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宠物店的男人们 > 七夕番外(上)偷听牛郎织女相会

七夕番外(上)偷听牛郎织女相会

书籍名:《宠物店的男人们》    作者:谁家月下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哇……龙琪,今天是七夕了!”嘿嘿,不知道龙琪今天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呢?好期待啊!
     
      “是啊!七夕了!啾啾有什么活动吗?”龙琪笑着起身来到我身边,真是明知故问嘛!
     
      我一把托住他的手臂哀怨道:“喂!人家可是特地来的,你就没有安排什么特殊的活动吗?”我才不信呢……还好龙琪没有让我失望,卖了一会关子后,便笑着将我牵到了店的后院。
     
      这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棵葡萄架子,下面还摆了两个小竹凳子。
     
      我一见这J心布置的场景不禁开始兴奋起来,“哇……龙琪,我们是不是要坐在葡萄架下偷听牛郎织女讲话呀?”可是兴奋过后,我又怀疑的盯着龙琪,“可是真的听得到吗?我记得以前小时候,大人就跟我说坐在葡萄架下就能听见牛郎和织女讲悄悄话呢!然后我们几个小孩就真的在葡萄架下坐了一个晚上,结果话没听见,倒被咬得满身包。”
     
      真的不是我想怀疑哦,只是小时候有过失望……
     
      龙琪当然看出了我期待又害怕失望的心情,他伸出手揉了揉我的脑袋,安慰道:“放心,他们说的每句话我们都能听见。”
     
      “真的!真的!那我们什么可以听见?”听到龙琪的保证后,我对今晚的偷听大计可甚是期待啊!
     
      “急什么,现在可还是大白天呢……”说着龙琪便又将我拉到厨房。“下午我们就来准备晚饭,晚上坐在葡萄架下吃。”
     
      我一听有吃的可开心了“好啊……有些什么好吃的?”可当我奔到摆满食材的桌子上一看。“啊?怎么都是些瓜果蔬菜,都没什么R的呀?”
     
      “这不有鱼吗?”龙琪上前从水池里提了条鱼在我面前晃。
     
      “不是!我是说**啊鸭什么的!”
     
      龙琪听了将鱼放回水池,一脸你不懂了吧的表情,当放好鱼自然而然开始讲解起来:“七夕节呢这家禽类是一定要排除的……”
     
      “为什么?”还没听龙琪讲完,我就不开心的打断了。
     
      “因为**鸭鹅们多少和喜鹊都有些血缘关系。所谓‘牛郎织女鹊桥会’的鹊桥,就是由很多很多只喜鹊协力搭建的,如果看到自家亲戚的‘尸骨’被牛郎织女在这一天当做餐礼,难免一部分喜鹊心情会大为不爽,万一这个别喜鹊的价值观已经被嫉妒加复仇的原教旨主义火焰点燃,那么鹊桥瞬间就会变成一座‘危桥’,当牛郎织女紧紧相拥的那一刻,‘鹊桥’有意无意地塌掉,牛郎织女们就会纷纷从‘天上’坠向‘人间’。”
     
      龙琪这次没有睬我,而是一口气的讲了一大通理由,说得我一愣一愣的。
     
      “诶……诶……”我诶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掉下来不挺好,就可以陪我们一起吃晚饭了,而且也可以在人间藏起来一直在一起了!”
     
      “你当王母吃干饭的,掉下来不会再抓回去啊……”
     
      于是一个下午我们便一边准备着晚饭一边聊着喜鹊究竟会不会嫉妒+复仇从而扔下自己的活让牛郎织女摔下凡间这种无聊的话题。
     
      **********
     
      随着夜幕降临,我们坚持不用法术而是费了很大力做好了一桌的菜。
     
      “哈哈……”看着劳动的成果,心情真不错啊!“龙琪,我们可以开饭了吧!”
     
      吃饭时,并没有听见什么,直到饭菜撤去,摆上瓜果时,我只听脑袋上方有谁猛喊了一声:“你居然又在一年见一次的日子里迟到!”
     
      妈诶……这一声也太刺激了,吓得我手一哆嗦差点将盘中的水果摔了。
     
      这边龙琪急忙从我手中拿过盘子,示意我赶紧坐下,“开始了……哎,不过每年都是这句开场白呢?”
     
      听了龙琪的话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刚那中气十足的一声吼是织女的声音啊!和我印象中那个温婉的古代淑女有点……诶……不同啊!
     
      我安心的坐下,不再发声。
     
      “织织,几年不见你的脾气真是见长了啊……”这个牛郎的声音似乎也不似以前印象中那么木啊?
     
      “什么见长?什么见长?还不是当初你说什么人间流行距离产生美,答应了我妈让我来银河学院进修个几百年!”呃……所听到的内容有些出乎意料啊!但是我内心潜伏着的八卦热情让我有兴致的继续听着他们的谈话。
     
      只听织女接着说道:“你知道嘛!我都那么大了还要读书真是烦死人了,而且每个晚上都没你陪,人家好寂寞哦……”
     
      呃……这织女发嗲还真是恶心。
     
      “没事,织织,虽然我们大部分时间见不到,但今晚决定是你这一年最难以忘记的日子……”
     
      “啊……”
     
      怎么回事?牛郎的话还没讲完,这织女叫什么叫!正当我有些疑惑时,耳边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兴奋的喘息声让我明白了过来,这牛郎织女等不及的就干起来了?
     
      我尴尬的转头望向和我一样在听实况转播的龙琪:“呃……他们每年都这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