他真是羡慕她老公,娶了这麽个好老婆,每天都可以她娇嫩的蜜,在床上荡不羁,又有一副让天下女人都嫉妒的好身体,比例得到的身材,雪白的椒又滑又嫩,一手裹住正好,捏揉起来手感非凡,那圆润的臀部也让人爱不释手,最喜欢捏著她的臀发动猛烈攻势,得她水直流。
     
      是个男人都会被这样一个极品迷得神魂颠倒,他也不例外,刚开始他还挺怕她丈夫,据说是宋氏的老总,没人敢得罪他,只是尝过一次她的滋味後就欲罢不能了,起先还在外面跟她做爱,渐渐胆子大了,会趁她丈夫出差了就来他们家偷情,这种禁忌格外刺激欲望,做起来就是做个天昏地暗,如今已对他们的家熟门熟路了。
     
      “我在你子一直,将你子得满满的,让你怀孕怎麽样?”
     
      “不……不可以……我只能怀……怀我老公的孩子。”
     
      “反正你昨天被你老公,今天被**的,他发现不了你怀得是谁的种。”
     
      “不……我已经对不起他了……不可以再怀……别人的孩子……”
     
      “啧啧……既然这麽忠贞,还夹我**巴干嘛?”
     
      作势就抽出了还硬挺无比的,一大股粘湿的透明体沿著花流出来,床单上立即渗开一大滩水渍,长时间被壮的著的不能及时闭拢,一收一缩地开合。
     
      宋可娆慌忙地拉住准备离去的人,眼泪汪汪地看著他,男人不为所动,执意要走,宋可娆所幸紧紧抱住他,贴著他身体哀求著。
     
      “那你让不让我入你子里?”
     
      “除了这个其他的我都答应你好不好?你别走。”
     
      “我只想在你子,你既然这麽宝贝,就留著让你老公回来好好吧。”
     
      男人使劲松开抱住自己腰身的小手,捡起兴奋时扔在地上的衣裤往身上穿,宋可娆连忙下地阻止,看到男人坚决的举动,最後只好下了个决定。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好了吧,你别走。”
     
      “这麽清纯的一个人,没想到会这麽乱,就这麽舍不得我的大**巴?那就让它好好钻磨你这寂寞难耐的骚吧。”
     
      重新把人推倒到已经乱不堪的床上,握著长坚硬的猛地进去,立即引得宋可娆大叫,双腿自觉地围到男人的腰上,配合他的抽而挺弄自己的臀部,一前一後配合得当,两人都舒服得呻吟出声。
     
      “啊……你这骚货就是有蛊惑男人的力量,吃你老公的**巴不算,还这麽爱吃我的,是不是还有其他男人?”一想到她还在别的男人身下娇喘就有止不住的怒意。
     
      “没有……只有你和我老公……”
     
      “你老公得你爽还是**得你爽?”
     
      “啊啊……都很爽……”
     
      “只能选一个!”说著又猛地顶了几下宋可娆的花。
     
      “唔……你你……啊啊啊……”
     
      “既然小嘴这麽老实,就要奖励奖励。”
     
      男人将宋可娆的两腿对折向前推去,让自己视野更好,整埋入,头顶到她的口,随著腰身的摆动,不停亲吻口,快感不断从深处涌上来,宋可娆已迷乱一片,只想要那长的凶器狠狠摩擦她的部。
     
      交合处猛烈地撞击,炙热的棍在她深处不断捣弄,狠狠入又猛然拔出,刮弄她的壁,宋可娆受不住这激烈的刺激,一阵痉挛,迎著圆大的头泻出一股。
     
      “这麽快就泄身了啊?”男人轻笑,并未停下身下的动作,“乖,还能起来趴著吗?”
     
      “嗯……”
     
      男人帮助宋可娆翻了个身,让她跪趴在床上,自己跪在她身後,就著入的姿势摆动身子,速度稍微减慢,让刚高潮完的宋可娆适应。
     
      男人附到她背上,宋可娆扭过头与他亲吻,温软的舌头被男人卷到他的嘴里,反复地吸吮著舍不得放开。男人的手罩住晃动的雪揉捏,不时拉扯她的尖,直把它们玩得红肿站立。
     
      看到宋可娆渐入佳境,慢慢变快弄的速度,摆动的幅度也加大,动听的娇吟不时地从可爱的小嘴里溢出,让他呼吸也变得混浊重。
     
      “嗯……太舒服了……”
     
      “啊啊啊……嗯啊……嗯……”
     
      男人把两手搭在宋可娆饱满的臀部上,布满血管青筋的入抽出反复运动,两人都已大汗淋漓,全身通红,男人的囊重重拍打宋可娆的部,发出响亮的声音。
     
      又弄了一会儿,男人渐渐有了意,一想到他的可以入她的子,感觉又肿胀起来,撑得蜜更大。他的两个软袋开始绷紧,攒满对她的渴望。
     
      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喉咙著轻吼著,一掌掌拍在宋可娆的臀部上……
     
      “嗷嗷嗷……要来了”
     
      “啊啊啊……”
     
      浓烈滚烫的直直入宋可娆敞开的口,同时宋可娆也攀上了欲望的高峰,男人趴到她身上,抱著她一起躺倒,并未拔出,虽然了比先前软化了些,可是还有一定的硬度,两人就这样紧紧抱著平息呼吸。
     
      “宝宝累不累?”宋仲林问著怀里的人。
     
      “累!!”
     
      “下次还玩不玩?”宋仲林纵容地拨开宋可娆的头发,轻吻她的脖子。
     
      “还要玩,我当爸爸的情妇好不好?”
     
      “好,你想当什麽就当什麽,不过只准玩玩知道吗?”
     
      “嗯嗯。爸爸今天很兴奋哦,是不是玩别人老婆特别有激情?”说著小夹了夹宋仲林半软的。
     
      “小坏蛋,也不怕夹坏爸爸的,以後还怎麽给你福啊。”
     
      “谁叫你跟别人的老婆做时那麽兴奋,自己的老婆不好麽?”
     
      “小醋坛,嫌爸爸平时不够卖力麽?”
     
      “你不准岔开话题,你说是不是别人的老婆比自家的要好?”宋可娆费劲地转过上半身,委屈地看著宋仲林。
     
      “那不都是你吗?”宋仲林无奈地叹气。
     
      “不一样!你这次显得特别激动,你是不是喜欢和别人的老婆做爱?”
     
      “我的好老婆,你这吃的哪门子飞醋啊,那也因为这个人是你啊,而且你别光顾著说我,你自己今天是不是变得格外敏感,小又湿又热,夹住的力道也大了很多,我才会特别有感觉。”
     
      “真……真的吗?”宋可娆不免有些害羞,虽然是在玩角色扮演,那种会被发现的禁忌之情的确让她变得比较兴奋。
     
      “你自己也感觉到了不是?”宋仲林惩罚似的啃了啃她白嫩的肩膀。
     
      “好吧,不过我可跟你说,你也只准跟我玩玩这种变态的游戏,不能真去跟别人偷情哦。”
     
      “遵命,老婆大人!你也一样哦,不能趁著我出差真叫别的男人来。”
     
      “我才不会呢!只跟你做。”宋可娆轻轻地说。
     
      “老婆,白色情人节快乐!永远爱你!”
     
      “老公,白色情人节快乐!我也永远只爱你!”
     
      两人深情地望著对方,慢慢贴近亲吻,吻得很温柔很深情……作家的话:3000+的字,应该满足了吧,应要求上了段角色扮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