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将门千金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二百六十七章

书籍名:《重生将门千金》    作者:僾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看着一下子苍老的快要认不出来人的单雪,司徒昕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不过,这小小的惊讶,是转瞬即逝。司徒昕会惊讶,是她可记得,她只是让夏宇杰跟刘宇翔把人给神不知鬼不觉的绑回来,
     
      她可没有开口让他们虐待她,而就看单雪身上的穿着,跟放在地上还没收回去的餐具,她很肯定,夏宇杰跟刘宇翔没有虐待她,只是把她从外面抓来,关起来,跟外面的联系断了而已。
     
      司徒昕走进这间屋子,然后在这间屋子里面,唯一的一张凳子上,坐了下来。
     
      单雪在开门那一瞬间,看到站在门口的司徒昕,她这心里才恍然大悟,这几天,她这脑中一直在猜想着,是那个跟她不对盘的人,干的这事。但是,她想来想去,排来排去。她就硬是略考虑了司徒昕这个人。
     
      在她的心中,司徒昕,乃至司徒家,是军政世家,跟那些黑道肯定是不会有什么联系的。
     
      她单雪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怎么算计,她都略算司徒昕隐藏着的身份。
     
      单雪双眼,瞪着司徒昕,那瞪着司徒昕眼神,就像是要把司徒昕的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在司徒昕的屁股,刚坐到那张,整间屋子,唯一的一张凳子上的时候,单雪到底是没有司徒昕那么好的忍功,她一个没忍住,开口冲司徒昕吼道:“司徒昕,是你叫人把我抓来的吧?”单雪这话,虽然是疑问句,但她的语气却是很肯定。“我告诉你,司徒昕,你赶紧把我放了,不然我要你好看。”
     
      司徒昕在单雪说话的时候,都一直用是笑非笑的眼神看着单雪,看的单雪头皮都发麻的时候,司徒昕才慢悠悠的说道:“是我抓你来的。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怎么给我好看。”
     
      单雪看司徒昕完全没受她话的影响。她脑子一转,这脸上的表情,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脸上露出哀求的表情:“司徒昕,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放了我吧。”
     
      司徒昕冷眼看着单雪在她面前表演。她冷笑了一下,说道:“知道错了?”
     
      “是啊,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只要放我出去,我肯定离开京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也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你跟黑道有来往的。”
     
      这单雪话里的意思,司徒昕可都听的明白,这前半句话,是向她低头,这后半句话,可就是威胁她了。单雪这是想用软硬兼施的办法,想逼着她开口说放过她,不过,很显然,这单雪的主意可是要打错了,
     
      “单雪,你在故意把。我们把秦嘉茂送进纪委的消息,透露给秦嘉良知道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自己不该这么做呢?现在,这事情都已经做了,居然就想道个歉就完事。你说,这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司徒昕抬眼,冷冷的看向单雪。
     
      看的单雪的身体,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她现在是真的后悔,后悔自己当时一时冲动,不忿,做出了这件事情。
     
      “那你想我怎么样,只要你说,我肯定会做到。”单雪现在心里就想着要出去,只要能出去,她是什么事情都能做。这几天,她在这地下室里面呆的整个人都要疯了。
     
      “什么事都能做啊。”司徒昕听了单雪的话,脸上露出了坏心眼的笑容。司徒昕站起身,走到蹲坐在墙角的单雪面前,半蹲下来,在单雪的耳朵,轻轻的说了个地名。
     
      单雪一听到司徒昕说出来的这个地名,就睁大了眼睛,直摇头。嘴巴里说道:“不要,不要,我不去。”
     
      “呵呵,在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既然你不想呆在这,那我就应你的要求,放你出去。”司徒昕这次面对单雪可不会再心软。
     
      “我不会的,我不回去的。司徒昕,你这样做会得报应的。”单雪情绪激动的不行。“司徒昕,你可是军政世家的后代,应该知道,你现在这是非法拘留。是要受到法律的谴责的。而且你居然跟黑道扯上了关系。外面的那些你司徒家,卢家的那些政敌要是知道,你这个司徒家,卢家的宝贝,跟黑道扯上关系的话,你们家的那些政敌,会怎么做?”
     
      稍微冷静下来的单雪,是想明白了,司徒昕这次是没准备放过她。她就是把身段放的再低,也没有用,单雪索性就抛开了一切,想用自己手里抓到的这么一个把柄,试着逼司徒昕放手。“司徒昕,你要是现在放了我,我就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也不会把你跟黑道有联系的消息,说出去的,”
     
      “单雪,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的这些保证,你觉得我会信?就单雪你的为人,我相信,只要我现在放了你,估计你出去的第一时间,就会想办法,把我跟黑道有联系的消息给放出去,”司徒昕坏心眼的,没把她根本就不怕单雪把她跟黑道有联系的消息说出去,她暗部首领的身份,跟黑道有联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司徒昕,你要是不放出去的话,我儿子,女儿,我哥哥他们要是发现我不见了。他们肯定会报警的,到时候,你就难收场了。”
     
      单雪这话,是吓司徒昕的。但是,听到司徒昕的耳朵里,就显得单雪尤其的可怜。
     
      不过,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一脸同情看着,还是在做梦的单雪。说道:“报警?你女儿,儿子,哥哥会报警?单雪,我不凡告诉你吧,不说,这几天,你被我们抓紧来的这几天,你女儿,儿子他们,根本就没去找过你。他们根本就没把你放心上。我都觉得,现在有人告诉他们,你被抓了,要钱来换你回去。他们都不带搭理的。你在他们心中,根本就什么都算不上。”司徒昕这话可不是乱说的。
     
      而很显然,司徒昕的话,是说到了单雪的心里。她脸上一片死寂。嘴巴也闭了起来,有种认命的感觉。
     
      “我不凡告诉你吧,我是一点都不怕别人知道我跟黑道有联系。而,这次,我来,只是想亲自告诉你,会怎么处置你,这次,我不会再心软。”说完,司徒昕转身就走了。
     
      在司徒昕去见过单雪后,这单雪就被夏宇杰跟刘宇翔秘密送到了之前,司徒昕说的那个地方。而到了那个地方后,等着单雪的,下半辈子的生活,不说是地狱,但是也不是她想过的生活,
     
      那天,萧慕离跟他爷爷萧老爷子等了半宿都没有等到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
     
      而跟萧慕离一样,这心里焦躁不已的,还有司徒谨,他本来以为,他昨天跟他爷爷,外公说了这些话后,会引起他们的强烈的反应,就是不是强烈的反应,也会阻止司徒昕,再忘医院跑。
     
      但是,这结果,却是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不说,他爷爷,外公在听了他的话后,反应平平外,第二天,司徒昕去医院看萧慕离的时候,这俩个老爷子是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
     
      司徒谨是不知道,他爷爷,外公早就从余老爷子来他们家,跟他们说,余齐昊喜欢司徒昕,而他们看到司徒昕那脸上的表情的时候,他们是彻底放心了,
     
      他们家的宝宝司徒昕啊,对这方面还是懵懵懂懂的,用他们的话,就是对感情的事情,还没开窍呢。这不,这两个老爷子那天就这事情,好好的开了个两人会议,一致决定,他们暂时的不要有什么行动,别到时候,本来还这心思谈恋爱的司徒昕,被他们这么兴师动众的,给折腾的倒是开了窍,那他们做的事情,可就起了反作用了。
     
      所以在第二天,司徒昕来医院给去给萧慕离把脉的时候,他们两老爷子什么举动都没有,一切照旧,倒是把司徒谨给急坏了,就怕自己的宝贝妹妹,就这么被萧慕离这大尾巴狼给叼走了。
     
      司徒谨是不知道,他身边看不是隐藏着一只对他妹妹虎视眈眈的大尾巴狼,只是还有一只大尾巴狼,是还没有行动呢,就已经阵亡了。
     
      萧慕离这心里也不好过啊,他那天晚上,整个晚上都没睡觉,就琢磨着,这件事情,怎么会没按他预先设想的那样发展呢,所以,在司徒昕像往常一样,来医院,给他把脉的时候,他忍不住,试探的开口问司徒昕:“宝宝,昨天你哥哥司徒谨回家了?”
     
      “对啊,昨天从你这回去后,就回家了。我哥他也真是的,知道我在医院,也不说等我一起回去,”司徒昕是专心的给萧慕离把脉,完全没有留意到,萧慕离语气中的异样,
     
      “那你哥哥他,他有没有回去跟你爷爷跟外公说些什么?”萧慕离不死心的又问到。这可是关系到他,能不能从见不得光的地下,转战到地面上的关键处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回去的时候,我哥哥他到家有一会了,他说没说什么,我可不知道,”司徒昕说道这,才后知后觉的发觉有不对劲的地方,她歪着头,看着萧慕离,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啊,我说慕离,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萧慕离最近的运气好像都不怎么好,每次都是在最最关键的时候,出来个搅局的。这不,他刚问出的话,被刚巧来看过萧慕离,就准备回学校的司徒谨跟余齐昊,听了个正着。这事情,可不是这么巧,而是司徒谨故意下的结果,他在司徒昕出门后,就去找余齐昊,跟他说,他们先去萧慕离那,跟萧慕离说一声,他们就回学校了。
     
      这不,什么都不知道的余齐昊,就这么,被司徒谨忽悠着,跟着一起来了医院,成了司徒谨的同伙。
     
      “你们怎么来了?”萧慕离看着这两个在他看来,是不速之客的司徒谨跟余齐昊,你说,昨天,本来难得有机会,吃到司徒昕亲手喂食的,结果被他们这么一搅局,司徒昕都跑了。
     
      不过,后来,有司徒谨的这么一折腾,萧慕离那本来还有点失望的心情,一下子又充满了希望。希望有司徒谨的搅局,他这地下男朋友的身份,能够转正。
     
      “我们来看看你啊,怎么?我们好心好意的来看你,你还不领情?”司徒谨边说着,边把站在病床边,离萧慕离很近的司徒昕给拉到了他的身后。
     
      司徒昕被他哥哥司徒谨的动作,弄的有点摸不清头脑。但她还是顺从的随着他哥哥的动作,站到了他的身后。
     
      萧慕离看着司徒谨的动作,眼睛都要冒火了。要不是顾忌着司徒谨,司徒昕亲哥哥的身份。他肯定从床上跳下来,把司徒昕从司徒谨的手里给抢了过来。
     
      “司徒谨,你什么意思?”萧慕离很不喜欢,这种司徒昕站在别的男人背后,跟他遥遥相望的感觉,这个男的,就是司徒昕的亲身哥哥,也不行。
     
      “你问我什么意思。我还要问问你是什么意思呢,我昨天的警告,你不要不放在心里,我跟你说,你离我家宝宝远点。”司徒谨这话说的明白,
     
      司徒昕一听,再跟之前萧慕离问的那些话,一联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敢情,昨天她以为的,她哥哥司徒谨没发现她跟萧慕离之间的异样,是她自以为是的啊。
     
      司徒昕再一想,她昨天回去后,她爷爷看她那怪异的眼神,司徒昕就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不可能,我做不得,宝宝是我心尖尖上的人,我怎么可能离她远点。”萧慕离一口拒绝了司徒谨说的,让他离司徒昕远点的话。
     
      余齐昊看着,萧慕离为了司徒昕,跟司徒谨这么争论的面红耳赤的样子,心里升起一股对萧慕离的羡慕的表情。他羡慕萧慕离有争取自己心爱人的勇气,而他自己,却是连一点点争取自己幸福的勇气也没有。
     
      余齐昊心中沮丧的很,他的眼睛,偷偷的看了司徒昕一眼,
     
      而专心于看着萧慕离跟司徒谨的司徒昕,没有注意到余齐昊沮丧。难过的眼神,
     
      “什么不可能。你以为你说不可能,我们就会让你接近我家宝宝的身边。萧慕离,我跟你这么多年的兄弟了,别到时候,为了这事,我们兄弟都不能做。”司徒谨这话一出,萧慕离的神情一整。司徒昕听了也是很诧异的看向自己的哥哥,
     
      “哥,这事没有这么严重吧。”没有严重到,你们连兄弟都不能做,后一句,司徒昕没说,因为,她接收到她哥哥看过来的眼神,只得把话给咽了下去,
     
      “谨,你别激动,这件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大家有什么话好好说。”余齐昊听司徒谨的话后,本来打算不参与到其中的余齐昊,也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萧慕离的眼睛是一眨不眨的盯着萧慕离看,想从萧慕离的眼神中,看出,他说这句话的真实性,
     
      但是,司徒谨不是什么无能之辈,他又怎么会让萧慕离看出,他心里的打算呢。所以,看了半天,都没能探个究竟的萧慕离,开口,语气很平静的对司徒谨说道:“谨,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我什么样的为人,你也知道。这么多年,我洁身自好,身边除了宝宝,就没有过一个女生,”
     
      “什么没有女生,你那个未婚妻不算啊。”萧慕离没说完,这司徒谨就扯着脖子说道,
     
      萧慕离被余齐昊说的一愣,不过,随后恢复如常,说道:“那个所谓的未婚妻,我从来没有承认过,我爷爷也从来没有承认过,我跟爷爷认定的,只有宝宝,司徒昕而已。你要是不信,你可以问我爷爷去,至于我爸爸妈妈,从我这次受伤,住院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就能知道,他们至从我外公家倒了后,就没把我这个儿子放在心里。而同样的,他们对我而言……。”说到这,萧慕离停了下来。虽然,他这心里早就对自己说了,让自己想开点,不要太纠结在这件事情上。
     
      他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真的谈论起来,他这心里还是忍不住会冒出难过的情绪,
     
      看着这样,难得露出脆弱表情的萧慕离,司徒昕这心里很是不忍。就是本来说出这样绝情的话,想逼得萧慕离放弃他妹妹司徒昕的司徒谨,这心里也松动了。不像之前那样的坚持了。
     
      “所以,这个未婚妻,跟我真的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否决我,对宝宝的情谊,”萧慕离顿了一下,眼睛认真的看着司徒谨,说道:“谨。我很珍惜,跟你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但是,我也不会为了我们的兄弟情,就放弃我对宝宝的感情。谨,你别意气用事。你静下心来,想一想。其实,宝宝跟我在一起,是最好的选择。”
     
      “哼。这是你自己找的借口吧。”司徒谨嘴里这么说着,但是表情却是松动了。“你怎么就成了宝宝最好到选择?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