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将门千金 > 第二百六十五章

第二百六十五章

书籍名:《重生将门千金》    作者:僾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司徒谨怒气冲冲的从萧慕离的病房中出来后,也没等余齐昊,直接上车走人。他现在可没那心情管自己兄弟,他现在满心满眼的都是,他家宝贝就要被人给抢走了。
     
      司机看着司徒谨那怒气冲冲的样子,虽然他心里好奇,这司徒谨去医院看自己的好朋友,怎么才一会的时间,就这么怒气冲冲的出来了,但是,他再好奇,为了自己的饭碗,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这司机,也只敢透过后视镜,偷瞄司徒谨好几眼,就是没敢开口说一句话,
     
      司徒谨坐在车上,想着萧慕离刚才说的话,跟他脸上势在必得的表情,就恨的牙痒痒,
     
      他萧慕离既然敢肖想他们司徒家,卢家的宝贝,那就等着被他们两家的人收拾吧。这时候,司徒谨可不管萧慕离是他兄弟,而给他放水,不过,司徒谨现在只是知道萧慕离对司徒昕有想法,就怒成这样,他这时候,要是知道,他宝贝妹妹,已经是萧慕离的女朋友。便宜都已经被萧慕离占去了好多,他又该是什么样的表情。
     
      “咦,谨,你怎么回来了?”卢雅欣从单位回来,在门口,正好遇到,刚从车上下来的司徒谨。“你们军校放假了?”
     
      “妈。”司徒谨叫了卢雅欣一声后,接着回答到:“我是跟齐昊请假去医院看慕离的。”
     
      “哦,那你是去医院后,顺道回家一趟了。那你饭吃了没?”卢雅欣说着,就拉着自己儿子司徒谨,往家里走去,
     
      他们母女刚一进门,这司徒老爷子就看着司徒谨奇怪的问道:“谨,你怎么回来了?我记得你们军校,最近没有假期啊。”虽然这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平时对这些孙子,外孙的挺严格。但是,他们还是很关心他们的,像是他们军校的近况,这两个老爷子可是一清二楚。
     
      “爸,谨他是请假去医院看慕离的。这不,顺道回家看看。”卢雅欣怕她的父亲,公公,会怪司徒谨乱请假,所以,抢在司徒谨前面,帮他回答了。
     
      倒是司徒谨,是一点都不怕自己的爷爷,跟外公,怪罪他请假乱跑。他在他妈妈的卢雅欣的话音刚落下的时候,就一脸着急的对他爷爷,跟外公说道:“爷爷,外公,我这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们说。”
     
      “哦?什么事情?”这路老爷子子跟司徒老爷子是没把自家孙子(外孙)说的话,放在心里。还是一副悠哉的样子。
     
      “我刚去医院看慕离,正好遇到宝宝。”司徒谨还没说完,就被司徒老爷子给打断了,“这有什么。慕离的命是宝宝救回来的,这几天,每天得去给沐离把脉。”
     
      卢老爷子也是附和的点了点头,司徒昕出现在医院,对他们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去的时候,宝宝可不是在帮慕离把脉。她在喂慕离吃苹果。是宝宝亲自喂的哦。”司徒谨这话一出,刚才还坐在那老神在在的两个老爷子,这下子是坐不住了,跳了起来。
     
      “什么?这,萧慕离他敢。”卢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
     
      “他萧慕离好样的啊,居然敢让我们家宝宝喂他吃东西。”要是这时候,萧慕离在这的话。那这司徒老爷子肯定会拎着萧慕离就狠狠的校训他一顿。
     
      “爷爷,外公,还有更严重的事情。”司徒谨看着自家爷爷,外公在没听到主题的时候,就暴跳如雷成这个样子,那要是他这后面的话说出来,那这;两个老爷子,可不得直接冲到医院去,找萧慕离算账啊。
     
      “说。”这卢老爷子跟司徒老爷子异口同声大的说道。
     
      这本来在厨房忙活的司徒老太太,在听到动静后,从厨房赶了过来,本来想开口问的,但是没等他开口,这两个老儿子,跟司徒谨的一问一答,她是听清楚了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这跟着司徒谨一起回来的卢雅欣,也是站在一边,只得听两个老爷子跟司徒谨说话,她是一点都差不上话,而且,这司徒老太太跟卢雅欣,这心里也是好奇,这萧慕离做了什么事情,让自家儿子(孙子)气成这样。
     
      司徒谨看自家爷爷跟外公那样子,本来还是怒气十足,恨不得亲自上去,好好教训萧慕离一顿的司徒谨,这时候,也在心里忍不住为自己的好兄弟,抹一把冷汗。
     
      “慕离。他说,他喜欢宝宝。”司徒谨的话还没说全,这司徒老爷子就忍不住喊出了声:“什么?你说慕离这小子,喜欢我家宝宝?”司徒老爷子知道自家宝贝很优秀,以后会是一家女儿百家求,但是,现在,他们听到有人窥视他们的宝贝,他们这心里却是不乐意了,
     
      他们家宝贝还小,他们还想留他们家宝贝几年呢。
     
      “司徒,急什么。这慕离喜欢我家宝宝就让他喜欢去吧。那是他自个的事情,只要我家宝宝对慕离没什么想法就好。”路老爷子却是比司徒老爷子想的清楚。这余家的小子,余齐昊不是也喜欢他家宝宝,他家宝宝对他没想法,这不,还是什么事都没有。
     
      “对哦。”司徒老爷子被余老爷子这么一提醒。这本来已经要大爆发的脾气,在下一秒,就恢复了平静。而且,还是心平气和的坐了下来。
     
      司徒谨看着前一秒要大方雷霆的两个老爷子,现在却是气定神闲的坐着那,喝着茶,下着他们还没下完的棋,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他爷爷跟外公这是怎么了?不是应该在听到有人窥视他们家宝贝的时候,气的恨不得立即去找萧慕离拼命吗?司徒谨完全摸不到头脑的看了他妈妈跟奶奶一眼后,咽了下口水,说道:“爷爷,外公,这慕离他窥视我们家宝宝。”
     
      “恩,我们知道啊。”卢老爷子说着,又下了一个棋子。
     
      “你们难道不应该去找慕离,让他打消对我们家宝宝的想法?”司徒谨试探的说道。这时候,他有点摸不清他爷爷跟外公是怎么想的。
     
      “不去,去干什么?反正是慕离对我们家宝宝有想法,又不是我们宝宝对慕离有想法。”司徒老爷子下了一个棋子,说道。
     
      司徒谨被司徒老爷子的话一咽,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本来,他还想说,这慕离跟他们家的宝宝,关系非常的亲密。看着,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不一般。但是,现在被他爷爷跟外公这么一搅和,这些话,他都不知道要不要说出口了。
     
      司徒谨就这么呆呆的站着。倒是卢雅欣跟司徒老太太,这两个女人,却是跟家里的男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她们对于司徒昕处对象的问题,她们是只要对方人品好,对司徒昕好,司徒昕喜欢,他们是没有一点的意见,
     
      “谨。坐会,吃点点心吧。这点心。还是宝宝亲手做的,味道很好。”卢雅欣看不过呆呆的站在那的司徒谨,出声把司徒谨从他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而等司徒昕回到家的时候,除了司徒谨看她的那眼神,让司徒昕这心里觉得怪怪的,也有点莫名其妙,
     
      其余人,是一点都没有因为司徒谨今天说的话,有任何的异样,就像是根本不就没有听到过司徒谨说的那些话。也正因为这样,司徒昕是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早就知道了,萧慕离对她的情谊,
     
      在医院,本来满心期待的等着司徒老爷子,卢老爷子来医院质问他,质问他跟司徒昕是什么关系的萧慕离,就是等到天都黑了,还是没有等到满脸怒气的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
     
      反而是把他的爷爷给等来了。
     
      萧慕离在看到推门进来的他爷爷萧老爷子的时候,这心里满是失望。
     
      萧老爷子看着自己孙子脸上没来及掩下去的失望,顿时被气乐了,他辛辛苦苦跑来看这小子,这小子居然还给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哼。”萧老爷子冷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我说你小子现在这是什么表情,看到你爷爷我,让你感到很失望?”
     
      萧老爷子警告的看着萧慕离,大有萧慕离要是回答是的话,他就上去直接拿了东西,就招呼他一顿的架势。
     
      萧慕离接收到萧老爷子警告的眼神,而他现在这心情也已经调整过来。“爷爷,我这是在等着司徒爷爷跟卢爷爷。”
     
      “你等这两个老头子干什么?”萧老爷子听了萧慕离的话,皱起了眉毛。
     
      “刚才谨他们来的,正好看到小昕在我这,这不,我就跟谨说了,我对小昕的感情。他一听,就跳起来了,说是回去要告诉司徒爷爷,卢爷爷。我这不,就等着司徒爷爷,卢爷爷来呢。”
     
      萧老爷子一听,自己孙子准备不再沉默,顿时兴奋,之前因为萧慕离给他的脸色的不快感,顿时就烟消云散了。马上换上一张笑脸,“什么?你说谨已经知道了?那就是你司徒爷爷,卢爷爷也知道咯。呵呵,这下他们两个可得跳起来了。”
     
      萧老爷子现在只要一想到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这脸上的表情,他就乐不可支。
     
      “谨走的时候,是说要回去跟司徒爷爷,卢爷爷说的。所以,我就在这等着司徒爷爷,卢爷爷,但是,他们到现在也没出现。”萧慕离从没有像现在一样的希望这两个老爷子赶紧的出现,
     
      因为只要这两个老爷子来,那他司徒昕男朋友的身份,可就可以从地下,浮到水面上来了。
     
      “那要不要爷爷给你司徒爷爷,卢爷爷打个电话,探探口风?”萧老爷子现在可是比萧慕离这个当事人显得还要的兴奋。他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这两个老爷子脸上那精彩的表情。
     
      “还是不要了,爷爷你现在要是给司徒爷爷,卢爷爷打电话的话,那可是火上浇油啊。到时候,本来就不同意我跟司徒昕处对象的司徒爷爷,卢爷爷,会因为你这一个电话,就反对的更严重了。”萧慕离可不想因为自己爷爷这一个举动,让他以后的娶妻之路,更难走。
     
      萧老爷子细想了一下,他孙子说的话,要说,这事要是只有萧慕离出面的话,这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还不会怎么样,最多就是萧慕离受点皮肉之苦,但是,要是他也参与进去的话,这两人,说不定就会恼羞成怒了。
     
      “行,那我句不参合了,不过,我跟你在这一起等你司徒爷爷,卢爷爷吧。”说着,萧老爷子就自个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等着萧老爷子跟卢老爷子的到来。
     
      不过,直到等到萧老爷子等不及,离开,这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都没出现。这期间,要不是萧慕离的极力阻止,萧老爷子好几次忍不住,给司徒老爷子打电话了。
     
      萧慕离病房内的事情,司徒昕是不知道的。要知道的话,司徒昕肯定会大笑一通。
     
      就萧慕离跟司徒昕的这件事情,在司徒谨没有把话说完的情况下,安全的度过了。不过,这对萧慕离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尤其是一心想着,由地下,转为地上的萧慕离而言,那可是个超级不好的消息。
     
      时间,在萧慕离病情一点一点好转的情况下,流逝着,这段时间,萧慕离已经开始可以下地,稍微的走一会了。不过,这下地的时间很短。但是,这对萧慕离来说,却是喜事一件。
     
      萧慕离的伤口,看着恢复的很慢,但是,在那些医生的眼里,萧慕离的伤口恢复的那可以说是神速了。
     
      不过,就萧慕离这伤口的恢复速度,还是司徒昕故意稀释了药的情况下。要是司徒昕没有要稀释药,萧慕离的伤口,估计早就好了。
     
      而军区医院这段时间,可谓是人心惶惶。在司徒昕去找过高勇后,高勇就雷厉风行。
     
      从司徒昕提供给他的那个小护士开始,挨个的调查了起来,这不调查还好,这一调查,可就查出了好多的问题。
     
      这不,最近医院里面。就开始整顿了。尤其是护士整顿的最为厉害。
     
      而之前,试图勾引萧慕离,钓金龟婿的那个护士,就在第一批被开除的对象里。顺带的,连给她开后门,让她进医院工作的那个人,也被连带的受到了一定的处罚。
     
      这些,司徒昕都是在高勇给她打电话,汇报情况的时候知道的,虽然,司徒昕对于这件事情没放在心里,但是,对于高勇处理这件事情的手段,跟给她的结果,司徒昕还是很满意的,
     
      这高勇,在司徒昕心中的印象,在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又往上提了这么一点,
     
      而司徒昕这段时间,除了要处理那个秦嘉茂的事情,还有就是上次bl时装周的事情,上次司徒昕他们回来的很着急,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处理。
     
      而在司徒澈的事情处理好以后,这陆娟跟余诗音又坐着飞机,去了bl,而他们这么一去,直到萧慕离受伤的第二天,才回来。
     
      陆娟跟余诗音,他们去bl,是把司徒昕时装秀的秀服都处理了,除了司徒昕之前就要求保留下来的主秀服,别的,都被陆娟给拍卖出去了。而司徒昕这次时装秀的秀服,这拍卖的到的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甚至是比那些早就有些名气的服装设计师的秀服,拍到的价格还要贵。
     
      陆娟跟司徒昕说起这事的时候,可是满脸的自豪。不过,伴随着这些让人自豪的事情,接下来的,可是无穷无尽的麻烦事。这不,有好多没有拍到秀服的人,就找着关系,找到陆娟,跟余诗音,要求定制礼服,
     
      这不,陆娟一回国,连休息都顾不上,就跑来司徒家,找司徒昕。而陆娟到家的时候,才六点多,她硬是把司徒昕从被窝里给拉了出来。
     
      陆娟神情那叫一个激动啊。她可不管面对她的司徒昕是什么样子的,她现在精神那叫一个亢奋,她现在已经可以看到他们“昕”时装公司,在世界大放异彩的样子了。
     
      “宝宝,我跟你说啊,你上次的那个服装秀,那叫一个成功啊。”
     
      “小舅妈,你说的我都知道,你先让我睡会,等我睡醒了,再说啊。”说着,司徒昕倒床就要睡,
     
      “诶,宝宝,你怎么能睡呢,我还有话没说呢。”陆娟看着司徒昕又倒床睡了下来。赶紧出声说到。
     
      “小舅妈,有什么话,你等我睡醒了再说啊,我困。”司徒昕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就睡着了。看着睡着的司徒昕,陆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得等司徒昕睡醒了再说。
     
      等司徒昕睡醒了,陆娟就拉着司徒昕,把她在bl这段时间的经历,都跟司徒昕说了,除了这些,陆娟还给了司徒昕一大叠的纸,看的司徒昕很是疑惑,不明白这是什么。就连在一边坐着的卢雅欣他们,也不明白,陆娟给司徒昕这一叠纸是为了什么。
     
      等陆娟告诉她们这些,都是人家要定制的衣服的三围的时候,大家的嘴巴都不自觉的张了开来。
     
      原来。那些好多找到陆娟,要求定制衣服的人,在没见到设计师本人的时候,就要求把自己的三围留下,让司徒昕这个设计师给他们设计衣服。
     
      司徒昕拿着那一叠纸,听了陆娟的话,很是哭笑不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