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重生将门千金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第二百五十六章

书籍名:《重生将门千金》    作者:僾果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司徒昕不顾身后张医生,脚步飞快的往手术室走去。在司徒昕推门进手术室之前,张医生还在那喊着,手术室重地,闲人免进。
     
      不顾,这张医生再喊,人司徒昕这前脚是已经跨进了手术室的门。
     
      门内的护士,在有人推门进来的时候,以为是张医生他们回来了,抬头刚想问他们要家属签完字的那两张纸,却是在看到推门进来的人后,小小的愣神了一下后,问道:“请问,你是哪位?手术室是不能乱进的。”
     
      司徒昕没理说话的护士,她从走进手术室开始,这眼睛就一眨不眨的盯着躺在手术台上面的萧慕离。刚才,用神识查探的时候,只想着查探清楚萧慕离的伤势,别的东西,她都没注意,
     
      但是这会,司徒昕亲眼看到眼睛紧闭,插着氧气管,身上插着各种各样仪器的萧慕离,她心里猛的一紧,有着微微的痛意。她从没想到,有一天,会看到这样的萧慕离。
     
      司徒昕远远的看着萧慕离苍白的脸,眼前又浮现出,跟萧慕离相处的一幕幕。眼睛不自觉的就湿润了。
     
      “小妹妹,这,这手术室,你,你不能进去。”在司徒昕对着躺在手术台上的萧慕离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有点不能自拔的时候,这张医生赶到了。赶到手术室的张医生,说话有点喘。但是,就是他的话,拉回了司徒昕的思绪。
     
      司徒昕回过神后,一个眼神都没给身后的张医生,跟眼前的护士,径自往手术台走去。
     
      “诶,你不能过去。”那个护士伸手拦住了要走过去的司徒昕。
     
      司徒昕冷冷的看了那个护士一眼,嘴巴里冷冷的吐出一句:“走开。”就司徒昕这句冷冷的话,让那个拦着司徒昕的护士,忍不住打了个冷战,有那一瞬间,她就被司徒昕的气势给逼的,想要放弃阻拦司徒昕的动作,
     
      但最后,还是想到她自个儿的工作,为了她的工作,她还硬撑着,拦着司徒昕不让她进去。
     
      “我们医院有规定的,手术室不能随便进入的,而且,我们这现在抢救病人呢,”护士还是试图说服司徒昕。
     
      “我说让开,听到没有。”说着,司徒昕一个动作,在大家根本没看清楚她动作的时候,已经直接越过那个护士,
     
      司徒昕的这一招,看的别人目瞪口呆。都不知道司徒昕这是怎么办到的。
     
      “你走开。他我来救。”司徒昕走到手术台边,对正准备做最后一搏的邱医生说道。
     
      “你是谁?我们正在抢救病人,请你出去。要是你再妨碍我们抢救病人的,别怪我们。”司徒昕也不跟这个邱医生啰嗦,在邱医生说到一半的时候,司徒昕直接身后,点了邱医生的睡穴,
     
      手术室里面的邱医生的助理,护士,在看到司徒昕这么轻轻一点,这邱医生就软绵绵的往下倒的时候,都惊恐的喊道:“邱医生。”
     
      更有人瞪着眼睛,指责司徒昕:“你对邱医生做了什么?”
     
      “他只是睡着了而已。你们要是再这么吵。我不介意,也让你们睡一会。省的影响我。”司徒昕眼皮轻轻一抬,对着手术室里面的其他人轻轻的说道。
     
      司徒昕没说什么,但是,司徒昕这周身的气势,让手术室里面的其他人,一下子都禁了声。
     
      “你们两个,把他给我扶出去。然后,也就不用进来了。”司徒昕指着手术室里面两个看着有点力气的男人,让他们把邱医生给抬出去。
     
      那两个医生,对司徒昕话,不敢懈怠,手脚麻利的就把邱医生给抬出了手术室。
     
      邱医生离开后,司徒昕站到了邱医生原来站着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司徒昕真正接手了萧慕离的抢救工作。
     
      这手术室外的众人,看到手术室门打开,还以为有什么新情况。这神情一下子崩了起来。但是,在他们看到从手术室里面出来,两个男医生,抬着另一个像是主刀医生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精彩的很。
     
      “这,这是怎么回事?”萧老爷子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问道。
     
      “手术室里面,刚才闯进来一个女孩。这女孩一进来,就直接把邱医生给弄晕了。”
     
      “各位,我们先把邱医生给抬出来,放到这,你们帮我们看一下,我们得去找院长,来解决这件事情。”这两个男医生,抬邱医生出来,就是打着这个主意,想出来,找院长这个帮手,来解决问题。
     
      不过,这两个男医生却不知道,他们这话一说,是根本没有机会,去找院长了。
     
      萧老爷子他们一听这两个医生的话,就知道,他们嘴里的那个女孩,是司徒昕。而司徒昕进去是去抢救萧慕离的。他们可不会让别人给捣乱。
     
      司徒谨他们在三个老爷子的示意下,在那两个医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把他们给控制住了。
     
      被控制住的两个医生,不明所以的叫喊着:“诶,诶,你们干嘛呀?我们得去喊院长来。”
     
      “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吧,这病人正在抢救最关键的时刻,等会要是耽误了抢救的最佳时间,病人可就得有生命危险了。”不敢这两个医生怎么喊,老爷子他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到。
     
      他们相信司徒昕,相信司徒昕做的事情,都有她的理由。而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扯她的后腿,让她心无旁骛的去抢救萧慕离。
     
      手术室里,
     
      司徒昕上手术台,没有一丝迟疑的,拿出她手里的针盒,打开针盒。拿出里面的针。在留下来的那些护士,医生,看着司徒昕手里的一阵,心里都纳闷,这女孩是来干什么的?这手术台上,拿银针干什么?
     
      在大家疑惑的眼神中,司徒昕手拿银针,集中全部的注意力,然后把自己身体里面的灵气,灌注在她手里的银针上。而这银针上的灵气的多少,是萧慕离现在所能承受的灵气的范围之内。
     
      要知道,这灵气对一般的普通人来说,是好东西。但是要是过多的话,这灵气可就不一定是好东西了,过多的灵气可是会让人爆体而亡。
     
      司徒昕在感觉到银针上面的灵气差不多的时候,她就准备下针了。在大家没看清楚司徒昕的动作,只觉得眼前一亮后,那几根银针,已经稳稳的扎进了萧慕离的身体里,只留下针尾,在那微微的抖动着。
     
      这在场的人都是学西医出生,对h国的中医却是了解甚微。不然要是这时候,有对西医了解的人在场,尤其是对针灸很有研究的人在场的话,看到司徒昕的动作,跟萧慕离身体里的银针,肯定会目瞪口呆,肯定会像看国宝一样的看着司徒昕。
     
      不管,在场的那些护士,医生是怎么看司徒昕的这番动作的。但在司徒昕手里的银针扎进萧慕离的身体里的时候,萧慕离伤口处的渗血,奇迹般的停止了,这让,本来还在心里想着,这躺在手术台上的这个病人,凶多吉少的医生,护士,这下子,看司徒昕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就这简单的一扎,居然把他们之前怎么都止不住的血给止住了。
     
      不过,他们要是知道,司徒昕这看似很简单的一个扎针的动作,得花费多少的心神,他们就不会觉得这么简单了。要知道,就司徒昕刚刚扎针止血的这一招,要求是何其的严格。要是她的手稍微的抖一下,针稍微的扎偏一点点,那就不说是止血了,萧慕离的这条命,也就可以不用抢救了。
     
      司徒昕看到萧慕离的伤口处的渗血止住了,也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她虽然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但是,在面对自己重要的人的时候,她那点自信少了不少。
     
      而司徒昕的这一扎,可不止是简单的把萧慕离伤口处的血给止住了。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这银针上带着的灵气,正一点点的渗入到萧慕离的身体里面。
     
      而这灵气是有自动修复的功能。也就是说,这灵气在进入萧慕离的身体后,会自动修复萧慕离身体内的损伤。像萧慕离身体内,那处被子弹给弄破的血管,这灵气就能自动的把它修复成为没有受伤之前。
     
      司徒昕在看到萧慕离伤口处的血不在渗出后,就对还站在那发愣的张医生说道:“你,过来,给我打下手。我现在要开始取出子弹。”司徒昕对张医生命令后,又对着其他人说道:“你们,各就各位,帮我注意着病人的各项指标。”
     
      要是换了司徒昕没露这一招的时候,这些医生,护士肯定是不愿意听司徒昕的命令的。但是,被司徒昕刚才的这一招给怔住的众人,这次对司徒昕的话,没有一点的反抗,完全按照着司徒昕的指示,走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这张医生,也走到了司徒昕的身边。待命。
     
      司徒昕的眼力,要比一般的人要好,但这到底好多少,也就只有司徒昕她自己知道。她一手拿着手术刀,一手拿着钳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萧慕离被切开的伤口处,
     
      她仔细的观察着萧慕离伤口处,子弹的位置,她要找到一个最佳的下手取子弹的位置。尽量的减少,取出子弹后,对萧慕离身体的伤害。
     
      司徒昕这一动不动,盯着萧慕离伤口处看的举动,让在场的人以为,萧慕离的伤势太复杂,司徒昕无从下手。他们在心里想着,不会这医术不凡的女孩,也救不活这个病人了吗?
     
      就在这些医生,护士生出这种想法后,司徒昕动了。她手里的钳子,直奔萧慕离胸口处的子弹而去。她没有一丝迟疑跟停顿。
     
      然后,在大家屏息凝神想看司徒昕接下来一步动作的时候,他们却是看到,司徒昕手里的钳子上,已经多出来一颗子弹。而这颗子弹,正是萧慕离胸口处的那颗子弹。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而就站在司徒昕旁边,给司徒昕打下手的张医生,是司徒昕取子弹,看的最清楚的一个人。
     
      不过,现在,要让他说司徒昕取子弹的过程。他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这是他看到的最不像取子弹的取子弹。
     
      司徒昕看似轻巧的取子弹,却是一点都不轻巧。她取完子弹后,她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星星点点的喊住。这脸上的红润,也已经消失殆尽了。
     
      只有司徒昕知道,她自己现在身体里的疲惫。
     
      司徒昕看萧慕离身体里的子弹取出来了,也就没什么生命危险了。现在只要把伤口缝合一下,就好了。不过,她现在的身体,却是得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她把这最后缝合伤口的工作交给了张医生:“张医生,缝合伤口,你会的吧,这最后的收尾工作就交给你了。”说完,司徒昕也不等张医生回答,转头,在大家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往萧慕离的嘴里塞了个药丸,然后,就下了手术台。
     
      司徒昕从手术台下来后,边把手术帽,手套之类的,一一的脱下来,边往手术室门口走去。她知道,萧老爷子在手术室门口,已经等的心急不已了。
     
      在司徒昕把手术室推开的那一瞬间,门外的几个老爷子,司徒谨他们的眼睛齐齐的看向了手术室门,萧老爷子更是往前疾走了几步,等在了手术室的门口。
     
      萧老爷子在看到司徒昕的第一时间,就上前,拉住司徒昕的手,期盼中,带着点着急说道:“小昕,怎么样?”这短短的五个字,司徒昕却是听出萧老爷子声音里的怕意。他害怕从司徒昕的嘴里,听到不好的消息。
     
      “小昕,慕离的情况,怎么样?”余齐昊也满脸期盼的看着司徒昕,问道。
     
      “慕离哥哥的情况很好。子弹已经成功取出了。现在医生正在里面进行伤口缝合。等一会,慕离哥哥就会出来了。接下来的,只要好好的修养,就可以了。”司徒昕对着萧老爷子露出一个笑颜,算是安慰焦急不已的萧老爷子,
     
      “好,好,没生命危险就好啊。”萧老爷子一听自己孙子没生命危险,这脸上的花可是笑开了。
     
      而一直关心于自己孙子病情的萧老爷子没有发现司徒昕的异样。卢老爷子跟司徒老爷子却是在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司徒昕脸色有异。心里都担心不已,要不是他们看到萧老爷子等着知道结果。他们早上前去细心的问司徒昕怎么了。这不,等司徒昕一回答好萧老爷子的问题,这两个老爷子就急切的走到了司徒昕的面前。
     
      “宝宝,怎么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卢老爷子一脸关切的问道。
     
      “是啊。我看你这脸色很不好看。要不要找医生来给你看看?”司徒老爷子说着就要吩咐司徒谨去喊医生了。
     
      而在一边,听到萧慕离没有生命危险的萧老爷子听卢老爷子跟司徒老爷子这一提醒,也发现司徒昕的脸色苍白了很多,也满脸关心的附和着司徒老爷子:“对,喊医生来给小昕看看。”
     
      “不用了,我没事。”司徒昕说完,就看到她哥哥司徒谨已经转身要去找医生的动作,赶紧喊道:“哥,不用去喊医生,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
     
      司徒谨被司徒昕喊住了,转过头,又关心的重新问了一句:“宝宝,你真没事?别逞强啊。”
     
      “我真没事,我自己也会医术,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也不会拿我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司徒昕笑着安慰着这会看担忧的看着她的众人。“好了,你们别这么看我了,慕离哥哥一会就出来了。等慕离哥哥出来,他得在重症监护室呆一晚上。要是今晚没什么情况出现,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司徒昕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不过,司徒昕在转移大家注意力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萧爷爷,慕离哥哥的爸妈,你没有通知吗?”
     
      这儿子受伤住院,这做爸妈的怎么能不到场。而且还是这伤势有生命危险的。
     
      司徒昕提起这事,萧老爷子的脸上的表情就变的尴尬起来,不过,更多的是失望。“通知了,说是忙。没时间来。”萧老爷子在知道萧慕离伤的很严重,甚至是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就让他的警卫员给他儿子儿媳打电话了。
     
      而且,还把萧慕离的伤势跟他们说的清清楚楚。但是这两个人居然给出的话是“没空。等有空了再回来看萧慕离。”这话,听的萧老爷子是气的不行。这儿子都已经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他们还不赶回来。他们这是把萧慕离这个儿子放在什么位置。
     
      要不是当时,萧慕离的情况很危险。萧老爷子没心情跟他们争论,不然的话,这两个人肯定被萧老爷子臭骂一顿。
     
      “哎,我以后啊,就当是没生过这儿子。以后啊,这萧家就我跟慕离两个人了。”萧老爷子这话很是悲凉。有这样的儿子,儿媳。能不悲凉吗?
     
      司徒老爷子跟卢老爷子听了萧老爷子的话,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司徒昕则是在一边想着,她之前对萧慕离父母的处罚是不是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